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遇上更年期

「小汐,現在都幾點了?你在哪呢?怎麼還不回家?你就在外面學壞吧……」晨汐實在受不了電話那頭更年期老媽的嘮叨,就把手機移到離耳朵很遠以示嫌棄,身邊的男朋友看著這一幕,只能無奈地笑著。晨汐掛了電話,悶悶不樂地想:看來老媽這更年期越來越讓人心煩了,一點小事不順心就亂發脾氣。自己好不容易放假出來玩一天,這才下午四點就催著回去,過分!再說自己從小到大都被親戚朋友誇為懂事的孩子,現在都開始談婚論嫁了,怎麼反倒成老媽眼裡的壞孩子了呢?」她越想越來氣,橫下一條心,氣呼呼地對男朋友說:「我今晚不回家了,咱倆出去玩!」男朋友看晨汐一臉火氣也沒敢多問。

第二天早上不到六點,晨汐的電話又響了:「你今天上午再不回來,以後就不用回來了!」「我……」晨汐還沒來得及解釋,老媽已經把電話掛了。本來睡得迷迷糊糊的晨汐霎時間睡意全無,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賭氣地想:想讓我早點回去就不能好好說嗎?非得大吵大嚷!我偏下午回去,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吃完午飯,在返程的路上,晨汐心想:回家後得想個辦法讓老媽認錯,不然以後成天管我的事情,那就煩死了。

到家了,晨汐悄悄地推開門,發現只有嫂子在家。她從嫂子那裡得知家裡這兩天並沒發生什麼異常。嫂子說:「你多理解一下咱媽,有什麼事多溝通,她是在關心你呢,她又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晨汐一聽這話,立馬打斷,提高了嗓門說:「你可別提了,她要是通情達理,世界就和平了!」正說著,晨汐的媽媽進門了,晨汐故意裝作很失落的樣子說:「這下好了,因為我尊敬的母親大人總是催我回家,我和男朋友吵架分手了!」說完捋了捋頭髮又說:「我太累了,得去睡一會。」然後也沒理媽媽,就回了自己的臥室。

青春期遇上更年期

晚飯時,晨汐看到媽媽滿臉愁容,就知道她肯定是相信自己和男友分手了,因此感到自責了,晨汐的心裡不禁有些竊喜。可是吃完晚飯後,看著老媽一個人去廚房默默地洗碗,晨汐回到臥室不知為什麼覺得渾身不自在,她突然看到放在桌子上的話語書,就翻開看到神的話說:「年少輕狂這是年輕人的一種什麼情形,一種什麼性情?(聽不進別人說什麼,總覺得自己的就是最好的。)(不想聽別人的。)不想聽別人的……用一個詞來形容這樣的人是什麼性情呢?狂,這是任何一個年輕人在那個年齡段的一種性情、表現,每一個人都一樣。不管生活環境、背景什麼樣,不管哪個年代,這是處在那個年齡段的人的一種代表性情。……就是不分好歹,什麼是正面的、什麼是反面的不知道,好賴不分,因為他年少輕狂,誰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別人說的都錯,我說的就對,誰也別跟我說,我是油鹽不進,我就死犟,我錯了我也犟,明知道錯也要堅持」,就帶著一種這樣的性情,四六不分。外表看這個孩子怎麼精不精、傻不傻呢,說道理也一套一套的,說得比誰都清楚,比誰都明白,一做事怎麼總犯渾呢?明知道這樣是對的就不聽,就任著自己的性子來,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任性,渾。」(摘自《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晨汐合上書想了想,神的話揭示的都是自己的實際表現。自從上了大學以後,自己就不想被人管著。媽媽每次讓她早睡早起,養成正常的生活習慣,還讓她下班早點回家,她都有自己的一套理由:現在的年輕人有幾個是夜裡11點之前睡覺的?再說了,偶爾和朋友在外面聚一下,晚一點回家怎麼了?別的同學在外面整夜的玩,人家的父母也沒嘮嘮叨叨。因此,她平時沒少跟媽媽吵架,經常氣得她一整天都吃不下飯。想著想著,晨汐心裡有些內疚不安了,其實她心裡知道媽媽的嘮叨是擔心她遠離神,陷在邪惡的社會潮流裡學壞了。可是對於母親的好心,自己非但不理解,還總是對著幹,真是太任性了!

夜深了,鐘聲滴滴答答地迴蕩在空寂的客廳裡。晨汐怎麼也睡不著,她躡手躡腳地起來又看了一段神的話:「父母是養育你的人,同時,其實也是你的幫手,什麼時候你能把他變成你的朋友、你的知己、你的知心人那就妥了。他能幫助你,你能幫助他,互相扶持,取長補短,這樣你們之間的關係就正常了。你說有這層關係了,你們之間還能沒有嗑嘮,沒有話說嗎?(不會了。)你說這裡主要有一個什麼原則人都突不破,人都活在這裡面,導致人都活得這麼累?其實彼此對方還都離不開,你看父母一見兒女的面,吵吵吵,嘮叨嘮叨嘮叨,一見面就嘮叨,然後有煩心事,覺著:『又煩我,你看,我不見他我還沒嘮叨的,我的心還挺靜,一見他我總得嘮叨,不管不行啊。』兒女一見父母呢,也是煩哪,『他總說總說,這事那事的,說了幾十年了就這點兒話,嘮叨嘮叨的。』一離開呢,彼此之間還互相惦記著,想,父母操兒女的心:吃沒吃好啊?身體怎麼樣了?有難處有沒有人管哪?餓沒餓著啊?天冷了穿沒穿著厚衣服啊?孩子有點什麼毛病也沒人管哪,我得操心哪!父母離開兒女呢,兒女也想,說:我媽也老了,我爸身體又不好,能怎麼樣呢?這個那個的。但是在一起還合不來,是不是這麼回事?(是。)因為什麼造成的?有些人說了,『敗壞性情,沒真理』,是這麼回事嗎?這是空話。那根源是什麼啊?根源肯定不是因為這兩個大的道理造成的,有個最實際的根源是什麼?(不能站在一個平等的地位上去相處,彼此轄制。)彼此轄制,這是實話,這是敗壞性情最突出的一方面。」(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

