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新人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各國新人見證別擋住我的去路

別擋住我的去路

2000年4月,我到外地幹活,那裡沒有教堂,我每天念早、晚經來敬拜天主。三個月後的一天中午,我正在唸經文,70歲的教友陳大叔來了,看到我床頭貼著聖母像,就笑著問:「最近怎麼樣?有沒有參加聚會?」我說:「我已經三個月沒聚會了,靈裡都快枯乾了!」陳大叔說:「我那裡有好的講道,你有時間到我那去聽聽。」我心想:大叔這麼大年紀了,親自來叫我,於是我爽快地答應了。第三天,我坐車來到陳大叔家,大叔打開錄音機讓我聽,他說:「這裡面就是講道。天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又作了新工作……」我聽到他說這些話站起來問道:「大叔,父知道嗎?」他說:「不清楚,我已經很長時間沒見他了。」我有些生氣地說:「大叔,天主耶穌回來這麼大的事,神父都沒有說過,你是怎麼知道的?這錄音是誰給你的?」他耐心地說:「你先別急,坐下來,聽我好好給你說說……」沒等他說完,我理直氣壯地說:「神父多次說過不能聽外邊的道,你為啥不聽呀!你信主幾十年了,受了不少苦,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怎麼一點立場也沒有呀?大叔,你趕緊回頭,要不然你就是離道反教,信天主幾十年就前功盡棄了。我平時很尊重你,你說什麼我都聽,但今天我不能聽你的,我得去找神父!」說完,我離開他家了。大叔在後面邊跑邊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小王,你太急性子了,你等我把話說完……」我越走越快,把他撇在了後邊,急匆匆地坐車走了。回到住處,我又氣又急,心想:我到哪兒去找神父呢?要不回老家找王神父吧!那一夜,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滿腦子裡想的都是陳大叔:大叔信神幾十年了,對天主忠心,我得盡最大努力來幫助他呀!要不明天我抽空再到他家好好勸勸他……

 

沒想到第二天上午十點多,陳大叔騎著自行車走了50多里的路,上氣不接下氣地來到我家,耐心地對我說:「你這孩子太性急了,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大叔還能害你嗎?看到你的反應,我想起自己當初的表現:弟兄姊妹為了把福音傳給我,給我交通了兩個多月,我一直持守自己,就是不聽,後來,是我小兒子跪在我面前唸神的話,我才聽進去的。這確實是真道,但我剛接受還談不明白,這本書是重返肉身的天主的最新說話,你有時間多看看就明白了。」看著大叔不辭勞苦來找我,苦口婆心的樣子,我難為情地說:「大叔,這關係到信神結局的大事,我還是先見見神父再說吧。」大叔急著說:「小王,我以前都是聽神父的。可後來明白我們信的是神,不是神父,應該聽神的話。我勸你還是好好看看這書你就知道神的心意了。等我小兒子這一陣子忙完了事,我讓他給你交通一下。」看到大叔誠心誠意的樣子,我勉強留下這本書。大叔走了,我看著這本《羔羊展開的書卷》,又想起神父說過的話:「若有人給你們書千萬別看,一看就會被吸引住的。所以你們要把書拿來給我處理。」想到這裡我把那本書放起來就沒看過。

第三天,天上下著瓢潑大雨,陳大叔又冒雨來找我,看他一副落湯雞的模樣,我既心疼又生氣地說:「大叔,你這麼大年紀了,萬一騎車在路上摔著怎麼辦呀?什麼事這麼著急呀!」他從懷裡拿出一個塑料袋,說:「我來再給你送本書。」我點點頭應付一下,趕緊帶大叔到食堂吃點熱飯,擔心大叔會凍感冒了。吃飯時,他說:「這本書對你考察真道,認出這是神的聲音很重要,是你急需的。你一定要多看看。改天我和兒子一塊兒來看你。」飯後,雨停了,大叔走了。我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心想:這本書上到底寫了什麼,是什麼神奇的力量讓大叔這麼有勁呀?難道天主耶穌真的回來了?可是這不是小事,還是等見過神父後,再決定看不看這本書吧!

