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靈修App

神的作工

當前位置:主頁主耶穌再來神的經營

國度時代神作工的目的與意義

相關神話語:

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寫在前面的話》

「末了的工作就是說話,藉著說話人就能達到很大的變化。現在這些人接受這些話語之後所得著的變化,就比恩典時代人接受那些神蹟奇事之後所得的變化大得多。因為在恩典時代按手禱告鬼就從人身上出去了,但人裡面那些敗壞性情依舊存在,人的病是得著醫治了,人的罪是得著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樣才能脫去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還沒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沒有除去,仍在人的裡面存在。人的罪是藉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赦免的,並不是人的裡面就沒有罪了。人犯罪能藉著贖罪祭而得著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脫去,使人的罪性能夠有所變化,對這個問題人沒法解決。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

——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並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淨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的腳蹤走到今天的人則都是來到神寶座前的人,既是這樣,那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潔淨的對象。也就是說,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審判的對象。」

——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神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主要以刑罰、審判為主來發表他的性情,在此基礎上帶給人更多的真理,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以此達到他征服人、拯救人脫去敗壞性情的目的,這是神在國度時代所作工作的內幕。」

——摘自《寫在前面的話》

「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

——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人未經救贖以前,已有許多撒但的毒素種到人裡面了,人經過撒但敗壞幾千年,裡面已經有抵擋神的本性了,所以人被救贖出來之後,只不過被贖回來了,就是用重價將人買回來了,但人裡面的毒性並沒有去掉,就這樣的污穢的人還得經過變化才有資格事奉神。藉著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使人對自己裡面污穢敗壞的實質完全認識到,而且能夠完全變化,成為被潔淨的人,這樣,人才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今天所作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讓人能夠得潔淨,讓人能夠有變化,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藉著熬煉,脫去敗壞得著潔淨。這步工作與其說是拯救的工作,倒不如說是潔淨的工作。實際上,這步也是征服的工作,也是第二步拯救的工作。人被神得著是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藉著話語熬煉、審判、揭示,把人心裡所存的那些雜質、觀念、存心或者個人的盼望都給顯明出來了。」

——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神作審判的工作、作刑罰的工作都是為了達到讓人對他有認識,都是為了他的見證而作的。他若不藉著審判人的敗壞性情,人就不可能認識他的公義不可觸犯的性情,也不能對神從舊的認識中轉到新的認識之中。為了他的見證,為了他的經營,他將他的全部都公布於眾,從而讓人因著他的公開顯現而達到認識他,性情有變化,達到為他作響亮的見證。人的性情是在神的多種作工之中達到變化的,人若沒有性情的變化就不能達到見證神,不能達到合神心意。人的性情變化就標誌著人已脫離了撒但的捆綁,脫離了黑暗的權勢,真正成了神工作的模型、標本,真正成了神的見證人,成了合神心意的人。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來在地上作工,他對人的要求就是讓人達到認識他、順服他、見證他,認識的是他的實際正常的作工,順服他的一切不合人觀念的說話與作工,見證他拯救人的所有作工,見證他征服人的所有作為。見證神的人務必得對神有認識,這樣的見證才準確、實際,這樣的見證才能羞辱撒但。神是藉著經歷他審判、刑罰,經歷他對付、修理而認識他的人作他的見證,他是藉著被撒但敗壞的人見證他,他是藉著性情變化得著他祝福的人見證他。他並不需要人對他口頭的讚美,也不需不經他拯救的撒但的種類讚美他、見證他。認識神的人才有資格見證神,性情變化的人才能有資格見證神,神不會讓人故意去羞辱他的名。」

