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擋住我的去路

2000年4月,我到外地幹活,那裡沒有教堂,我每天念早、晚經來敬拜天主。三個月後的一天中午,我正在唸經文,70歲的教友陳大叔來了,看到我床頭貼著聖母像,就笑著問:「最近怎麼樣?有沒有參加聚會?」我說:「我已經三個月沒聚會了,靈裡都快枯乾了!」陳大叔說:「我那裡有好的講道,你有時間到我那去聽聽。」我心想:大叔這麼大年紀了,親自來叫我,於是我爽快地答應了。第三天,我坐車來到陳大叔家,大叔打開錄音機讓我聽,他說:「這裡面就是講道。天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又作了新工作……」我聽到他說這些話站起來問道:「大叔,神父知道嗎?」他說:「不清楚,我已經很長時間沒見他了。」我有些生氣地說:「大叔,天主耶穌回來這麼大的事,神父都沒有說過,你是怎麼知道的?這錄音是誰給你的?」他耐心地說:「你先別急,坐下來,聽我好好給你說說……」沒等他說完,我理直氣壯地說:「神父多次說過不能聽外邊的道,你為啥不聽呀!你信主幾十年了,受了不少苦,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怎麼一點立場也沒有呀?大叔,你趕緊回頭,要不然你就是離道反教,信天主幾十年就前功盡棄了。我平時很尊重你,你說什麼我都聽,但今天我不能聽你的,我得去找神父!」說完,我離開他家了。大叔在後面邊跑邊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小王,你太急性子了,你等我把話說完……」我越走越快,把他撇在了後邊,急匆匆地坐車走了。回到住處,我又氣又急,心想:我到哪兒去找神父呢?要不回老家找王神父吧!那一夜,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滿腦子裡想的都是陳大叔:大叔信神幾十年了,對天主忠心,我得盡最大努力來幫助他呀!要不明天我抽空再到他家好好勸勸他……

全能神教會傳福音

沒想到第二天上午十點多,陳大叔騎著自行車走了50多里的路,上氣不接下氣地來到我家,耐心地對我說:「你這孩子太性急了,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大叔還能害你嗎?看到你的反應,我想起自己當初的表現:弟兄姊妹為了把福音傳給我,給我交通了兩個多月,我一直持守自己,就是不聽,後來,是我小兒子跪在我面前唸神的話,我才聽進去的。這確實是真道,但我剛接受還談不明白,這本書是重返肉身的天主的最新說話,你有時間多看看就明白了。」看著大叔不辭勞苦來找我,苦口婆心的樣子,我難為情地說:「大叔,這關係到信神結局的大事,我還是先見見神父再說吧。」大叔急著說:「小王,我以前都是聽神父的。可後來明白我們信的是神,不是神父,應該聽神的話。我勸你還是好好看看這書你就知道神的心意了。等我小兒子這一陣子忙完了事,我讓他給你交通一下。」看到大叔誠心誠意的樣子,我勉強留下這本書。大叔走了,我看著這本《羔羊展開的書卷》,又想起神父說過的話:「若有人給你們書千萬別看,一看就會被吸引住的。所以你們要把書拿來給我處理。」想到這裡我把那本書放起來就沒看過。

第三天,天上下著瓢潑大雨,陳大叔又冒雨來找我,看他一副落湯雞的模樣,我既心疼又生氣地說:「大叔,你這麼大年紀了,萬一騎車在路上摔著怎麼辦呀?什麼事這麼著急呀!」他從懷裡拿出一個塑料袋,說:「我來再給你送本書。」我點點頭應付一下,趕緊帶大叔到食堂吃點熱飯,擔心大叔會凍感冒了。吃飯時,他說:「這本書對你考察真道,認出這是神的聲音很重要,是你急需的。你一定要多看看。改天我和兒子一塊兒來看你。」飯後,雨停了,大叔走了。我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心想:這本書上到底寫了什麼,是什麼神奇的力量讓大叔這麼有勁呀?難道天主耶穌真的回來了?可是這不是小事,還是等見過神父後,再決定看不看這本書吧!

