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感悟人生名利的光環背後附加的痛苦

名利的光環背後附加的痛苦

辛語躺在病床上,心情沉重地翻看著這些年來贏得的榮譽獎狀和證書:優秀模範教師、縣級優秀教師、縣級學科帶頭人、縣級名師、縣政府嘉獎證書、市級骨幹教師……她不由地流下了懊悔的淚水。辛語這麼多年為了贏得周圍人的讚賞,一直苦苦拼搏,現在鮮花、掌聲、光環都有了,可這些成果給她帶來了很多病痛的折磨。此時辛語覺得一切的榮譽好像過眼雲煙,在生命面前顯得那麼蒼白無力,絲毫不能減輕她身體和心靈上的痛苦。此時,辛語的思緒不由得回到了過去……

從小,辛語就爭強好勝,不管做什麼都想爭當最好的。參加工作後,為了贏得「優秀教師」的稱號,辛語每天擠出時間給學生進行課外輔導,利用週六、週日對學生進行家訪。即使一歲多的女兒意外煤氣中毒,辛語也無暇多照顧,而是把身心都用在了教學上。六一兒童節文藝匯演,辛語為了在全鄉爭第一,她提前兩個月就開始排練節目,天天帶著學生練到天黑才離開。經過多年的努力,辛語不僅如願以償地獲得了「優秀教師」的稱號,還當上了學校的教導主任,又被評為「小學高級教師」,辛語的心裡很有成就感。但在這長期超負荷的工作中,辛語累得腰酸腿疼、四肢無力,可一想到周圍同事們投來的羨慕的目光時,辛語心想:能得到這些榮譽,贏得周圍人的高看羨慕,工資也漲了,苦點、累點也值了。

一個偶然的機會,辛語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每天忙碌的她幾乎沒時間看神的話,她依然奔波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因為她覺得現在小學高級教師這個職稱很普遍,只有再高一級,獲得「中高」職稱,才能顯得自己比其他老師強。為了實現這一目標,辛語除了正常教課,處理教學管理方面的事以外,還得小心應對上級的各種檢查,避免出現任何紕漏。辛語的大腦天天處於緊張狀態,像上緊發條的鐘錶一樣一刻不得鬆懈。但即使這樣,學校還有很多工作做不完,辛語不得不帶回家做,常常熬到深夜。長期緊張、勞累的工作,使辛語經常失眠,胃口也不好,身體變得消瘦。夜深人靜時,辛語時常想:「我天天這麼拼命工作,搞得身體這麼虛弱,值得嗎?」辛語想停下來歇歇,可又想:不付出怎能有收穫呢?俗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現在受點累,以後苦會變為甜的。

沒多久,總校長通知辛語,讓她到外地參加歷時一個月的省級農村骨幹教師培訓。聽到這個消息辛語高興極了,心想:「總校長這麼器重我,我得好好珍惜這個機會,這對我晉升職稱也是個有利條件。」雖然弟兄姊妹給辛語交通,名利地位是撒但敗壞人、苦害人的方式,追求名利地位只會讓人活在撒但的愚弄中越來越痛苦。可辛語聽後內心雖有爭戰,但還是覺得這個機會難得,錯過就太可惜了,最後還是堅持去了。

到了培訓的地方,辛語每天和來自全省的教育精英、專家學者一起學習,她感到非常自豪。回來一週後,辛語又代表學區教育系統參加全縣黨員代表大會。會議期間,辛語和許多縣級企事業單位領導合影,她感到無比榮幸。後來,辛語通過拼搏努力,又多次獲得縣、市級各種榮譽證書,得到校長、同事和周圍人的誇讚,辛語享受著眾星捧月的感覺。

可繁忙的工作,讓辛語的失眠加重了,每天她的頭暈得厲害,渾身沒勁兒。直到有一天,辛語突發心臟病,被送進了醫院,檢查結果是心臟出了大問題,需要趕緊做開胸手術。術後,辛語走不了路,吃不下飯,病痛的折磨讓她感到生不如死,難受得想絕食。

名利的光環,痛苦

辛語現在一邊看著這些榮譽證書,一邊回顧自己這些年的打拼歷程,不禁嘆了口氣:「唉!我勞苦半生,為的就是功成名就,可到頭來榮譽是得著了很多,但也給自己帶來了很多痛苦。我到底該怎麼活著,追求什麼才是有價值、有意義的呢?」這時辛語看到神的話說:「人一生都在追求金錢、名利,人把這二者當作救命稻草,當作唯一的依靠,似乎擁有了金錢與名利人就能持續地活著,就會免去一死,但是當死亡臨近的時候,人才發現:金錢與名利離人是那麼遙遠,而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軟弱無力,如此的不堪一擊;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孤獨、無依無靠,如此的無助;原來人的生命不是金錢與名利能換來的,不管人擁有多少財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樣的貧窮與渺小;金錢不能買來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無論是金錢還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壽命延長一分一秒。」看著神話語的字字句句,辛語的眼角有些濕潤,神揭示的正是她現在的處境。她回想自己這麼多年,為了得到名利、地位,她絞盡腦汁、費盡心思,加班加點地拼命奮鬥。然而,獲得的這些榮譽、光環只是使她的虛榮心得到了暫時的滿足,光彩過後,給她留下的只有身體上的痛苦和心靈上的虛空。辛語這才看到名利滿足不了自己心靈上的需要,也換不來生命,在死亡面前擁有再多的名利也救不了自己。

辛語又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是用什麼把人牢牢地控制住的呢?(名和利。)撒但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著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就變得越來越邪惡,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

