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奧秘】探討:如何事奉神才是「遵行天父旨意」?

(一)為主作工的歲月

陸尋光步履蹣跚地走到窗前,月光輕輕灑在了他的身上,此時的他思緒萬千,腦海中不斷浮現出那些年和劉弟兄一起事奉主的畫面,陸尋光心想:自己和劉弟兄年輕的時候就在教會中熱心事奉主,到處傳道,牧養教會,到現在已經幾十年了,當初傳福音時還曾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強行關押了八年。每當內心軟弱的時候我們就互相鼓勵,要背起主的十字架,相信以後必會得到主賜給的公義冠冕。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這時,兒子天賜推開書房的門,問:「爸,剛才雪琴跟我說,你找我有事?是啥事啊?」

兒子的詢問將陸尋光從無邊的回憶中拉了回來,陸尋光轉身走到兒子跟前說:「噢,你回來啦?明天啊,劉弟兄要從外地回來了,我想讓你和我一塊去接他。」

「就是和你一起傳福音時被抓坐監的劉伯伯嗎?我常聽你提起他,今天可算有機會能和他坐在一起交通交通了。」天賜驚喜地追問道。

陸尋光點點頭,說:「是啊,你劉伯伯也是個真心愛主的人啊,當初因為教會工作的需要,你劉伯伯就去了外地,到現在也有十年的時間沒見過他了,不知道這些年他都咋經歷的,這次回來我們和你劉伯在一起好好交通交通。」

天賜認同地說:「嗯,這太好了!」

陸尋光接著問道:「哎,天賜,這幾天你天天忙到這麼晚,教會的事務應該處理的差不多了吧?你作為教會講道人,可要看顧好教會,多為主跑路作工啊,這樣主來我們才有資格被主提進天國。」

天賜回應道:「嗯,知道了爸。」

天賜和父親繼續交談著,夜,越來越靜了,此時的月色格外美……

(二)重逢之後的爭執

驅車回家的路上實在擁堵,陸尋光、天賜和劉弟兄一行三人到家時已到了正午,兒媳林雪琴早已做好了一桌豐盛的飯菜。飯後,陸尋光和劉弟兄倆人正坐在客廳裡敘舊,天賜在廚房裡幫著雪琴清洗碗筷,忽然聽到劉弟兄說:「這些年啊,咱們一直認為勞苦作工,各處傳道,多傳福音,就是在遵行神的旨意,認為這樣的受苦肯定會蒙主稱許,主來時我們就有資格被提進天國。這些年,我們一直按著這個『認為』在外面跑路受苦,熱心花費,從來沒懷疑過這個『觀點』、這個『認為』,是否正確,是否符合主的話,只是一味這樣追求。我這些年在外地遇到不少傳道人,有一次,我遇到一個老鄉,他也是傳道人,我們在一起交通的時候,他就說『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其實是出於人的觀念,不是出於的意思,因為主耶穌從沒說過這話,按著人的觀念追求怎麼能進天國呢。我一聽這話心裡一驚,心想:這個觀點是出於人的觀念?怎麼可能呢?這些年所有信主的人都是這樣追求的啊,那還能有錯嗎?難道主耶穌真沒說過這話嗎?為弄明白這個問題,後來我仔細查找了聖經,發現主耶穌確實沒說過『為我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這話,主耶穌只是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我反覆揣摩這句經文,惟獨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那到底什麼是遵行天父旨意呢?我們這樣勞苦作工的傳福音不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嗎?為弄明白這個問題,我就向主禱告,求主帶領。後來通過老鄉的交通,我才認識到原來咱外表能為主勞苦作工並不是真正的遵行神旨意、也不蒙主的稱許……」

天賜聽見他們的交談,心想:父親常常說勞苦作工就是遵行神旨意,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怎麼劉伯伯和我們的領受完全不同呢?想到這裡,天賜用胳膊碰一碰妻子說:「雪琴,咱倆趕緊收拾一下,也去聽聽咱爸和劉伯伯談的啥?」不一會兒,倆人收拾妥當,拿把椅子默默地坐在一旁,此時屋內的氣氛顯得有些緊張。

陸尋光略有不滿地說:「劉弟兄,咱們信主這些年了,一直為主花費撇棄,傳道作工,受苦付代價、各處講道牧養教會,這怎麼能說不是遵行天父旨意呢?而且使徒保羅也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這也說明,勞苦作工、跑路傳福音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這還會有錯嗎?」

