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子女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教育子女老爸,我不再嫌棄你笨了

老爸,我不再嫌棄你笨了

俗話說:父子、母女之間存在代溝,很難相處,這是大家普遍認可的事實。有的人說現在的子女太狂妄,會點東西就看不上父母,有的人說現在的父母落後,跟不上年輕人的節奏,因而對父母產生嫌棄。基督徒上進就是因為教不會老爸玩手機,心生厭煩,家裡一場無硝煙的戰爭就此展開,這對惡化的父子關係最後能否得到緩解呢?

煩人老爸真的很討厭,怎麼辦

在我家裡有一個讓我很「頭大」的爸爸。說起我爸,那真是特別趕潮流,手機新出個什麼軟件啊,他都要下載讓我教他怎麼用。教就教吧!可我教了好多遍他也學不會,好不容易費了那麼多的口水把他教會了,沒過幾天他又拿著手機問我相同的問題。每天面對提出相同問題、反反覆覆教也教不會的老爸,我語氣裡透出不耐煩了,我爸還不高興了,我們兩人的關係也特別尷尬,就這樣家裡每天都在上演口舌之仗……

這天,爸爸說他過幾天要用支付寶搶紅包,讓我教他如何操作。不知道是不是我講得太快了,只看見爸爸半晌才擠出一句「下一步是什麼?」我告訴他了,他還是沒有聽懂,就這樣我一遍又一遍地教,還是沒教會。爸爸還總喜歡插嘴,打斷我的話,一到這個時候,我的火氣就來了,聲音忍不住大了起來:

「你聽我說可以嗎?」

「那你到底教不教?」

「那你學不學?」

他一看我態度不對,立馬眼睛就瞪起來了:「讓你教我學樣東西,我學慢了,你就不高興,還用這麼大嗓門對我發火,這哪是一個兒子在父親面前該有的樣子?」看爸爸態度如此強硬,我也忍不住責怪他:「我都教你這麼久了,為什麼你還學不會呢?那上面有字,你可以看看字啊,非要天天煩我嗎?」話音剛落,爸爸眼睛氣得發紅,把手機「啪」的一聲,往桌子上一摔,跑出去抽煙了。看到爸爸的樣子我也氣得不輕,心想:教你這麼久都不會,還衝我發脾氣,我剛用那會兒也沒有人教我啊,不都是我自己學會的嗎?我就納悶,難道一句話的意思你就理解不了嗎?每次教你都會忘記,總是要問我,真是煩透了……我越想越生氣,也不想理他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我和爸爸的關係還是這麼僵持著,我不高興地坐在沙發上,看著爸爸的背影,心裡也很煩躁。唉!咋就攤上個這樣的老爸呢?鬱悶之時,我想起媽媽經常對我說的話:「我們作為一名基督徒,為人處事要有理性,說話應該心平氣和,不要發脾氣。」是啊,我現在是一名基督徒了,為人行事應該以神的話為準則,為什麼總是衝老爸發脾氣呢?

原來不是老爸煩人,而是我太狂妄

我想起神的話說:「有的年輕人,歲數大的有什麼東西不會弄讓他幫忙,他還嫌棄,說人老了不中用了,這是什麼話?你別忘了,你也有老的一天,會這點事算本事嗎?嘴上說不算,但是臨到事的時候就能有這種性情的表現,這就是『年少輕狂』的表現。……這就是年輕人特有的一種性情,知道點小事就飄起來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就拿這個當資本了。」結合這些話對照自己剛剛的流露,就是年少輕狂的表現,覺得自己沒人教,手機還玩得挺溜,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不知不覺就以這些為資本狂起來了,當教爸爸好多遍他還不知道怎麼做時,心裡就嫌棄他實在太笨了,甚至覺得他很煩,還對他發脾氣。我這也沒有活出正常人性啊!神教導我們對人要有愛心、耐心和包容。可我只能在爸爸問我幾遍的時候能耐著性子,一旦問我的次數多了,或者教了很多遍他都不會時,我就會嫌棄爸爸,不能心平氣和地與他說話,語氣生硬,甚至對爸爸很大聲,態度也不好,一點也沒有耐心、愛心、包容了。如果此刻換作是自己不會,向別人尋求,別人以這樣的態度對待我,那我心裡一定也不好受。爸爸已經放下父親的架子來問我,可我還對爸爸發脾氣,耍態度,想到這兒,我心裡挺懊悔的,覺得自己傷害了爸爸。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把一個事說清楚,講明白,能讓人得造就,得益處,明白神的心意,從誤解、謬解裡出來,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說明白之後他也明白了,你的負擔也得到解決了,他也不誤解了,你也更透亮了,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這事需要擰著勁說嗎?很多時候不需要強行灌輸。」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原來跟人說話交談,得站平等地位,心平氣和地說話,把問題說清楚,讓對方能理解、明白,真正得到幫助,不應該站高位,帶著血氣說話,這才是正常人性該具備的。想到這兒,我下定決心:以後爸爸再來問我,我不能再流露年少輕狂的敗壞性情了,我要好好跟他說,學會用正常的語氣教他,把我明白的都跟他說清楚,讓他也能明白。

爸爸和兒子

放下自是,學會心與心地交流

有一天,爸爸興致勃勃地笑著說:「現在我好多朋友都在用微信聊天,我也想用,你願不願意教我?」我點點頭,就開始教。看爸爸生疏地操作著,我就在旁邊慢慢講。正準備講下一步呢,爸爸突然來了一句:「你別講了!讓我自己想。」來回教了他兩遍,但是他還是不會,於是我又教了他好幾遍,見他還不會時,我就又不耐煩了,語氣也不好了。爸爸看到我這態度,滿臉不高興地說:「你到底會不會教?」一聽這話,我就很窩火,心想:你還怪起我來了,教了這麼久,你學不會還賴我。這麼簡單,你怎麼就學不會呢?我生氣地說:「你還學不學?」他也生氣地說:「不學了!」只見爸爸又把手機往桌上一扔,站到門邊抽悶煙去了。看著爸爸的舉動,我也很不高興,心裡嘀咕:明明自己學不好還怪我。當我這樣想時,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敗壞性情又出來了,心裡不禁有點自責:不是說好了要變化的嗎?怎麼又開始對爸爸不耐煩了?

