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心靈深處的記憶

心靈深處的記憶

引言: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詩篇23:1-3)

沐浴在主的愛裡

往事隨著歲月的流逝,都變得逐漸模糊了。但每當我聽到「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詩篇23:1-2)這熟悉的歌聲便會勾起我心靈深處的記憶……

聽奶奶說,我還是一個嬰孩時,父親是村幹部,在那個中國農民還靠掙工分分糧的年代,村裡每次分公糧時,父親對村裡人不管貧富都按公分分糧,從不缺斤少量。因此,村民們都豎大拇指誇父親是好人。那時,奶奶讓父親信主,父親卻總以「忙、沒時間,我還年輕、你好好信、我支持」之類的話搪塞奶奶。後來我得了場大病,父親帶著我跑遍了各大醫院尋醫問藥都無濟於事,村裡的老年人們說:「這孩子不行了……」母親抱著我直流淚。奶奶讓父母求主耶穌醫治我的病,父親懇切地說:「如果主耶穌真能救我孩子,我這個村幹部也不當了,甘願一生信主、為主傳道。」父親話音一落,我就「哇」地一聲哭了出來,沒幾天病就奇蹟般地好了。父親看到主耶穌的大能,定真了主耶穌是又真又活的!從此以後,父親開始看聖經,聚會,逢人就見證主的大能,到處傳揚主的名。

到了1983年,我家從原來只有三五個人的聚會點,發展到聚會時五間房都擠滿了人,後來就連院裡都站著人。聚會時,父親帶著大家唱歌,抑揚頓挫的歌聲給人信心,人人都激動地大聲說「阿們」,每當這時,門外的小朋友也擠滿了,我們興奮地追逐戲耍著。聚完會後,哥哥和姐姐還站在黑板前繼續學唱讚美主的靈歌,父親把我和弟弟抱在懷裡,一遍一遍地教我們學唱靈歌,直到母親來喊我們吃飯,父親抱著我和弟弟來到飯桌前,帶著我們一起向主禱告。那時候,我們一家人都沉浸在主的愛裡,享受著主賜給我們的豐富恩典和平安喜樂。可是好景不長,中共政府突如其來的逼迫、抓捕打破了我們幸福寧靜的生活。

幸福的生活被打破

1985年,隨著主耶穌的福音在我們這一代廣傳,來我家聚會的人越來越多,開始引起中共政府的注意。一天,家裡來了一個陌生人,找父親到鄉政府去問話,父親跟著他走後就一連幾天都沒回來。後來,我才知道,警察說父親非法組織人聚會,把父親抓去關進了看守所。家裡沒有了父親的歌聲,顯得那麼冷清、淒涼。半個月後,母親交了500元罰款,警察才把父親放回家。看到父親我們高興極了,我和弟弟依偎在父親的懷裡,聽他對母親說,他被抓的當天,警察說他是呼喊派的,把人都呼喊到他跟前了,不知有什麼陰謀詭計?父親從容地回答:「我沒想幹啥,主賜給了我們生命,為我們釘十字架,我為還報主的愛傳揚主的聖名天經地義!我沒有那麼大本事把人都呼喊到我家,鄉親們願意信主、跟隨主那是主的揀選,是主的大愛!」父親的回答令警察很不滿意,他們就把父親關到看守所了。經過這次抓捕,父親體嘗到了跟隨主走的就是經受逼迫患難的路,這正是主耶穌走的十字架道路。他說不能就這樣被嚇倒,應該體貼主的心意,讓更多的人都能得到主的救恩。

後來,由於中共的監視,弟兄姊妹不能來我家聚會了,父親便開始外出傳福音。沒多久,我們村方圓四十里的範圍,每個村都成立了幾處聚會點,主耶穌的福音在我們這裡傳開了,父親也成了小有名氣的傳道人。當地政府看父親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跟著父親一起信主的人越來越多,就給父親扣上了「反黨、反革命」的帽子,派人到處監視、抓捕父親,到處封鎖聚會點。許多弟兄姊妹都被抄家、罰款,有的還被抓去毒打、判刑。

