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婚姻家庭「一份彩禮」的生命轉折

「一份彩禮」的生命轉折

我在一個普通的家庭中長大,因為父母對我的溺愛,我也變得特別的狂妄自大,而且什麼事我都只會想到自己,從來不會關心別人。在家裡,我容不得任何人說我一個「不」字,即使我做錯了事,也不願低頭承認錯誤,就是沒理我也要辨三分。父母說的若不對我的心思,我也是說發脾氣就發脾氣,常常是摔筷子摔碗,有時一賭氣就不吃飯了。

結婚後,在婆家更是我說了算,公公婆婆什麼事都得讓著我,家裡的活、地裡的活婆婆從沒讓我幹過,我也沒下過廚房做過一頓飯,一日三餐婆婆都問我想吃什麼,家裡的伙食都是以我為中心,每天婆婆做好飯,把飯端到餐桌上,筷子擺好才笑臉相迎地叫我吃飯。早上有時我還沒睡醒,婆婆喊我吃飯我就心煩,因為她打擾我睡覺了,常常喊我一次兩次我都不吱聲,若再三、再四地喊我,我就沒好氣地說:「吃這麼早幹什麼?沒看我正睡著呢!」這時婆婆就不再吱聲了,全家老小就差我一人沒吃飯,但誰也不敢說我什麼。後來婆婆知道了我的脾氣,所以一到吃飯時先看我起床沒有,我什麼時候起床她就什麼時候端飯。吃飯時全家人都得看我的臉色好不好,若我的臉色不好看誰也不敢吱聲說話了。有一次吃飯時,公婆他們一邊吃飯一邊說著家裡的事,我聽著不耐煩了,把碗筷故意摔到桌子上,繃著臉說道:「吃飯呢,哪來的這麼多話!」說完我站起來就走了,從此吃飯時,只要我不先說話,誰也不敢說。彩禮,全能神,拯救,結婚,潮流,利益,人生正道,真理,變化

一年以後,我生了個女兒,從生下第一天婆婆就不分晝夜地在我床前給小孩換尿布、洗尿布,小孩哭時婆婆怕影響我休息,不管白天晚上她就抱著孩子哄。因我嫌髒、怕累、怕自己睡不好,所以孩子除了吃奶的時間在我身邊以外,平時就都是婆婆帶著。我覺得這都是婆婆應該做的,因為我給他們家生了孩子,在這個家我是有功之臣。

後來小叔子要結婚時,未來的弟媳家彩禮錢要了二十多萬,我一聽比我結婚時多好幾倍,就氣沖沖地來到公婆面前說:「你們要是給弟弟拿多少彩禮錢,就得給我多少!我結婚時才給四萬元,你們若不給我補上,我就和你兒子離婚,你們看著辦吧!」我婆婆看到我這個樣子很為難地勸我說:「我們都是農民家庭,家裡哪有那麼多錢啊,就是把咱們家的東西都賣了也不夠啊!我和你爸正商量這事呢?想要和那邊好好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少要點,若真要這麼多,就不給你弟弟訂這門親了!」公公坐在那裡唉聲嘆氣地搖著頭。

回到家,我又衝丈夫發了一頓火說:「以後你爸媽年齡大了,到時欠下的錢還不得讓咱們分擔嗎?」

丈夫知道我脾氣不好愛發火,就勸我說:「你看現在結婚都是一年比一年要得多,我們比弟弟大幾歲,這年代不一樣,咱們不能和弟弟比。再說弟弟在外打工也掙了不少錢,訂婚的錢一多半都是弟弟自己掙的,咱不能再逼父母給咱們補錢了!這讓外人咋看呢? 」