當我冷靜下來後,看到神的話說:「就是說人有敗壞性情造成了人有各種敗壞性情的流露、活出,讓人抵擋神、悖逆神,或者說人沒人性,活出的都是沒人性的、不合真理的。不管人狂妄、自是、不服真理,或者人詭詐,做事有存心,人有貪婪,有慾望,有野心,統統這些問題是怎麼造成的?是撒但的敗壞性情造成的,就是撒但的本性在人裡面作生命造成的……」神的話讓我明白了,原來我們人與人之間不能和睦相處,不能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就是因為我們身上有狂妄的撒但性情,誰也不服,自高自是,沒有一點正常人該具備的良心、理智,活出的都是撒但敗壞性情。在事實的顯明中,我不得不承認,狂妄的敗壞性情已經深深扎根在我心裡了,雖然讀了神的話我很想變化,但我遇事還是會身不由己地憑敗壞性情活著。當我教爸爸幾遍下來,爸爸還學不會時,我又不耐煩,沒有耐心教了;當爸爸學不會怪我沒教好時,我心裡特別不服,嫌棄他學東西太慢不想教他,而爸爸會用父親的身分地位壓著我,我們之間互不相讓,都是在憑著撒但的狂妄性情活著,難怪我們相處得很痛苦,原來這是根源問題啊。當我抬起頭來看見爸爸站在一旁抽煙的背影時,我的心裡很受責備:爸爸不信神,他不知道怎樣按神的話實行,而我是一名基督徒,讀了那麼多神的話,應該實行真理,讓人、讓神看見我的變化啊。每天的人事物臨到都有神的美意,爸爸不會用手機來問我,不正是神藉著實際的環境來變化我的狂妄性情嗎?明白了這些後,我心裡釋放了很多。

我又想到神的話說:「他需要什麼才能接受進去,才能變呢?需要一個過程,你得給他轉變的過程。……說一遍就讓人變,那你是聽了多少遍才變的呢?你也不是聽一遍就變了,而且你也不是聽一遍就明白接受進去的,所以你也得允許人家有一個轉變的過程。」揣摩著神的話,我找到了實行的路,我不應該要求爸爸學了幾遍就能馬上學會,得給他一個學習的過程。手機對於我來說很簡單,但對於爸爸來說就不一樣了,他畢竟歲數大了,文化也不高,用起來肯定有些難度,我應該憑著愛心包容他、理解他,慢慢教他才對。再說了,有些東西我也不是學一遍兩遍就完全會了,我又有什麼資格要求爸爸很快就學會呢?我這不是對人要求太高,太沒理智了嗎?

想到這裡,我輕輕地走到爸爸身邊,溫和地說:「爸,你坐過來,我慢慢教你。」這時,爸爸的語氣也緩和了:「我學不會。」「學不會就慢慢學嘛。」說完,我便耐著性子一點點地教,也體諒爸爸的難處,一遍不會,我就再慢慢給他演示。爸爸笑著點點頭,心平氣和地說:「就先教這麼多吧,教多了我也學不會。」聽著爸爸的話,我也笑了,覺得實行真理後,我和爸爸的距離拉近了好多,我的心裡充滿了平安、踏實。

我變了,爸爸也變了

之後,爸爸學會了用手機看電影,有時候當他重複老問同一個問題時,我的心裡還會覺得老爸笨,但這樣的心思意念一出來,我馬上就能意識到,我又在嫌棄爸爸,又在流露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了!以往我總是身不由己地流露、爆發出來,現在我不能再隨從撒但性情了,這是神為了變化我而擺上的筵席。神的心意是希望我們活出正常人性,憑著愛心、耐心對待身邊的人,達到與人和睦相處,這才有實際的見證。我應該在生活中實行神的話,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想到這,我心中的怨氣一點點消失了,心平氣和地跟爸爸解釋清楚,爸爸也滿意地點點頭。漸漸地,我心中流露嫌棄爸爸的意念越來越少,爸爸也誇我懂事成熟,我們父子倆相處得特別愉快。我深深體會到,我對爸爸的態度變了,他也變了!我心裡一陣感動,知道這都是神的奇妙作為,只有神能改變人。

在家庭這個環境中,雖然與爸爸之間發生的都是些小事,但神卻藉著這些小事把活出正常人性方面的真理一點點作在我裡面,我的狂妄性情因著實行真理而逐漸發生改變。無論是和家人還是和身邊的朋友相處,我都確確實實感受到,自己的人性有些成熟了。我真實體會到神的話就是我生活的指南,每次按照神的話去實行,我的心裡都是那麼的平安、喜樂。感謝神為我安排的「煩人」老爸,給我上了生動的一課。

作者:安徽省 上進

推薦閲讀

曾經,我與老爸水火不容

跟爸爸意見不合時,我是這樣溝通的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