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靈修App

有聲閱讀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各國新人見證

走出「曠野地」 迎接天主的重歸(有聲閱讀)

00:00
00:00

昔日,教會火熱

我們家世代信天主,我出生幾個月就領洗了。記憶中,我總是在睡夢中被刺耳的鬧鈴聲驚醒,然後被父母拽起來匆忙梳洗後,趁著夜色趕到教友家望彌撒。

聽父母說,在中國信天主是受逼迫的,經常有神父、教友被抓坐牢,所以,我們為了安全只能晚上去望彌撒。儘管如此危險,但教友們依然很熱誠,無論嚴寒還是酷暑,只要哪裡有舉行彌撒,教友們互相轉告,爭先恐後扶老攜幼結伴而去。大家唱著聖歌,像過年一樣興奮,很多教友都通宵未眠,但個個精神抖擻……

如今,教會猶如荒場

轉眼間,我已長大成人,可教堂的光景也發生了很大變化。望彌撒的教友越來越少,而且多數都是年紀大的老伯、大娘,很少能看到年輕教友的臉。偶爾教堂搞活動時,望彌撒也熱鬧非凡,可亂得跟菜市場似的,搞傳銷、直銷的,賣保險的,開超市的、餐館的等等,大家都打著望彌撒的旗號去教堂拉客戶。教友們在一起不是談怎麼敬拜天主、實行天主的話,而是談家長裡短,要不就是介紹自家的產品,真心敬拜天主的沒有幾個。後來,教堂的光景越來越不好,神父講道沒亮光,還經常大肆地定罪其他教派,讓我們教友都互相防備。甚至還和其他神職人員分幫分派,有時因各自持守的觀點不同而吵架鬧紛爭,信眾也三人一幫、五人一夥互相論斷、攻擊,再也看不到以往的愛心和包容。看到教會的景象,我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這樣的光景,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

2009年,我到日本留學時去教堂望彌撒,看到日本教堂跟中國教堂一樣亂,神父、教友的所言所行跟外邦人一樣,都趕世界潮流,互相攀比,並且都很勢利。神父看到有錢人總是笑容可掬,而對沒錢的教友都是冷眼相待,說話口氣也生硬。在異國看到此景,我特別寒心,也很迷茫,心裡也再沒有那種對天主的依戀了,每天念的早課、晚課我感覺都成了一種壓力,有時都不想再去教堂望彌撒,可又害怕被天主定罪下地獄,不敢不去。後來我雖然勉強去了教堂,但靈裡得不到供應,心裡空落落的。有時我會想:教會怎麼變成這樣了?以往人少,中共還逼迫,但教友深更半夜去望彌撒都有勁兒,可現在環境越安逸,人倒越疲沓了,難道是信主的人多了?或是聽道聽多了沒有神祕感了?我心裡有很多困惑。

2018年5月,我和丈夫帶著不到一歲的孩子移民來到美國。安頓好後,我們就到離家不遠的教堂望彌撒,讓我不可思議的是,又大又華麗的教堂人卻非常少,神父在上面講道,下面多數人都是滿臉困倦,打著瞌睡。看著偌大的教堂稀稀拉拉的人和空空的座位,還有坐在教堂一張張面無表情無精打采的臉,我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我想去網上查找一些好的教堂,可我看到的是,很多天主教堂裡面擺滿死人的牌位,人在燒香祭拜,還有的教堂神父把和尚請到教堂唸經,還有很多神父、主教的醜聞……看到這些情景我就會想到聖經上天主耶穌說的話:「『我的殿宇,應稱為祈禱之所。』你們竟把它做成了賊窩。」(瑪竇福音21:13)從中國到日本又到美國,從陸地到網上,哪裡的天主教堂都一樣。突然間,我感覺現在的教堂都變質了,雖然外表裝飾得比較華麗,可不再是神聖的地方。我很困惑,現在的教堂如此混亂、死沉,天主聖神為什麼不管呢?