幾天後,我來到代父代母家,代父不在家,我急切問代母:「你見過劉神父嗎?」她說:「沒有,現在教會的人都在找他。」我把陳大叔找我的事和代母說了,原以為她會對陳大叔的行為感到憤怒,沒想到她高興地說:「太好了!陳大叔開始傳福音了。」代母見我吃驚的樣子,她拿出一本書笑著說:「好久沒見你了,你對教會現在的情況不了解,我已經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了,咱們很多教友也都接受了。」我納悶地問:「啊!那神父知道嗎?」她說:「實話告訴你吧!劉神父去年三月份就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了,和我們聚了三個月的會。可他覺得和我們同吃同住沒有了地位,心裡接受不了就銷聲匿跡了。後來聽孫弟兄說,他盜用全能神的話來給信徒交通講道樹立自己,迷惑了不少人。現在他見到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就躲。」聽了代母的一番話,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神父怎麼會這樣?代母繼續說:「劉神父把教會的十多萬元奉獻款都寄給他在外省老家的父母了。現在他又不進教堂,吃住都在教友家,做一場彌撒,就有二、三百元的收入。」我心裡更是發矇了:想不到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崇拜的神父竟然是這樣的人,我怎麼這麼瞎眼呀!從代母家出來,我的心像打碎了五味瓶一樣,難受極了……

晚上,我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心想:我一直認為神父是天主忠心的僕人,認為他們撇棄花費都是為了天主耶穌,想不到他們所做的都是為了自己的地位和飯碗。這麼多年來,我竟然一直崇拜、追隨這樣的人,我怎麼這麼糊塗呀!那一晚,我徹夜未眠……

一天晚上,陳大叔帶著他小兒子來找我。我心想:這次我得好好聽聽,藉著這個機會和他們探討一下劉神父的事。他小兒子問我:「大哥,聽我爸說,你一個勁兒地找神父,難道我們信神考察真道還要經過神父的同意嗎?」我解釋說:「我認為神父具備很多聖經知識和神學理論,肯定比我們有分辨;另外神父勞苦花費最多,為了事奉主,捨棄自己的青春,放棄了自己的父母,我認為神來了應該先啟示他,然後再告訴那些跟隨的人。」他小兒子耐心地說:「我以前和你的觀點一樣:以為天主耶穌來了一定先從教宗、教皇再到咱們的神父,這樣一級級地向下啟示。其實,這是我們的觀念想像,並不符合實情。因為主耶穌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聖經上也沒有記載過這樣的話。」我聽了他的話大吃一驚:是呀!聖經上的確沒有提過這事呀!難道我的想法不對嗎?他繼續交通:「在很多人的觀念中認為:神父信神時間長,懂得聖經知識多,作工受苦也多,神來了就應該先讓他們知道,然後再告訴那些跟隨的人。我們回顧天主耶穌來作工時,那些在聖殿裡熟讀聖經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他們因著持守聖經不但沒有得著啟示跟隨天主耶穌,反而還抓天主耶穌的把柄,成了抵擋神的人。相反那些沒有地位的種地、打漁的門徒和不懂聖經的稅吏、撒瑪利亞婦人卻先接受了天主耶穌的道。當然這些人也不是得著天主的啟示而接受的,都是藉著與天主接觸時認識默西亞而跟隨的。所以人認為天主來先啟示帶領,再讓帶領傳達信徒,這個觀點是錯誤的。因為神作工不是看人的地位高低、信神時間長短,或對聖經的精通程度,而是看人是否有一顆渴慕、尋求真理的心,只有這樣的人才能迎接到天主耶穌的再來。我們來看幾節聖經經文:『就在那時候耶穌發言:「因為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給小孩子。是的,父啊!你原來喜歡這樣的。」』(瑪竇福音11:25、26)『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瑪竇福音23:12)『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瑪竇福音5:3)『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瑪竇福音5:6)從這幾段經文中我們看到神喜歡什麼樣的人,厭憎什麼樣的人。神喜歡的是謙卑、虛心、能渴慕尋求真理的人,厭憎狂妄自是、頑固持守自己的人。」我也點點頭稱「是」!

