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患難鑄就的信心

患難鑄就的信心

耶穌說:「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在患難中,正是主的這句話引領著我,使我勝過了警察的酷刑折磨,堅定信心跟隨主……

我叫鄭義,今年44歲,原是某家庭教會的一名執事。在我30歲那年,因著信主遭到中國政府的抓捕和酷刑折磨,導致我的視力嚴重受損,聽力幾乎喪失,成了聾子。如今,想起那段有主相伴的艱難歷程,我仍是記憶猶新,若不是主一直感動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我肯定活不到今天。

那是在2002年2月的一天,我正在家吃飯,突然闖進來三個身穿制服的警察,其中一個是當地派出所的張所長。張所長不出示任何證件,就大聲吼道:「給我搜!」另外兩個警察立刻像土匪一樣各處亂翻,頓時屋裡屋外一片狼藉。張所長又衝我吼道:「有人舉報你非法聚會,快說,你們信耶穌的東西放哪兒了?」我沒有說話。一個警察撲到我面前猛地搧我耳光,打得我兩眼冒金星,他邊打邊吼我:「說!東西到底放哪裡了?都有誰和你在一起聚會?老實交代!」我還是沒有說話。過了一會,警察搜出了聖經與我寫的筆記,他們氣急敗壞地按住我,一個警察拿起木板惡狠狠地朝我的腳踝骨猛打,我疼痛難忍,頭上直冒冷汗,站立不住就倒在了地上。他們惡狠狠地把我揪起來,嘴裡罵道:「他媽的,叫你裝,等一下把你拉到派出所,再不說就整死你!」警察邊說邊把我押上了警車。一路上,我忍著疼痛心裡不停地向主禱告:「主啊!我不知道接下來這些警察會怎樣對待我,但不管怎樣我絕不當賣主的猶大。主啊!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無論何時何地都能為你站住見證……」

到了派出所後,警察把我按倒在屋子中間,張所長大聲吼道:「快說!你們的頭是誰?」我說:「我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主就是我的頭、我的神。」他們一聽這話惱羞成怒,揪住我又狠搧耳光,打得我耳鳴眼花,看不清東西,右眼不停地流淚水。主耶穌,見證,共產黨,力量,迫害,患難

他們打累了又問我:「你帶了多少人?」我說:「我沒有帶人。」我的話音未落,三個警察就如惡狼一樣再次撲上來輪流搧我的臉,又狠勁地用拳頭猛打我的耳朵,並且還不准我動。他們每打一拳,我都非常地痛苦;頭就像被人用鐵錘硬往裡面釘釘子一樣,疼得我的心都像要蹦出來一樣。就這樣我不知被他們打了多久,後來我實在站不住了就向兩邊倒,他們還說我是裝的,揪住我又逼問道:「你們一起信耶穌的人都是在哪兒信的?快說!你再不說,老子今天就整死你!」這時,我已經被他們打得頭暈眼花看不清東西,耳朵也憋脹得異常難受,聽不清他們的問話,頭上的筋也不停地蹦著疼。此時我心裡特別痛苦軟弱:我只是信神,又沒幹什麼壞事,這幫警察怎麼下手這麼狠哪?如果一直這樣打下去,我會不會被打死呀?我在心裡迫切地向主呼求:「主啊,求你救救我,求你救救我。」這時我突然想起了主的話:「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生命:或作靈魂:下同)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馬太福音16:25)主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不再擔心自己是死是活,願把一切都交給主任主擺佈。我暗立心志:他們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能當猶大出賣教會和弟兄姊妹。