迷茫中的偶遇,得知了教會荒涼的根源

今年7月的一天,我帶著女兒去教堂望彌撒,認識了Kelly姐妹,我們一見如故。回家的路上,Kelly姐妹跟我講了很多聖經裡的故事,比如撒瑪黎雅婦人因著悉聽天主耶穌的話,從天主帶有權柄、能力的話中認出了他就是要來的默西亞。還有天主耶穌說的聰明童女,不僅僅是指外在的用功讀經、堅持聚會,更重要的是會分辨天主的聲音,這樣才能在天主回來時迎接到天主……姐妹的交通讓我感到很新奇,我在天主教堂聚會那麼久,從來沒有聽過這樣新鮮的交通,我感覺很有亮光,心裡特別有享受。姐妹邀請我去他們的查經班學習,我很高興地同意了。

在查經班我認識了很多新教友,還有基督教的弟兄姐妹和講道人劉弟兄。見到這些弟兄姐妹我感覺特別親切,大家在一起互相交流自己的經歷,我感覺心裡很釋放。於是,我也把自己的困惑跟他們敞開交通。

基督徒戶外交談

我說:「我去了幾個國家的教堂,都感受不到天主的愛,也感受不到聖神的作工。有的教堂神父讓教友把家裡死人的牌位放到教堂去祭拜,看到教堂越來越亂,也不再充滿天主的光榮,我自己的信心也越來越冷淡,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呀?」

劉弟兄說:「姊妹,你提的這個問題很實際啊,是現在絕大多數教友的困惑。教友都覺得我們天主教是宗徒正根,可為什麼教堂會失去了天主的光榮,淪落到現在的荒涼境地呢?其實要想知道現在教堂荒涼的原因,我們得先回顧幾千年前聖殿荒涼的原因。起初律法時代的聖殿充滿天主的光榮,人在天主聖神面前都得畢恭畢敬,就連司祭在聖殿事奉聖神,都得小心謹慎,誰若觸犯了必會遭到聖神的擊殺。就像舊約裡記載有一個王叫烏齊雅,他打了勝仗勢力強大後,便心高氣傲,不聽司祭的勸阻非要自己進聖殿跟上主獻祭,冒犯了上主,他的額頭馬上長出癩病直到死亡。(參考編年紀下26:16-21)從中看到聖神在聖殿時,誰也不敢胡作非為,就是眾百姓的王也不行。因為聖神是聖潔的,他不容污穢,見污穢必要擊殺。可到了律法時代後期,百姓守不住律法,司祭們拜偶像、獻劣祭,而且人還敢在聖殿裡公開兌換銀錢、倒賣牛羊鴿子,把聖殿變成了賊窩,但卻沒有聖神的絲毫管教、懲罰,這是因為什麼呢?如果天主聖神在聖殿裡,他能容許『盜賊』進入聖殿嗎?很顯然,肯定不能,所以說當『盜賊』進入聖殿時,聖神早已離開了聖殿。那聖神為什麼要離開聖殿呢?主要是因為猶太教領袖不遵行雅威天主的律法,沒有敬畏天主的心,他們只守人的遺傳,卻廢棄天主的誡命,完全偏離了天主的道,失去了聖神作工;另一方面,是因為天主已經道成肉身作了恩典時代救贖人類的工作,聖神的工作轉移了。我們都知道在律法時代後期,以色列人都因守不住律法面臨被石頭砸死、被天火燒死的危險,若聖神不離開聖殿結束律法時代,作釘十字架救贖人類的工作,那人都將死在律法之下。可見,聖神離開聖殿是因人的需要,也是因著工作的需要。聖神的作工是一直向前發展的,不會停留在一個時代。當律法時代的工作達到果效之後,聖神就開始計劃下一步的工作,結束舊的工作,離開舊的工作場地,去開展新的工作,帶領、引導新時代的人。此時的人若跟不上,就沒有聖神的作工,得不到聖神的供應。慢慢地,人就飢餓乾渴,導致人犯罪無管教,越來越墮落,綠洲變荒漠,迦南鬧飢荒,教會成荒場!正如上主的話說:『我必使飢餓臨於此地,不是對食物的飢餓,也不是對水的飢渴,而是對聽上主的話的飢渴。』(亞毛斯書8:11)同樣,今天的教堂也成了買賣場所,成了賊窩,為什麼沒有上主的管教、懲罰呢?有一首聖歌唱道『哪裡有仁愛,哪裡有真情,就有天主的同在』(摘自《哪裡有仁愛》)教堂既然都吵架鬧紛爭,連起碼的包容忍耐都沒有了,哪還有天主同在呢?」

