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在黑暗中墮落 在神光中復甦

我自幼跟隨母親在家庭教會耶穌,當時雖然家境貧寒,信還受到國家政府的逼迫,但總覺得心裡有說不出的踏實、快樂。畢業以後,我去了一家市級醫院上班。當時經常有媒體報道醫療系統的不正之風,我恨透了那些敗壞門風的同行,認為他們是害群之馬,敗壞了風氣,導致醫患關係緊張。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做一個有良知的救死扶傷的好醫生,得對得起「白衣天使」這個稱號。

但萬萬沒想到,上班的第一天,我的決心就遭遇到錢財的考驗。那天我剛到科裡,科主任就把我叫到值班室,塞給我300元錢,我問是什麼錢,他說:「你先別問,拿著就是了。」我心裡一顫:這就是傳說中的「回扣」啊!我想把錢退給主任,維護一個「純潔」醫生的形象,可是想想自己以後要在這裡長期呆下去,這麼不給主任面子,還怎麼在這裡立足啊!再說,這錢我不拿,自然有別人拿,再怎麼樣都不會回到病人手裡,而且我一個人不拿也改變不了整個行業的風氣,我以後對病人好點就是了。猶豫再三,我還是選擇收下了錢。本來按照做醫生的「規矩」,剛畢業的醫生沒拿到處方權之前是不給回扣的,而我竟然在上班的第一天就碰到這麼「好心」的主任,給我發回扣。現在回想起來,真感到羞愧,上班的第一天300元錢就把我那精心維護了多少年的脆弱的「良知」撞擊得支離破碎。

後來上班時間長了,我才發現回扣之風遠比我之前了解的嚴重得多,瘋狂得多,變態得多。一種藥品從進醫院到用到患者身上,每一個環節都有回扣,用「層層剝削」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一般開單醫生的回扣是藥品價格的15%-20%,藥房統方的藥師(每個醫生開了多少藥需要藥房統計出來才能算回扣)、藥房主任、藥劑科主任、分管院長、院長都有回扣。這是一條長長的利益鏈條,而這些利益最終都要讓患者買單。曾經有一次在江西一家知名藥企的藥品推介會上,我親耳聽到一名藥品推銷負責人說他們要用80%的業績來作銷售,意思就是說藥品價格的80%用來做回扣,這就是藥品價格一直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在上班期間,面對病人那一雙雙無助、信任的眼睛的時候,我心裡也覺得不安,因為以前我自己家裡人也生過病住過院,我知道他們的錢來之不易。但是在巨大的金錢利益面前,我那僅有的一點惻隱之心一次次地崩潰坍塌,最後變得麻木了。在病人面前,我和顏悅色,關懷備至,背後開處方的時候卻無所顧忌,怎樣能提高收入、怎樣能拿更多的回扣就怎麼來。那些善良無助的病人,哪裡知道他們信任依靠的醫生給他們吃的、用的那麼多藥品中,有許多根本就不需要用,而且裡面有那麼多的貓膩。「是藥三分毒」,我們這些受人尊敬的「白衣天使」,為了自己的利益,在治療病人的同時更在毒害著每一位患者。

在醫院裡除了回扣以外,醫生白吃白拿白要的現象也很普遍,收受紅包更是公開的祕密。上班時間長了以後,我也有了固定的病人群體,也就有病人常常給我送一些土特產或錢財物品(農村的送土雞、土雞蛋、野味等等,城市裡的就送購物卡、瓷器或者其他東西)。剛開始我感到很不好意思,覺得不應該拿別人的東西,覺得虧欠人家,而且這些都是不義之財,所以常常推辭。後來我看到所有的醫生都這樣收,甚至有的醫生還暗示病人送什麼東西給他,病人成了醫生的取款機、提貨卡,成了醫生的社會資源。我也就覺得收受病人的財物是理所應當了,甚至開始羨慕那些會收禮的同事,覺得他們玩得「轉」,因為他們缺什麼有人送,吃飯有人買單,出去玩有人陪,遇到難處有人擺平。慢慢地,我也變得越來越勢利,對那些常常給我送禮、請我吃飯的病人,我熱情周到,關懷備至,而且在許多事上為其大開方便之門,比如在科室病床緊張的時候,我會給這些病人提前留病床,在我的權力範圍內給他們優先治療、優先手術等。當然,我的「愛心」他們也都心裡有數,通常都會給予回報的。而一般病人需要我提供方便的時候,我會以種種理由推脫,比如「我已經下班了」「這事不歸我管」「我也沒辦法」等。

