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髮店「生財有道」帶來的思考

我是一名理髮師。2010年,我在上海一家高級美容美髮店上班。店裡有十幾名理髮師,也有十幾名美容師。下班後,我們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開會。每次開會的時候店長總是和我們說:「其實你們的手藝、技術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的業績。俗話說:『不管黑貓白貓,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貓!』所以,不管你用什麼手段,只要能讓顧客把錢掏出來,提高業績,你就是最厲害的,就是最棒的!」剛開始聽店長這麼說,我感到很驚訝:本來理髮就是靠技術來掙錢的呀!手藝、技術不重要,那什麼重要呢?因我認為幹理髮這行要的就是技術,顧客要什麼樣的髮型,我們就得用自己的實力讓顧客滿意,這才是我們的真本事!

雖然我一心想用自己的技術來證實自己的實力,可每次到了開會的時間,我的業績總是排名倒數第一、第二。我很是想不通,我每天給人剪頭髮是最多的,有時一天都剪20多個人的頭髮,可是業績為什麼總是上不去呢?每次開會的時候,店長都會當著很多同事的面指著我說:「某某,你就知道天天剪頭,不知道耍手段搓大項目,你剪那麼多頭出來,沒有項目,賺什麼錢呀!」每次被批評的時候,再看到業績高的同事受到鼓掌和表揚,我感到既委屈又困惑:我的手藝並不比他們差呀?每天也很用心地幹呀?為什麼我的業績做不上去呢?

一天,一個客人要理髮,理髮師在給她洗完頭後,卻故意把她的頭髮貼著頭皮往前梳。然後對她說:「你看你的頭髮太往下趴了,像帽子一樣蓋在前面,如果你做一個流向定位會顯得頭髮蓬鬆、自然、有型。」顧客聽了理髮師的話趕忙問:「那我回家洗頭後會恢復原樣嗎?」理髮師很自然地回答道:「這是可以保持好幾個月的!」就這樣,顧客自然就同意了理髮師的說法。還有的客人,他的髮質、髮型從各方面看,都比較好,理髮師就故意把他的頭髮剪得很亂、毛躁。再和他說:「你這個頭髮必須做流向……」客人就問:「什麼叫流向?不做行不行?」理髮師會用「技術性」的話和他說:「不做也行,你今天在這兒我可以給你吹得很好看,等到你不吹的時候就顯得很亂,沒有型。」客人聽理髮師這麼說,就猶豫地問:「那做一下得多少錢?」一般情況下做個流向定位需要50元,可理髮師卻故意把價格講得很高,200元。客人驚訝得問:「怎麼那麼貴?」理髮師說:「我們這藥水是好藥水,進口的(其實,這些藥水都是國內很普通的幾塊錢的藥水),你可以在我們這裡辦張會員卡,給你打個對折。做了流向定位以後你就可以省去很多平時來吹頭髮的錢。」理髮師故意把價錢說得很高,目的是把折扣打高些,其實一張卡最低得一千塊錢,這樣顧客就認為辦一千塊錢的卡,享受兩千塊錢的消費,還認為自己撿了一個大便宜。其實只是來剪頭髮,可是最後卻花了一千塊錢。有了這一千塊錢在卡裡,老顧客也就固定下來了。看到這些欺詐、坑矇的行為,我感覺他們真是太黑了,好好的頭髮非給人弄亂,再讓人掏錢重做,原來這就是他們所謂的手段!

理髮師個個都會察言觀色,都是看著客人穿著打扮來推薦打理頭髮的各種藥水價位的。穿著好的,就推薦價格高的,穿著差的,就推薦價位低的,不管什麼時候,總有適合每個顧客的價位。其實推薦的藥水進價都是幾塊錢的,只是包裝、顏色、名字不同罷了。兩塊五毛錢的藥水燙個頭髮八百元,五塊錢的藥水燙個頭髮一千五百元。這些藥水都是有毒的,如果貼著頭皮做的話,人的頭皮都會有不同的反應,有的會引起頭皮紅腫、頭痛,嚴重的會起疙瘩。而且,藥水在頭髮上時間長了,頭髮也會容易斷裂,這也是每個理髮師為什麼要帶上塑料手套的原因。

理髮

還有一種手段叫感情銷售。如果是男客人,就讓女美容師服務,女客人呢,就讓男理髮師服務。當顧客躺在洗頭床上,店裡會放一些傷感的音樂,產生傷感的氣氛,這時,理髮師就會說些安慰人的話,拉近與顧客的距離。如年齡大的阿姨來理髮,躺在洗頭床上時,聽著店裡的音樂,理髮師會主動和她聊天套近乎。如果得知她沒有兒子,就會認她做乾媽,顧客也會很高興。時間久了理髮師就訴苦說:「這個月的業績還沒達到呢?乾媽能不能往店的會員卡裡充兩千元,這錢打進去還是你自己的,而且以後你理髮都是能用著的。充值多的話還能打折,乾兒子也不會被店長罵了。」這個時候「乾媽」會很仗義地把錢掏出來。如果顧客是女孩子的話,就會問她要聯繫方式,沒有男朋友的話,就說這裡的帥哥多,介紹給她……總之是抓住各種人的心理所需,投其所好使用各種手段,最終把錢弄到手。不知內幕的人,就被他們那表面熱情的假象給迷惑了!