天主去了哪裡

我點點頭,聽弟兄唱道這首熟悉的聖歌,我心裡感覺特別親切,又感覺有些心酸。我說:「你說的有道理,教堂感受不到愛,就說明已經沒有天主同在了,若天主聖神在教堂的話,是沒人敢這樣藐視他的。」

弟兄說:「是的,那如今的教堂沒有天主同在了,天主去了哪裡呢?」

弟兄的問話引起了我的反思:對呀!律法時代末期,聖殿荒涼是因著聖神離開聖殿,作了救贖人類的新工作,那如今教堂荒涼了,天主又去了哪裡呢?想想自從信天主,我只是按部就班地唸經、望彌撒,看到教堂混亂我也有很多疑問,但很少考慮過天主去了哪裡呀!我很想弄明白這個疑問,我期待著弟兄的解答。

弟兄打開聖經讓我讀:「收割前三個月,我就不給你們降雨,或者在這城下雨,在另一城卻不降雨;這塊地得了雨,而另一塊地沒有得雨,因而枯乾了……」(亞毛斯書4:7)弟兄交通說:「從上主的預言中,我們可以看到,當我們教堂沒雨時,也就是沒有聖神作工時,說明聖神已經在別處開展他新的工作了。其實,天主已經道成肉身回來了,發聲說話開展了新的工作,帶來了新的時代。『這塊地得了雨』就是指那些接受順服天主末世再來作工的教會,他們因著接受了天主現實的說話,享受到了天主所賜生命活水的供應、澆灌。『而另一塊地沒有得雨,因而枯乾了』就是因著聖神的作工已經轉移了,天主聖神已經結束了恩典時代撒種的工作,開始了國度時代收割的工作,聖神的作工從恩典時代的教堂裡全部收回作在跟隨天主新工作的人身上。恩典時代教堂裡的神父、主教沒有聖神作工的維護就枯乾了,望彌撒無道可講,只能帶領信眾守規條、儀式。教堂還有一方面荒涼的原因,是因為神父、主教不實行天主的話,不遵守天主的誡命,聽到有人傳天主再來的福音,絲毫不尋求考察就拒絕、抵擋、定罪天主再來所作的工作,導致教堂被天主厭棄,徹底失去聖神作工,得不到聖神活水的供應,陷入了荒涼之中。因此,信眾拜偶像、鬧紛爭,犯罪沒管教,聽道就睡覺,教堂成了買賣、交易的場所。」

聽了弟兄的交通,我很驚訝,難道說如今的教會荒涼是因著天主已經回來作了新的工作,我們沒有跟上導致的?這時,我不禁想起了以前有人傳天主回來作了新的工作,神父在望彌撒時定罪褻瀆的事,我才明白原來教堂荒涼混亂是因為神父、主教們不帶領信眾尋求考察天主回來的作工,還抵擋定罪,違背了天主的誡命和宗徒的教導,而被天主聖神厭棄,被天主的作工撇棄淘汰的緣故。

如何尋找聖神的作工

這時,我忽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聽著劉弟兄清晰明瞭的交通,我心裡確定,天主耶穌早已經轉移在別的地方作了新的工作,那如何才能找到有聖神作工的教會呢?於是,我就把自己的問題說了出來。

