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撒但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得勝撒但見證一場靈界的爭奪戰

一場靈界的爭奪戰

在2001年的冬天,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知道了全能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這一特大的喜訊震撼著我的心,使我興奮不已!從此我如飢似渴地享受著全能神話語的澆灌供應,積極地參加教會生活,在全能神教會裡我看到弟兄姊妹單純敞開,彼此相愛,使我特別受激勵。在聖靈的感動下,我立志一定要好好追求真理,還報神對我的愛。就在我滿懷信心追求時,一場突如其來的病痛臨到了我。

清晨陽光-雪

一天,我的眼睛突然紅腫脹痛,剛開始我以為是著急上火引起的,用點消炎藥就會好的。可讓我想不到的是一段時間後,我的眼睛不但沒好,反而惡化了,眼球開始往外鼓,就像青蛙的眼睛似的,眼睫毛也把眼角膜扎壞了,導致眼角膜潰爛。我去醫院檢查,大夫說我的眼睛有失明的危險。我婆婆和丈夫都埋怨我說:「你信全能神才半年多,你的眼睛就成這樣了,你這神是咋信的?你信的神也不能保守咱們平安,乾脆別信了!……」本來聽了大夫說的話我已經很難受了,現在家裡人不但沒有安慰我,反而還這麼埋怨我,我心裡痛苦極了,心想:難道真是我信錯了嗎?可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我的確得到了生命靈裡的供應,我心裡也能印證這是真神的作工,也感覺到了聖靈作工帶給我的平安與喜樂,怎麼突然就臨到這麼大的病痛呢?就在我痛苦迷茫、不知所措時,有個姊妹(李姐)來看我。我帶著困惑問姊妹:「沒有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之前我的眼睛挺好的,為啥接受這步工作才半年就得了這麼重的眼病呢?神怎麼不保守我呢?」李姐一邊安慰我一邊耐心地與我交通:「姊妹,咱臨到病痛不明白神的心意時,有軟弱消極也正常,咱都知道人是神造的,神愛惜人類,神希望我們都能活在他的看顧保守之下,神今天來作工就是要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苦害,而撒但不肯善罷甘休,它一直企圖破壞神拯救人的工作,達到它永遠控制人,敗壞人、吞吃人的目的。這樣在靈界就產生了一場激烈的爭戰。咱們一起看看神的話就明白了。」李姐翻開全能神的話念道:「神要在人身上作的,也正是撒但要破壞的,撒但要破壞的要藉著人『發表』出來,絲毫不隱藏。神在人身上作的有明顯的示範,人的光景越來越好;撒但在人身上破壞的也有明顯的代表,人越來越墮落,光景越來越下沉,嚴重的叫撒但擄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五篇說話的揭示》)「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撒但與神在靈界爭戰的時候,你該怎麼滿足神,該怎麼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讀完神的話李姐交通說:「姊妹,神的智慧永遠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撒但已注定失敗。神第一次道成肉身就在撒但的詭計之上作成了救贖的工作,撒但已經失敗了。當神第二次道成肉身作最後一步拯救工作時,撒但不甘心失敗,它妄想使用各種卑鄙的手段繼續攪擾破壞神的經營計劃,作最後的垂死掙扎。這樣當我們接受神末世的工作時,撒但便瘋狂地攪擾,撒但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一個人,便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攪擾、破壞神對人的拯救,撒但讓人臨到各種禍患,就是想讓人沒有信心跟隨神,都否認神、背叛神,最後讓人都失去神末世的救恩。就像你所臨到的病痛,還有家裡人對你的攻擊,正是撒但的詭計。其實我們不管臨到多大的試探,神一直在背後保守我們,只是我們看不見而已。就如約伯臨到撒但的試探時神不允許撒但取約伯的性命,那撒但就取不了,它只能在肉體上殘害約伯。當約伯為神站住見證時,撒但就失敗退去了。如果咱們在這場爭戰中,消極軟弱埋怨神,背叛神了,那可就正中了撒但的詭計了。」聽完李姐的交通我才恍然大悟,才明白自己臨到病痛,家裡人起來攻擊我信神,原來是一場靈界的爭戰,撒但苦害我是想藉此讓我消極軟弱,讓我對神失去信心,讓我懷疑神、否認神,最後背叛神失去神的救恩,此時,我才感覺到撒但真是太可恨了!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有了與神配合的心志。

