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逼迫使我十三年不敢與家人聯繫(一)

我叫馬正義,1992年,我信了主耶穌,當我了解到跟隨主耶穌的門徒都遭到了羅馬政府的逼迫甚至殺害後,心想:中國是法制國家,憲法明文規定宗教信仰自由,所以這樣的迫害在中國是不會發生的。直到1998年我信了全能神,在傳福音中才親身經歷了主耶穌說的話:「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並文士到你們這裡來,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裡鞭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馬太福音23:34)

2001年11月,我因傳福音被宗派惡人舉報,一天晚上十點多鐘,三個惡警突然闖入我家,強行將我抓上車。在車上當我得知兒子也被抓的消息時,腦袋「嗡」地一下,心裡恨透了中共這個邪黨。到了公安局,兩個惡警將我從車上拖下來摔在地上,其中一個惡警抓住我的褲帶將我提起,又重重地摔在地上。當他再把我提起來時,褲帶被拉斷,他又惡狠狠地罵道:「給我狠狠地揍他!」話音剛落,便有六七個惡警撲上來對我拳打腳踢,頓時,我感覺渾身上下疼痛難忍。我閉上眼睛一個勁地向神呼求:「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使我不懼怕這些惡魔,我只願把命交在你的手中,是死是活任你擺佈,絕不因中共逼迫使我十三年不敢與家人聯繫(一)向他們屈服。」這時一個惡警拿著電警棍在我臉上、脖子上、頭上亂戳,當戳在我臉上時,我一點也感覺不到疼痛。這完全是神對我的保守,我從心裡感謝神,對神也更有信心了。他們折磨了我大約一個小時後,給我戴上了手銬,並把我拖到了一個房間。隨後他們把我銬在一張木質的排椅上,排椅的背一米高,我背靠排椅,想站站不起來,一坐下胳膊就被拉直,不一會就疼痛難忍,我忍不住痛苦地呻吟著。當時已是凌晨1點左右,惡警已經睡著了,他們聽到我的聲音就起來對我拳打腳踢,我左右躲閃時手銬卡得越來越緊,骨頭像要被卡斷一樣鑽心般地疼痛。他们將我折磨了一天一夜,沒讓我吃一粒米、喝一滴水。我渾身疼痛,又餓又困,肉體極度軟弱,但仍不見他們放我,我只好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很軟弱,願你保守我,無論受再大的苦都不背叛你……」禱告後,我心裡有一種踏實有依靠的感覺。當他們將我送往看守所時,看見我肚子憋得特別大,只好把我送進醫院,醫生說:「這個人的病情很危險,膀胱有問題,不能排尿,遲來一會兒就沒救了。」聽到這話,我體會到神的作為真是太奇妙了,因我從來就沒得過這種病,這完全是神在保守我。醫生趕緊給我排尿、治療,惡警怕承擔責任又怕出醫藥費,便找來我們大隊的幹部把我帶回了家。我真沒想到神以如此奇妙的方式救我脫離了魔爪,我心裡特別感謝神!這次被抓捕的經歷也讓我看見了神的大能與權柄,對神的敬畏與仰慕之心也加增了一些。

