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靈糧

當前位置:主頁每日靈修生命靈糧造物主獨有的說話方式與特徵是造物主獨一無二身分與權柄的象徵

造物主獨有的說話方式與特徵是造物主獨一無二身分與權柄的象徵

造物主獨有的說話方式與特徵是造物主獨一無二身分與權柄的象徵

(創17:4-6)「我與你立約,你要作多國的父。從此以後,你的名不再叫亞伯蘭,要叫亞伯拉罕,因為我已立你作多國的父。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

這幾句話是與亞伯拉罕立的約,也是神對亞伯拉罕的賜福:神要讓他作多國的父,使他的後裔極其繁多,並說國度從他而立,君王從他而出。你從這幾句話當中看沒看見神的權柄呢?你是怎麼看見神權柄的呢?你看見神權柄的哪方面實質呢?細讀這幾句話不難發現,神的權柄與神的身分在神的說話用詞上很明顯地流露出來,例如神說「我與你立約,你要……我已立你……我必使你……」中的「你要」、「我必」等等這些帶有神身分與權柄的肯定性的用詞,一方面是造物主的信實,另一方面它們都是具有造物主之身分的神的專用詞彙,也是慣用詞彙。如果一個人祝福他的後代極其繁多,國度從他而立,君王從他而出,那無疑只是一種願望,並不是一種應許或賜福,所以人不敢說「我必使你如何如何,我要你如何如何……」因為人自己知道自己不具備這個權力,人說了不算,即使這樣說了也是一句空話,一句廢話,是人的慾望與野心所驅使的。當人感覺人的願望不能成就的時候,人敢以這麼大的口氣說話嗎?人都有好的願望,希望後代都能飛黃騰達,出人頭地。要是能有一個當皇帝的後代,那可真所謂三生有幸!能出個當省長的也不錯,只要做人上人都行!這些都是人的願望,但人只能為自己的後代許願祝福,不能兌現或成就給任何人的應許或承諾。人的心裡都清楚地知道,人沒有這個權力達到這些,因為人自身的一切都由不得自己,怎麼能掌控別人的命運呢?而在神這兒之所以能說這樣的話,是因為神有這樣的權柄,他能成就、實現他給人的所有應許,兌現他給人的所有賜福。人類是神造的,神讓一個人的後代極其繁多,那是易如反掌的事,他讓一個人的後代興盛,也只是一句話便可成就的,他從來不為此而勞碌,為此而大傷腦筋或傷心勞神,這就是神的能力,神的權柄。

看了《創世記》十八章十八至十九節「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這句話之後,你們能不能感受到神的權柄呢?能不能感受到造物主的超凡呢?能不能感受到造物主的至高無上呢?神的話語很肯定,神說這樣的話語並不是因為或代表神具有必勝的把握這樣的信心,而是神話語權柄的證實,是他話語得以應驗的一種命令。這裡有兩個詞需引起你們的注意,在神說的「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這句話中有沒有模棱兩可的成分呢?有沒有擔心的成分呢?有沒有害怕的成分呢?這些常常在人類身上表現出來的人特有的成分,因神話中的「必要」與「必因」這兩個詞,而從來都不與造物主有絲毫的瓜葛。沒有一個人敢把這樣的詞彙用在對他人的祝福之中,也沒有一個人敢肯定地賜福給他人一個強大的國,或應許給他人地上的萬國也必因他得福。神的話語越肯定越證實了什麼?證實了神具備這樣的權柄,神的權柄能作成這事,證實了神必要成就這樣的事。神賜福給亞伯拉罕的這一切在神心裡是肯定的,是毫不猶豫的,而且他要照著他的話去成就這一切的事,沒有任何勢力能改變、攔阻、破壞、攪擾這件事情的應驗,無論什麼事情發生都不能終止、不能影響神話語的應驗與成就,這就是造物主口中所說之話的威力,也是不容人否認的造物主的權柄!當你讀完這句話的時候,在心裡還有疑惑嗎?這些話是從神口裡說出來的,神的話中帶著能力,帶著威嚴,帶著權柄,這樣的威力與這樣的權柄,還有事實成就的必然性,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及的,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超越的。只有造物主能以這樣的口吻、這樣的語氣與人類對話,事實證明了他的應許不是空話、不是大話,而是所有人、事、物都不能超越的獨一無二的權柄的發表。

