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人生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職場人生基督徒演員的經歷:當小角色我也要用心演好

基督徒演員的經歷:當小角色我也要用心演好

得知被選上當演員,我的心情激動無比

「宋雯,這次你飾演一個姊妹的女兒,雖然角色小,但也起到了烘托主人公的作用,會拍幾個特寫鏡頭,你好好練習啊。」李姊妹認真地對我說。

元旦要到了,教會準備拍一部關於傳福音的影片,我有幸被選中做演員,心裡美滋滋的。從小我就羨慕螢幕上那些光彩照人、被人前後簇擁的明星,當演員也是我的夢想。聽李姊妹這樣說,我很激動,心想:「如果認識我的人能在影片中看到我,肯定會羨慕我的,這次我要表演好的話,以後教會再拍影片,或許還會讓我參加,那時我上鏡的機會就會越來越多,知道我的人也會越來越多,我不就能像那些明星一樣被人高看了嗎?……」接下來的日子,我就抓緊時間琢磨劇情,練習表情、動作,吃飯時也在琢磨怎麼才能讓大家在影片中看到我最好的一面。

基督徒演員,花

拍戲時,我的心情跌宕起伏

很快就到我上場了,因為要拍我的特寫鏡頭,一時間,我成了全場的焦點,攝像機對準了我,燈光也聚到了我身上,看著弟兄姊妹都圍著看我表演,我心裡又緊張又激動,激動的是我的特寫鏡頭要是出現在電影裡,那就會引起大家的關注了;緊張的是萬一表演不到位,導演會不會把我換了。

「各部門、演員準備好,準備開拍!」李姊妹大聲說。

我趕緊收回了思緒進入狀態。誰知演了兩次都沒通過,李姊妹說表情不自然,我心裡很著急:「明明在台下已經練好的,怎麼總也演不好呢?要是一直演不好,下場戲還會不會讓我參與呢?不讓我演的話,我不就沒有出頭露臉的機會了嗎?」等到拍第三次時我急於表現自己,可我越想演好,表演越不自然,怎麼也投入不到戲裡。李姊妹看我著急的樣子就耐心地引導我,慢慢地我找到了感覺,第四次拍的時候很順利就過了。拍完後,李姊妹說我表演得還不錯,下場戲再接再勵。聽了李姊妹的話,我心裡美滋滋的,心想:能得到李姊妹的認可,以後再拍戲的話,肯定還會讓我演,說不定還會讓我當主角,到那時……我不由得想入非非。中途休息的時候,無意間我聽到攝像的姊妹說:「下場戲群演比較多,只有表情突出的才能入鏡……」聽了姊妹的話,我心想:「下一場我一定要好好表現,爭取每一個表情都能入鏡。」

一次次重拍,使我反省自己

下一場戲要開拍了,我站在了人群的第一排,當攝像機轉到我這邊時,我就刻意地表現自己,並且儘量把頭往前探,想在鏡頭前能多呆幾秒。誰知,這一場戲拍攝總也不順利,一次次地重拍,但我心裡並不氣餒,仍舊興致勃勃地表現著自己,身子越來越靠前。

「宋雯姊妹,你往後退一下,你的頭往前探得太多了,有些搶鏡。」李姊妹大聲說。

李姊妹的話音剛落,大家的目光都轉向了我,我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很不是滋味地往後退了一些,誰料這一退,鏡頭竟順利地通過了。大家都高興地拍手祝賀,我心裡卻是一番說不出的滋味。這時,我聽到旁邊的一個姊妹說:「今天拍這兩場戲真不容易啊,一次次重拍,都有我們該學的功課,我們得省察自己的存心對不對……」

聽著姊妹的話,我不由得想起神的話說:「你們要想被神成全,得學會在凡事上都會經歷,在臨到的事上都能得著開啟,每臨到一件事,不管是好事或壞事都能使你得益處,不能使你消極,不管如何你都能站在神的一邊看事,不能站在人的角度上分析、研究(這是經歷的偏差)。」是啊,我今天經歷的事,對外邦拍電影的人來說,拍攝幾次通不過是常有的事,但對我們信神的人來說,每天臨到的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都有神的心意在其中,都有我們該學的功課。今天這兩場戲一次次重拍,都不是偶然發生的,值得我反省,我應該好好地禱告神、尋求神,看看自己還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合神心意。

我當演員背後的野心慾望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在撒但敗壞性情的驅使之下,人的理想、盼望、志向、人生目標方向都是什麼?是不是與正面事物相違背的?首先,人總想做明星、名人、名角,這些是不是正面事物啊?想出大名,露大臉,光宗耀祖,與正面事物一點也不相符……」「實際上,不管人的理想有多遠大,不管人的願望有多現實、多正當,人所要實現的,人所要追求的離不了兩個字,這兩個字在人的一生當中對每一個人都是至關重要的,這就是撒但要灌輸給人的東西。哪兩個字呢?一個字是『名』,一個字是『利』,那就是『名』和『利』。……撒但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著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就變得越來越邪惡,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