我以為事情本該了結了,可中共政府並沒有就此罷手。我回家後的第十天下午,一姊妹急匆匆地來告訴我說據一姊妹在公安局上班的親戚透露,警察近期會第二次拘捕我,让我趕快離開家。聽完姊妹的話,我不覺怒火中燒:我只是傳福音見證神而已,為什麼中共政府還這樣窮追猛打呢?凌晨兩點,我匆忙離開了家。我翻山越嶺走了十幾個小時,終於到了一百多里以外的一個小縣城。晚上九點時,我的體力已透支,只想找個地方歇歇腳。但在這個陌生的地方,我無依無靠,不知該去哪裡,住旅店又怕人家要身份證被中共惡警發現,我只能漫無目的地走走停停。後來,我在一個村邊找到了一間沒人住的破房子,在地上鋪了點稻草和硬紙板,我背靠著牆坐在大衣上,回想著從被惡警抓捕、毒打、追捕到今天所發生的一幕幕,心裡感到一陣陣的淒涼:真沒想到我今天会因信神被中共政府當作逃犯一樣追捕。我們信神按著神的要求做誠實人,追求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這是一條人生正道,是於國於民都有益的事,中共政府就不允許,還要對我狠下毒手,逼得我四處逃亡。一個好端端的家,就這樣被中共強行拆散。想到這裡我悲痛欲絕,對中共邪黨也產生了切齒仇恨。想到全能神的話說:「……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牠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在神話與事實的對照之下看到,中共政府口口聲聲喊著「宗教信仰自由」暗地裡卻隨意追捕、殘酷迫害神選民。想想自己只是傳福音見證神,卻遭到了中共的抓捕,毒打,好不容易在神的保守之下脫離它的魔爪,現在還要對我下毒手,這不都是因著中共惡魔抵擋神的實質決定的嗎?它們極其仇恨真理,仇恨神,所以千方百計抓捕、迫害神選民,攪擾、破壞神的經營計劃,妄想達到它獨裁統治的邪惡目的。我今天親身經歷了中共的逼迫,才看清它抵擋神、吞吃人靈魂的惡魔實質,它就是想藉著瘋狂地追捕讓我因肉體受不了痛苦而背叛神,最終成為它的殉葬品,中共政府實在是太可惡了。我立定心志,今天就是受再大的苦也要跟隨神。

第二天中午,我在一個小飯店吃飯時與一棺材店老闆搭話,當我們互相了解後,他說将一个废弃的厂房给我住,我心裡一個勁地感謝神為我開闢出路,雖然我處在異地他鄉,但神一直在我身邊看顧保守著我。於是,我住進了那個廠房,並在縣城找了個零工維持生活。在這裡我見不到弟兄姊妹,又不敢與家人聯繫,更不敢回家,因為中共政府詭計多端,經常利用周圍的鄰居盯梢、舉報信神之人,很多弟兄姊妹因此被抓捕。我常常感到孤苦無依,只能靠著禱告、背唱詩歌或默想神的話來度過了每一個痛苦難熬的日夜。春節臨近,棺材店老闆兩次問我什麼時候回家過年,我支支吾吾應付了一下,心想:我隱姓埋名在這裡就是中共所逼,我的家早被它監控了,哪還能回家呀!……我越想越難受,腦子裡想著除夕夜一家人在一起閤家歡樂的情景,回家的慾望越發強烈。可是想到中共現在還要抓捕我,虎視眈眈地等著我送上門,如果我這時回家不正中了他們的詭計嗎?我能有驚無險地逃亡到此地並且安全地度過了三個月,這都是神對我的保守,我如果硬著頸項回家,一旦再次被抓捕,那些惡魔還不知會怎麼折磨我呢?不行!說什麼也不能回去。這時,神的話也在我裡面開啟:「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你別因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丟掉真理,別因為一時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嚴、你一生的人格。你應當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義的人生的道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神的話如一股暖流湧進我的心田,也讓我明白了只有在苦難的環境中才能得著真理,今天我是為得真理而受苦,這苦受得有價值。雖然今天中共惡魔逼得我有家難歸,但如果我不受這些逼迫之苦,就無法看透這夥惡魔的醜惡嘴臉。還會一直被它們的外表所蒙蔽,所以我得有心志、有毅力走下去,不能因著享受家庭的和睦、肉體的安逸而放棄真理,更不能讓撒但當笑料,我得為追求真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而受苦。此時我才發現,這樣的苦難環境更能使我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地來追求真理,神的作工太智慧奇妙了!明白受苦的意義後,我放下了回家的想法,心裡也得釋放了。當我順服下來後,突然想起一個姊妹的傳呼號碼,在接通電話的那一刻,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心裡激動無比。見面後才知道教會的弟兄姊妹一直在四處找我,這真是神的愛啊。我的心裡充滿了喜悅,我們又能一起過教會生活、傳福音了,雖然我仍然不能與家人聯繫,但我已心滿意足。(未完待續)

下一篇:因中共逼迫使我十三年不敢與家人聯繫(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