可我不但聽不進去丈夫的話,還大發雷霆:「我不管別人咋看,只要給他多少我就要多少,要不然咱就離婚!」

丈夫看我不可理喻,氣得摔門就走了。

為了在這個家能夠站住腳,讓婆家人都聽我的,我故意去娘家住著不回來,以此來威脅他們向我屈服。

這個時候,全能神的拯救之手也臨到了我。回到娘家,媽媽已經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所以媽媽只要一有時間就給我見證神的作工,但是我一點都聽不進去,媽媽就每天給我讀全能神的話,剛開始我根本沒有心思聽,媽媽給我讀神話時,我不是想著家裡的事,就是在那擺弄著手機。直到有一天我聽到媽媽讀了這樣一段話:「撒但用這一個一個的社會潮流敗壞人的什麼?(良心,理智,人性,道德。)還有什麼?(生存觀點。)是不是讓人逐漸墮落呢?撒但用這個社會潮流將人一步一步地引向魔窟,讓人在社會潮流當中不知不覺地崇尚金錢,崇尚物慾,也崇尚邪惡,崇尚暴力,這些東西一旦入了人的心,人就變成了什麼?人就變成魔鬼撒但了!因為在人的心裡,人的心理取向是什麼?人崇尚什麼了?人開始喜愛邪惡了,喜愛暴力了,人不喜歡美善,更不喜歡和平,人不願在正常的人性裡過平淡的日子,而是想享受榮華富貴,享受肉體,竭盡全力去滿足自己的肉體,沒有任何的限制,也沒有任何的捆綁,就是為所欲為。……這樣人變得越來越怎麼樣?越來越邪惡,越來越狂妄,越來越目中無人,越來越自私,越來越惡毒。人與人之間沒有了情義,與親人之間沒有了愛,與親戚朋友之間也沒有了理解;人與人之間充滿了欺騙,充滿了暴力。每一個人都想用欺騙的手段、暴力的方式活在人中間,用謊言、欺騙加暴力的方式搶奪自己的飯碗,用暴力的方式奪得自己的地位,用暴力的方式獲取自己的利益,用暴力的方式,用邪惡的方式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一件事,這個人類是不是很可怕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

媽媽看我聽進去了,就交通說:「撒但為了敗壞人、殘害人,用各種花招詭計給人類帶來一股股邪惡的潮流,現在的人類因著遭受這個社會潮流的薰陶,都活在了名利、錢財、享受中。人把錢財名利看得高於一切,為了得到這些,人就採用了各種暴力手段,變得自私卑鄙、彎曲詭詐、失去了人與人之間該有的愛心與理解,人與人之間充滿了勾心鬥角。就像你一樣,因為追隨世界的潮流,而貪愛名利,錢財,變得越來越自私,狂妄自大,高高在上,讓身邊的人都圍著你轉,一旦有人做的不合你意,或者是觸及到你的利益時就馬上翻臉。你能因著弟媳的彩禮錢而和公公婆婆爭吵,這都是由人的自私本性決定的。因著撒但的敗壞使人做事只想到了自己,不會顧慮他人的感受,這都是這個邪惡潮流導致的。雖然表面上看人很威風,但在這背後人為了得到這些,內心充滿了苦楚。活在這樣的邪惡潮流中,咱們每天想的都是讓別人怎麼聽自己的,自己怎麼掌權說了算,這樣的生活根本不是一個有真正人的樣式之人該有的生活,而是撒但敗壞人的結果。撒但就是讓人都互相鬥,互相爭,所以人間都滿了廝殺,就是親人之間也因為個人利益變得冷酷無情……」

聽了媽媽的交通後,我連連點頭說道:「這話說的太好太真實了,我確實是活在這樣的潮流中,覺得人活著就應該為自己,正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覺得讓人伺候著說明我生活得幸福,這樣的生活是我炫耀的資本,現在想想我確實是太自私了,從來沒有考慮過別人的感受。」這也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自己做得不對,第一次低下了高傲的頭。此時神的話也深深地吸引了我的心。從那以後我就喜歡上了看神的話,開始和媽媽一起參加聚會。

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沒有人主動尋求神的腳蹤與神的顯現,沒有人願意在神的看顧與保守之中存活,而是願意依靠撒但、惡者的侵蝕來適應這個世界,適應這個邪惡人類的生存規律。至此,人的心與人的靈成了人獻給撒但的貢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長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應當的遊玩場所。這樣,人在不知不覺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所在,神的律法、神與人的約在人的心中逐漸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日久天長,人都不再明白神造人的意義,不明白神口中的話語,不明白從神來的一切,人便開始抵觸從神來的律法與典章,人的心、人的靈麻木了……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這就是這個人類的悲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這個人類之所以像現在這樣的邪惡、敗壞,就是因為人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靠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所以人變得沒有人樣了,活出的都是撒但相。撒但用這些生存法則泯滅了人的良心,讓人的心裡充滿了惡,人就這樣活在撒但的權勢之下,被撒但捉弄得苦不堪言,敗壞得沒有人樣。人類真正的悲哀就是人遠離神,投靠撒但,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今天人要想活得有價值、有意義,就必須來到神的面前,只有接受神的供應,人才能徹底地擺脫撒但的捆綁,得以自由的活著。於是我就在神前立下心志,我一定要好好信神,不再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了,而要活出真正人的樣式。

