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因信神我們一家三代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一)

因信神我們一家三代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一)

我出生在一個基督徒家庭,父親是個講道人。早在1981年左右,父親就常年在外佈道、傳揚主的福音。後來回到家鄉,在家裡創辦培訓班,培養年輕人講道。隨著各地參加培訓的人越來越多,驚動了當地政府。政府給父親扣上「以宗教信仰的名義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強行抓捕、關押他半年之久。出獄後父親繼續在家培養講道人,1985年再次被中共抓捕入獄。記得那是十一月份的一天晚上,天氣很冷,我們全家人都在睡夢中,突然五名警察破門而入,年幼的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不知所措,只見警察強行把我父親從床上拽起來,父親義正辭嚴地說:「我信又沒有犯法,你們為什因信神我們一家三代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一)麼要抓我?」兩個警察衝上去把我父親雙手反銬,大聲怒吼道:「你信神就是犯法!」說著強行把我父親押入警車帶走了。看著父親被警察抓走的那一幕,我的心裡好難受:外面天氣這麼冷,可父親只穿著單薄的睡衣呀!我在心裡吶喊:我們信神是學做好人,為何遭此禍患?警察為何這樣對待父親?我哭著喊:「爸爸……爸爸……」我看到媽媽和姐姐也哭了。媽媽把我摟在懷裡,對我說:「你爸是為主的緣故坐牢受苦,這是正義的,以後我們都要背起十字架跟隨主,不要哭,主會保守我們的。」雖然當時我不太明白媽媽說的話,但我知道我們全家以後將面臨著苦難的日子。從此,我幼小的心靈裡產生了恐懼感,後來經常夜裡被惡夢驚醒,夢見警察來抓我爸爸。

父親第二次出獄後,中共政府強行解散了培訓班,無奈父親只好又外出傳道。但中共並沒有罷手,經常派人來我家查看,我們家被中共監控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主的道也熱心追求,經常參加教會舉辦的查經會、禱告會、唱詩讚美等。1998年我父母接受了重返肉身的主耶穌——全能神末世作工,後來我和姐姐也接受了。看到神對我們全家的愛與拯救,我們都很感恩,為了還報神愛,使更多苦盼耶穌重歸的人早日歸向神,父親、姐姐和我都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中。沒承想,中共政府又以「所信的教是與中共政府對抗」為由對我們家採取了又一輪的瘋狂迫害,從此我們家四分五裂、妻離子散,再無寧日。

2003年,我因幾年逃亡在外就想回去看看,為了避免被人發現舉報,我趁天黑偷偷回家了。母親告訴我說:「中共政府到處打聽你的下落,你堂哥想當官,政府官員叫你堂哥把你找回來才給他提升官位。你堂哥為了升官到你以前打工的地方找你,但沒有找到。他氣急敗壞,說是你攔阻了他升官發財的門路,就天天監視我們家,看到有弟兄姊妹來,他就打電話報警抓人,你以後不能再回來了。」聽完母親的一番話,我心裡很緊張,擔心被堂哥發現後把我交給中共惡警,我只好先躲在豬圈裡,半夜才敢回屋睡覺。因著中共政府利用堂哥來監視我家並抓捕我,我不能再呆在家裡,否則隨時都有被抓的危險,第二天天沒亮我就得趕緊走。走時看著妻子與可愛的兒子,我的心如刀絞般難受,不禁在心裡吶喊:為什麼在中國信神這麼艱難?為什麼我不能與妻兒團圓?為什麼我不能照顧年邁的父母?特別是父親,已經七十八歲了還在外逃亡,中共為什麼不抓壞人,偏要抓我們信神走人生正道的人呢?就在我悲憤、痛苦時,神的話開啟了我:「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神的話語安慰了我的心,因著我們在無神論國家信神,就注定要受到大紅龍的逼迫、迫害,因它原本就是神的仇敵,是逼迫神的,所以凡跟隨神走人生正道的人就成了它的眼中釘、肉中刺,它就要逼迫、殘害。我們就是因著信神才遭到中共邪黨的百般迫害,導致漂泊在外、妻離子散。然而,因著有神的帶領,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苦,但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正是神對我的祝福。神要藉著撒但惡魔的逼迫將真理做到我裡面,使我有受苦的心志,能看透大紅龍邪惡、反動的實質,能在撒但面前為神作得勝的見證,將來能承受神的應許與祝福,所以我絕不能被眼前的難處和痛苦嚇倒,應該高興地接受神對我的這份祝福。想想可愛、善良的神不忍心看著我們這些活在撒但黑暗權勢下的人受苦受害,親臨虎穴冒著隨時被殺的危險拯救我們,供應我們真理生命,陪伴我們渡過痛苦患難,神的愛太真實了!神的話給了我信心與生活的勇氣,我擦乾眼淚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家。