從神的話中辛語認識到,撒但就是藉著名人、偉人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的撒但邏輯法則灌輸給人,讓人錯誤地認為,只有得到名利地位才能贏得眾人的高看,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所以,很多人一輩子只為追求名利活著,為了名利不顧自己的身體健康,為了名利不擇手段,為了名利不注重與神的正常關係,即使遠離神、背叛神被神毀滅也在所不惜。從神的話中辛語找到了自己痛苦的根源, 她就是受這些撒但法則的影響,認為人活著就要得到眾人的高看、仰慕,有名有利才不枉活此生。為了實現這一願望,她拼命工作、熬夜加班,不顧自己的身體健康,即使再苦再累也心甘情願地付出。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她明知神要求人追求真理也不實行,仍是一個勁地朝著獲得更大的名利這個目標去努力,為了得到更高的榮譽證書,她就像機器一樣拼命地忙碌,根本就不知道滿足。她就這樣被撒但一步步牽著鼻子走,越陷越深,直至病倒。此時,辛語才認識到,名利是撒但控制人的一種手段,人勞苦一生追求名利,得到的只有不盡的痛苦,最終身體被累垮了不說,還會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認識到這兒,辛語很感恩,多虧神藉著這場病攔阻了她追求名利的腳步,要不然她不會甦醒,心只能離神越來越遠,直至背離神,被撒但殘害致死。辛語現在看到這場病是神對她的拯救,讓她開始反思自己的人生觀是否正確。

之後,辛語又看到一段神的話說:「解決人的這種情形有一個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告別以前的生存方式,告別以前的人生目標,對自己以前的生存方式,以前的人生觀,以前的追求、願望與理想作一個總結,作一個解剖,然後再對照神對人的心意與要求,看看自己的生存方式與人生觀等等有沒有一樣是與神的心意相合的,有沒有一樣是合乎神要求的,有沒有一樣能給人帶來正確的人生價值,有沒有一樣讓人活得越來越明白真理,活得有人性、有人樣。當你反覆考察、仔細解剖人類所追求的各樣人生目標與形色各異的生存方式的時候,你便會發現這其中沒有一樣與造物主創造人類的初衷是相吻合的,都是讓人遠離造物主的主宰與看顧,是一個個讓人墮落、帶人走向地獄的陷阱。當你認識到這些的時候,接下來你該做的就是放下舊的人生觀,遠離各種陷阱,你的人生讓神為你做主、為你安排,只求順服神的擺佈、神的引導,沒有自己的選擇,成為敬拜神的人。」從神的話中辛語找到了前行的方向,以往她憑著撒但毒素活著,一直為得到名利而勞苦,受盡了折磨、苦害,差點命也搭上了,這樣的生活過得太痛苦了。要想擺脫撒但的殘害,就得改變以往的人生目標、方向,放下錯謬的追求觀點,順服造物主的主宰和安排,做一個追求真理的人,這樣活得才輕鬆釋放。在神話語的帶領下,辛語決定告別那不堪回首的歲月,不再為自己的前途後路打算,把以後的人生交給神,接受神的擺佈安排。

之後,辛語延長了病假的期限,抽出更多時間跟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唱詩讚美神,心裡釋放了很多,精神也越來越好。正當辛語立志為神花費盡本分時,在教育局工作的鄰居問她要不要參加「中高」職稱的參評,說她有這麼多證書和業績,不去太可惜了。辛語聽後內心開始爭戰,她這些年的付出就是為評上這個職稱,這對她來說是個好機會。但辛語又想到以往為了追求名利,自己的命都快搭上了。徘徊中辛語想:「我明知道名利地位是撒但捉弄人的把戲,可怎麼還放不下呢?辛語把這個問題帶到神面前禱告,求神開啟帶領她做出正確的選擇。」

禱告後,辛語看到神的話說:「人這一輩子除了信神走正道,為什麼活著都是虛空,都不值得紀念。你就是做了驚天動地的大事,上過天,登過月球,沒用,你就是搞一項科研成果,對人類有點好處、幫助,沒用,這一切一切都要廢去,唯獨什麼不廢去呀?唯獨神的話,唯獨對神的見證,見證造物主的所有所有的這些產品、見證,人的善行,都不會廢去,這些東西要存到永遠,這些東西太有價值了。」從神的話中辛語明白了,人這一輩子為名為利活著,不管在世上做出多大的成就,得到多高的榮譽,只是得到一時的風光與掌聲,最終都是虛空。但作為受造之物如果能為造物主作見證,這樣的見證是最有價值、有意義的,最能蒙神稱許。今天自己能有機會在神家盡本分,這是神破例的高抬和恩待,如果自己能盡好本分,為神作見證,這個見證能存到永遠,是有價值的,比自己在世上追求名利地位,滿足一時的虛榮心要有意義。明白了這些之後,辛語放棄了評職稱的念頭,繼續盡本分。後來她得知整個學區只有兩個名額,很多人都在爭這兩個名額,要得到這個職稱,得付出沉重的代價。此時,辛語感謝神的開啟帶領,讓她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改變了自己的活法。

現在辛語確定了人生目標,不再注重那些爭名奪利的事,她感到活得輕鬆,心靈裡踏實平安了。漸漸地,辛語的身體恢復得越來越好,走路也有勁兒了,吃飯也正常了,別人根本看不出她曾是個做過大手術的病人。以前丈夫不支持辛雨信神,後來看到她的病恢復得這麼好、這麼快,活得也比以前開心充實,也願意讓她信神了。辛語感受到活在神前的快樂,全身如釋重負,真正體嘗到信神追求真理,盡本分見證神,才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正道。

推薦您聆聽詩歌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