神說的話與人說的話有什麼區別呢?當你看到神說的這些話的時候,你感覺到了神話的威力與神的權柄,如果你聽了人說這樣的話,你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你會不會感覺這人太狂妄了,感覺他是在說大話,他是在顯露自己,因他沒有這個能力,不具備這樣的權柄,所以他根本就不能成就這樣的事,他這麼肯定地許諾,只能說他是信口雌黃。如果人說了這樣的話,那無疑就是狂妄,就是不自量力,是典型的天使長的性情的流露。這句話出自於神的口,你能感覺到這裡有狂妄的成分嗎?能感覺神的話是兒戲嗎?神的話語就是權柄,神的話語就是事實,在他的話未出口之前,就是他定意要作成一件事的時候,這個事情就已經成了。可以這麼說,神對亞伯拉罕所說的話是神與亞伯拉罕立的約,也是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這個應許是既定的事實,也是既成的事實,這些事實在神的意念之中隨著神的計劃逐步應驗。所以,神說這樣的話並不代表神有狂妄的性情,因為神能作成這樣的事,他有這樣的能力,他有這樣的權柄完全能成就這樣的事,成就這些事完全是他能力範圍的事。同樣的話語出自神的口,那就是神真實性情的流露與發表,是神實質、神權柄的完美流露與表現,也是造物主身分的最恰當、最合適的證明。這種說話的方式、口氣、用詞,恰恰是造物主身分的標誌,是完全符合神自己身分的表露,這其中沒有偽裝,沒有摻雜,完完全全是造物主實質與權柄的完美呈現。作為受造之物來說,既沒有這樣的權柄,也沒有這樣的實質,更沒有神所賦予的能力。人如果有這樣的流露,那確定無疑就是敗壞性情的爆發,就是人的狂妄、人的野心在作祟,是地地道道的魔鬼、撒但想迷惑人、引誘人背叛神的惡毒存心的暴露。在神那兒會怎麼看待這樣的言語流露呢?神會說你想與神爭奪地位,你想冒充神,想取代神。你模仿神的說話語氣,存心就是想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霸佔本應屬於神的人類,這是地地道道的撒但,是天使長的後裔所做的,是天理難容的!在你們中間有沒有人曾經以一種方式模仿神說一些話,存心誤導人、迷惑人,讓人感覺似乎他說話、做事帶有神的權柄與威力,讓人感覺似乎他的實質與身分與眾不同,甚至讓人感覺他的說話語氣與神有相似之處?你們曾經做過這樣的事沒有?曾經說話模仿神的語氣,帶著所謂的代表神性情的手勢,帶著所謂的威力,所謂的權柄,這些表現是不是你們大多數人常常做的或打算要做的事?現在當你們真正看到、見識到、認識了造物主權柄的時候,再回想當初你們所做的、所流露的,是否感覺噁心呢?是否認識到你們的卑鄙無恥呢?解剖這類人的性情與這類人的實質,能不能說他們是可咒可詛的地獄之子呢?能不能說凡是做這樣事的人都是在自取其辱呢?你們認識到這個性質的嚴重性了嗎?嚴重到什麼程度呢?人這樣做的存心就是想模仿神,想自己當神,想讓人把他當神來拜,想取締神在人心中的地位,想趕走在人中間作工的神,從而達到他控制人、吞吃人、佔有人的目的。在人的潛意識裡都有這樣的慾望與野心,人人都活在這個撒但敗壞的實質裡,都活在與神敵對、背叛神、想成為神這樣的撒但本性裡。交通了關於神的權柄這方面的話題,你們還有沒有慾望野心想冒充神、想模仿神呢?還有沒有想當神的慾望呢?還有沒有成神的慾望呢?神的權柄不是人能模仿得來的,神的身分與地位不是人能冒充得來的。你雖能模仿神的說話口氣,但你模仿不了神的實質;你雖能站在神的地位上冒充神,但你永遠做不了神要作的事,永遠不可能主宰萬物、掌管萬物。在神的眼中,你永遠都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無論你的能耐與本領有多大,無論你具備多少恩賜,然而你的一切都在造物主的權下。即便你能說幾句狠話,也不能說明你有造物主的實質,也不能代表你有造物主的權柄。神的權柄與能力是神自己的實質,不是學來的,不是外界加給的,是神自己原有的實質。所以造物主與受造之物的關係是永遠都不可能改變的。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悠悠花草「情」 平淡無奇的水裡,加入幾朵玫瑰花苞,就發生了徹底的變化。只見玫瑰花苞在水中歡舞著,最終停留在了水面的至高舞台上。清徹的水,由肉眼可見的速度,染上了淡淡的粉,連水汽也帶著淡淡的清香裊裊上升,最終消散在空氣中⋯⋯   我...
福音視頻 神的發表《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七篇說話》... 神說:「我與人悲歡離合,不能『敘舊情』,人與我分隔天之上下,不能常相聚,誰能擺脫舊情的依戀?誰能不回想以往?誰不盼望舊情依然存在?誰不盼我歸?誰不盼我與人同相聚?我的心中甚是煩惱,人的靈中甚是憂愁,靈與靈雖相同,但不能常...
大山 小溪 狂風與巨浪 一條小溪緩緩地流淌著,蜿蜒曲折,它來到了大山腳下,大山擋住了它的去路,它用它微弱的聲音對大山說:「請讓開,你擋住了我的方向,你擋住了我前方的路。」大山問它說:「你去哪兒?」小溪說:「我要找尋我的家鄉。」大山又說:「好...
神的创造-第三日,神分割地和海,創造各類植物... 第三日,地和海在神的話中應運而生,神的權柄使這個世界生機盎然 接下來我們看下一段,《創世記》一章九至十一節中的第一句:「神說:『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神只說了一句「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