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忘年之交的友誼

我是一個80後,雖沒像大多數80後那樣嬌蠻任性,但在單親家庭長大的我,也是性情比較狂妄,不太會體諒別人。尤其是與老年人在一起,自己更是沒有多少愛心和耐心,流露更多的是年齡上的代溝跟人無法相處,性格上的差異跟人無法相合。然而在全能神話語的帶領下,讓我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能力,實際體會到了年齡上的差距不再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最大阻礙。

2012年6月,我在教會中與一個60多歲的老姊妹在一起配合盡本分,弟兄姊妹告訴我在盡本分中要與老姊妹和諧配搭,做事或處理問題時多體諒老姊妹。可是因著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總以自己年輕為資本自居,在盡本分中給老姊妹帶來了很多的痛苦和轄制。

一天,教會帶領要我們記錄一下教會要落實的各項工作,我在奮筆疾書的同時,嘴裡還在不停地催著:「下一條,下一條……」卻絲毫沒有顧及到老姊妹寫字是否能跟得上。記了幾條後,老姊妹忍不住地說:「不行啊,得慢點,我還沒有寫上呢!」我回頭看看老姊妹的筆記本,她為了跟上我寫的速度,有些不會寫的字,要麼用空格代替,要麼就是畫圈,看到這些我心裡有點兒埋怨老姊妹:「哎呀,咋那麼慢呢?」隨口便說:「行了,你別記了,我幫你記吧!」這時教會帶領對我說:「小姊妹,我們得體諒老年人的難處,老姊妹年齡大,寫字速度慢也是正常的。」我有些不好意思,便低下了頭沒再說什麼,老姊妹也樂呵呵地說:「是啊,咱倆要好好配搭在一起,神都說了:『在年輕與年老的弟兄姊妹之間搭起一座友誼的橋梁……』」但是我心裡並沒有接受弟兄姊妹這樣的提點幫助,就在心裡說:友誼的橋梁哪那麼好建立啊,這除了代溝就是差距,我以後只能是多多忍耐和克制罷了。所以在接下來的配搭過程中各種摩擦的事情也是層出不窮。

老姊妹在幾年前得過一場大病,差點危及生命,雖然在神的保守下平安地活了過來,但是卻留下了後遺症,就是記性特別差,有時候我們定好下午三點半見面,但她四點才到,並說:「咱倆定的就是四點。」面對老姊妹我無語了,之前的忍耐就像蒸發的水一樣在一點點消失,我開始從心裡抵觸和老姊妹在一起配搭了。不久,神又擺上新的環境來潔淨變化我,一次,我們提前定好第二天我和另一個姊妹去傳福音,早上還沒走,老姊妹給我打來電話問:「你現在幹嘛呢?」我就說:「在家呆著呢!」老姊妹說:「怎麼還在家呆著呢?今天沒有傳福音的對象嗎?」我便擰著勁說:「沒有。」姊妹又對我說:「這可不行啊!咱得體貼神心意啊!這樣下去,我們連自己是幹什麼的都不知道啦!……」聽到這話我的心再也安靜不下來了,對接待家的姊妹說:「這老姊妹太轄制人了,等我明天問問她,我是幹什麼的,我還真不知道。」姊妹說:「咱問歸問,可若是憑著血氣,神可厭憎啊!」當時的我根本聽不進去姊妹這樣的提醒,當天配合傳福音也沒有什麼果效,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裡滿了對老姊妹的埋怨:這老姊妹歲數大、素質差,記性還那麼不好,今天福音沒傳成,也怨你。不行,明天非得和她當面說清楚。這時,神的話在我裡面引導:「不管你做啥事,你應先明白你做這事到底是為什麼,這事屬於什麼性質……」揣摩著神的話,我靜下心來開始反省自己的所思所想:是啊,我想質問姊妹無非就是讓自己佔個上風,根本不是為實行真理。此時,我便跟神禱告:「神哪,我的心現在不能平靜,求你保守我的心,讓我能順服下來,不做傷害姊妹的事,不憑著血氣做讓神厭憎的事,我身量太小,在神擺設的環境當中我真的勝不過去,神啊,求你幫助我。」禱告過後,我的心安靜多了。

第二天看見老姊妹的時候,我的撒但敗壞性情就控制不住了。我對老姊妹直言道:「姨,你太轄制人了,定好的事總忘,你還在電話裡說我不知道自己是幹什麼的,那你說我是幹什麼的?」老姊妹被我突如其來的質問弄得面紅耳赤,但當時她心平氣和地說:「咱們先跪下來跟神作個禱告吧!」在禱告中,她痛哭流淚地向神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恨惡自己的狂妄自大給我帶來了這麼大的傷害,絲毫沒有埋怨我的意思。那一刻,我蒙羞了,我本以為說出這些話我會很痛快,可我心裡不但沒好過,反而更難過了。和老姊妹在一起配搭這麼長時間,臨到事我卻不明白神的心意,對自己的撒但本性也沒有絲毫認識,我從起初的對老姊妹帶著成見,到後來的帶著要求,最後克制自己來包容忍耐,當一樁樁不合我意的事發生之後,我狂妄本性大爆發,當眾質問老姊妹,自己狂妄得連最基本的人性都沒有了。