弟兄認真地說:「感謝神!姐妹能這樣領受,完全是聖神的開啟帶領。要想找到有聖神作工的教會,我們首先得知道天主再來要作的工作。聖經裡天主耶穌早就給我們指明了路途,我們再來查考幾節經文:『我本來還有許多事要告訴你們,然而你們現在不能擔負。當那一位真理之神來時,他要把你們引入一切真理,因為他不憑自己講論,只把他所聽到的講出來,並把未來的事傳告給你們。』(若望福音16:12-13)天主耶穌告訴我們他還有很多話沒有說完,因為那時人的身量太小,說了也不能明白。所以,天主耶穌末世再來要說話,把我們生命需要的一切真理告訴給我們,這些真理就是給我們除罪達到潔淨的真理。正如經上說的:『求你以真理祝聖他們,你的話就是真理。』(若望福音17:17)也就是默示錄裡說的:『有耳朵的,應聽聖神向各教會說的話:勝利的,我要賜給他隱藏的「瑪納」……』(默示錄2:17)天主提醒我們他再來要說話,還要賜給我們隱藏的『瑪納』,我們找到聖神的發聲說話就是找到了天主。

我們再來看一段神的話:『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神的話清楚地告訴我們,天主拯救人的作工不是停滯不前的,而是一直不停地帶領人往前行。律法時代時,因著當時初生的人類不會生活,聖神根據當時人的需要,藉著梅瑟頒布律法,親自作工帶領人生活,讓人守律法、誡命,活在天主的祝福中;但到了律法時代後期,因人守不住律法,犯罪太多,都面臨被律法定罪、處死的危險。神為了拯救人類,便道成肉身成為天主耶穌的形像作了恩典時代的工作,為人類釘十字架作了人的贖罪祭,我們只要向天主認罪悔改,罪就能得著赦免,這就意味著我們不再因著犯罪觸犯律法而被律法咒詛定罪了。雖然天主不看我們為罪,但並不代表說我們就沒罪了,因為撒但的犯罪本性還在我們裡面根深蒂固。像我們雖然外表有很多好行為,但還能為了自己的利益,常常說謊搞欺騙;一旦臨到不合己意的環境時,還能常常誤解、埋怨天主,就算不說出口,心裡也會消極、抵觸;臨到天災人禍時,甚至還會背叛天主……我們有這些表現,足可以證明我們還活在罪中。因此,天主為了徹底的潔淨、拯救我們,在末世再次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作了一步比恩典時代更新更拔高的工作——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凡是接受跟隨天主,接受國度時代話語工作的人都赴上了羔羊的筵席,得著了神賜給人的一切真理,開始了國度時代子民與天主面對面的生活。正如默示錄預言說的『這就是天主與人同在的帳幕,他要同他們住在一起;他們要作他的人民,他親自要『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天主』(默示錄21:3)。」

聽了弟兄的交通,我心裡很亮堂,原來天主的工作往前走了,天主聖神離開恩典時代的教堂已經作了新工作,就是開始作國度時代的新工作了。而我們聽到有人傳天主回來作新工作的消息,卻聽信神父的鬼話,不聽、不接觸也不尋求考察,只守在教堂裡,沒有跟上天主的腳蹤,所以被天主丟棄了。現在只有跟上天主的腳蹤才能找到有聖神作工的教會,也只有接受天主所作的國度時代的新工作,才能獲得聖神的作工帶領,過上與天主面對面的生活。

原來天主已再臨

接下來的幾天,劉弟兄給我詳細地交通了天主拯救人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三步工作,以及天主在每個時代所作工作的內幕、實質,還有得救與蒙拯救的區別、什麼是道成肉身、如何分辨假基督、神名的奧祕等,我飢渴的心得到了生命活水的澆灌,靈裡得到了極大的飽足。

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在中國傳得沸沸揚揚被神父定罪的「東方閃電」就是天主顯現的作工,我感慨萬千地說:「幸虧我從頭到尾聽了這個道,不然抵擋了天主還不知道啊!真是太危險了!」接下來,我如飢似渴地讀全能神的話語,積極參加聚會,看福音電影、學詩歌,很快我就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全能神教會我真實體會到有聖神作工的踏實享受,感受到這個大家庭的溫暖。

不久,我和姊妹一起給丈夫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如今,丈夫也跟上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們每天享受著神生命活水的牧養澆灌,生命在不斷地長大。是全能神的話語揭開了一切奧祕,讓我們有了分辨,不再麻木地跟隨假牧人走抵擋神的路,終於跟上了羔羊的腳蹤。

(此文章中的聖經來源:天主教聖經思高本)

作者:美國 放下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