他們見我始終不說話就如野獸般又撲過來折磨我,揪住我的頭髮把我扯來扯去,接連不斷地問我同樣的問題,我被折磨得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只能以搖頭表示我不知道,他們見狀便發瘋似的繼續搧我耳光。我在心裡不停地禱告主求主保守我,就是死也絕不能當猶大。沒多久,我的右眼被打得往外流血水,耳朵與頭憋得像炸裂了一樣,我實在撐不住了就癱倒在了地上。警察見我的慘狀就拿個鏡子舉到我臉前侮辱我說:「看看你的尊榮,你都被我們整成這副德性了還不說?」說完他們一陣哈哈大笑,接著張所長如野獸一般從他的辦案桌後面竄出來,揪住我的頭髮,邊罵邊惡狠狠地搧我耳光,不知道又搧了我多少下,他打累了就喘著粗氣坐下來歇一會,讓兩個手下揪住我站在屋中間,等他休息好了就命令我站好不准動,把我的胸脯當靶子練飛腳。我見兩個警察不在我身邊,就本能地躲閃了一下,他一腳踢空了,就氣急敗壞撲到我面前瞪著眼睛咬著牙罵我:「他媽的,老子練飛腳,你不乖乖地給老子當靶子,你還敢躲,不讓老子練,老子今天非整死你不可!」說完就揪住我的頭髮又猛打我耳光,打得我右眼流出的鮮血濺得滿臉都是,我的臉早已被打得腫脹起來,眼睛裡面像是灌滿了沙子,鑽心般地痛,腫得睜不開,只能勉強睜開點縫,看到哪兒都是血糊糊的。旁邊兩個警察對張所長說:「這小子都被打成這樣了還是不說呀?」張所長暴跳如雷,拍著桌子吼道:「他不說,你們就繼續整他,你不打他,他們這幫信神的不會倒下。」說完就命令兩個警察把我拽到刑具室。

我一進門就感覺一股熱浪撲面而來,我努力睜開眼看到一個冒著火焰的大爐子,爐子裡有三根鋼筋被燒得通紅。看到這一幕,我不由得打了個冷顫,腦海裡浮現出電影裡警察用燒紅的烙鐵烙烤犯人的殘忍畫面。這時,我心裡不由得軟弱,害怕這幫警察用這種殘酷的刑具來折磨我,如果我受不了這樣的酷刑折磨當了猶大,那不就成千古罪人了嗎?我害怕得趕緊閉上眼睛向主呼求:「主啊!求你保守我,我就是死也不能當猶大背叛你呀。主啊,求你保守我吧。」當我睜開眼睛看到警察已經拿著三根燒得火紅的鋼筋在我眼前晃動,怪笑著吼道:「你到底在哪裡信的?你們的頭在哪裡?說!」看著他們這副嘴臉,我心裡反而很坦然,不感覺那麼害怕了,心想:我們信神都是天經地義的,沒有犯法沒有錯,今天,只要我能為主作見證就是被他們打死也值!如果我因著怕受酷刑當猶大出賣了弟兄姊妹,那我即使活著也是苟且偷生,以後會更痛苦,在主面前也是罪孽深重。想到這我使勁睜開眼睛看著他們說:「我就在家裡信哪裡也沒有去,我們信主的人只敬拜神,神就是我們的頭。」張所長馬上撲到我面前,手裡舉著燒紅的鋼筋氣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咬著牙吼道:「你到底說不說?不說,我就整死你,燒死你,讓你生不如死。」面對警察的恐嚇,我的精神緊繃到了極點,只能在心裡不住地呼求主加給我信心與膽量。就在我緊張害怕得快要崩潰的時刻,我的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句主耶穌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是啊!我的命在主的手中掌握,這幫警察能殺我的肉體,但他們殺不了我的靈魂,即使肉體死了我的靈魂還要信神。主的話給了我膽量與信心,於是,我坦然地說:「我該說的都說了,你們要烙就烙吧。」當我這樣說的時候,沒想到他們把燒紅的鋼筋往火爐裡一扔,把我一腳踹倒在地,嘴裡罵道:「不行了,這個人被『神化』了,無藥可救了。」說完罵罵咧咧地都出去了。我趴在地上流著激動地淚水,一個兒勁地感謝主看顧保守我度過了這一劫……

深夜,我蜷縮著倚靠在牢房的牆邊,回想著白天發生的一幕幕,我的心揪成一團,感覺就像是在地獄裡走了一圈。這幫警察從早上闖進我家就對我一頓暴打,我的腳踝骨被打得走起路來都是一瘸一拐的。他們把我抓進派出所後又一直不停地對我拳打腳踢,打得我右眼不停地流血水,嘴往外冒鮮血,頭也失去了知覺。面對這殘酷的毒打,我軟弱過,也害怕被他們打死,當我呼求主時,主就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有了為主豁出一切、是死是活任主擺佈的心志。但一想到自己現在被折磨得聽力下降,也看不清東西,什麼也做不了,我只有再次向主禱告把自己交在主的手中,無論何時都不離開主……當我立定心志後,心裡又平安、踏實了許多。