——摘自《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國度時代神作工的目的與意義

「在國度時代,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征服所有信他的人,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了,神在末世就是來作這個工作的,就是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他只說話,很少有事實臨及,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的實質,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也就是『話』來在了『肉身』。『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話成了肉身』,神在末世就要作成這個工作(話在肉身顯現這個工作),這是整個經營計劃當中最末了的一項,所以神非得來在地上,把他的話語都顯明在肉身中。今天作的是什麼,以後作的是什麼,神成全的是什麼,末了人的歸宿,哪些人得救,哪些人歸於滅亡,等等,這些末了該作的工作都說清楚了,這些都是為成就『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以往頒布的行政、頒布的憲法,哪些人歸於滅亡,哪些人進入安息,這些話都得應驗。道成肉身的神末世主要是完成這個工作,讓人明白神預定的人歸哪兒,沒預定的人歸哪兒,子民、眾子如何劃分,以色列怎麼樣,埃及怎麼樣,以後這些話都要一一成就。神的作工步伐加快,把每一個時代要作的,末世道成肉身的神要作的、要盡的職分,都以說話的方式向人公開,這些話都是為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

——摘自《話語成就一切》

「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說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用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著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著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著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著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說出的話卻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人的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說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

——摘自《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末世神主要是用話語來成全人,他不是用神蹟奇事來壓制人,使人信服,這不能顯明神的大能,如果只顯神蹟奇事就不能顯明神的實際,就不能成全人。神不是用神蹟奇事來成全人,乃是用話語來澆灌人、牧養人,之後達到讓人百依百順,使人認識神,這是作工說話的目的。神不用顯神蹟奇事的方式來成全人,乃是用話語來成全人,用多種作工方式來成全人,話語熬煉也好、對付修理也好、供應也好,用多種不同角度的說話來成全人,使人對神的作工更有認識,對神的智慧、奇妙更有認識。」

——摘自《話語成就一切》

「這最後的一步工作是藉著話語達到果效的。藉著話語人明白許多奧祕,明白歷代以來神所作的工作;藉著話語人得著聖靈的開啟;藉著話語人明白歷代以來人未揭開的奧祕,明白歷代以來先知、使徒所作的工作和作工的原則;藉著話語人也明白了神自己的性情,知道了人的悖逆、人的抵擋,認識了自己的實質。藉著這一步步作工和所有的說話,人認識了靈的作工,認識了神道成的肉身所作的工作,更認識了他所有的性情。你認識神六千年的經營工作也是藉著話語達到的,認識自己以往有哪些觀念,而且達到放下,不也是藉著話語達到的嗎?」

——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話語工作的最大意義就是使人在明白真理的前提下來實行真理,達到性情變化,達到認識自己,認識神的作工。只有說話的作工方式能溝通神與人之間的關係,只有話語能闡明真理,這樣作是征服人的最好的方式,除了說話,任何一種方式都不能使人能更清楚地明白真理,明白神的作工,所以最後一步工作神採用了與人說話的方式來將所有人不明白的真理、人不明白的奧祕都向人打開,讓人都從神得著真道,得著生命,因此達到滿足神的心意。」

——摘自《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在國度時代期間要將人徹底作成。征服工作之後人便進入熬煉之中,進入患難之中,在患難之中得勝的站住見證的就是最終被作成的,這些人就是得勝者。在患難之中對人的要求就是能接受此次熬煉,這熬煉是最後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經營工作結束之前的最後一次熬煉,凡是跟隨神的人都得接受這最終的檢驗,都得接受這最後一次的熬煉。」

——摘自《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征服工作之後便是賞善罰惡的工作:完全順服的人即徹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擴展全宇的工作中,沒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災禍臨到。這樣,人便各從其類了,惡人歸於惡,再沒有日頭光照,義人歸於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遠的光中。萬物的結局都近了,人的結局也都顯在眼前了,萬物都要各從其類,人怎麼能逃脫各從其類之苦呢?」

——摘自《征服工作的內幕 一》

「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著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別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沒法顯露出來。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

——摘自《作工異象 三》

「末世就是以征服來讓萬物都各從其類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審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這樣作,人怎能各從其類呢?在你們中間作的各從其類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從其類工作的開端,在這以後,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從其類,都得歸服在審判台前來接受審判。沒有一人、一物能逃脫這刑罰、審判之苦的,也沒有一人、一物不是各從其類的,人都分門別類,因為萬物的結局都近了,整個天地都到了結束的時候了,人怎麼能逃脫人生存的結束之日呢?」

