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教會

當前位置:主頁聚焦守望教會對基督教的「文革化」迫害正在進行

對基督教的「文革化」迫害正在進行

今年5月16日是文革發動50週年。 5月2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一場演唱會翻唱了文革時對毛澤東個人崇拜的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舞台幕布上還出現了「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等文革標語。一時間海內外驚呼文革要在50年之後殭屍還魂、興風作浪了;而各種反思批判文革的作品也出現在公眾視野。

由於基督教的西方文化背景,它於是成為文化革命首當其衝的迫害對象。 50年前的文革一開始,就將矛頭對準了基督教與天主教,認為是帝國主義的鴉片和毒物,紅衛兵對教堂、神職人員進行了全面的鎮壓和逼迫,全國的各級教會,徹底地關閉和銷聲匿跡了。中央文革小組成員江青,把基督教等宗教勢力的被鎮壓看成是文革的重要成果。中共的文化大革命,以反西方文化、無情鎮壓體制內宗教勢力、關閉統戰部門和司法部門、極其野蠻粗暴的迫害方式等等為特徵。

文革猶如義和團運動,它的反西方、反法治、反文明特徵是非常顯著的,文革的宗教迫害特徵還有:徹底地反對一切宗教、將宗教作為文化革命的對象、不僅鎮壓地下教會而且無情打壓官方教會、用打砸搶燒等野蠻方式對待宗教等等。這些特徵,在今次的強拆十字架運動中都得到了體現。

習近平於2013年甫一上台,就拉開了迫害基督教的帷幕。習近平是否在發動一場新文革,從2014年以來強拆十字架的運動就可得到肯定的答案。習近平上台後,頒布《國家安全法》,提出文化安全概念,認為基督教等宗教妨害了中國的文化安全、威脅到中共的意識形態安全。於是將基督教整體(三自與家庭)、基督教教義及所有組織都作為國家敵人來對待,而且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時代,對基督教的壓制主要是出於基督教家庭教會非法組織的性質,而對合法的官方教會,打壓並不顯著。但是眾所周知,習上台後將基督教整體作為了敵人,不僅家庭教會而且三自會也受重創,浙江被拆十字架的大部分教會都是官方教會,連官方全國兩會高級官員顧約瑟牧師也被抓捕。這些反基督教整體、家庭與三自同時鎮壓、全國級宗教官員被抓捕等特徵,只有在文革中才可以看到。

對基督教的「文革化」迫害正在進行

文革的特徵還包括用踐踏法律的「打砸搶燒」野蠻手段迫害宗教,毀壞教堂、批鬥牧師、基督徒被遊街示眾等等。這次拆十字架運動中野蠻拆毀、焚燒十字架已近2000架、暴力強拆多個大教堂、對於抵抗強拆的牧師和律師強迫電視遊街、認罪,當局手段的粗暴凶蠻,與當年的紅衛兵與義和拳可以相比。

文革已經重演,起碼是在中國的基督教界;文革正在發生,當局正在掀起反西方、反基督教的文化之戰、意識形態之戰、宗教之戰。正如基督教在義和拳運動和文革中成為首當其衝的犧牲品一樣,當下的文革重演,最先和最強烈感受到的,也許就是基督教界。

4月22日至23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了全國宗教工作會議,有基督教學者認為該次會議只推廣了江蘇、廣東、寧夏、河北等經驗,沒有把浙江拆十字架運動作為經驗推廣,似乎說明當局宗教政策有放緩的跡象(見對華援助新聞網理論百家《香港神學院院長評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一文)。但是且不論當局開大會發布的是一套,實際討論的又是一套,外界對大會的真實狀況難以把握外,大會之後的眾多事件也說明,浙江的拆十經驗被當局所肯定。

全國宗教會議結束不到一個月,5月20日晚,浙江省溫州市龍灣區永中街道朱垟基督教堂遭到政府放人員強行拆除。 22日,信徒們在廢墟上舉行了主日聚會,其情狀非常悲慘令人感動。但是23日,該教堂負責弟兄吳輝,被溫州市公安局龍灣分局以「未經許可舉行聚會、遊行、示威」罪名進行傳喚,很明顯這是對22日主日廢墟聚會敬拜的報復。教堂被強拆、信徒無地方聚會,不得不到原教堂廢墟上敬拜,結果還被當局污衊為「未經許可舉行聚會」。當局對宗教自由踐踏的野蠻粗暴、肆無忌憚,說明了他們如文革一般對基督教的迫害是不會停止的。

5月23日,《紐約時報》中文網發表記者張彥的文章《浙江兩年拆上千十字架,中國或進一步限制基督教》,其中指出:「習近平在上個月召開『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的決定表明,他對有些政策並不滿意,這是15年來領導人首次召集這種會議。熟悉黨的討論的人說,會議打算把浙江省運動取得的經驗應用到控制全國的宗教團體上」。 「消息人士表示,雖然政府不大可能開始在全國各地拆除十字架,但地方當局預計將開始審查教堂等宗教機構的財政及它們與國外的關係,這是限制宗教影響的努力的一部分,共產黨認為某些宗教,尤其是基督教,具有威脅」。文中也引用北京獨立學者范亞峰對拆十字架運動的看法:「浙江發生的事情是一次測驗」,「如果政府認為其成功的話,那種做法將會得到推廣」。

除了官方教會被拆十字架外,這次全國宗教大會後,對家庭教會(當局所謂的基督教私設聚會點)的整治有可能全面推進,據國內信徒中流傳的短信指出:據某省委統戰​​部傳達:習總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的講話中,明確政府部門當前對基督教方面的主要工作是:治理私設聚會點(家庭教會)。他將私設聚會點分為四類,並提出了相應的四種解決辦法:一是願接受政府管理、願接受基督教兩會工作指導的家庭教會,可給予登記;二是願接受政府管理,但不願接受基督教兩會工作指導的家庭教會,可給予臨時備案;三是不願接受政府管理、不願接受基督教兩會工作指導的家庭教會,要做好團結轉化工作;四是受海外教會滲透,既不願接受政府管理、也不願接受基督教兩會工作指導的家庭教會,要予以打擊。

可見,對家庭教會的分化收買、改造打壓工作會進一步加劇。即使家庭教會接受政府或三自會管理,在三自會體系裡面也絕無寧日,經受了兩年多文革式迫害的浙江三自會就是明證。所以,無論是家庭還是三自,各自起來抵制自2014年以來中共當局極左的宗教政策、在「文革化」的血雨腥風中對付仇敵,乃是當下最為迫切的任務。文革發動雖然已經50週年了,但文革式的對基督教的迫害卻正在發生、毫無停止的跡象。

文章來源:對華援助網

相關推薦:【基督徒受迫害】「媽媽,千萬別回家!」——一個孩子的心聲

精彩推薦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