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感悟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感悟人生黑暗中見到曙光

黑暗中見到曙光

在中共的宣傳和學校的教育下,我心中認為「人民警察是為人民服務的」「警察是打擊邪惡,是正義的化身」,所以,警察一直在我心中有著很高的地位。直到我親身經歷了一些事後,我才看到所謂的人民警察的真實面目,與中共所宣傳的簡直大相逕庭,格格不入,他們猶如土匪惡霸一樣明搶豪奪,其囂張氣勢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

畢業後不久,我就與男朋友在一起東拼西湊地集資3000元錢辦起了一個小型皮鞋加工廠。當時正值80年代中期,生意比較好做,不久我們結婚了,生意也做得紅紅火火,親戚、鄰居、朋友都向我們投來羨慕的眼光。不久,我們又在農行、信用社貸了款,我們的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紅火,因此,我與丈夫都買了不少黃金首飾,又辦了當時只有具備現金支票的公司或企業才能辦到的全國通用牡丹卡,這樣,我們無論到哪裡出差就更方便了。

1993年9月,我跟我的三個同事一起出差到河北某地,住進了一家旅館。當晚十點鐘左右,遭到該縣派出所三四名民警查房,我們出具了所有的有效證件,他們還是強行翻我們的包,他們翻到了我想做首飾用的一百多克左右的黃金和隨身攜帶的牡丹卡,卡裡有六萬元現金,他們又看到了我手上、脖子、耳朵上所戴的首飾。看到幾個警察貪婪的目光,我在心裡安慰自己:他們不會不注重自己警察的美好形象吧!光天化日之下,他們會做出卑鄙無恥的事來嗎?可還沒有等我緩過來,他們不由分說就把我們連拖帶拽抓回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們把我的全身又都搜了一遍,把我隨身帶的幾個戒指、耳環、項鏈和牡丹卡都洗劫一空。他們得知我是老闆,就狠狠地打了我兩個耳光,硬說我做的是違法的生意。到了夜裡十二點左右,一名警察說:「你把你的黃金留下來一半,你可以走了。」我沒有同意。到了凌晨三四點鐘的時候,又有一個警察對我說:「你把黃金全部留下來,你就可以走了,否則到天亮我們所長來了,就只有公事公辦了。」我想見他們所長,好討回一個公道,就沒有同意他們的要求。

天亮了,他們的所長來了,他不問青紅皂白,就讓手下的沒收了我的全部黃金、首飾和6萬元現金的牡丹卡,還要求我陪他們到辦卡的原地,把卡裡的六萬元現金取出來給他們,我沒有同意,就把我下到了這個縣的看守所。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把我打得暈頭轉向,我做夢也沒想到住個旅館就能招來禍患,更沒想到讓人崇敬的人民警察竟能明目張膽地霸佔別人的財物,無辜地將人下到監裡。在我被關押期間,他們偷偷地把卡裡的錢全部取了出來,霸佔我黃金首飾和現金共計七萬多元,沒有出具一張發票,甚至沒有任何理由,真像老百姓所說的:以前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他們的所作所為讓我感到困惑,學校裡的教育把警察說得那麼好,中共在報刊上、在電視裡也是天天宣傳「有困難找警察」,然而事實……

我出了看守所後,又聞訊丈夫在去西藏進貨回來的途中出車禍死亡,我找律師想打官司要求給予賠償,可是出車禍的車是中共某縣政府對外承包的車,律師說,跟縣政府打官司要賠償,即使打贏了也是打個白條,根本不給錢。聽律師這麼一說,我就放棄打官司了。想到丈夫的遺物有幾個戒指和項鏈還有丈夫拿去進貨的錢,都在縣公安局那裡,於是我決定去縣公安局把這些屬於我們的財物要回來。

第二天,我到了公安局,一個四十多歲當官模樣的警察接待了我,他聽我說明來意後,對我說:「你丈夫因為銀行有貸款,這些遺物和錢不能給你,要留著抵押貸款。」我不住地哀求他,跟他說好話,說我還得撫養兩個四五歲的孩子,老家銀行還說要拍賣我們現在住的房子……無論我怎麼哀求,他都無動於衷,還不耐煩地趕我走。我踉踉蹌蹌地回到賓館,躺在床上感覺天旋地轉,當時我真是絕望到了一個地步。在中共的統治下到處是黑暗,丈夫的死亡賠償金沒法索要,丈夫留下的遺物被警察強行佔有,這哪有王法,哪有老百姓訴冤的地方。到晚上大概8點左右,白天跟我說話的那個當官模樣的警察來到我住的旅館房間,對我說:「你丈夫的那些遺物和錢我可以全部交給你,就看你今天晚上對待我的態度了……」說著就想侮辱我。我急忙閃到一邊,指著他憤恨地說:「不要臉的東西,你趕快給我滾,我寧願什麼都不要,你也別想在我身上佔到任何的便宜!」他出門臨走的時候對我說:「哼!我勸你還是好好想想吧!……」真是「天下烏鴉一般黑」,「人民警察為人民」的這些中共騙人的說法在我的心裡徹底坍塌了。最後,我只索回了丈夫的一條項鏈和一個戒指,其餘什麼也沒有了。接下來我想:我怎麼才能平安地生活下去,怎麼才能把兩個孩子撫養長大成人。當我想到這些,真不知道路在何方,又該怎麼生活下去,心裡感到一片茫然。