——摘自《征服工作的內幕 一》

「什麼是審判,什麼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嗎?若你明白了,我勸你還是服服帖帖地受審判,否則你永遠沒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永遠沒有機會被神帶入神的國中。那些只接受審判卻總不能被潔淨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棄,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卻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體都受懲罰的報應,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嗎?這不正是神審判人、顯明人的目的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毀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著死屍的味道,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神將那些並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種罪狀一一列在他們的記事冊上,在合適的時候將他們扔在污鬼之中,讓污鬼任意玷污他們的全身,使他們永遠不得超生,使他們永遠不能再見到光明;神將那些曾經一度時期效力卻並未忠心到最終的假冒為善的人列在了惡人中間,讓其與惡人同流合污成為烏合之眾,最終將其滅掉;神將那些從未對基督忠心或從未獻出一點力量的人扔在一邊從不搭理,更換時代時將他們統統滅掉,他們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談不上進入神的國中了;神將那些從未對神真心而是被逼無奈應付神的人列在了為子民效力的人中間,他們這些人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將同那些連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毀滅;最終,神將所有與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眾子以及神所預定做祭司的人帶入神的國度之中,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著的結晶。而那些並不能歸於神所劃分類別中的人則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們的結局是什麼你們是可想而知的。我該說的都對你們說過了,該選擇怎樣的路那都是由你們自己的選擇而決定的。你們應明白這樣一句話: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

——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當列國列民都回歸我的寶座之前時,隨即我將在天之一切豐富賜予人間,讓人間因我而豐富無比。當舊世界存在之時,我要向列國大發烈怒,頒布向全宇公開的行政,誰若觸犯將遭到刑罰:

我面向全宇說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說,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我要將天上的眾星都重新更換,太陽、月亮因我而更換,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萬物重新更換,因我的話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換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毀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沒;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宗教之界將在我刑罰列民之時而不同程度地回歸我國,因著我的作為而被征服,因為其都看到了『駕著白雲的聖者』已來到;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著所作所為的區別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著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眾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

——摘自《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二十六篇》

「最終的罰惡、賞善的工作完全是為了徹底潔淨全人類,以便將完全聖潔的人類帶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這步工作是最關鍵的工作,是整個經營工作中最後的一步。若不將惡者都毀滅而是將其存留下來,那全人類仍然不能進入安息之中,神也不能將全人類帶入更美好的境地中,這樣的工作並不是完全結束的工作,當工作結束之時全人類都完全聖潔了,這樣,神才能安安穩穩地在安息之中生活了。」

——摘自《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神既造人類就讓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復得徹底,而且沒有一點摻雜。他恢復他的權柄就是讓人去敬拜他,讓人都順服他,讓人都因他而活著,讓他的仇敵都因他的權柄而被毀滅,讓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間存留而且沒有人抵擋。他要建的國度是他自己的國度,他要的人類是敬拜他的人類,是完全順服他的人類,是有他榮耀的人類。若不將敗壞的人類拯救出來,他造人的意義就化為烏有,他在人中間就不會再有權柄,而且在地上也不會再有他的國度,若不將那些悖逆他的仇敵都毀滅他就不能得著完全的榮耀,也不會在地上建立他的國度。將那些人類的悖逆者都徹底毀滅,將那些被作成的都帶入安息之中,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標誌,是他大功告成的標誌。」

——摘自《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國度隨著我話的完善而逐步成形在地上,人也逐步恢復正常,從而在地建立我心中的國度。在國度之中,所有的子民都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不再是冷若冰霜的冬天,而是四季如春的春城世界,人不再接觸人間的淒涼,不再忍受人間的寒冷。人與人不相爭,國與國不爭戰,不再有殘殺之狀,不再有殘殺之血流動,全地充滿喜樂之氣,到處洋溢著人間的溫暖之氣。」

——摘自《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二十篇》

發表評論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