那段驚恐的歲月

1986年的一天夜裡,父親在村東頭聚完會剛回到家,一個弟兄氣喘吁吁地趕來說:「鄉政府的人正在村東頭聚會點找你,警察要來抓你,已經在路上了,你趕緊出去躲一下……」說完就匆忙走了。聽了弟兄的話,父親拿上隨身的衣服急匆匆地離開了家。我們一家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一會兒,幾個警察就進來了,他們沒見到父親,就惡狠狠地逼問母親,母親把我們兄妹四個攬在懷裡,告訴他們父親沒回來。他們根本不相信母親的話,開始在我家到處亂翻,屋裡的箱箱櫃櫃都被他們挨個打開,衣服和被子被扔了一地。他們連家裡的煙筒、糧倉也不放過,一陣功夫就把我家翻了個遍,最後把聖經、詩歌本、錄音機和父親平時看聖經記的筆記都搜去了。看著像被強盜打劫過的家,年幼的我心想:以前聽說警察都是專抓壞人的,但我看他們怎麼才像是壞人呢?

雖然父親在主的保守下沒被警察抓住,但他再也不能自由出入了。為了避免白天回家被人舉報給政府,父親只能躲在樹林裡等到天黑才敢回家。一天半夜,我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被村裡的狗叫聲驚醒,父親趕緊起身拿起衣服悄悄地從後門走了。父親剛走幾個警察就闖進了家門,他們沒找到父親,氣得把我家的門踢得啪啪響,對著體弱多病的母親吼道:「人呢?明明有人看見人回來了,躲到哪裡去了,快把人交出來?」母親被嚇得不敢說話,我們在被窩裡也被嚇得縮成了一團。
記憶,主耶穌,傳福音,中共,流亡,迫害,中國基督徒

那一次,他們沒有抓到父親,我們知道是主又一次保守父親躲過了一劫。從那以後,中共為了能抓到我父親,經常半夜三更來我家突然襲擊,害得我們全家都害怕夜幕降臨,只要一聽到狗叫,就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聽著外面的動靜,我們都不敢動,也不敢說話,一家人整天過著惶恐不安的日子。那時,我們最擔心的事情就是父親被抓去毒打、坐牢。

但沒過多長時間,我們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警察在弟兄姊妹家抓到了父親。三個月後,母親交了罰款,父親帶著傷回到了家。他躺在炕上說警察威逼利誘他:「以後不許再信主,不准到處講道,再講道就要蹲大牢,只要不講道,以前的村幹部還可以繼續干,如果不想幹,可以去學校當老師,還能照顧家庭,這不比到處傳道好得多啊。你要同意就寫個保證書,以後再不信主,就可以回家了。」父親回答說:「你給我指的路在不信的人眼裡都是好的,但肉體的安逸享受是暫時的,我信主,主能拯救我讓我得到生命。當幹部、當老師不能得生命,最終都是滅亡。想讓我放棄信主,這辦不到!」聽了父親的話,他們氣急敗壞地把父親吊起來毒打。父親想到主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在這話的激勵下,父親寧可死也絕不背叛主,不否認主的名。

那次被釋放後,父親為了繼續信主、傳福音,便長期在外躲避中共的抓捕,徹底過上了有家難歸的日子。從此,我再也不能依偎在父親的懷中聽他教我唱歌了。

難熬的日子,有主相伴

我們家原本生活還算富裕,但自從父親躲出去開始了流亡生活後,警察為了抓父親經常來我家掃蕩,家裡值錢的東西基本都被他們掠走,我們家逐漸變得一貧如洗。沒有父親的日子裡,一家人的生活重擔都落在了母親身上。母親原本體弱多病,除了照顧我們兄妹四人的生活以外,還得供我們上學讀書。而我們的生活來源只能靠地裡種的莊稼。父親走後,母親每天在地裡忙碌著,不久,繁重的體力活累得她病倒了。家裡沒有錢買藥,母親病得最重時都不能下床了。鄰居說母親活不長了,當聽到這樣的話,我們兄妹四人抱在一起失聲痛哭。父親不能回家,如果再沒有了母親,我們該怎麼活呀!我氣憤地想:這都是警察害的,父親傳福音救人,又沒有幹壞事,他們為什麼這樣逼迫我們呢?過了一段時間,母親在沒有吃藥的情況下居然又慢慢能起床幹活了,母親說是主耶穌保守、醫治了她。
記憶,主耶穌,傳福音,中共,流亡,迫害,中國基督徒

