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萬象

當前位置:主頁聚焦社會萬象暴政下,出路在何方?

暴政下,出路在何方?

我之前在當地一個經濟效益比較好的縣級企業上班,正當我們高高興興上班時,廠裡突然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當地縣委縣政府撤換了務實肯干比較正直的老廠長,換上了兩個會溜鬚拍馬的書記、廠長。因著政府一直對我們廠子垂涎三尺,新來的書記與廠長還沒干幾個月,他們就把我們廠子周邊以前發展的三個小廠及上百畝之多的土地全部賣掉,政府好從中漁利。沒多久,縣委縣政府想吞掉我們廠子開始拍賣這個廠子,當時市裡面有一家單位想以一個億買斷我們廠子,而且全部工人可以繼續在廠裡上班,但縣政府不同意,因這是正規渠道拍賣,他們得不到好處。後來又停了一段時間,縣委縣政府又開始拍賣,市裡面那家單位又來爭取想買走我們廠子,並根據當時市場狀況給八千萬元,保證全部工人可以繼續在廠裡上班,這本是兩全其美的事,可是縣政府得不到利益還是沒有把這個廠子賣給那家單位。不久縣政府以拍賣價八千萬元為標準與各方買家暗地交易,最後竟以四千萬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私營企業老闆,縣政府握著剩下四千萬元的談判空間引誘私營老闆上鉤,好套取巨額好處費,也不知這家私營老闆暗地裡給了縣政府幾千萬好處費,最後才達成這場幕後交易,最終的成交條件是要求多數工人下崗,一千三百多人的縣級企業,剩下大約只有二百多人留廠,一千多工人沒有了工作,失去了生活出路。一家好端端的企業被縣政府就這樣給生吞活剝了。

工人們眼看就要失業沒有了生活出路,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聚集在廠內抗議,但都無濟於事。工人們天天找廠領導想讓他們出面為工人們說句公道話,他們卻說:「這是政府把廠子拍賣了,我們已經管不了了。」去找縣領導,他們也不見工人的面。幾天過去了,工人們都愁眉苦臉、淚流滿面,被政府壓制得走投無路,工人們召集在一起浩浩蕩蕩地出了工廠上街抗議,前面的工人隨即上了鐵路去臥軌,以死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這時縣委書記、縣長才親自出面對工人說:「工人們,有啥事咱去廠裡說,縣委縣政府會給我們個說法的……」他們把工人都騙回了廠裡。當天政府派人把廠裡每個工人的手機都沒收了,廠門口還派人站崗不讓出門,當時誰也不知道他們的用意是什麼。次日凌晨四點半,公安部門和其他局委人員聯合行動,進廠後把主要帶頭的工人大部分都抓走了。早上7點鐘以後從公路到廠區,包括廠區家屬院都被部隊、公安幹警、武警部隊包圍得水洩不通,從廠裡到鐵路邊就有上百輛警車,馬路兩邊每隔兩米就有一名士兵、公安、武警在站崗,並且他們手裡還都拿著電棒、槍等,這陣勢使人感到極其恐怖。並且他們還在不斷地瘋狂抓捕工人,不到八點整個縣城都讓部隊包圍了,火車站、汽車站、各路口都有人把守,不讓人外出恐怕有人去上告他們或把他們的惡行透露給媒體。當時我也被政府抓捕並軟禁了三天,不讓我回家也不讓我拿手機,怕我給外地一個在主要部門工作的親戚打電話,給他們帶來麻煩。最後因政府使用武力和卑鄙手段鎮壓工人,誰維權就整誰、就治誰、就鎮壓誰,導致工人家屬都哭叫連天,工人都懼怕沒有反抗之力,此事就不了了之。