看完神的話,晨汐的心裡如同開了兩搧窗,她想到自己這次為了逃離媽媽的管制,做的實在太過分了,竟然故意撒謊說和男朋友分手了,來欺騙媽媽,讓她心裡愧疚自責,想用這種辦法逼她以後別再管自己。看到自己這樣故意說謊真是沒有基督徒的樣式,也是對媽媽不尊重,只想著自己心裡痛快,沒有站在母親的角度上去理解她牽掛兒女的心情……

晨汐越想心裡越難受,不知什麼時候房門被推開了,母親站在門口,雙眼紅腫。晨汐心裡一酸輕聲說道:「站在門口幹什麼?進來吧!」媽媽走進來坐在晨汐身旁,輕聲問:「你看的什麼?」晨汐說:「神的最新交通,講父母與孩子的關係。」媽媽眼裡閃著淚花說:「我剛剛也看了,看完在反省自己。你長大了,可我還總是把你當成孩子,想讓你什麼事都聽我的,總說是為了你好。今天看了神的交通才知道,不管我以什麼樣的方式管制你,我以為是為你好,其實出發點是為了讓你絕對聽我的,按照我所說的去做,我是憑撒但的狂妄本性在做事,導致你也感到厭煩……」聽著媽媽的話,晨汐愧疚地說:「媽,我也不對,每次遇到問題你只要有一句話說的不合我的意,我就不想聽了;我還強詞奪理地說晚上不睡白天不起沒什麼;我認為自己是成年人了,可以自己去獨立思考做事了,所以,有什麼想法也懶得與你溝通了。現在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自己太狂妄了,沒有一點正常人性的活出。」聽晨汐這樣說著,媽媽的淚水再次流下來,晨汐為母親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發現她眼角又多了絲皺紋。媽媽說:「來,咱們再看一段神的話吧!」晨汐說:「嗯,我念給你聽!」

你看交通真理,人嘮心裡話,把一個事說清楚了,講明白了,能讓人得造就,明白神的心意,讓人得益處,從誤解、從謬解裡出來,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上、地位上嘮,說,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你心裡知道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說明白之後他也明白了,你的負擔也得到解決了,他也不誤解了,你也更透亮了,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你告訴他,你說『其實這事簡單,你別總拿你自己當我的父母,我也不拿我自己當你的兒女,咱倆就是普通弟兄姊妹之間的關係,你有什麼也跟我說,你別憋著掖著,我也不笑話你,我有什麼事你看出來你也可以指點我,你明白的你就告訴我,我也好實行,不走偏路』,商量著來。這叫什麼?(嘮嗑。)這叫嘮嗑。嘮嗑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好好嘮嗑的目的是不是為了維護父母與兒女之間正當的關係?(不是。)是為了什麼呀?我跟你說,嘮嗑的目的說小了是人與人之間有正常人性的溝通,彼此會了解心聲,這是小的方面。大的方面呢,它能了解彼此的情形,能取長補短。目的是為了什麼?是為了能彼此互相地扶持、幫助對方,就能達到這個效果。」(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

看完神的話,晨汐和老媽彼此看了對方一眼,雖然沒說什麼,但晨汐知道,此時已無需多言。在神話語的帶領下,她和媽媽都找到以後和睦相處的實行路途了,此刻母女倆的心靈也不再疏遠,而是因著明白了神的心意,漸漸靠近。

過了一會,晨汐調皮地說:「老媽,你看你的眼睛都哭腫了,真醜!我跟你說吧,我和男朋友根本沒吵架,也沒分手,我就是故意氣你的!」老媽順勢瞪了一眼調皮的女兒,說道:「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你看,你又大聲說話了吧,我們得實行神的話,要心平氣和的……」

 

窗外月色正濃,母女倆依偎在一起繼續聊著、笑著,晨汐摟著媽媽問:「老太太,咱明天早上吃啥?」媽媽沒說話,滿臉都是幸福的笑容。

山東   晨汐

推薦閱讀:
分手了,怎麼度過失戀期?
從四分五裂到重新像個家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相關推薦

【基督徒見證】依靠神,我的「大學夢」終於實現了!... 「知識改變命運」「有多大耕耘,就有多大收穫」「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受這些思想的薰陶導致我追求知識,彷彿知識越高未來就越好,所以上個好大學,將來能有份好工作,...
【基督徒感悟】得之淡然 失之坦然——今天的主題: 順服(有聲讀物)... 由於我在體育方面有些多於同學的優勢,所以有幸代表學校去參加一場市級的比賽。當時我報的是自己最有把握,也最擅長的男子100米短跑。以前參加學校運動會,我經常包攬短...
【基督徒見證】放下自己,活得真輕鬆! 我這人一向很狂妄,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親戚朋友圈裡,總好管制人,遇到什麼事或做什麼都想讓別人聽我的,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前不久,我到外甥女家住了一段時間,因為外甥...
【基督徒的見證】我和我的殘障女兒 女兒出生 帶來傷痛女兒出生三天後,突然渾身抽搐,滿身是汗。發現這一症狀後,丈夫急忙帶著孩子去醫院檢查,可檢查回來後,丈夫卻躲在門外邊偷偷地哭,不敢和我說話。看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