天賜很不解地說:「對呀!劉伯伯,我們一直都認為只要效法保羅,竭力多作主工,攻克己身,應該就是在遵行神的旨意啊,難道不是嗎?」

進天國,天國,聚會,

劉弟兄回答說:「陸弟兄、天賜,你們先別急,聽我慢慢說呀,以往我也是這樣認為的,覺得勞苦作工就能蒙神稱許,將來肯定能進天國,但當我聽了傳道人給我讀了一段話之後,我就知道自己的認為錯了,我也給你們讀讀,你們聽聽,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對這個問題多數人還是稀裡糊塗,對實際的神、天上的神總是採取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說明人信神並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為了獲得某種利益,或者逃脫災難之苦,人才有了一點點順服的成分,這種順服都是有條件的,都是以個人前途為前提而順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麼你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如果你單是為了前途,為了命運,那你最好不要信,你這樣的「信」屬於自我愚弄,屬於自我安慰、自我欣賞。若你的信神不是建立在順服神的基礎上的,那麼,你終究要因抵擋神而受懲罰。凡是信神不尋求順服神的人,都是屬於抵擋神的人,神要求人尋求真理、渴慕神的話、吃喝神的話、實行神的話,都是為了達到順服神。若你的存心真是這樣,神必然高抬你,神必然恩待你,這是誰也不可疑惑的,是誰也不可更改的。若你的存心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有別的目的,那麼,你的所說所做以至於你在神面前的禱告,甚至你的一舉一動都屬於抵擋神的,即使你話語溫柔、態度溫和,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表情在人看來都合適,似乎是一個順服者,但就你的存心來說,就你信神的觀點來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擋神,都是作惡。外表順服如,心裡卻存著惡意,這樣的人屬於披著羊皮的狼,是直接觸犯神的人……』(摘自《信神就當順服神》)聽了這段話,我心裡感覺很扎心,感到這話中的字字句句都在揭露我信神的存心目的,想想的確是啊,我們雖然能為主勞苦作工,撇下一切傳福音建立教會,但我們的存心卻不是為了體貼主的心意,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更不是為了順服主、愛主,而是為了憑藉我們的受苦付代價來換取天國的福分,這樣為了滿足我們肉體利益的付出花費,主真的會稱許嗎?這個問題我們是否省察過呢?陸弟兄、天賜,我們可以打個比方,就像咱的兒女能為咱操勞家務,到老了還能給咱看病,但所做這些卻都是為了謀得咱的產業,並不是出於孝心,那這樣的兒女咱們能喜歡嗎?能說他是在孝敬咱嗎?(學琴搖搖頭說:不能)如果咱勞苦作工就是為了得到公義的冠冕,很明顯,這是把為主作工付代價當成進天國的籌碼,拿這個來跟神搞交易,換取天國的福氣,那這是遵行天父旨意嗎?況且,主從來沒說過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也沒有說過保羅就在天國裡,所以保羅的話就不適合作為我們進天國的依據,你們說是不是啊?其實啊,在進天國這個涉及人類前途歸宿的大事上,我們只有根據主耶穌的話才最準確,因為只有主耶穌的話才是真理,人的話、使徒的話只能作為我們的參考,要是我們把人的話當作進天國的標準,而把主的話放在一邊,這是不是有點宣兵奪主呢?」

雪琴贊同地說:「是呀,主從來沒有說過只要我們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主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這些奉主的名傳道、作工的人,在主來的時候,有許多還會被主定罪,這個事實的確證明,勞苦作工不是遵行天父旨意,不是進天國的標準。」

劉弟兄點點頭,繼續交通道:「想想法利賽人雖然外表為神受苦付代價,但他們還能抵擋神,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這就足以證明人外表的受苦付代價、外表的好行為並不代表遵行天父旨意,不代表認識神、順服神!(稍微停頓,看了看尋光)同樣我們今天為主作工受苦,有一些外表的好行為,但我們還能常常犯罪抵擋神,臨到試煉還會埋怨神、論斷神,即使有點撇棄花費,也是為了得福,也是在向主索取、搞交易,並不是真實的順服,我們有這些犯罪抵擋神的表現,有自己信神的卑鄙存心,又怎麼能稱得上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呢?又怎麼能蒙主稱許呢?(雪琴搖搖頭:不能。)由此來看啊,我們還不是遵行天父旨意的人,還沒有資格進天國!」

陸尋光聽到這裡心裡猛然一驚,臉上冒出了絲絲冷汗,尋思著:這麼多年來我撇棄一切為主作工,效法保羅就認為是遵行神的旨意,我還從來沒有懷疑過,可他這麼交通的確有道理啊,難道……主啊!願你帶領我吧!天賜也低下了頭在思索著。

(三)何以遵行神旨意

陸尋光輕輕地用手擦了一下臉上的汗,著急地對劉弟兄說:「劉弟兄,你剛才讀的那段話真讓我心裡震撼啊,我以前從來都沒認識到自己與主搞交易的問題,現在想想帶著交易的勞苦的確不是出於對神的真實順服,這裡頭帶著個人的小算盤,確實是這樣。但我還有一個問題,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那到底什麼是遵行天父旨意呢?」