我們夫妻倆都因此下崗了,沒有了生活來源,當時我完全活在了痛苦無奈中,因家裡有老人還常年有病,再加上小孩上學,我都不敢想像以後的生活該怎樣過?沒辦法我就到處去找工作,但因年齡問題不好找工作。因找不到工作,我心裡難受痛苦,常常以淚洗面,從心裡更加痛恨中共政府把老百姓推到水深火熱的絕路上,而不管人的死活。後來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我看到全能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通過神話語的揭示再結合事實,讓我看到在中共掌權根本沒有公平公正和公道!更沒有老百姓說理的地方!工人們為了給自己討個說法,卻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殘酷鎮壓,工人被抓坐牢,為了防止有人走漏消息,不惜調動部隊、公安幹警、武警部隊把這個縣城包圍,中共的統治是多麼的黑暗邪惡、陰森恐怖,人猶如活在十八層地獄裡,伸手不見五指,哪還有老百姓的活路。更讓人從中看到中共政府貪官們為了自己的利益,為了達到他們能永遠作威作福的目的,利用卑鄙、毒辣的手段設圈套來坑害人、苦害人,使工人沒有了生活的出路,工人們下崗的下崗,被抓的被抓,坐牢的坐牢,中共的統治真是暗無天日!

暴政 中國政府 信訪局
圖片來源網絡

時隔幾年,工人們生活得很艱苦,找工作很困難,特別是四、五十歲以上的工人,更是不好找工作,工人上有老下有小,還得不到中共政府任何生活補助,都缺衣少食,房屋漏水沒有錢修,有病沒有錢治療,孩子上學沒有錢供,甚至有的水電費都交不起,工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叫苦連天。工人們只好團結起來想依靠法律來維護自己的權益,每人拿出二百元作為路費和其他費用,派代表去北京上訪。本以為中央政府是說理的地方,能給老百姓撐腰,能還老百姓一個公道。可從中央到地方都是官官相護,中央政府相關部門通知我們當地政府去北京把告狀的工人帶了回來,名譽上是讓當地政府解決,其實就是讓當地政府整治這些告狀的工人。當地政府把人帶回來後,就把工人關進了拘留所。工人們真是有冤無處伸、有理無處說。時隔一段時間,為了反抗當地政府的壓制,工人們又一次祕密找渠道告狀。這次在北京找到一個記者,說他願意為工人伸張正義、主持公道。工人代表回來一傳達,工人們覺得有了盼望,在這個黑暗、邪惡的世道裡還有一個正直的人能為老百姓申冤,還說要來當地了解情況需要工人們配合,並要求每個工人都簽上名好打官司。工人們聽了這些都非常興奮,覺得有了希望,我們聽了這個好消息心裡也很激動,心想這次可有出頭之日了,也能為自己的利益討個公道了。當時我們全家已經信神了,知道凡事都得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當我們默默禱告尋求時,在聖靈的開啟下,心裡面有一個清晰的意念:不管什麼背景,不能參加任何政治活動。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就是信他的人不能參與政治活動,於是我決定不簽字,可工友們一直勸我們簽字,正當我們左右為難時,我外甥從裡屋跑了出來,說:「姨!咱們可不能簽字,我看到公安局抓人太可怕了!」我們知道這是從神來的提醒,這時我們更堅定了信念沒有簽字。時隔幾天,公安局就開始對我們廠的工人進行調查,公安局的人來到我家,問我們是否簽字了,我們說沒有簽字,此後政府就沒再找我們。而兩天後,公安局把簽名的工人都抓起來了。