第二天,警察看從我嘴裡也得不到任何他們想要的信息,就把我押送到縣看守所,拘留了半個月。在這半個月中,他們每天都強迫我去聽他們放的喇叭裡給我洗腦的內容,但我什麼都聽不見,有個警察就對著我的耳根大聲吼:「不管大小聚會,只要是信耶穌的,政府就要抓!」警察反覆地吼,吼得我心裡煩躁不安甚至感到噁心。這些警察就是用這樣的手段來攪擾人心,摧殘折磨人的精神和肉體。另外,我們每天還要交10元錢的生活費,卻只能吃兩頓飯,每頓飯只有一個饅頭,一碗稀麵湯,那饅頭用手輕輕一捏還沒有雞蛋大,我每天都餓得心慌、胃疼、頭暈眼花,實在受不了就只能靠喝水充飢。中國政府的監獄就是人間地獄啊!無論你有沒有罪,只要被它抓住,就要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因著我的耳朵與頭部被警察打成了內傷,我疼得實在受不了時就得把頭頂在地上或牆上磕、碰,以此來減輕點痛苦。警察們看我耳朵聾了,兩隻眼睛像血球似的,整個人都被他們打傻了、治殘了,也沒有一點油水可搾,半個月後就決定放我出去。主耶穌,見證,共產黨,力量,迫害,患難

我於2002年3月5日被釋放,臨走前,警察還威脅我說:「中國是共產黨的天下,要信只能信共產黨,不允許信神!我警告你,你出去以後,如果還信,我們是絕不會放過你!」出來後,他們果然不給我自由,又在我的住所軟禁了我三個月,期間派我的左鄰右舍、親屬監視我,不准我隨便出去,不准我看聖經,軟當時,我心裡非常壓抑、痛苦,我實在憋得受不了時就說要出去買點東西,但走到路上還有人跟蹤,回到家他們就檢查我買的是什麼東西。

而事實上,中國政府費盡心思監視跟蹤的只是一個殘廢人而已,因為我當時已經被他們打得耳朵徹底聾了,右眼也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只要一出門就不停地流淚水,眼角總是被感染而腐爛,視力嚴重下降,生活都難以自理。這樣的折磨、打擊使我身心倍受摧殘,我才三十多歲啊,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可現在的我竟不如一個七八十歲的老人,我變得耳聾眼花、行動遲緩,連走路都費勁。最讓我承受不了的是,不管是在大街小巷,人多人少,當我的耳朵與頭突然劇烈地疼痛,折磨得我實在受不了時,我就不得不趴到地上將頭頂住地面磕、碰一兩分鐘後才能好點,每當我從地上爬起來時,我看到周圍的人都用歧視的眼神看著我,並嘲笑議論我,這使我的自尊心與人格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和侮辱,為此我心裡十分難受,痛苦不堪。這一切的痛苦都是共產黨的迫害造成的,那時候,我真想大聲喊出來:我真是恨透了中國共產黨!

回想從我2002年被警察抓捕並被打成殘疾這十幾年來,我多少次痛苦絕望到一個地步都想一死了之,但每當這時我都會想起在獄中經受警察那麼殘酷地折磨,主都保守我度過了難關,我現在不更得好好活著向更多的人見證主的大愛嗎?想到這我就向主呼求:「主啊,我現在就如廢人一樣,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不是,不知有多少次我都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但是主啊,我還有你,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我的身邊,從來都沒有離棄我。主啊,只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使我能勝過這樣的患難痛苦……」每當我軟弱無力時,只要我在心裡這樣迫切地呼求主,都會想起主耶穌十字架時忍受兵丁的羞辱,以及皮鞭的抽打……想到這裡我便流著淚繼續呼求主:「主啊!你受的苦我也要受,你喝的苦杯我也要喝,警察把我的肉體治殘了,但他們治不殘我的心,主啊!我只要活著一天,無論受多大的苦,都要信你跟隨你到底。」禱告後,我心裡特別得安慰,頓時感覺有股強大的力量支撐著我,我也不在乎周圍人怎麼看我、嘲笑我了,歷代聖徒都曾因著持守神的名而遭遇各樣的苦難,我今天能因著持守主的名而受這些苦又算得了什麼呢?。經歷了中國政府的迫害,我更加堅定了跟隨主的信心與決心。自古真道受逼迫,我因著持守真道而受逼迫,這是我的榮幸,我立定心志要跟隨主走到底,阿們!(全篇完)

精彩推薦

《患難鑄就的信心》有 1 則留言

  1. 主啊,只求你保守千千萬萬在中國堅守你名的靈裡同胞,給予他們力量,能夠站住見證,榮耀你名!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