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逼迫見證——跟隨主耶穌走坎坷的路

逼迫見證——跟隨主耶穌走坎坷的路

1996年,我信了耶穌,為了還報主的愛,我盡上了接待的本分。因著弟兄姊妹常來我家聚會,不久我就成了中共政府重點關注的對象。在十年的信主生涯中,我被中共政府抓捕了4次,親身經歷了中共政府慘無人道的迫害,但也體嘗到主與我同在,使我在中共的摧殘中站立住,並堅定了我跟隨主的決心。

1997年8月的一天早上,我們七十多個弟兄姊妹正在聚會。六個警察突然衝進來吼道:「我們是派出所的,都不許動,你們是非法聚會,把身上帶的東西都掏出來放在地上。」警察檢查完我們的東西後,把錢裝進了他們的腰包裡,還沒收了二十本聖經和三十個筆記本。隨後,警察命令我們排好隊跟在警車後面去鄉政府,幾名手拿電棍、手銬的警察前後分開,把我們夾在中間。走到半路時,我趁他們不注意就逃脫了。在逃跑途中遇見了一個弟兄,我就跟他去了一個朋友家住。我們一同將今天遭中共抓捕的事向主禱告,禱告後我想起聖經上說:「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做我的門徒。」(路14:27)主耶穌的話使我認識到,今天在這個不愛光倒愛黑暗的國家中信主、跟隨主耶穌,必定會受到世人的譏笑毀謗,受到中共政府的逼迫和追捕,這是主給我們的苦杯,我們應當喝。於是我繼續信心百倍地傳福音

1998年3月的一天晚上,我們六個弟兄姊妹正在唱詩歌,忽然闖進來四個警察,手中拿著電棍和手銬,氣勢洶洶地說:「不准動!全部給我跪下,把口袋裡的東西都掏出來。」隨後警察把我們的聖經、筆記本和錢全部沒收,還把我們兩個兩個地銬在一起,用布蒙住我們的眼睛。警察一邊往外推我們,一邊罵道:「媽的。你們信主擾亂社會治安,趕緊走!」我們被帶到派出所後,被關在一間不足3米寬、4尺高的小屋裡,我們只能蹲著,他們還給我們帶上了20多斤重的腳鐐。

第二天上午10點多鐘,警察把我們押到看守所。兩個警察對我進行了審訊。感謝主的保守,我什麼都沒說。一個警察氣憤地罵道:「你他媽的,不識相,給你臉不要臉。」隨即重重地搧了我四個耳光,頓時我的耳朵嗡嗡作響,臉上火辣辣地疼。接著警察又用文件夾猛打我的頭。痛苦中我想到主耶穌說:「只是我告訴你們這聽道的人,你們的仇敵,要愛他!恨你們的,要待他好!咒詛你們的,要為他祝福!凌辱你們的,要為他禱告!有人打你這邊的臉,連那邊的臉也由他打。有人奪你的外衣,連裡衣也由他拿去。……你們倒要愛仇敵,也要善待他們,並要借給人不指望償還,你們的賞賜就必大了,你們也必作至高者的兒子;因為他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惡的。你們要慈悲,像你們的父慈悲一樣。」(路6:27-29、35-36)主的愛感動了我的心。想到主耶穌為了救贖罪人,不知受了多少的辱罵、棄絕、毀謗,仁慈的主耶穌從不與逼迫抵擋他的人計較,反而還能包容忍耐,憐憫人,用愛去寬恕人,主對人的愛太大了!想到這兒,我哭了,心想:不管受多少屈辱、痛苦,我都要誓死跟隨主耶穌!半個月後我被釋放了。此後,我傳福音的勁更大了。