父親在外逃亡的那幾年,由於警察經常開著警車到我家抓父親,以往一向被村裡人豎著大拇指誇的父親成了「不務正業」的浪蕩子、「大壞人」。我們兄妹也經常受到村裡人的歧視,就連我們的同學也跟著欺負我們。一次,在放學回家的路上,一群同學堵在我回家的路口,其中一個說:「警察經常抓她爸,說明她爸肯定是『壞蛋』,那她們家的人就都是『壞蛋』,她也是『壞蛋』,『壞蛋』就欠揍,揍她!」聽到他們的話,我在心裡喊著「我爸爸傳福音救人,才不是『壞蛋』呢!」當時,我含著眼淚跑到另一條小路,可他們又分散把我回家的小路都堵上,最後我無處可逃,被他們按在地上打了一頓。雖然在外面被人欺負,但回到家後,為了不讓母親擔心,我只能默默地忍受著,趁家裡人不注意的時候獨自躲到角落裡偷著哭。每當這時,我就會想起父親剛信主的那段幸福時光,村裡的小朋友常來我家,聽父親帶著我們唱讚美主的歌……那時的生活像在天堂般平安踏實。因為思念父親,不知多少次我在夢中哭醒,盼望父親能早日回家,一家人再也不分離該有多好。可惜,這樣的生活再也找不到了。

漸漸地,哥哥長大了。由於母親的身體一直不好,哥哥便輟學在家幫母親幹農活。可是可惡的警察又在哥哥身上打主意。曾經跟父親關係好的村幹部悄悄告訴媽媽,警察準備抓哥哥引誘父親回家,母親聽到這個消息只好打發剛滿16歲的哥哥出門打工。哥哥年齡小,在外打工常被人欺負,還掙不到錢,實在受不了又回家了。沒想到哥哥剛回來不久,警察就來逼問哥哥:「你在外面幹啥呢,是不是跟著你爸信耶穌了?」警察這麼一盤問,哥哥嚇得直搖頭,第二天就又離開家出去打工了。

哥哥走後,家裡窮得實在沒錢給我們交學費,我和姐姐只好輟學了。輟學後,因著我們年齡小,不會幹農活,家裡也沒錢買化肥,地裡一年的收成給村裡交完各種稅後就所剩無幾了,我們連基本的溫飽都維持不了。每當夜深人靜時,我們一家人忍受飢餓,難以入眠,母親這時就會就帶著我們唱:「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陰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23:1-4)奇妙的是,我們唱著唱著就不覺得餓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跟隨主走,終無悔

後來,為了生活,姐姐在家照顧母親,不滿15歲的我開始出遠門打工掙錢補貼家用。1994年4月,我接到家裡拍來的電報,電報中說爸爸又被警察抓到了,得到這個噩耗,我整個人都癱軟了,大腦一片空白,心想:這幾年警察一直在抓父親,他們這次抓住父親會怎麼折磨他呢?他能不能活著出來呢?我已經七八年沒見到父親了,這次得回家想辦法見上父親一面。回家以前,我給母親發了電報。母親回復說:「你別回家,回來也見不到你父親,而且現在警察要1萬塊錢才能釋放你父親。」我拿著電報欲哭無淚,在那個年月,對於我們這樣的家庭而言,1萬塊錢就是天文數字。但為了父親,我必須努力去籌錢,我找老闆續簽了三年合同,預支了4000元錢給母親郵回去。後來為了能籌到更多的錢,姐姐也嫁了人,正在上學的弟弟也被迫輟學了。就這樣好不容易湊夠錢交給了警察,但他們還是判了父親一年有期徒刑。

