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問答

當前位置:主頁信仰問答真理問答耶穌再來會不會作工在中國

耶穌再來會不會作工在中國

有很多人認為:中國是無論國家,從來不信上帝,也從未事奉過耶和華耶穌,只知道燒香拜佛供奉撒但,耶穌再來道成肉身也絕不可能會在中國作工!針對神道成肉身作工在中國這個問題,全能神的話說:「他不僅在以色列作工幾千年,而且也曾生在猶太,今天又降在中國這大紅龍盤臥之地。他降生在猶太,那他就是猶太人的王,今天降在你們中間不就是你們的神了嗎?他帶領以色列人,生在猶太,又生在外邦,他所作的工作不都是為了他所造的全人類嗎?他是喜歡以色列人百倍,而厭憎外邦之人千倍嗎?這不都是你們的觀念嗎?是你們根本不承認神,並不是神起初就不是你們的神;是你們棄絕神,並不是神不願作你們的神。受造之物有誰不是在全能者手中掌握呢?今天征服你們,不也是為了讓你們承認神就是你們的神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從神的話中我們明白了,是因著我們從來就不承認神,從來不相信神,並不是神不願做我們的神。神既是全人類的神,那他就可以選擇在他所造的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中顯現、作工。

無論神在哪裡作工,都是為了完成他的經營計劃,為了更好地拯救人類。他按著他的作工方式,並不按人的觀念、想像去作。所以,我們不能用自己的觀念、想像來定規神,更不要把神限制在自己的思想範圍裡。人應該放下自己的觀念想像,來尋求神的顯現,迎接耶穌的再來!否則,就是全能神教會,東方閃電 永遠跟不上神作工步伐,跟不上神腳蹤的人。聖經啟示錄14章4節「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人應該認識到,無論神在哪裡作工,神還是神,神的實質不會變,神原有的性情不會變,改變的是神的作工方式,人不能因著神作工的地點轉變了就否認神的實質、否認神的到來。正如全能神的話說:「神的顯現不可能合乎人的觀念,更不可能是按著人的要求而顯現。神作工作有自己的選擇,有自己的計劃,更有自己的目標,有自己的方式。他作什麼工作都沒有必要與人商量,徵求人的意見,更不用通知每一個人,這是神的性情,更是每一個人都當認識到的。你們要想看見神的顯現,要想跟隨神的腳蹤,就首先從自己的觀念中走出來,不要苛求神應該這樣作,應該那樣作,更不要把神限制在你的範圍裡,限制在你的觀念裡,而是應當要求你們自己該怎樣尋求神的腳蹤,怎樣接受神的顯現,怎樣順服神的新工作,這才是人當做的。因為人都不是真理,人都不具備真理,人該做的就是尋求、接受、順服。無論你是美國人還是英國人,或是任意一個國籍的人,你都當從自己的國籍範圍裡走出來,超越自我,以一個受造之物的身分來看待神的作工,這樣你就不會把神的腳蹤限定在一個範圍裡。因為現在有許多人在觀念當中認為神不可能在哪個國家顯現或是不可能在哪個民族中間顯現。神作工的意義何其深奧,神的顯現又是何等的重要,豈是人的觀念思維可以衡量出來的?所以我說你應該打破你的國籍、民族觀念來尋求神的顯現吧!這樣你才不會被觀念束縛,這樣你才能有資格迎接神的顯現,否則你永遠是在黑暗中的人,永遠是得不到神稱許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這最末了的時代,讓我的名能在外邦中被稱為大,使我的作為被外邦中的人看見,且因我的作為而稱我為全能者,讓我口之言早日得著成就。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哪怕是我咒詛的邦族。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這是我最大的工作,是我在末世作工計劃的宗旨,是我在末世所要成就的唯一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從神話中認識到神不屬於哪個國家,更不屬於哪個民族,神是全人類的神。神今天在末世作工的經營宗旨就是拯救全人類。讓全人類歸服到神的面前,歸回到神的家中。能夠敬拜造物的主——獨一真神!這是神的經營計劃,也是神早已成就的事實。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主耶穌是「駕雲公開降臨」還是「像賊一樣隱祕降臨」?... 信主15年,她一直在教堂裡積極事奉,是教會的一名主要同工。如今已到末世的末了時期,主來的預言都一一應驗,連「四血月」都應驗了,應該是主來的日子了。為了能迎接到主來,最近她帶著弟兄姊妹一直在討論主再來的方式。討論的結果是:...
信仰答疑-你知道主耶穌說「成了」的真正所指嗎?... 解答:主耶穌說的「成了」,其實是指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成了,並不是指神的整個經營計劃完成了。我們都知道,提到主末世再來時,主耶穌曾說過撒種的比喻、撒網的比喻、聰明童女的比喻、善惡園戶的比喻等等,啟示錄也預言主末後還要作收割...
我們的主真的回來了! 一天,妹妹打電話說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麼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裡才有點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一下站起來,高興地說:「大姐!這次我...
「天使」在黑暗中墮落 在神光中復甦 我自幼跟隨母親在家庭教會信耶穌,當時雖然家境貧寒,信神還受到國家政府的逼迫,但總覺得心裡有說不出的踏實、快樂。畢業以後,我去了一家市級醫院上班。當時經常有媒體報道醫療系統的不正之風,我恨透了那些敗壞門風的同行,認為他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