1999年5月的一天,村裡的兩個地痞來我家對我說:「趙武(其中一個地痞的名字)想要和你去XX地方做生意,那裡的生意好做,賺的錢也多。」我說:「我沒時間又沒本錢,家裡還有一些活要做,去不了,你們去吧。」他們聽後也沒說什麼就走了,可沒想到他們是被中共政府指使,以做生意為由來打探我行蹤的。就在第二天晚上7點鐘,刑警科科長帶著兩個警察突然闖進我家,科長梁XX進屋後就拿著手電筒各處搜查,一無所獲後,警員韋XX對我說:「跟我們走一趟,我們有話要問你,說清楚你就可以回來了。」他們不容分說就把我強行推出門外,隨後就把我狠狠地推倒壓在地上,把我的手擰到背後銬上。罵道:「媽的!看你還跑不跑,幾次都沒抓到你,今天可逮著你了。」我心裡很害怕,不住地呼求主。我想起主耶穌說:「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想到這,我的心頓時平靜了許多,也有了膽量,不那麼害怕了。

到了縣公安局,韋XX、梁XX二人把我押到審訊室,一進去他們就把我推倒在地,又上來摁住我,然後各在一邊用力地揪著我的衣領,吼道:「跪起來,跪直點!你知道我們今天為什麼把你抓來嗎?」我說:「不知道。」韋某惡狠狠地說:「你他媽的!別跟我們裝傻,你是信主的,而且還是一個大帶領,你最好老實點,乖乖地與我們配合,不然有你好受的!」之後他又說出三個弟兄姊妹的名字,問我是否認識,我說不認識,他指著我的鼻子罵:「你他媽的,不老實。」這時,梁某拿文件夾朝我頭上猛打幾下,大聲地吼道:「把他反著銬起來!」他們打開我的手銬,把我的右手反過背往下拉,左手反背著往上拉,又將兩隻手使勁地往一起推拉用手銬銬住,我痛得大叫了出來,頓時覺得氣都喘不過來了。銬好後,梁某命令我跪直,又用腳把我的兩條腿向兩邊扒開,用穿著皮鞋的腳在我的小腿上又踩又輾,疼得我汗水濕透了全身。這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使我全身失去了知覺。梁某邊踩邊罵道:「媽的。你說不說?不說我就踩死你!」我癱軟在地,不出聲。梁某就對我拳打腳踢,還諷刺我:「你這麼老了還沒受過這樣的苦吧?你今天為了信受這苦值得嗎?再不說我就踩死你,或者再叫幾個人輪班來折磨你,看你說不說!你這麼嘴硬有本事叫你的神來救你呀!」我在心裡不停地呼求主:「主啊!求你救救我!我快支撐不住了,願你加給我力量,保守我不當猶大出賣弟兄姊妹……」梁某繼續逼問,我仍不出聲,他把我的手腕一拉,痛得我「啊」地慘叫出聲來,梁某猖狂大笑著說道:「現在黨的政策這麼好,你還去信主,你這是擾亂社會治安,就是你不說也要叛你的刑!」我有氣無力地說:「我擾亂什麼社會治安了?我們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主耶穌要求我們傳福音做好人,如果大家都來信主了,你們公安局、派出所就清閒了。」梁某一聽更氣憤了,對我又是一頓拳打腳踢,打得我眼冒金星、鼻青臉腫地癱軟在地。梁某看我真的不行了,就來給我鬆手銬,可由於手銬拉得太緊鬆不開,就叫兩人來幫忙,經過一番折騰,手銬終於打開了。此時,我渾身已完全失去了知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他們把我拖到另一間屋子,又把我的一隻手銬在窗邊,鎖上門就走了。此時我不禁有些軟弱,心想:這樣的酷刑折磨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在極度痛苦中,我想起主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情景,與主所受的痛苦相比,今天我受這苦又算得了什麼呢!想到這兒我就沒有那麼痛苦了。第二天他們把我關押到看守所.