之後,大叔的小兒子拿出一本書,說:「我們看神的話是怎麼說的,全能神說:『還有更多的人認為,神無論作哪一步新的工作都得有預言根據,而且在作每一步新工作的同時都得啟示所有的「真心跟隨他的人」,否則就不是神的作工。本來人就不容易認識神,再加上人謬妄的心與人自高自大的悖逆的本性,這樣人就更不容易接受神新的作工了。人對神新的作工不細心考察,也不虛心領受,而是採取藐視的態度,等著神的啟示,等著神的引導,這些不都是人悖逆、抵擋神的表現嗎?這些人怎麼能獲得神的稱許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看到神作工有他自己的方式,他不受任何人的轄制,神開啟人、引導人,不是根據人資格老幼、也不根據人是否精通聖經、更不根據人受苦多少,而是看人能否渴慕尋求真理。神說:『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神到底如何帶領人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當順服,不應有這樣那樣的看法,因為人只是塵土。我們既然有尋求神的意思,就不應把自己的觀念擺在神的作工中讓神參考,更不應用自己的敗壞性情來有意識地極力抵擋神的作工,這不就是敵基督了嗎?這樣的人還談什麼信神呢?我們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滿足神、想看見神,就應當尋求真理之道,尋求與神相合之道,不應硬著頸項與神對立,這樣做有什麼好果子吃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從神的話裡看到我們要尋找神的腳蹤,迎接神的顯現,就得注重聽神的聲音、看神的話,不應該把神的顯現限制在自己的觀念、想像當中。神作工有自己的計劃和方式,不可能按照人的觀念來作工。我們應該明白:人只是塵土,人的想像和觀念不是真理,人本身也沒有真理,只有神才是真理、道路、生命。人要想得著真理,就必須放下自己的觀念,渴慕尋求真理,這樣才能得著神的開啟,才能得著真理。就如我們接受天主耶穌時,誰是先得著天主的啟示才信的,多數人都是藉著聽道接受的。所以說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而來的。」聽後我感覺交通的很不一般,讓我無可辯駁。尤其聽到弟兄讀的那本書裡的話帶著權柄、能力,我感覺那些話人是說不出來。我感慨地說:「太好了!我聽了很有享受!」陳大叔興奮地說:「這可是全能神的親自發聲!人哪能說出這麼有權柄的話呢!」接著小弟兄說:「是的,只有神的話才有威力,能征服人的心,能解開人心中的謎團。我們信的是神,不是神父,所以我們應該多聽聽神的聲音,遇事多尋求神的心意,這樣做才合神心意。若我們事事都問神父,那神父成什麼了?是不是就把神架空了?那咱們到底是信神呢還是信神父呢?」我默默地點了點頭。

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禱告

大叔又問:「劉神父的事你聽說沒有?」我嘆了口氣,點點頭。陳弟兄說:「我也沒想到他是這樣的人!人只看人的外表,神看人的實質。神是察看人心肺腑的,他是什麼人,他花費撇棄的目的是什麼,神最知道了。今天神藉著這種方式顯明他,也讓我們看清他的真實面目,他就是當代典型的法利賽人,是抵擋神的!想想當初律法時代的法利賽人經常在聖殿裡傳講聖經、為人禱告,幫助、施捨貧乏人,教導人遵守耶和華神的律法。他們外表活出很敬虔,絲毫看不出一點抵擋神的地方,但是當天主耶穌來了,他們假冒為善的本性就徹底暴露了。他們雖然承認天主耶穌說的是真理,但是根本不尋求考察真理,當他們聽到天主耶穌說:『你不信我在父內,父在我內嗎?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我自己講的;而是住在我內的父,作他自己的事業。』(若望福音14:10)就認為天主耶穌見證他是神自己,還論斷天主耶穌是在說僭妄的話,法利賽人狂妄自大的本性在神的話面前徹底被顯明了,他們根本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更無法順服在天主耶穌的權下。於是,他們就開始編造各種謠言,瘋狂抵擋、定罪天主耶穌,結果犯了彌天大罪——將無辜的主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從這裡看到人對神是不是忠心?不是看人外表如何,而是看人內心是否認識神,看人對神的態度如何?對真理的態度如何?法利賽人經常給人講解聖經,教導人守住律法,目的讓人搞宗教的規條和儀式,守住祖宗的遺傳。但是自己卻從來不去遵守神的律法。法利賽人外表的敬虔、花費撇棄都是迷惑人,目的就是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讓人崇拜、跟隨他們,以達到維護他們的地位、飯碗的野心。他們的卑鄙存心早已被天主耶穌揭示了出來:『他們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為叫人看;為此,他們把經匣放寬,衣惠加長……』(瑪竇福音23:5)他們假冒為善的實質,在主耶穌面前暴露無遺,他們的實質就是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敵基督。我們再看看今天天主教中的神父、宗教界的牧師長老,他們的做法和法利賽人實質是一樣的。他們只注重講高深的聖經知識、神學理論來高舉、見證自己,卻從來不摸神的心意,自己不去實行、經歷神的話,更不教導人去遵守神的話。他們外表包容、忍耐、有愛心,也經常四處勞苦作工傳揚主耶穌的名,從外表看好像是扶持、幫助人,其實他們的心中都有自己的小算盤,他們是想用這種方式籠絡人心,讓人崇拜、仰望他們,以此來保住他們的地位和飯碗。我們來看段神的話:『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啥也說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說:「我們信神得問問他。」你看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啥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腳石了?這類人就屬於保羅一類的。』(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全能神的話揭示了宗教界神父、長老的真實面目,他們利用恩賜作工,通過傳講聖經知識,講字句道理,來迷惑人、欺騙人,把人都帶到自己面前。人名義上信神其實是信他們,人要考察真道,還得問問他們。他們在信徒心目中的地位太高了,已經遠遠超過了神,他們這樣的事奉哪裡是神忠實的僕人,簡直是在作惡!只有把人帶到神面前,讓人都能順服神、敬拜神,這樣的人才能稱為神的僕人。再看看今天劉神父對神的態度,對真理的態度,他就是被神顯明的假牧人,是屬於敵基督一類的人。他明明承認是神的發聲說話,也已經接受神的作工了,但是因著怕教會的人都信了全能神,就沒有人聽他的了,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和飯碗,竟敢公然與神對抗,無恥地盜用神話來講道到處迷惑人,樹立自己、維護自己,這完全暴露了他就是仇恨真理的敵基督。」