看到中共這樣肆無忌憚地為非作歹、無法無天,我想起神的話說:「撒但欺世盜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著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痺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與它一同對抗神的權柄、對抗神的主宰。而當人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識破它的醜惡嘴臉,不想被它繼續糟蹋,不想被它繼續愚弄,不想繼續為它賣命,不想與它一同被懲罰、被毀滅的時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薩嘴臉,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惡、狠毒、醜陋的凶殘本相,恨不得將所有不順從它、反抗它邪惡勢力的人都消滅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人的交通說:「大紅龍竭力迫害宗教信仰、草菅人命、屠殺民眾、搜刮民脂民膏、破壞生態資源、剝奪人類自由民主人權、鎮壓人民,黑雲壓城,惡魔橫行,給人類造成巨大災難,到處是血雨腥風、民不聊生、家破人亡,怨聲載道、哭聲遍野、生靈塗炭,人無法生存,大紅龍把人民推向了死亡的絕地,大紅龍敗壞人類、吞吃人類、屠殺人類,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刻,大紅龍的罪惡真是罄竹難書。從大紅龍給人類帶來的災難完全可以看清大紅龍就是敗壞人類、吞吃人類的惡魔。」(摘自《基督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信神達到蒙神拯救必須進入的真理》通過神話語的揭示和人的交通,讓我看清了撒但的本性實質,是多麼的陰險、邪惡、狡詐、惡毒。而中共鎮壓殘害黎民百姓,剝奪人民的合法權益,手段毒辣殘忍、陰險狡詐、凶殘至極,可見中共本性實質與撒但一模一樣,就是撒但化身,就是惡魔投胎,中共掌權就是撒但掌權,它外表打著一切為老百姓服務的虛假口號,背後卻為了壓制老百姓,採取了陰險毒辣的手段,制定了很多惡毒的措施政策,致使老百姓被壓制、迫害得民不聊生、哀鴻遍野。如果一人告狀,就說你是個精神病,把你送到精神病醫院,把一個好端端的人折磨成人不人鬼不鬼;三人以上去告狀就說你是聚眾鬧事,把人打入監牢沒有人身自由。當我們目睹簽字的工人們被中共警察一個個推上警車拉走時,工友的眼神裡流露出的是那麼無助、無奈和淒涼,我心裡對中共產生無比痛恨。此時我也真實地感受到了,如果沒有神的看顧保守,我們也和其他工人一樣會遭到中共的抓捕,從中看到一切都在神手的擺佈之中,更看到神的奇妙作為、神的愛與拯救。

後來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全能者的眼目巡視一個個受害至深的人類,聽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號,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無恥之態,感覺到的是人類失去救恩的無助與惶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只有造物主!只有造物主疼惜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愛憐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與這個人類有難以割捨的真情真意,也只有造物主能施憐憫於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愛惜所有的受造之物。他的心被人類的一舉一動所牽引:他為人類的邪惡敗壞而怒而憂而傷;他為人類的悔改與信服而喜而樂而回轉而慶賀;他的每一個心思、每一個意念都為人類而有而轉動;他的所是所有都為人類而發表;他的喜怒哀樂都與人類的生存息息相關……他無條件地、無償地施下他的憐憫與寬容,為的只是人類能繼續存活在他的眼目之下,存活在他生命的供應之下,為的只是有朝一日人類能歸服在他的面前,認得出他就是滋養人類生存、供應萬物生命的那一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神的話使我認識到,只有造物的主——全能神疼愛、眷顧、愛惜著這個人類,他為了人類付出了一切,是神在供應滋養著人類,神希望人能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這樣,人才能擺脫撒但的愚弄和苦害,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中。

陳更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小官吏發財記 我的堂弟在鄉鎮派出所上班,他上班短短幾年的時間,就開上了價值十幾萬元的轎車,又在市裡買了兩套房子,還給她妻子在銀行買了個工作。我怎麼也想不通一個在鄉鎮派出所上班的人,怎麼能在短短幾年內就如此暴富呢?一天我們在一起喝酒,邊...
正義的呼聲——人民的名義! 4月26日,據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發布的最新年度報告顯示,2016年中共政府對基督教地下教會和新疆穆斯林等宗教團體的迫害在持續惡化。中國再次被列為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別關注國」。 另據美國之音等多家網絡媒體...
運送神話書籍的驚險歷程(上) 我叫鍾誠,今年49歲,出生在一個普通農村家庭。記得上小學的時候,就看到書本上寫著:中國是一個文明的國家,是人民當家做主的國家,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偉大的黨,它全心全意為人民等。當時我覺得自己生在中國這樣一個偉大、文明的國家中...
《窗外寒梅》基督徒的得勝見證 預告片 中國共產黨自從1949年在中國大陸執政以來,就一直迫害宗教信仰,瘋狂抓捕、屠殺基督徒,驅逐、殘害在華傳教士,沒收、燒毀無數聖經,查封、拆毀教堂,妄圖取締所有家庭教會。近幾年,中共政府又全面實施基督教中國化政策,上千座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