40多天後,他們以搞非法組織為罪名判我勞教一年半。我剛到勞教所時,獄警就對兩個牢頭說:「這個是信教的,你們要看管好,如果他不完成任務你們就看著辦。」緊接著,牢頭就帶我到工廠做彩燈,給我安排了高額的任務,若完不成,牢頭就對我一頓毒打。而且有好幾次因我沒錢給他們買煙、加菜,他們就把我叫到偏僻處,讓我低頭跪下,用腳跟狠跺我的後背和腳,我承受不住癱倒在地。牢頭就說:「你不是信耶穌嗎?你們信耶穌的人都是不怕打的,你們都是罵不還口,打不還手。」在那裡我每天都要被他們歧視、毒打,遭受著非人的折磨。而且化糞池的通道堵塞了,也要我去疏通;牢房裡死人了,也要我去抬,如果不服從他們的安排,就會遭到牢頭的毒打。我們每餐吃的是沒有油水的冬瓜湯,猶如豬食一樣的菜,就連玉米粗飯裡還摻有沙子。我只有不住地向主禱告,求主帶領我在這樣的患難痛苦中能夠站住見證。在勞教所裡,獄警每星期還給我們上一天政治課,內容是說:「中共政府這麼好,讓你們有吃有穿有錢花,你們還信什麼神?哪裡有神?哪裡有什麼救世主?都是黨的政策好……」聽到這些話,我心想:我們吃的用的全是神賜給的,哪是黨的政策好帶來的?真是顛倒黑白!

感謝主,一年半的勞教生活並沒有使我對主失去信心,2000年我刑滿釋放後繼續傳福音

2004年5月的一天,我們六個弟兄姊妹散會後在路邊等車,不料被惡人何XX看見,把我們幾個給舉報了。不到十分鐘,四個警察開著一輛警車就來了,上次抓捕我的刑警科科長梁XX也在其中。他們把我們隨身攜帶的聖經、筆記本、錢都搜去後,把我們押到公安局。我被帶到一間審訊室,梁某問我:「你們幾個人等車要去哪裡?」我說:「回家。」「那他們幾個呢?」「不知道。」梁某氣憤地說:「你不說,他們也會出賣你的。」梁某見我不理睬他,就一拳把我打倒在地,對我一頓拳打腳踢。還說:「你現在不說,到那個地方你就會說了。」說完就把我押上警車,送去看守所。一個警察帶我到一間牢房,他對牢頭說:「這個人就交給你了,他什麼都不懂,你好好教教他。」說完對牢頭使了個眼色。警察走後,牢頭凶巴巴地問我:「你是因什麼進來的?」我回答:「我是因為信主進來的。」他就命令我刷廁所,還讓我睡在廁所旁邊的水泥板上。這時,我心裡有些害怕了,進到這個地方,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我默默地向主禱告:「主啊!我把我的一切向你交託,求你帶領我,使我不管臨到什麼事都能站住見證,不背叛你。」到了開飯的時間,犯人都爭先恐後地搶飯,我沒有碗筷就只能站在那裡看著他們吃。過了一會兒牢頭過來問我:「你有沒有錢?」我說:「沒有。」牢頭一聽我沒有錢,就叫來兩個犯人,命令他們去弄肥皂水叫我喝。我捧著肥皂水不喝,牢頭就對犯人說:「你們教教他。」犯人上前一個飛腿把我踢倒在地,肥皂水全倒在了我的身上。這時又來了兩個犯人對我一頓拳打腳踢。牢頭又讓一個犯人拿來一桶衣服叫我洗,我咬著牙忍著疼痛,從地上慢慢地爬起來,搖搖晃晃地提著衣服去洗。我邊洗衣服邊掉眼淚,心中恨透了中共惡魔,真想跟他們拼了。這時主耶穌的教導在我耳邊響起:「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裡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太5:39-41)主的教導平息了我心中的怒火,主教導我要以善勝惡,因賞罰在主,報應也在主。這時我立定心志:不管他們怎麼折磨我,我都要遵行神的道,傳揚主的名。在看守所關了40天後,他們又判處我兩年半的勞教。

