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瓶的歸程

一望無垠的大海中,一隻漂流瓶隨著海浪起起伏伏,依稀可見。瓶內裝著一張寫著美好願望的小紙條,應該是寄給遠方思念的人兒,在遠方肯定有人在等待著它的歸程。它企圖露出頭呼吸一口海面上的新鮮空氣,無奈一波接著一波的浪潮一次次地淹沒了它。

孤苦無依的漂流瓶打了幾個漩兒,繼續隨浪漂流,它以為前方就是它的歸程,卻不承想,直到它已經精疲力盡了,卻依然望不著邊際,看不到等待它的人兒……它意識到,可能是漂流的方向錯了,它回過頭來,想找找到底哪個方向是有光的。然而,海浪再次淹沒了它的身體,使得它無力反抗,無所適從……

想想,那思念的人兒會是誰呢?亦或是心靈的尋覓者,亦或是自由生活的締造者。也可能兩者都是,我也希望如此,因為這是我的夢,我渴求的夢……

漂流瓶的歸程

90後的人被所有人視為最瘋狂的一代,毫不例外,我也是其中的一員。在這競爭極為激烈的社會,與其他的90後一樣,我也理所當然地奉行著「知識改變命運」的信條,努力地學習,努力地充電,努力地包裝自己,努力地推銷自己,努力地適應著這個社會。

我,信心百倍地努力著!

曾幾何時,「知識改變命運」凝聚成我的生命,滲透在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知識,我美好夢想的編織帶,牽引我走向未來的航標;學校,我美好夢想的駐紮地,在這裡,我將全部的精力、心血傾注。在這裡,我將青春的熱情揮灑,渴望得到付出之後的回報。

我,信心百倍地祈盼著!

然而,踏上社會之後我愣了!金錢、勢力的交易一次次擊打、破碎著我的夢,殘酷的現實一點點拆毀著我未來的藍圖,我滿腹經綸竟找不到工作,這才看到,所謂的知識只是一張沒有用的廢紙,我想要有一個好工作,好的發展空間,可十年寒窗得來的文憑此時顯得毫無用處,滿腦子的數理化,依舊沒能改變我的命運。我一千個、一萬個不甘心,不甘心就此放棄,不甘心一生碌碌無為。

我在雨中奔跑,雨水與淚水交織在一起,模糊了我的雙眼,絕望肆意吞噬著我的心,爬滿了我整個臉頰。在喧囂的城市中我迷失了方向,奔跑到十字路口,我茫然了:偌大的城市,何地容我立足?何處容我憩息?熱淚從眼眶裡滑落下來,卻已無法摀熱我冰涼的臉頰。

我懂了!我看清了!知識,在現實社會中,顯得如此蒼白無力。頓覺「知識改變命運」是多麼諷刺的字眼!都是騙術!都是謊言!我的心在顫抖,為什麼?這一騙就是十年寒窗?

曾經追逐的知識夢,終是碎了!我也累了,拖著行屍走肉般的身體,苟活在世界上。茫茫世間,漫漫長路,何時走到路終?站在街上抬頭望去,這頭望不到那頭,我在心裡吶喊:到底終點在哪裡?哪裡才是我的憩息地?

此時的我就如同那個海面上漂浮著的孤苦無依的漂流瓶,海面那樣的遼闊,我不知道該漂向何方?我在海面上起起伏伏,頓感無比的無助和淒涼……

突然,浪濤消逝了,海面上變得異常平靜。終於,漂流瓶露出了頭,露出了半個身子。東方閃現出一束耀眼的光芒,將它的瓶身照得晶瑩透亮,閃著星光,一股莫名的能量,使得漂流瓶向光的方向漸漸地游去。

是的,有人聆聽了我的吶喊,他在向我呼喚。尋覓聲音的來源,才知是全能者——至高的君王、造物的主!他的聲音柔和,他的話語撫慰人受傷的心。聽!這是造物主的聲音:「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沒有依靠,沒有幫助,卻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著頭皮支撐著沒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這樣沒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沒有目標地生存著……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摘自《全能者的嘆息》)

我冰冷麻木的心被神的話一點點地融化,此時的我早已泣不成聲,透徹心扉的感受無以言表。原來神是人生命的源頭,造物的主一直在朝夕看顧著這個敗壞至深、沒有人生方向的人類。同時,神也在為著人類的愚昧麻木、頑梗悖逆深深地傷痛著、嘆息著,但神卻始終忍著痛,伸開雙臂,祈盼著人類甦醒的那一刻。

我沒想到的是,在海的那邊,等待我歸來的居然是造物的主,他就是那可愛的良人,原來,只有他能實現漂流瓶中美好的願望。我感到驚喜,也感到無比的溫暖,多年漂泊的浪子,孤獨無依的漂流瓶找到了依歸。我回來了,我回到了真正屬於自己的家,我不再漂流,不再流浪,我有了落腳點。

我心靈的創傷得到了醫治,我看到全能神說:「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託。」(摘自《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我的話語是永不改變的真理,我是人生命的供應,是人類唯一的引路人……」(摘自《你們當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他既造人就帶領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徹底,將人完全得著,既帶領人就能將人帶入合適的歸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經營人就要對人的命運前途負責,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正因為是神作人,所以,人才有歸宿,人的命運才有著落。」(摘自《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是的,吹給我們生命氣息的是全能者;供給、滋養我們生命的是神,帶領我們走到今天的是神,唯一能主宰人命運的也是神,只有神才能給人真正的歸宿。

經歷中我真實地體會到知識不能影響、改變我的命運,也不可能幫助我超越命運,它給不了人歸宿。只有全能者才是我唯一賴以生存的那一位,神是唯一讓我可以信賴的對象,是讓我可以把自己的所有都能託付的對象。在神這裡我找到了真正的歸宿。

回頭遙望,漂流瓶終於結束了它的旅程!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