1995年,父親出獄,我們兄妹四人去接他。幾年沒見到父親了,看著他腳步蹣跚地從監獄裡出來,身體單薄瘦弱,面容憔悴,我心裡一陣陣酸痛。此時,我意識到父親老了,而我們都長大了,他抱著我和弟弟教我們唱歌的記憶只能永遠珍藏在我的心裡了。我強忍著淚挎著父親的胳膊問:「爸,在監獄裡是不是受了很多苦?」父親笑著說:「在那裡還能不受苦嗎?中共的監牢裡根本不把人當人待,尤其對待我們信主的人,牢頭整天想著法子整我們。冬天讓我們洗涼水澡;夏天的中午讓我們站在外面曬太陽;每天還要幹重體力活,幹不完就要挨打。我能活著出來,都是主的大能、主的看顧保守啊!主說過:『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馬太福音5:10-12)當我軟弱的時候,主的話激勵著我,否則,我活不到今天。」聽了父親的話,我們都被主的愛感動著。在我們彼此分離的日子裡,主一直與我們每一個人相伴。牢獄生活並沒有壓垮父親為主花費的意志,在主的激勵與感動下,回家後沒多久,父親又出去傳福音了。

多年以來,中共政府長期對父親的迫害,使我們一家人過著暗無天日的痛苦生活,若不是主的保守看顧,我們一家不知會走向何方。雖然這些痛苦的歲月已成為往事,我們兄弟姐妹也都長大成人。但是生活在中國這樣一個黑暗獨裁的國家裡,我們的信仰依然隨時面臨著中共的迫害。

父親的經歷只是千千萬中國基督徒經受中共迫害的小小縮影。神的工作在中國雖然一直遭到中共的逼迫,但福音的種子還是在中華大地上遍地開花。在使徒時代,主的門徒在遭到執政掌權者的追捕、迫害的情況下依然奮不顧身地為傳揚神的福音一往無前、從未停下,中國的弟兄姊妹也是如此。記得英國傳教士戴德生曾說過:「假使我有千磅英金,中國可以全數支取;假使我有千條性命,絕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不,不是中國,乃是基督!這樣的救主,我們為他所作的,會嫌太多嗎?」這話道出了很多中國基督徒的心聲。在血雨腥風的迫害中,在性命隨時堪憂的環境裡,我們從未停下跟隨主走十字架之路的腳步,不是因為我們的無私與高尚,完全是因著主的恩典與大愛在感動著我們前行。也許未來還會充滿艱辛,但只要有神的引領,我們就不會停下。跟隨主走坎坷的路,我們終生無悔。(全篇完)

來源:中文聖經網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虔誠事奉耶和華的法利賽人為什麼抵擋主耶穌 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16歲開始服事主,在教會裡帶唱,25歲從神學院畢業後,就正式踏上了事奉主的道路。我覺得能夠一生事奉主是件最光榮、最有意義的事,也很羨慕那些曾經奉差遣的人,尤其是看到保羅說: 「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
我們向主認罪悔改就是已經經歷主的審判了,你們所說的末世審判工作與主耶穌的工作到底有什麼區別呢?... 問題(6)你們說主來了作末世審判潔淨的工作,但是,主耶穌說:「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16:8)那主耶穌說的話、作的工作已經達到讓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了,我們向主認罪悔改就...
傳道返程路遇泥石流,危險患難,神顯全能! 2006年7月我到陝西去給親戚傳福音,誰知去了不久就連續幾天下大雨,聽說有的地方已經造成了山體滑坡,當時親戚留我再住幾天,而我堅持要回去,沒想到一路坎坷,多虧神愛伴隨,才使我平安回家。 那天早上8點左右我坐上了回家...
你是得著啟示而跟隨主的嗎? 陳姊妹你好: 我是小伊,自從我們在一起談論末世神已道成肉身來作工,到現在已有幾年沒見面了,不知你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我們在一起交通時,你一直持守自己的觀點,認為主來時應該先啟示那些牧師長老,因為他們信神時間長,聖經知識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