可是過了幾天,我的視力就逐漸下降開始看不清東西了,而且眼角膜潰爛使我感到鑽心地痛,眼睛疼得直往外流眼淚。丈夫領我去了省醫院,大夫檢查後說得做眼角膜移植手術,手術的成功率醫院不保,如果移植不成功,就會成瞎子。聽到這話我心怦怦直跳害怕極了,心想:看樣子我的眼睛是保不住了,那我的後半生可咋過呀?……當我想到這些時對神又沒有信心了,我感到心裡很無助。我只能在心裡不住地跟神禱告。就在我不知所措時,突然想到幾句神的話,神說:「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我意識到這是神對我的引導,我感覺到神好像就在我的身邊看著我,在帶領著我,這時我想到了約伯的經歷,約伯渾身長滿毒瘡都能憑著信心勝過撒但的試探,為神站住了見證。我也得對神有信心哪!我的眼睛是好是壞不都在神的手中嗎?撒但就是想藉著病痛攻擊我,讓我消極軟弱,對神失去信心,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在神話語的帶領之下我有了一些信心,心裡有了一些底氣。我就跟丈夫說讓大夫開點藥,先回家用一段時間藥,看看啥樣再說吧。在我的堅持下,丈夫同意了,我沒有住院,拿些藥就回來了。那時我的兩隻眼睛佈滿了紅血絲,黑眼珠上包裹著一層白矇,走路都看不清路,都得有人扶著我走。

那段時間,家裡人不讓我出去聚會,我享受不到教會生活,見不到弟兄姊妹,每天在家我也看不清神的話,心裡感到淒涼無助,婆婆對我也很冷淡,我媽來看我也勸我不要信全能神了。我心裡痛苦極了,就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面臨撒但藉著家人對我的攪擾與攻擊,願你保守我能識破撒但的詭計,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與撒但爭戰到底……」禱告後,我又有了信心,我很冷靜地對媽媽說:「我就是雙眼全瞎了,我也要信到底!只要我有一口氣也得信下去……」後來所有的親人都因我堅持信神對我冷嘲熱諷,村裡的人也都在背後議論說:「信神咋還能得病呢?……」面對這一波又一波的攔阻與論斷,導致我每天都在痛苦的煎熬中度過,不知不覺我又對神失去了信心,開始消極軟弱。再想到自己連神的話也看不了,走路還得讓人攙扶著,這不成廢人了嗎?我這麼活著還有啥意思呀!思來想去,覺得還是死了好,死了我就徹底擺脫這些痛苦了。於是我就背著家裡人,把教會給我的所有書籍包好送到我們本村的一個聚會點想要還給教會。到那正好碰到弟兄姊妹在聚會,弟兄姊妹見到我都非常高興,都圍著我關心我、安慰我……那一刻,我的心被從神來的愛溫暖著,只有在全能神教會裡,我才能體會到家的感覺,他們才是我的親人,我從心裡捨不得離開神的家,捨不得離開弟兄姊妹。當時姊妹給我找了一段神的話念給我聽。「他不願意犧牲一個靈魂,不願意多流失一個靈魂,人自己並不在乎自己的命運,所以說世界上誰最愛你?你自己都不愛你自己,你自己的生命你都不知道珍惜,不知道寶貴。還是神最愛人,只有神最愛人……」(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你認識神對人類的愛嗎?》)