本來自己是打算在我媽家等著公婆來接我,給我賠禮道歉才回去的。可此時我知道了那樣做是在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我不能再受這個撒但的生存法則捆綁了。於是這次我沒有等他們來接我就自己回來了。一家人看到我回來了,都非常地高興,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沒有為難他們。晚上吃飯時我發現家裡買了一個新的電飯鍋,心想:「這買電飯鍋也沒有通過我呀!這也太不拿我當回事了,看我不在家什麼都買了,這個家是誰當家啊?」我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正在這時我想到在神前立的心志:「不再憑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了,要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於是我就禱告神,求神保守我的心,使我的火氣能消下來。禱告過後我的心平靜了很多,火氣一點一點的小了,這時婆婆正好走了過來,笑著說道:「咱們家之前的飯鍋太小了,你弟弟怕咱們一大家人做飯不夠吃,昨天回來買了個新鍋。」當聽到這話時我很蒙羞,真是神的保守使我沒有中了撒但的詭計。彩禮,全能神,拯救,結婚,潮流,利益,人生正道,真理,變化

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正常人性都包括哪幾方面:見識、理智、良心、人格。這幾方面都達到正常,你的人性就合格了。有正常人的模樣,像一個信神的,也不要求你達到多高,不要求你搞外交,就要求你做一個正常的人,有正常人的理智,看事能看透,最起碼看你是一個正常人,這就可以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提高素質是為了能蒙神拯救》)「正常人的性情沒有彎曲詭詐,人與人有正常的關係,不搞獨立,生活不平庸、不腐朽,而且在所有的人中間高舉神,在人中間貫穿神的話,人與人和睦同居,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地上充滿和諧之氣,沒有撒但的攪擾,在人中間都能以神的榮耀為根本。這樣的人都是猶如天使一樣,單純、活潑,不曾向神發怨言,只為神在地的榮耀而獻上自己的所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六篇說話的揭示》)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今天要求我們有一個正常人性,良心理智,人格尊嚴,這是起碼該做到的。此時回想在現實的生活中,自己一點良心理智都沒有,就是最起碼的在家裡對人該有的愛心、忍耐、包容、理解這些都沒有,自己心裡存的都是自私卑鄙的想法,都是讓別人聽我的,只要自己生活得高興舒服就行,不會管其他的人,真是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沒有人樣了。當我認識到這些時,就開始背叛自己的肉體,不再隨意地使喚婆婆了,開始學著尊重公婆,幫公婆做飯、幹農活,收拾家務,自己買什麼好吃的還拿給公婆一些。我以前那個苦瓜臉現在變成甜瓜臉了,家人也不用再看我的臉色了,我們一家人變得越來越和睦。正如神的話所說:「這麼大規模的工作,把這班人都完全拯救回來,脫離撒但權勢,活在聖潔之地,活在神的光中,有光的帶領,有光的引導,你活著就有意義了。你們這些人吃的、穿的都與牠們不一樣,你們都享受著神的話,過著有意義的生活,牠們享受什麼?牠們只享受祖宗的遺產、『民族的氣概』,哪有一點人性的味道!你們這些人的穿著打扮、言談舉止都與牠們不同,最終你們能完全脫離污穢,不再陷入撒但的試探之中,得著神每天的供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二)》)

因著神話語的帶領,我不再因為小叔子結婚的彩禮錢與公婆吵鬧,因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明白了,人一生享受多少,是窮還是富都是神命定好了,有再多的錢,但是沒有神話真理的供應也是活在撒但的權勢之下,今天唯有神的話是真理,是最寶貴的。當時鄰居、朋友都知道我的脾氣,都認為我弟媳要這麼多錢,我一定會和公婆大鬧一番。但是現在我不僅沒有鬧,而且還能和和氣氣地與他們相處,憑著愛心對待他們,鄰居朋友都對我豎大拇指,說我和以前相比簡直就是兩個人。因著我的變化,我公婆、丈夫都說全能神真是太全能了,是全能神變化了我,他們也都跟隨全能神走上了人生正道,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全篇完)

來源:追逐晨星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