劉弟兄微笑著說:「其實啊,遵行天父旨意主要是指我們心裡能愛神,能實行主的話,遵守主的誡命,外表能為主花費,心裡也沒有交易、索取,即使臨到試煉也不埋怨神,能為神站住見證,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正如主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太22:37-38)只有達到信神沒有個人的存心慾望,無論神怎麼說都能完全順服神、真實愛神才是真正的遵行神旨意啊!像亞伯拉罕能絕對順服神、聽從神的話,在試煉中能真心實意的把自己的獨生子歸還給神,站住了見證,這是遵行天父旨意的人;又如約伯,他能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在痛失所有財產、兒女的試煉中不埋怨神,依然稱頌神的名、堅守神的道,成為蒙神稱許的人;還有彼得,他注重在凡事上體貼神的心意,順服神的要求,最後為神倒釘十字架,達到了愛神至極、順服至死。他們都是實行神話、遵守神誡命的人,是敬畏神、順服神的人,都為神作出了美好響亮的見證,這樣的人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

劉弟兄一番話讓陸尋光如夢初醒,他起身倒了一杯水,在心裡默默地尋思著:劉弟兄談得很實際呀!回想我信主多年,雖然奉主的名各處作工講道,風裡來雨裡去,也受了一些苦,付了一些代價,但是我在作工講道的時候還常常顯露自己,讓弟兄姊妹高看;常常違背主的要求隨從自己的意思行事;為主有點撇棄花費,受點苦,付點代價,就認為自己是最愛主、對主最有忠心的人了,卻不知自己一直在與神搞著交易,向神索取天國的福分。就我這樣的勞苦作工,根本沒有實行主話、順服主的實際,還活在犯罪認罪的惡性循環中,這的確不是在遵行天父旨意。想想法利賽人跑遍沿海陸地勞苦作工,最終主來的時候卻成為抵擋神的罪魁禍首。怪不得主耶穌定罪這些人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3)

天賜聽劉弟兄這麼交通,也恍然大悟地說:「遵行神的話,遵行神的誡命、神的吩咐這才是遵行神的旨意,如果咱們不按照主的話實行,光一廂情願地跑路受苦,這就談不上『遵行天父旨意』了。」

陸尋光回到座位上,定了定神,說:「你這麼交通很有亮光,我很服氣,以往我就覺得能為主勞苦作工,這就是遵行神旨意的表現,今天才看到我們跟隨主、事奉主裡面有太多的存心摻雜,這和主的心意完全背道而馳啊!這樣追求下去很危險呀!」

雪琴一邊給劉弟兄倒水一邊說:「是啊,主的話說得這麼明白,咱要是還按著自己的觀念想像信主,認為勞苦作工就是遵行神旨意,到最後肯定像法利賽人一樣,要被主定罪咒詛的。那我們信神不是一場空嗎!」

落日的餘暉透過窗台照進了屋子,顯得格外溫馨,他們在探討著,臉上充滿了喜悅的神情……

(四)別離之後的感慨

傍晚送走劉弟兄之後,陸尋光來到書房,回想起和劉弟兄闊別重逢後在一起的交通,從喜悅到不滿,最後共同尋求主的心意,找到實行的路途,還真是一波三折啊!陸尋光抬頭看見牆上掛著的一幅字畫:「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就得著了。」(太11:12)心裡感慨:是啊,進天國不像我們想像得那麼容易,不是光勞苦作工就能進去,勞苦作工不代表遵行主的道,我們必須努力實行主的話,遵守主的誡命,才是遵行神旨意,才能進天國啊!

河南省  話梅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福音網願與您一同瞭解主耶穌生平故事,明白主耶穌十字架的救恩,解讀聖經故事,研讀聖經中進天國得永生的奧秘,分享基督徒見證,提供每日靈修、贊美詩歌、福音影視、聖經金句、聖經預言信仰問答等,儆醒禱告,等候主耶穌基督的再來。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福音網願與您一同瞭解主耶穌生平故事,明白主耶穌十字架的救恩,解讀聖經故事,研讀聖經中進天國得永生的奧秘,分享基督徒見證,提供每日靈修、贊美詩歌、福音影視、聖經金句、聖經預言、信仰問答等,儆醒禱告,等候主耶穌基督的再來。

相關推薦

【天國奧祕】勞苦作工能進天國嗎? 每一個主內的弟兄姊妹都有一個願望,信神就是為了進天國,這也是主耶穌對我們的應許。那麼怎麼才能進天國呢?主耶穌對我們說:「人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
因信稱義就可以進天國嗎? 有的人根據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最後說的一句話 「成了」,就說:「主耶穌作了贖罪祭也就是神的拯救工作大功告成了,我們因著信主耶穌罪得赦免了,也因信稱義了,然後就可...
天國奧秘-「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嗎? 看到經文說:「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他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9-10)我就認為口裡承認,心...
【天國奧秘】只注重「勞苦作工」卻不注重追求遵行主的誡命,能進天國嗎?... 傍晚,夕陽從天邊漸漸落下來,空氣中還是夾雜著一份燥熱。早早地吃過晚飯後,老人們拿著小板凳三三兩兩地圍坐在一起嘮家常,幾個頑皮的孩子在周圍跑來跑去,不知誰家的小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