接下來的幾年裡,我在教會盡本分,一直過著東躲西藏、居無定所的日子。隨著中共政府對全能神教會逼迫力度的加大,整個中華大陸黑雲壓城,恐怖之氣令人窒息。為了抓捕我們這些逃亡在外的弟兄姊妹,中共政府差派許多特工到各處搜查我們,以普查人口、檢查暫居證等方式為由開展大搜捕行動,致使我們無處藏身,許多弟兄姊妹被中共爪牙抓捕入獄。2009年3月,和我們一起來南方躲避中共追捕的弟兄姊妹一夜之間大部分都被中共警察抓捕了,中共對他們施以酷刑折磨,其中有個姊妹被中共注射藥物得了精神恍惚症,至今沒有恢復。中共簡直就是一群仇恨真理、仇恨神,滅絕人性、喪心病狂的惡魔!中共鋪天蓋地的抓捕行動,致使我們無論在哪盡本分,都難逃它的魔爪,我的肉體和精神也活在壓抑、痛苦之中,若不是神的話語一直帶領著我,我根本支撐不下去。

同年5月,我在外省與一個阿姨配合給她弟弟傳福音,阿姨的弟弟在另一個省,我們來到后,他熱情地招待我們。晚上她弟弟的女婿(在公安局上班)下班回家,得知我們是來傳福音的,便帶著警察在晚上十點多鐘來抓我。我不住地禱告求神保守,感謝神給我開闢出路,阿姨的弟弟掩護我從後門逃到大山裡,因著在那裡人生地不熟,又是晚上無法辨別方向,我一夜沿著山路跑,最終躲過了中共爪牙的抓捕。那一夜我終身難忘,若不是神的保守,一旦落在中共惡魔手裡還不知要遭受什麼樣的酷刑折磨。因著我們在那兒是外地口音,中共爪牙追查得更嚴,傳福音隨時都有被抓的危險,教會只好安排我們幾個逃亡人員在接待家庭躲藏起來,接待的阿姨把我們鎖在屋裡四個月,連大門都不敢出。每次中共爪牙來查房時,阿姨就說這房間是她兒媳的,兒媳常年在外打工,門上鎖了沒有鑰匙,感謝神的保守,就這樣我們躲過了中共政府多次的搜查。中共無休止的追捕和長期的逃亡生活,使我的身心備受摧殘,也看清了中共政府孤注一擲、公然與神較量的惡魔實質。我們信神、敬拜神本是天經地義的,可中共政府卻步步緊逼,佈下天羅地網來殘酷迫害手無寸鐵的神選民,妄想將人一網打盡,徹底取締全能神教會。回想從我們家信耶穌開始,中共政府就始終沒有停止過對我們的迫害,我也被它追捕得四處逃亡、有家難歸,骨肉分離,整天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中共政府實在是太可恨了,正如神話所說:「……這等魔王!怎能容讓它的存在?將神的工作攪擾得破爛不堪、狼藉遍地才善罷甘休,似乎要與神作對到底,不是魚死便是網破,故意與神作對,步步緊逼,醜惡的嘴臉早已暴露無遺,已到了焦頭爛額的地步,仍不放鬆對神的仇恨,似乎恨不得將神一口全部侵吞方解心頭之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中共這樣的逼迫、追捕我,就是想讓我因受不了肉體的苦而背叛神,重新回到它的權下,做它的奴隸。我絕不能讓它的陰謀得逞,它越這樣逼迫我,越激起了我嚮往光明、嚮往正義的心志,我願在神前立下誓言:以後無論臨到多大的逼迫患難,我要一生跟隨神,心不變,志不移。(未完待續)

下一篇:因信神我們一家三代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二)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福音視頻 永遠的使命《榮辱》 姜銘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傳道人,在十三年傳福音的歷程中,她因見證主的再來遭到了宗教­人士的驅趕、辱罵,甚至被送入獄,是全能神的話語不斷激勵著她,使她从痛苦和软弱中刚­强起来,認識到能與至高的神同受屈辱是榮耀的事,因此她不畏...
福音電影-此生的使命《榮辱》粵語 姜銘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傳道人,在十三年傳福音的歷程中,她因見證主的再來遭到了宗教­人士的驅趕、辱罵,甚至被送入獄,是全能神的話語不斷激勵著她,使她從痛苦和軟弱中剛­強起來,認識到能與至高的神同受屈辱是榮耀的事,因此她不畏...
神拯救了我 思往夕無地自容,看今朝喜上眉梢; 全能神大愛無邊,還報神洗心革面。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帶領。1988年,我信了主耶穌,開始去三自教堂守禮拜。三年後進入家庭教會,持守因信稱義。由於我口碑甚好,被帶領看重,並結識了本...
原來這是神作工的智慧 我是真耶穌派的一名普通信徒,與所有信主的弟兄姊妹一樣,我也是苦盼主耶穌的再來。一天,一位姊妹把主耶穌已經來了的大好消息傳給了我,因姊妹給我送神話語書時小心翼翼的舉動,使我起了疑心,我對神的末世作工產生了觀念,因此我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