看到這一幕幕,讓我困惑不解,本來學個好技術掙錢是不成問題的,可為什麼非得靠技術加手段呢?而且現在大家都認為這是很正當的行為,沒有什麼可指責的,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呢?直到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從全能神的話裡找到了答案。看到神的話說:「那這些潮流到底是什麼?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你們可能就逐漸明白了。比如說,過去的人做生意是童叟無欺、貨不二價,這裡有沒有一點兒良心、人性的表達呀?人有這樣的做生意的信條,能不能說人那時候還有點良心,有點人性呢?(能。)但是不知不覺當中,在人對金錢的要求不斷增長的情況下,人越來越愛錢,越來越愛利,越來越愛享受,那麼人把錢是不是看得更重了?人把錢看得更重的時候,人不知不覺就看淡了名譽,看淡了名聲、信譽、人格,看淡了這些,是不是啊?當你做生意的時候,你看人家用不同的手段,用各種欺詐的手段總發大財,雖然掙來的是不義之財,但是人家手裡錢越來越多了,人家一家老小跟你做同樣的生意,人家享受得比你好,你心裡就不是滋味,你說『我怎麼就不能有那個本事呢?我怎麼就掙不來跟他一樣多的錢呢?我得想辦法讓我手裡的錢越來越多,讓我的生意興旺起來』,然後你就琢磨『道』了。」(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你看那些在世上賣東西的人,兩塊錢的東西,他說『一塊九毛九』,差一分錢兩塊,這叫商家的騙術。這是不是撒但的詭計呀?他說這是心理學。什麼心理學?這就是騙術、攻心術,這叫詭計。一百塊錢的東西他怎麼標價?九十九塊九。……他要是說一百呢,人家覺得太貴,一說九十來塊錢,人就覺得不到一百塊錢,便宜,其實就差一毛錢,人就願意上那個當。……活在撒但權下,活在撒但的世界當中處處都是陷阱,都是欺騙,都是假象。」(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只有追求生命進入才能達到性情變化》)全能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把他們的敗壞根源揭露出來了,大家之所以能昧著良心違背人性道德去坑人害人,都是受著撒但邪惡潮流的侵蝕。「不管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些撒但邪說謬論使人泯滅了良心,違背了道德規範。大家為了「利」變得邪惡貪婪,自私卑鄙,甚至不擇手段。在這邪惡潮流的驅使下,想憑良心掙錢就要被人排擠,越來越多的人用欺騙的手段把獲利行為看成正當的,誰騙術高明誰就越受吹捧,在這樣的世風之下,再沒有信用可言。我從事幾年的理髮行業,的確讓我看到處處都是欺騙,每個人都想盡一切辦法掙錢,針對各種人的喜好、弱點,花說柳說,達到讓別人上當掏錢的目的,真是太卑鄙了。藉著神話語的揭示,看到我們被撒但玩弄於鼓掌中毫不知情,不知不覺失去了做人的道理,最終走向墮落的深淵,被撒但吞吃!

今天,神再次道成肉身來在人間作工拯救我們,就是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發表真理作審判潔淨人的工作,將我們人類被撒但敗壞的實質真相揭示出來,讓我們看清自己全身滿了污穢敗壞,完全是憑著撒但毒素和撒但本性活著,根本沒有真正人的樣式,人該有的生存觀點、人生觀、價值觀都被撒但毒素和社會邪惡潮流扭曲了,我們只有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脫去身上的撒但毒素和敗壞性情,扭轉人的看事觀點,人生觀、價值觀得到徹底改變,才能重獲人生。看到神的話說:「『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說出的話卻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說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摘自《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人如果認識神有真理了,那才是活在光明中,人的世界觀、人生觀轉變了,才是根本的變化,人有了人生的目標憑真理做人,絕對順服神憑神話活著,心靈深處感覺踏實亮堂,心裡沒有一點黑暗,完全釋放自由地活在神面前,這才獲得了真正的人生,是有真理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信神後,在與弟兄姊妹的相處中,我看到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能追求真理,凡事憑神的話活著,他們辦事有真理,有原則,做事實實在在,一是一,二是二,都在按照神話語的要求追求做誠實人,弟兄姊妹之間互相體諒,彼此相愛,活在神愛裡。這裡沒有欺詐行為,也沒有說謊搞欺騙的事,完全是基督掌權、真理掌權,弟兄姊妹都在積極追求真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藉著讀神的話,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使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讓我看透撒但是如何敗壞我們的,使我會分辨什麼是反面事物,什麼是正面事物,從而棄絕撒但,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拯救,按照神的要求做誠實人,追求活出一個真正的人生。

李超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