幾天後,我來到代父代母家,代父不在家,我急切問代母:「你見過劉神父嗎?」她說:「沒有,現在教會的人都在找他。」我把陳大叔找我的事和代母說了,原以為她會對陳大叔的行為感到憤怒,沒想到她高興地說:「太好了!陳大叔開始傳福音了。」代母見我吃驚的樣子,她拿出一本書笑著說:「好久沒見你了,你對教會現在的情況不了解,我已經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了,咱們很多教友也都接受了。」我納悶地問:「啊!那神父知道嗎?」她說:「實話告訴你吧!劉神父去年三月份就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了,和我們聚了三個月的會。可他覺得和我們同吃同住沒有了地位,心裡接受不了就銷聲匿跡了。後來聽孫弟兄說,他盜用全能神的話來給信徒交通講道樹立自己,迷惑了不少人。現在他見到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就躲。」聽了代母的一番話,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神父怎麼會這樣?代母繼續說:「劉神父把教會的十多萬元奉獻款都寄給他在外省老家的父母了。現在他又不進教堂,吃住都在教友家,做一場彌撒,就有二、三百元的收入。」我心裡更是發矇了:想不到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崇拜的神父竟然是這樣的人,我怎麼這麼瞎眼呀!從代母家出來,我的心像打碎了五味瓶一樣,難受極了……

晚上,我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心想:我一直認為神父是天主忠心的僕人,認為他們撇棄花費都是為了天主耶穌,想不到他們所做的都是為了自己的地位和飯碗。這麼多年來,我竟然一直崇拜、追隨這樣的人,我怎麼這麼糊塗呀!那一晚,我徹夜未眠……

一天晚上,陳大叔帶著他小兒子來找我。我心想:這次我得好好聽聽,藉著這個機會和他們探討一下劉神父的事。他小兒子問我:「大哥,聽我爸說,你一個勁兒地找神父,難道我們信神考察真道還要經過神父的同意嗎?」我解釋說:「我認為神父具備很多聖經知識和神學理論,肯定比我們有分辨;另外神父勞苦花費最多,為了事奉主,捨棄自己的青春,放棄了自己的父母,我認為神來了應該先啟示他,然後再告訴那些跟隨的人。」他小兒子耐心地說:「我以前和你的觀點一樣:以為天主耶穌來了一定先從教宗、教皇再到咱們的神父,這樣一級級地向下啟示。其實,這是我們的觀念想像,並不符合實情。因為主耶穌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聖經上也沒有記載過這樣的話。」我聽了他的話大吃一驚:是呀!聖經上的確沒有提過這事呀!難道我的想法不對嗎?他繼續交通:「在很多人的觀念中認為:神父信神時間長,懂得聖經知識多,作工受苦也多,神來了就應該先讓他們知道,然後再告訴那些跟隨的人。我們回顧天主耶穌來作工時,那些在聖殿裡熟讀聖經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他們因著持守聖經不但沒有得著啟示跟隨天主耶穌,反而還抓天主耶穌的把柄,成了抵擋神的人。相反那些沒有地位的種地、打漁的門徒和不懂聖經的稅吏、撒瑪利亞婦人卻先接受了天主耶穌的道。當然這些人也不是得著天主的啟示而接受的,都是藉著與天主接觸時認識默西亞而跟隨的。所以人認為天主來先啟示帶領,再讓帶領傳達信徒,這個觀點是錯誤的。因為神作工不是看人的地位高低、信神時間長短,或對聖經的精通程度,而是看人是否有一顆渴慕、尋求真理的心,只有這樣的人才能迎接到天主耶穌的再來。我們來看幾節聖經經文:『就在那時候耶穌發言:「因為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給小孩子。是的,父啊!你原來喜歡這樣的。」』(瑪竇福音11:25、26)『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瑪竇福音23:12)『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瑪竇福音5:3)『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瑪竇福音5:6)從這幾段經文中我們看到神喜歡什麼樣的人,厭憎什麼樣的人。神喜歡的是謙卑、虛心、能渴慕尋求真理的人,厭憎狂妄自是、頑固持守自己的人。」我也點點頭稱「是」!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