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中共的「光輝形象」在我心中徹底倒塌了(上)

中共的「光輝形象」在我心中徹底倒塌了(上)

我叫王林,今年63歲。記得讀書的時候,課本上總宣揚共產黨偉大,共產黨英勇善戰打下江山,解放全中國。因此,我對共產黨是由衷地敬佩、崇拜。長大後,我在電視上看到中共警察偵破了多少案件,掃黃剿匪;在各種水災、地震中,公安幹警不辭勞苦地救助老百姓。每當看到公安局門口的石碑上刻著「為人民服務」這幾個字樣,我心裡就覺得暖暖的,對這些公安幹警崇敬有加。尤其是國家提倡宗教信仰自由、公民有合法權益,各大城市、街道、農村各巷口都標著民主法治教育,我是深信不疑。然而,這一切因著我信神走人生正道,被中共警察四次抓捕迫害,我才徹底看清中共警察假冒為善、欺世盜名、邪惡凶殘、卑鄙惡毒的實質,中共的「光輝形象」在我心中徹底倒塌了。

信仰逼迫,中共迫害,跟隨神

第一次被抓,遭到中共的毒打

2002年10月,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就是希望更多的人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救恩,脫離撒但對我們的苦害。於是,我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中。2003年9月份,我在外縣某山區傳福音。9月底的一天晚上8點鐘,我和一個弟兄正在屋裡看神的話,突然聽到門外有停車聲,我們意識到情況不妙,弟兄急忙把書藏起來,我也隨手把書藏在破衣服裡,我們關了燈躺在被窩裡。我心裡不停地禱告神:「神啊,我第一次面對這樣的環境,我有點緊張,願你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膽量。」隨後我就聽到幾個警察問接待家:「你家裡來了什麼人?他們在哪裡?趕緊交出來!」不一會兒,四個警察就衝進房間,開了燈,看到我們躺在床上,兩個警察惡狠狠地掀開被子,把我們從床上拽下來後,幾個警察就把我和弟兄的手往後背拽。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抓捕,我有些驚慌失措,緊張得心怦怦直跳,真沒想到警察會把我們基督徒當成犯罪分子來抓捕。只聽一個警察厲聲說:「跟我們走!」然後用力地把我們推上警車。我坐在警車上,心想:這些警察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應該不會對我們信神的人怎麼樣的,畢竟我們傳福音是讓人做好人!

警車開進當地公安局,我一進審訊室,一個穿著警服的彪形大漢,上前來就猛搧我幾個耳光,口裡不停地叫嚷道:「我叫你傳教!我叫你傳教!」我的臉頓時火辣辣的疼,我不敢相信中共警察竟會這樣粗魯地對待我一個手無寸鐵的基督徒,我不解地看著警察,心想:這就是我昔日崇拜的中共警察?我信神什麼壞事都沒做,剛到警局就遭一頓毒打,這就是他們口口聲聲喊的文明執法嗎?這時,一個警察厲聲問道:「你是哪裡人,叫什麼名字?誰讓你來這裡傳教的?」我沉默不語,沒有回答他。警察見我不說話,幾個人就一擁而上對我拳打腳踢。我咬著牙忍著劇痛,心裡迫切地禱告神:「神啊,求你加給我力量,讓我能勝過這樣的毒打,不管他們怎麼對待我,我要為神站住見證,絕不當猶大出賣弟兄姊妹和神家利益。」禱告後,我心裡不那麼害怕了。他們打累了就停停,停停又接著打,就這樣大約折磨了我三個小時,之後我支撐不住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他們這才叫來醫生給我量血壓、聽心跳、翻眼皮,醫生說:「不能再打了,你們趕快把他送回去,這人快不行了。」警察怕我死在裡面,擔責任,就把我送回了出租屋。

因著我渾身疼痛難忍,心裡不禁有些軟弱,不明白我信神什麼壞事也沒做,為什麼會受到中共的逼迫,經歷這樣的痛苦?尋求中,我看到一段神的話:「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以往我一直對中共政府崇尚有加,但藉著經歷這樣的環境後,我才看清中共無神論政府欺世盜名的實質,它打著信仰自由的旗號,但事實上卻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它不想讓人敬拜神,就用這種殘忍、暴力的手段來迫使我們遠離神、背叛神,讓人都去敬拜它,真是太惡毒了。想想歷代聖徒因著信神、傳福音,有的遭到了政府的逼迫,有的無故被殘害,但他們還是義無反顧地堅持傳福音。他們為見證神而不顧個人安危去傳福音的精神值得我效法,我為傳福音受這點苦是有價值、有意義的。想到了這些,我有了信心和力量,消極的情形得到了扭轉。之後,我在床上休養了好幾天,身子才慢慢緩過來。