神的拯救-曙光後來,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神的話給了我新生活的動力,讓我有了人生的盼望,我看到神的話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人在憂傷之時,我來安慰;人在軟弱的時候,我來扶持;人在失迷之時,我來引路;人在痛哭之時,我拭去其眼淚。」

看到這裡,我的淚水奪眶而出,我就像個受盡委屈的孩子,撲進了母親的懷抱,神的話語溫柔可親,讓我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溫暖,使我終於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在神的話裡,我認識到天上人間唯有神最愛人,使我這個受盡磨難,已失去活著希望的人,又一次燃起了對生命的渴望。活在神的家裡,我漸漸地忘了傷痛,和弟兄姊妹在一起,心靈釋放有享受,彼此幫助有愛心,最主要這裡是基督掌權、真理掌權,有光明,有公義,弟兄姊妹都在追求真理,憑神的話活著,越來越有真正人的樣式。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和過教會生活,心靈裡越來越感到釋放有享受,這麼長時間壓在我心頭的重擔卸下了,我整個人彷彿變了一個人,這都是因著神的愛臨到了我。

後來,我又藉著看神的話,明白了中共黑暗邪惡的真正原因,看清了中共政府引誘、麻痺、蒙蔽人的高超手段,首先藉著學校的教育與灌輸,讓人的思想從小就被它奴役和掌控,又藉著各種宣傳工具做宣傳,讓人們都按著中共的思想去追求、去生活,哪怕吃虧上當、走投無路也得忍著不能反抗,中國老百姓就是中共奴役下的犧牲品。看到神的話說:「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它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頭,魔鬼狂歡不止,在『陰曹地府』裡繼續吞吃著人的肉體,讓人的屍骨與其一同殉葬,妄圖將最後一部分剩下的殘缺不全的人盡都吞吃,但人總也不明白,從未將魔鬼當作仇敵一樣對待,而是盡心盡意事奉著它。」藉著事實與神話語的對照,我看到了中共的手段是多麼卑劣、殘忍與惡毒。在沒有讀全能神話語的時候,我總是對中共的黑暗實質與根源看不透,還一度地怨天尤人,覺得是自己命不好,心裡還常常地對中共抱有幻想,到死都不會明白自己從小所崇拜仰慕的中共警察、官員是徹頭徹尾的偽君子,是一夥披著羊皮的狼。現在我才看清了中國執政黨的實質就是惡魔、邪靈,這些惡魔自始至終都在殘害人,最善於用謊言迷惑人,把人折騰得牛頭馬面還要對它感恩戴德。這幫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為了錢什麼傷天害理、喪盡天良的卑鄙勾當都能做出來,他們在世上的使命好像就是專門欺壓、凌辱、剝削老實人似的,不然,他們怎會如此肆意地將老百姓的血汗錢霸為己有、中飽私囊?可憐的老百姓卻不能起來反抗,也不敢起來反抗,只能被這些惡魔任意蹂躪、壓榨、勒索。

是全能神的到來讓我這個在黑暗中艱難喘息的苦難人得見光明,有了生存的希望,使我看見了只有公義的全能神能撫平人間的不平,能將這污穢的舊世界洗刷淨盡,唯有全能神是人類走向光明路的唯一希望!因此,我盼望基督的國早日在地上堅立,公義早日掌權!

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陳麗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基督徒見證-我放下了對丈夫的怨恨(上) 我信主40年了,曾經因為丈夫背叛了我,自己一直不能饒恕他而活在犯罪認罪的情形中不得釋放,痛苦不堪,甚至因受罪的捆綁和轄制,我得了憂鬱症。想想若不是神的憐憫和拯救,我根本感受不到活着的快樂,也擺脫不了罪的綑綁。 原本...
導致「猝死」頻繁發生的幕後黑手究竟是誰呢?... 最近我在網上看到一則新聞:中國平均每天有1600餘人因疲勞死亡。看到這一驚人的數據,就有意識地搜索了一下相關內容,發現這不是新聞,而是昨日的黃花舊事。 2013年9月24日《今日早報》報導:25歲的lT行業...
父親臨終前的一句話,讓我開始思考人生的意義... 從我記事起,就看到父親特別的能幹,為了掙錢父親包地種棉花,還做粉條、做豆腐,只要是能掙錢,不管是什麼苦活累活,父親都是來者不拒,可謂是勞苦了半生。弟弟長大後就跟著父親一塊掙錢,但是掙的錢都被父親牢牢地把持著。平時父親也總...
基督徒蒙恩見證-腦溢血突發,是神給我第二次生命!... 意外臨到,絕望中呼求神   我和丈夫承包了十多畝毛竹山,因為春天是出筍的季節,每年的這個時候,我和丈夫每天都要去山上挖筍。2016年3月份的一天,我想去山上看看春筍生長的狀況,順便挖幾棵回來嘗嘗鮮。早上天剛濛濛亮,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