在勞教所裡,獄警為了榨取犯人的血汗,就給我們下達高額的任務,致使我們每天工作都超過12個小時,完不成任務的還要被關禁閉,還要被電棍、電鞭毒打。一次,獄警給我下達50雙鞋墊的任務,我一直加班到凌晨三點還沒完成,實在支撐不住就睡著了。獄警得知我睡著了,就氣憤地把我叫到禁閉室,眼冒凶光地用手指著我問:「你為什麼不完成任務?」我說:「我太累了,堅持不住了。」獄警一聽就狠狠地關上門,到辦公室裡打開自動按鈕。隨後禁閉室裡的電鞭就開始「噼啪!噼啪!」地打在我的身上,我無處躲藏,只好任其鞭打,打得我全身都是鞭痕,火辣辣的痛。打過後獄警說:「以後要好好幹活。」我心裡恨透了這幫惡警,心想:你們這幫警察,巴不得把我當作機器一樣為你們幹活,真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在這裡,犯人即使有病也不給看,沒有一點自由,無論安排去哪裡幹活,獄警都像影子一樣跟著。伙食也很差勁,每星期唯一的一次加菜,到了犯人碗裡也只是一點點,其餘就是湯水,有的完不成任務連飯都不給吃。就這樣警察還經常對我們說:「如果上面有領導來問你們生活過得怎麼樣,你們就說過得很好,每天的勞動時間都是8個小時,一日三餐都有肉吃。」後來,獄警除了安排我做彩燈還安排我搞衛生,凡是最累最髒的活都叫我做,不去就挨打,使我每天都忙個不停,身體極度勞累。每當這時我只有向主禱告,想到聖經上說:「但這一切的事以先,人要下手拿住你們,逼迫你們,把你們交給會堂,並且收在監裡……你們要為我的名被眾人恨惡,然而,你們連一根頭髮也必不損壞。你們常存忍耐,就必保全靈魂(或作:必得生命)。」(路21:12、17-19)主耶穌的話給了我信心,現在我雖然落入了中共的手中,但只要我依靠主,主必看顧保守我渡過難關,沒有主的應許我一根頭髮絲都不會少,我願意把自己都交託給主,至死跟主走。

經歷中共政府的多次抓捕、迫害,使我看到中共政府就是專門與神敵對的!它口口聲聲說宗教信仰自由,卻對信主之人百般地攔阻與迫害,企圖把人都控制在它的手中,讓人都順服它、敬拜它,真是太卑鄙了。它越是這樣逼迫我,越使我看清它的醜惡嘴臉,同時,更加堅定了我跟隨主的信心。以後無論遭遇什麼逼迫患難,我都要跟隨主耶穌走到底!

楊任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神不忍心讓我再墮落 虛偽的世界挫傷我的心 我上小學的時候,我們班裡有一個女同學是信主的,她家也是整個屯子裡唯一一家信主耶穌的。由於她經常給我講主耶穌的故事,聽多了也就了解了一些主耶穌醫病趕鬼的事蹟,和主耶穌釘十字架的事。她還告訴我,信...
為什麼神還要道成肉身來發表真理作一步審判人、潔淨人的工作呢?... 下面針對你們說的“神一句話能創造天地萬物,一句話能讓死人復活,神要把人改變成為聖潔,一句話就能達到,為什麼還要道成肉身來發表真理作一步審判人、潔淨人的工作呢?”這個問題我們再交通交通。 神是全能的,在神沒有難成的事,這...
牧師、長老真是主設立的嗎? 多數信主的人看到聖經上說「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徒20:28)就認為宗教界的牧師長老都是聖靈設立的,是聖靈立他們作全群的監督,讓他們牧养教會,既然他們是被神認可的,那...
苦苦巴望的駕「雲」重歸 一天,鄰村的張姊妹來到我家,她說:「我告訴你個好消息:咱們盼望的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末世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啊!」我說:「姊妹你別說了,這不可能!經上記著說:『加利利人哪,你們為甚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