醫院裡,每個科室都有創收任務,每個月必須完成多少業務收入,否則就要剋扣獎金。剛開始我也感到不解,醫院又不是企業,怎麼可能做到提高業務收入呢?醫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有多少病人才有多少收入,總不能到大街上拉人來住院吧。後來我總算知道了,創收就是千方百計提高門診和住院人數,在有限的病人身上搾取更多的錢財。為了提高經濟效益,醫院往往要求醫生把無病說成有病,小病說成大病,能門診治療的說成必須住院治療(同樣的病,住院治療的醫療費比門診治療要高出十幾倍),造成患者情緒緊張,病人不明真相紛紛搶著入院,導致醫院住院人數激增,病床緊張,這就是很多真正需要住院治療的病人上醫院看病感覺「一床難求」的原因。在這種人為製造的假象背景之下,各大醫院紛紛擴大規模,擴張病區,增加病床。醫院裡加床現象普遍,幾乎每個病房都會加一至兩張病床,甚至在走廊裡也加床。這樣,病房衛生消毒情況就特別差,根本不能達標,走廊裡的加床就更不用說了。這也是醫院醫源性感染率(指病人在醫院治療期間因病房衛生消毒狀況差導致的感染,以及病人擁擠導致的交叉感染,換句話說,這些感染是醫院給病人造成的)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而這一切,病人都不知情,有的病人不明就裡,在走廊上求得一張病床還對醫生感恩戴德。正常情況下,每個住院醫生只允許分管6-8張病床,也就是說,一個醫生只能給6-8個病人看病才能保證醫療質量。醫院在盲目擴張的同時,為了減少支出,並不相應增加醫生人數,這樣,每個醫生不得不分管很多的病人,一般都是正常情況的兩三倍。住院醫生分管的病人多,需要完成的醫療文書也特別多,所做的治療也多,忙得不可開交,可想而知,病人所得到的醫療服務質量會有多差,因此常常導致醫療事故發生。我在做住院醫生的時候,最高峰時曾一人管過30張病床,每天上班疲於奔命,像個機器人一樣,精神高度緊張,甚至有些神經衰弱,現在回想起來都害怕。當時,我實在受不了,也想過辭職不幹,但想想能進市級醫院工作也不容易,現在好好幹,說不定還有提拔的機會,俗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等有朝一日做上主任,當上領導就好了。於是我咬緊牙關,寧可身體透支,也要拿命換錢。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分頁閱讀: 1 2 3 4 下一頁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相關推薦

「口福」真是福嗎? 隨著科學的發展,社會的進步,南北貫通,各種蔬菜瓜果雞鴨魚肉應有盡有,隨處都可以買到,生活是越來越好了,人們的口慾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但在這麼「好」的生活條件下,...
科學帶來的危機 我家附近的兩個鄉鎮各有一個生產工業原料的大型糠醛廠,由於糠醛是一種劇毒物質,年輕人接觸之後就不能生育了,所以,到糠醛廠上班的都是四五十歲年齡比較大不想再生育的人...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看到新聞報導,2015年7月1日,中國瀋陽市區一女子在10樓的窗口企圖輕生,她猶豫不決,正在生死徘徊之際,樓下一班看熱鬧的人群,竟傳出口哨聲及起哄聲。看熱鬧的人...
杭州G20峰會禁家庭聚會 教會堂點裝監控視頻 杭州G20峰會將於9月4日開幕,當局為嚴防所謂恐怖分子,處處提升戒備,草木皆兵。家庭教會也曾當局重點控制目標之一,各堂點將安裝視頻監控設備。據當地基督徒稱,有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