揣摩著神的話語,我認識到原來追求出人頭地是撒但灌輸給人的思想觀點,追求名和利是撒但捆綁人的枷鎖,當人憑著這些活著的時候,只能是越來越墮落。回想我自從被選上演員後,就想把戲演好,能出頭露臉,讓人把我當作明星一樣高看,外表上看,我有這個理想是很正當的,實際上就是在追求名利、地位。看到神話語揭示「撒但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我不由得回想參加拍攝的一幕幕,當我得知自己參加拍攝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希望自己能像那些光彩照人的明星一樣,出現在螢幕上讓眾多人認識高看;當得知有幾個特寫鏡頭時,我更是想入非非,想藉此表現自己以後有機會當主演,能越來越出名;當群演時,我一個勁兒地把頭往前探,想在鏡頭裡多停留幾秒;當表演不好時,就擔心自己失去當演員的機會,怕這個出頭露臉的機會沒有了。在整個拍攝過程中,我的所思所想、一舉一動完全受撒但「高居人上,出人頭地」「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的思想觀點支配,總是一個勁兒地琢磨怎麼露臉,讓人高看、羨慕,這樣的心思讓神厭憎,又怎麼會得到神的祝福呢?想想我能參加電影的拍攝,是神給了我一個見證神、傳揚神福音的機會,而我不是想著怎麼盡自己的所能扮演好這個角色,使影片儘快地拍出來見證神,而是時時想著表現自己,把神給我的這個機會當成滿足自己野心慾望的平台,為了多露臉,一個勁兒地搶鏡頭,絲毫不考慮電影的果效,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難怪這兩場戲總是重拍,從中讓我看到神的實質是聖潔公義的,神恨惡一切的反面事物。

認識到這兒,我才明白今天臨到的事都有神的美意,如果不是神藉著一次次拍攝返工,我還認識不到我當演員的背後還隱藏著自己的野心慾望。想想自己從小就特別羨慕那些被人前呼後擁的明星,也夢想成為一名出色的演員受萬人矚目,信神後,我仍是沒有改變自己的追求觀點,還一直追求名利、地位,讓人高看。我又想到在電視新聞中曾看到有些明星,為了出名,不惜以出賣人格、尊嚴、肉體為代價,他們過的都是勾心鬥角、互相暗算的生活,光鮮亮麗的背後不知有多少不為人知的心酸故事。今天我有幸來到神面前,才知道追求名利就是撒但給人戴上的無形枷鎖,越追求越讓我們迷失自我,越讓我們墮落,最後被撒但吞吃。是神的保守使我免受撒但的殘害,如果我還憑著撒但的思想觀點活著,一味地追求名利,信神到最後也得不到神的稱許。

放下名利,腳踏實地做人

明白神的心意後,我開始在神的話裡找實行路途,我看到神的話說:「神要的人是什麼樣的人?是不是偉人、名人、高大的人、驚天動地的人?是不是這樣的人?(不是。)那神要的是什麼樣的人?你們說說。(腳踏實地,當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哎,腳踏實地,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能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神的話再一次使我看到自己追求的是與神的要求背道而馳的,神不是讓我們追求做名人、偉人,而是希望我們腳踏實地做人做事,輕鬆釋放地活在神面前,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才是蒙神喜歡祝福的人。既然教會安排我演一個小角色,我就應該腳踏實地地演好,而不是刻意顯露自己,讓人高看,這不是我該追求的,自己只是一個敗壞人類,不值得人高看,只有神才配受人敬拜。即使以後有機會當主角,我還要擺對自己的存心盡本分。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擺設這樣的環境讓我經歷,以後不管做什麼事,我都願按著你的話語實行,尤其涉及到自己的名譽地位時,要擺對存心,不再追求讓人高看,願意做一個默默無聞的人,盡好自己的本分來滿足你。」

第二天,李姊妹說:「昨天咱們拍的兩場戲有點瑕疵,需要重拍,希望在今天的拍攝中,大家都能心安靜在神面前,獲得神的帶領……」聽到李姊妹的話,我心裡清楚地意識到,這是神給我一次實行真理的機會。

後來得知我的幾個特寫鏡頭都取消了,位置也調到了最後一排,我心裡還是有些失落,心想:這下我一點鏡頭都沒有了,出頭露臉的機會也徹底沒了。正想著,李姊妹說有一句台詞大家商量一下誰說合適,聽到這樣的話,我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如果讓我說的話,肯定會給我一個鏡頭的,這樣我在這部戲中還是有一個露臉的機會。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不由得想起神的話:「人如果選擇實行真理,那是最聰明的人;人如果選擇放棄真理,保全自己,得著自己的利益,不放棄利益,那是最愚蠢的人。這就是實行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的基本路途。」神的話使我一下子清醒過來,我流露的不還是在為自己出頭露臉考慮嗎?既然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了神要的是什麼樣的人,就應該背叛自己的野心慾望,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即便是把我放到犄角旮旯裡,我也要盡上我的所能用心表演,盡好我的功用。當我從心裡真正放下名利這些東西時,我的心情釋放自由多了,感到特別輕鬆。

雖然最後我演的是一個小小的角色,但我真實地感受到神擺設這樣的環境讓我經歷,都是為了變化潔淨我,這次當演員的經歷是我人生經歷當中的一筆寶貴的財富,不管以後在生活中還是在盡本分中,我都願意凡事尋求神話語的帶領,憑神的話活著,不再追求名利。感謝神為我精心安排的這一切!

作者:韓國 宋雯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