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不掉的烙印

1974年我應徵入伍,後到唐山市當兵,1976年7月28日凌晨3點42分,我在睡夢中突然被一種很強大的聲音驚醒,好像空中有好幾架飛機在飛行(後來聽人說才知道是『地哮聲』),睜開眼睛看到外面有一道藍光閃爍,瞬間房子開始搖動,當時我意識到是地震了,頓時就緊張害怕起來,此時好像有人推了我一把,我滾到了床前。這時震動幅度很大、很強,我在床前想站也站不起來,就爬到辦公桌下面,頓時牆體倒塌加上地哮聲,我被嚇得不知所措,只有在心裡一個勁地呼求「老天爺救救我!」此時塵土飛揚加上空氣稀薄,呼吸特別困難,看到房子全部倒塌,我的心裡極度恐懼害怕。過了很長時間,地哮聲慢慢消失,大地震動的幅度也漸漸小了,我發現房子後面的一堵牆沒有了,就往斷垣殘壁上爬過去,後面是一排營房樹,我爬到樹邊扶著樹慢慢站起來,緊緊地抱著樹,心裡才稍微平靜下來,我慶幸自己還活著。此時我聽到呼救聲一片,那種悲慘、雜亂的喊叫聲到處都是。

抹不掉的烙印

突然我聽到離我不遠處有呼救聲,我們就開始營救。從凌晨4點多鐘一直救援到上午9點多鐘,終於把我們營房裡的人都救出來了。正好院子裡有一輛大卡車還完好無損,我和戰友一起把6個昏迷的和7個重傷員抬上車往醫院送,當我開車到街上時,看到昨天樓房林立的唐山市,已經變成一片廢墟,竟然看不到一幢樓房;街道上已擺滿了傷員和死者,還有很多輕傷員衣衫襤褸。到了陸軍總醫院後,場面更是慘不忍睹,不但樓房坍塌,還因酒精著火把醫院燒成一片漆黑,據知情人說,當時裡面沒壓死的人,因沒有及時搶救也都被燒死或薰死了。為了使重傷員能儘快得到救治,我們只能調轉車頭,但是聽說其他的醫院也這樣。後來得知唯一的辦法只有到唐山機場衛生所去看看,從陸軍醫院到唐山機場路途只有十幾公里,我們卻開了1個小時,一路上到處都是死人和傷員。到了唐山機場衛生所,看到已經有五六十人在等待著救治,他們都是住在附近的一些傷員。醫護人員為我們的傷員檢查後為難地對我們說:「我很想把他們搶救過來,但我們這裡已經沒有氧氣,也沒什麼藥品了,現在連包紮傷口的藥物都快用完了。」聽所長這麼說,大家都傻眼了,接著醫生就把傷員的外傷包紮好就離開了。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車上6個昏迷的傷員慢慢地開始手腳硬掉,心口涼掉而死去,還有7個重傷員喊痛不止,我們卻無能為力!當天晚上我們車的周圍已排滿了屍體,地上的死人、活人密密麻麻混雜在一起基本沒有空隙,大家都隨地坐、隨地睡,一天下來沒有水,沒有食物,又飢又渴。

第二天(29日),整個機場都擠滿了人,但還是有很多傷員往這裡擁來,我就很驚奇,這裡的傷員都沒辦法救治了,怎麼還有那麼多傷員被人送來,這時,我遇到一個戰友,他對我說:「唐山周邊的道路都封鎖了,人、車只能進,不能出,包括很多送傷員出去的車都攔回來了,中央領導說,不能把唐山地震的慘狀洩露出去。」聽到這一消息,我心想:現在人處在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中共政府居然不管百姓的死活,不但不給人送來吃的東西,還要封鎖道路不許人送傷員出去搶救,這不是故意把人往死亡線上推嗎?黨中央不是說要奮不顧身搶救傷員,為解救人民派出一切人力、物力、財力抗震救災嗎?中央不是說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要不惜一切代價,使百姓的傷亡人數降到最低數嗎?在這危難之際還要封鎖道路不讓人到各大醫院治療,這還是不是人?!由於中共政府封鎖道路不許傷員被送出去救治,導致傷員因沒有藥品,得不到及時救治,傷口受到感染迅速紅腫惡化,受傷的人哭天喊地,慘叫聲一片,無數的人被活活痛死,場面淒慘至極。