二次被抓,再遭毒打

半個月後,我又投入到了傳福音的隊伍中。當我們得知某地有個宗教首領張某,夫妻二人都信主時,我們就去給他傳福音,但傳了兩次他都不肯接受。當我第三次去他家時,沒想到他們夫婦態度大轉,對我熱情招待,我高興極了,我問他有沒有看我們留給他的書,他說看了。之後,張某就起身到房間去了。我隱約聽到他打電話說:「你們一會到啊……嗯……好。」我原以為他是叫信徒來聽道,沒想到半小時後,來了四個警察。看到警察,我心裡一驚,這才知道張某為什麼對我這麼熱情,原來他早有預謀。面臨又一次的抓捕,我心裡不由得擔心:這是我第二次被抓,這些警察不知道要怎麼折磨我呢!我一個勁地呼求神:「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是你許可的,我把自己的命交在你手中,不知惡警這次又會怎麼對待我?神啊,我只有依靠你了……」這時,張某手指著我對警察說:「就是他!」兩個警察上前就把我摁住,兩手往後反背,其中一個厲聲道:「又是一個傳教的!老實點。」之後,兩個警察把我推上警車。我默默向神禱告:「神啊,求你與我同在,加給我信心力量,保守我不做猶大。」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我是你的後盾,我是你的盾牌,一切都在我的手中,你怕的是啥?」是啊,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若沒有神的許可,警察雖然能酷刑折磨我,但不能奪走我的性命。神是我的後盾,有神與我同在我怕什麼。神的話使我有了信心,立下心志:不管中共怎麼折磨我,我都要為神站住見證。

到了當地派出所,我被警察帶進審訊室,一眼就看到審訊桌上我們送給張某看的書,原來他早把書交到派出所了。這時來了兩個滿臉橫肉1.8米左右的彪形大漢,其中一個手上拿著亮晶晶帶有鋸齒的手銬,走上前來用力把我推到門邊上,給我銬上。我感覺自己就像一隻待宰的羊,任他們宰割。兩個警察凶相畢露,怒目圓睜地望著我,像要把我吃了一樣,然後捋起袖子,狠狠地在我臉上搧了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第二巴掌打得我雙耳嗡嗡作響,第三巴掌打得我整個身子站立不住左右擺動,我搖搖晃晃退到牆角臉對著牆,雙手摀著火辣辣的臉。兩個惡警就用皮鞋踢我的腿,又用拳頭打我的背,他們每打一下,我的手都會抽動一下,手銬的鋸齒就往肉裡鑽,鮮血直流,鑽心般的痛。他們邊打邊罵:「叫你來傳教!叫你來傳教!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不知馬王爺三隻眼。」此時,我對這些人面獸心的警察產生了沒齒之恨,想到自己信神走人生正道,並沒有違背國家任何法律,卻被這些外表光輝的警察這般折磨。我只有在心裡切切呼求神,保守我不受肉體疼痛的轄制,不屈服於這幫惡魔。

他們折磨了我一頓之後,就開始審問我:「那本書是不是你給那個張某的?你叫什麼名字,哪裡人,家住哪裡?老實交代清楚就放了你。」我知道這是中共的詭計,我一旦說出自己的姓名地址,就會連累家鄉的弟兄姊妹,我沒有回答他們。任他們怎麼問,怎麼逼,我就是不開口。兩個警察見我不回答,氣得又用拳頭打我的臉,用穿著皮鞋的腳猛勁踢我的腿,我一邊掙扎,一邊躲,手上的鋸齒也越來越緊,手腕和腿痛得我實在站立不住,整個人倒在了地上。他們毫無人性地又踢我的腰,痛得我在地打滾,他們踢累了就歇歇,歇歇又踢。此時,我心裡一刻都不敢離開神,躺在冰涼的水泥地上身子蜷縮在一起,想到自己這90來斤瘦小的身體,怎能經得住惡警的殘酷折磨,會不會被他們打死在這裡?想到這兒,疼痛、淒涼、孤獨一齊湧上我的心頭,越想越難過,我意識到自己的心離開神了,趕緊禱告神:「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使我能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給了我實行的路,又給了我安慰,明白了今天臨到這環境,神要讓我在撒但面前為神站住見證,不管這些警察怎麼折磨我,我都應持守住對神的忠心,絕不能當可恥的猶大。於是,我就禱告神:「神啊,我願為你站住見證,哪怕死在這裡,我都毫無怨言。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讓我能持守住對你的忠心,是死是活都任你擺佈。」

當我豁出命時,撒但也無計可施了,幾個警察累得精疲力盡,最後也沒有從我口裡得到他們所要的東西,他們氣急敗壞地打電話給某市公安局長說:「局長,這人我們審不了了,我們怎麼打、怎麼審,這人一直不開口,你們看怎麼辦?」我聽到這話,心裡特別高興,更有了與神配合的心志。十幾分鐘後,警察給我開了手銬,幾個人連拖帶抬把我拖到公安局門外的馬路上,就進屋了。那是凌晨12點半左右,外面有些冷。我睡在馬路上,整個臉都麻木了,在路燈下,我看到自己渾身都是青一塊紫一塊,雙手被鋸齒銬出深深一道痕跡,早已皮破血流。我身體虛弱,渾身疼痛,只有一遍一遍禱告神,求神加給我力量。我慢慢挪動身軀爬起來,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在黑夜中摸索著前行,走走停停,到了鄉下一農戶豬舍旁稻草中,坐下來休息了四個小時後,到天亮時,我去了一個弟兄家……

那次的抓捕,我手上的鐵齒痕至今15年過去了還是依稀可見,中共的「光輝形象」也在我心中徹底倒塌。(未完待續)

中國 王林

下一篇:中共的「光輝形象」在我心中徹底倒塌了(下)

精彩推薦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