回到家,我的心非常難受,就來到神前尋求,我看到《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裡一段人的交通說:「有的人在盡本分中跟誰也配搭不來,誰也接近不了他,更顯明他的狂妄自大,一點人性理智沒有,不知道自己的半斤八兩,還瞧不起人,這不是太可憐的人嗎?這種人性情一點沒有變化,能否蒙拯救不好說。真認識自己的人能正確對待別人,不苛求別人,還能耐心幫助扶持別人,讓人感覺可親可愛,有正常人際關係,這是有人性的人,有人性的人對神才有忠心,與人能和睦相處,盡本分也合格。」對照講道交通,再回想自己對老姊妹的傷害,此刻我才明白,我用忍耐、克制來約束自己和老姊妹「和睦」相處,卻不注重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我與老姊妹在一起配搭,因著她年齡大、記性差,素質不好,我心裡便瞧不起老姊妹,沒有包容和擔諒。在我的克制和忍耐達到極限的時候,我的撒但敗壞性情就徹底爆發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年輕人宗教觀念少,處世哲學少,想得簡單,考慮得不複雜,就是人性沒有成形的部分,是可取的部分,但是年輕人愚昧、缺乏智慧,這是需要神成全的部分,使你們長分辨能夠看透許多靈裡的事,逐漸成為合神使用的人。……年老的弟兄姊妹遇事沉著穩重,性情穩定,不是一陣風一陣雨,總是一個勁,只不過領受東西慢點,但這不是大毛病。」看到神的話我蒙羞低頭了,神從來不高看或貶低哪一個人,在神眼中,無論年老年少身上都有長處也有短處,神把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人安排在一起盡本分,是讓人互相取長補短,各盡功用,最後都能達到合神心意。可我從來看不見自己的毛病,我的狂妄、人性不成熟、理智差這些我從來不去反省認識,也不恨惡,這時候我才知道,不是我用忍耐、克制在包容老姊妹,而是老姊妹一直在包容我,因我想到在我們兩人配搭盡本分中,老姊妹處處擔諒我,拼上勁地想忠心盡本分滿足神,從來不跟我計較什麼,可是自己狂妄自是瞧不起老姊妹,從來沒有幫助過老姊妹什麼,我越想越感到慚愧。事後,我和老姊妹敞開自己的敗壞並向她道歉,老姊妹對我沒有一點埋怨和介意,依然鼓勵我要和她在一起繼續配搭。

不久,神又奇妙地安排了一件事,更讓我覺得蒙羞慚愧。教會讓老姊妹配合給一個信主多年的姊妹傳國度福音,因之前已有很多年輕的、素質好的弟兄姊妹給這個姊妹傳過,但對方一直都沒有接受。當這個本分臨到老姊妹的時候,她樂呵呵地說:「好,我依靠神去配合。」看著老姊妹我真為她捏了一把汗,她真的行嗎?但令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僅僅二十多分鐘的時間,宗派的姊妹就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這使我從頭到腳對老姊妹刮目相看。事後得知,她們有著相同的身世背景,都是老年喪子,老姊妹用自己的實際經歷講了自己是如何靠神勝過了喪子之痛,又是如何靠神勝過了病痛折磨之苦,因著她用自己的實際經歷跟福音對象見證了神的愛和拯救,把福音對象帶回了神的家中。這件事情讓我想起來就受感動,也讓我認識到自己狂妄自大把老姊妹看扁了,更是神實際的作工回擊了我的觀念,老姊妹禱告依靠神傳福音達到了果效,而我引以為豪的那點頭腦素質,在事實面前已如糞土,不能派上什麼用場。老姊妹雖然在我看素質不好,但是有實際的經歷,對神有認識,這在神看是寶貴的,而這些正是我缺少的。此時我才明白了神的心意,原來我和老姊妹在一起配搭,神是讓我們互補,學會和諧配搭,學會做人。

生命見證-見證分享從那以後,我不再帶著有色眼鏡看老姊妹了,當我們再次一起配搭去傳福音的時候,我願意讓神的話在我們身上掌權,神的話說:「不論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弟兄姊妹都知道自己該盡的功用,年輕的不張狂,年老的不消極、退後,而且能夠互相取長補短,互相服事,沒有任何成見,在年輕與年老的弟兄姊妹之間搭起一座友誼的橋梁,因著神的愛讓你們彼此更理解。年輕的弟兄姊妹不小看年老的弟兄姊妹,年老的弟兄姊妹也不自是,這不是和諧的配搭嗎?如果你們都有這個心志,神的旨意必成就在你們這一代人身上。」面對神的話我不再持疑惑的態度,我相信只要實行真理,我和老姊妹之間一定能建立起一座友誼的橋梁。接下來在我們一起給人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時,因為老姊妹有經歷,她就負責見證神的作工,談神的經營計劃,而我負責找出相應的神話語,給福音對象唸,在我倆的配搭交通中,一個個渴慕尋求真道的人都願意來考察神的末世作工,這使我看見了神的大能和權柄,我從心裡感謝全能神。

後來,因著本分的調動,我與老姊妹分開了,在與老姊妹配搭相處的三個多月當中,使我經歷到了人與人不管年齡上有多大的差距,都不能成為人和諧配搭的攔阻,唯一的攔阻就是人狂妄自大的本性,和人不能正常相處。是神為我在人生的旅途中積攢了一份忘年之交的友誼,這份友誼裡沒有代溝,沒有成見,滿滿的都是愛,感謝讚美全能神!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喜愛

不能和諧配搭都是因為人有狂妄的本性,人不願意順服任何不合己意的東西,總是要求周圍的人、事、物來順服自己。您在事奉上是否有不能和諧配搭的苦惱?我們願意做您的聆聽者!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