第三天(30日)因是軍人內部的優先,我們車上的7個傷員,有4個傷員被運往山東濟南,有3位運往北京。送傷員上飛機後,我們準備回原單位住處,但車子周圍全是死屍,車子沒法開出來,只能把車前地上的死屍弄開一條路,再往前開。從唐山機場上路一直快開到城區時,看到地上都是濕漉漉的,我心想:北方的氣候乾燥,可地上怎麼會這麼濕?一路上聞到臭味特別濃烈,我問隊長:「地上怎麼這麼濕的?」隊長伸頭往外一看,驚訝地說:「吔!地上都是死屍被壓成肉泥了。」車子越往前開,看到路上的肉泥越厚,由於很多人從樓裡救出來沒有及時送去醫治都被放在大街上,因死人太多沒地方放,來去的車多,都是從死屍上輾壓過去就成肉泥了。我們到唐山主街道時,看到那些死屍已被輾成肉泥,我既噁心,心裡又特別痛苦難受,心中悲憤萬分:這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死後連肉渣都找不到了,難道百姓的命比豬狗都不如嗎?我們戴兩個口罩還是臭氣熏人,再看到地上厚厚的一層肉泥,場面慘不忍睹。我們回原住地後,聽到有兩個地方的人跟我們隊長說:中共政府為了儘快清理現場,有好多地方用推土機推出一個大坑,把上萬人的屍體都推進大坑裡埋在一起。當時就把那坑叫「萬人坑」。這不禁讓我想起:我曾三次送付軍長去北京八寶山跟他的戰友的遺體告別,他們死後棺槨四周佈滿鮮花,播放哀樂,數千人相送;而平民百姓死後卻被車子輾成肉泥,用推土機推進大坑掩埋。中共政府真是太殘忍了,簡直禽獸不如。

這時我們又接到中央命令,說為了維護治安,軍人可以一人決定當場槍斃不法分子和嫌疑人;民兵可以三人決定當場槍斃不法分子和嫌疑人。我們部隊是機關單位,都不配置刀、槍裝備,只有戰勤連配備槍支彈藥。命令下達後,我們全部荷槍實彈地裝備齊全,我也備上了手槍和八發子彈;戰士都是衝鋒槍,30發子彈。那段時間夜裡都是槍聲不斷,像在戰場上一樣,處於無政府管制狀態,治安特別混亂。後來統計死亡人數和受傷人數時,我們根據唐山的房屋結構和人數來判斷死亡人數預計有四十萬以上。可後來中共公布的死亡人數卻是24.2769萬人,傷亡人數16.4萬人。大家都感到驚訝,都說不可能那麼少。後來聽民政局統計員說:「在這次地震中死亡人數有三分之一,重傷人數三分之一,輕傷跟完好的有三分之一,死亡的人保守數字得有四、五十萬。」當時唐山市總人口是122萬人,但中共政府因種種原因,死亡人數只報了24.2769萬人,受傷人數16.4萬人,而且把8級以上的地震震級只報到7.8級。

其實地震後,日本、美國都先後測出這次地震為8級以上,其他國家聽到這個消息後都要求來救援。而我國卻定為7.8級,因為國際上規定,凡是超過8級以上的地震區域,各國不必通過事發國辦理各種手續,可以直接進入震區救援,但中共政府為了維護自己的政權穩定,竟狠下毒手,寧願犧牲老百姓的性命也不願讓外國的救援隊進來救援,其主要原因:一是怕外國人看到中國人的實際生活水平,戳穿了中共的謊言;二是怕有特務間諜混進來顛覆政權,所以中共為了維護自己所謂的紅色政權,寧願不救助這些受災群眾也不允許國際援助。

唐山大地震中的一幕幕如同烙印一樣刻在我的心裡,讓我終身難忘!以往我總認為中共政府是人民的衣食父母官,做事光明磊落,為人民伸張正義,排憂解難,能給人民帶來幸福祥和的日子。若不是我親身經歷唐山大地震,親眼目睹這一切,我真的不敢相信,原來各大媒體所宣傳的中共政府光輝燦爛的形象與事蹟都是欺騙人的鬼話。人們不禁要質問: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政黨?竟然對百姓如此惡毒殘忍?直到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神的話,才使我對中共政府的惡魔實質有了些分辨。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找著人生的歸宿?」(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從神的話語的揭示中我才看清,原來中國是一個黑暗籠罩之地,中共掌權就是撒但惡魔掌權,這樣的邪黨怎能造福百姓呢?老百姓不僅沒有過上幸福生活,反倒在它的屠刀統治下受欺受壓,只能任由它奴役、殘害、宰割、屠殺。在這次的唐山大地震中,中共政府為了維護其獨裁統治竟可以草芥人命,置百姓的性命於不顧,導致無數無辜的百姓白白地死去。而且日本東京、美國都明明測出唐山地震為8.3級,但中共卻定為7.8級;明明死亡人數是四、五十萬人,而它們卻胡說是24萬多人;明明是它們封鎖消息、封鎖道路,不許任何車輛送傷員出去救治,還不允許外國記者、國際援助人員進入地震現場搶救,眼睜睜看著成千上萬的傷員活活痛死,活活餓死,過後卻恬不知恥地在《人民日報》上發表評說:「……地震之後,黨中央、國務院急電全國火速救援。十餘萬解放軍星夜奔馳,首抵市區,捨生忘死,排險救人,清墟建房,功高蓋世。五萬名醫護人員及幹部民工運送物資,解民倒懸,救死扶傷,恩重如山……」中共打著各種正義的旗號欺騙世界,迷惑中國民眾,真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

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使我在神的話與事實的對照中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實質,也使我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正義與邪惡、光明與黑暗有了一些分辨,使我不再受它的迷惑,為它效力了。同時也讓我體嘗到神的大愛與拯救,我曾幾次在災難中死裡逃生存活了下來,這都是神在暗中看顧保守我。感謝神,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林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