我仔細地聽著陳弟兄的交通,往日與神父有關的一幕幕在腦海中縈繞:記得領洗那天,神父身穿潔白的聖衣,頭戴祭司華冠,脖子上繫著領帶,腰上帶著金光閃閃的金色腰帶,口裡說著主耶穌的話,那個場合太威嚴了,那一幕我終生難忘;後來看到他外表活出敬虔、經常為弟兄姊妹禱告,也經常幫助有困難的人,神父的一言一行在我腦海裡再也忘不掉……從此,我一直把神父當成心中的偶像,無論大事小事都問神父,把他當成我信天主耶穌的依靠。我認為聽神父就是聽神的,只要聽神父的話,就能得永生天堂……聽了今天兩位弟兄的交通,我不由自主地低下頭,心想:這些年我根本不是在信神而是信神父,我怎麼這麼瞎眼!這麼多年竟然一直崇拜跟隨敵基督一類的人……

正在我懊悔自責的時候,只聽陳弟兄又接著交通說:「如果我們信神一直仰望人、崇拜人,不尋求、不考察神的新作工,就會成為抵擋神的人。末世天主耶穌重返肉身說話作工在我們中間,我們就應該從人的權下走出來,接受神的末世作工。」聽著陳弟兄的交通,我一下子恍然大悟:神的末世救恩多次臨到我,我不懂珍惜,更不知道依靠神、仰望神,反而去徵求神父的意見,我實在太愚昧了。感謝神多次的拯救!今天,我終於看清神父的真實面目,從心裡恨惡、厭憎他們,我不會再受他們的捆綁了,我決定要考察真道,用心去聆聽神的聲音。想到這兒,我激動地流著淚說:「真是感謝神拯救我!通過你們的交通,我認識到自己的貧窮可憐,沒有真理,這麼多年來一直把神父當成神來看待,今天是神的話打開了我的心結,現在我願意考察真道。」陳大叔和他兒子高興地說:「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神!」(全篇完)

向辛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當心!別把主拒之門外! 春天的一個上午,陽光明媚,程欣正在家裡做縫紉機活。突然聽見院內有狗叫聲,程欣忙停下手中的活抬頭往大門口一看,糟了!是兩個傳東方閃電的(以往一起聚會的姊妹)又來了,程欣連忙把縫紉機罩蒙上,轉身告訴正在炕上玩兒的兩個女兒說:...
聖經故事-耶穌被捕 耶穌被捕 耶穌說了這話、就同門徒出去、過了汲淪溪、在那裡有一個園子、他和門徒進去了。賣耶穌的猶大也知道那地方.因為耶穌和門徒屢次上那裡去聚集。猶大領了一隊兵、和祭司長並法利賽人的差役、拿著燈籠、火把、兵器、就來到園裡。...
生命的選擇 我看到這樣一則小故事:一群年輕人去找一位著名的哲學家,向他請教人生的真諦是什麼。老人知道他們的來意後,讓他們去一片蘋果園裡摘蘋果,把他們自己認為最大的蘋果摘下來。過了一會,年輕人都從蘋果園裡出來了,但他們並不滿意自己所摘...
我找到了蒙拯救的路(下) 什麼是蒙拯救? 姊妹繼續說:「我們再來看另一節經文:『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來12:14)我們的敗壞沒有得著潔淨,還活在撒但權勢下,受罪的捆綁、轄制,這就是沒有真實蒙神拯救的人,沒有資格見主面。另外,聖經裡早就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