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在一起禱告

弟兄姊妹都被神的愛感動得邊聽神的話邊流淚,我更覺得神的話就像慈繩愛鎖緊緊抓住了我的心,我心裡想:神說不願意犧牲一個靈魂,不願意多流失一個靈魂,這話怎麼就好像神知道我的想法似的,神這不是在對我說話嗎?神是在用他的愛挽留我的生命啊!後來弟兄姊妹又給我讀了段神的話,神說:「但在人身上那些軟弱處撒但還在控制著,還掌握著,還可以讓人受痛苦,邪靈還能在人身上作工攪擾人,讓人神魂顛倒,讓人神經錯亂,讓人心思不安寧,讓人處處受攪擾,人裡面還有些心思、魂的東西還能受撒但控制,受撒但擺佈,所以說,你有病痛,你有煩惱,還有尋死上吊的可能,你有時還感覺人間的淒涼,還感覺活著沒意思,就是說人這些痛苦還在撒但掌握之下,這是人的致命處。」(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神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如果你家庭平安,個人肉體也享受,沒人逼迫你,教會的弟兄姊妹還順服你,這能顯出你愛神的心嗎?這能熬煉你嗎?熬煉之中才能顯出你愛神的心,藉著不符合你觀念的事臨到才能成全你。神就藉著許多反面的事、許多消極的事來成全你,藉著許多撒但的作為、撒但的控告、撒但在許多人身上表現的來讓你認識,以此來成全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聽著神的話,讓我認識到我能覺得人間的淒涼,還感覺活著沒有意思,想喝農藥一死了之這些消極的情形原來都是撒但、邪靈在我的身上作工攪擾、控制著我,撒但想藉著病痛折磨、摧殘我的意志,利用我身邊的親人、朋友譏諷、嘲笑、攻擊我,其目的就是讓我灰心失望,讓我背叛神,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我看到撒但邪靈真是太卑鄙無恥了!同時,也讓我看到神的作工真是太智慧了!如果沒有神給我擺設這樣的環境,我又怎麼能對撒但的詭計有分辨呢?是神對我的憐憫,把我從死亡的邊緣上拯救了回來,我深深地體會到只有神最愛人!苦再大也得好好活下去,不能再辜負神對我的良苦用心,絕不能再讓撒但的詭計得逞,我要為愛神、滿足神而活。

感謝神把我從撒但的試探中一步一步地拯救了出來,使我對撒但的詭計有了一些分辨,讓我不再受病痛的困擾,也不在乎別人怎麼對待我了,雖然我的眼睛看不清神的話,但我每天在家都堅持聽神話語詩歌、禱告神,有時我一個人在家還跳舞讚美神,雖然我的眼睛看路有些費勁兒,但到聚會的時候我都堅持去聚會,聽弟兄姊妹給我讀神的話,和弟兄姊妹在一起交通真理,我的靈裡逐漸剛強起來了,心裡也感受到了平安與喜樂。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我的眼睛隱約能看到字了,弟兄姊妹也說發現我的眼睛不那麼往外鼓了,我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不住地感謝神的大能,不久,我還盡上了接待的本分。

隨之我的病情也逐漸地好轉,眼睛不紅也不腫了,也能看到神的話語了,是全能神憐憫了我,醫治好了我的眼睛,我從心裡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後來,親戚朋友看見我的眼睛好了,都吃驚地問我:「你的眼睛是咋治好的?是做手術了嗎?」我高興地說:「沒有手術,是我信的全能神給我醫治好的……」家裡人看到我的眼睛沒用手術就好了,都不反對我信神了;而且我的丈夫、兒子,我的弟妹、二姑,還有我媽媽,都因著神的恩待歸回到了神的面前。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珊珊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風雨過後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普通信徒。1999年春天,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當時,我心裡特別高興,就趕緊把這個福音傳給原派別的弟兄姊妹,可沒想到卻遭到他們的攪擾。 一天,天空下著小雨,原派別...
掙 脫 我是家庭教會的一名同工,2000年12月的一天,全能神教會的兩位弟兄,給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我們從全能神的話和弟兄的交通中,看見了全能神的的確確展開了書卷,打開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讓我們明白了許多...
一絲甘醇沁心田 每當看到孩子熟睡時的可愛笑容,我心裡都會感謝神的恩待。在我信神的這幾年中,撒但無時無刻不在利用我的弱點引誘人,攪擾我,讓我遠離神,以達到它吞吃人的目的,靈界的爭戰是如此的激烈。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我從心裡感謝神的拯救,...
我今已醒悟 我今年62歲,在我51歲那年因腰疼病信了主耶穌,因著主耶穌賜的恩典,後來不知不覺我的腰疼病好了,我認定主耶穌就是真神,便立志要永遠跟隨主。之後我積極參加聚會,在聚會時我常聽牧師長老講:「『東方閃電』的人到處偷羊,教會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