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萬象

當前位置:主頁聚焦社會萬象警匪一家,唯有神是我的堅固台

警匪一家,唯有神是我的堅固台

一天傍晚,丈夫下班騎著自行車在路邊走,突然後邊來了一輛轎車把丈夫撞飛了,丈夫摔在了車蓋上,又摔到了地上。很快路邊就圍攏了很多人,他們把我丈夫送到了醫院,又通知了我和孩子。聽到這個消息,我頓時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腦子裡一片空白。這時候我只有不停地呼求:「神啊!求你幫幫我,求你帶領我!……」

我和孩子急忙趕到現場(離我家不遠的公路上),看到丈夫騎的自行車已經被壓扁了,看到這個場景,我心想:自行車都被壓成這樣,丈夫還不知成什麼樣呢!這時14歲的兒子哭了起來,氣憤地跑到肇事司機的車窗旁,朝肇事司機的後背打了兩拳,沒想到這兩拳卻惹下了大禍(後來才知道這個司機是黑社會老大的小舅子,我們市的其他黑社會老大都不敢惹他),只見他坐在司機的座位上,用手把孩子推搡到一邊,就開始打電話,說:「你們趕緊給我過來,馬上!我在xx地。」我當時忙著找車去醫院看丈夫,聽到了也沒當一回事。

天很快就黑了,馬路上車很少,鄰居幫我找了一輛私家車,要等一會才能來,我就和孩子在路邊等車。沒想到十幾分鐘後,來了一輛麵包車,車門猛地打開了,我看到車裡有五六個人,有的手裡拿著刀,有的拿著斧子,還有一個拿著很長的鐵棍。

黑社會,警匪一家,依靠,保守,

那個肇事司機指著我兒子,對車上的人大聲說:「你們幾個,把這個小崽子給我砸死。」他話音剛落,我兒子就拚命地往家的方向跑,這幾個打手飛速地下了車開始追孩子。我一聽他們要砸死孩子,也顧不得丈夫這邊了,跟在打手後面也拚命地跑,想追上他們。可是那幾個打手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拼了命似的跑,我和他們始終有好遠的一段距離,那時候已經天黑了,我看不見打手,更看不見兒子了。我不知道這些打手會把我兒子怎麼樣,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我一邊跑,一邊不停地禱告神:「全能神啊!救救我們吧!全能神啊!救救我們吧!……」

後來看到那幾個打手又返回來了,我猜他們可能沒有追上孩子。此時我也不跑了,裝作若無其事地在路邊走,那幾個打手走過我身邊的時候,就聽他們說:「追不上了,天黑也找不到了,不追了。」這時候我不停地感謝神,心想:一個14歲的孩子,幾個專業訓練過的打手都追不上他,這真是神的保守啊!

後來我在孩子的姑姑家找到了他,看見孩子的臉嚇得慘白,我心疼地一邊哭,一邊安慰孩子說:「別害怕,我們去醫院看你爸爸。」這時候孩子的姑姑說:「他們這幫黑社會的人,會不會去醫院堵你們呀?到醫院別讓孩子露面了。」於是我和孩子的姑姑帶著孩子一起去了醫院,我們把孩子藏在醫院外面的小樹叢裡,囑咐他不要出聲,等會兒來接他。

進了醫院,看見丈夫躺在一張病床上已經不省人事,像死了一樣,我的心都快碎了:他要有個三長兩短,我們整個家就完了。丈夫的姐夫在他身邊,我著急地問他:「怎麼沒有人來給治療呀?」姐夫無奈地搖搖頭說:「這些黑社會的流氓提前告訴醫院了,不讓任何一個醫生給我們治病,所以沒有一個醫生敢靠前的。」聽到這話我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又想到兒子還在外面,就跑到病房門口,害怕那些打手再追來。

沒想到,這些地痞流氓真的追來了,看見我站在門口就大聲地喊:「你家孩子哪去了?」我也大聲地喊:「不知道。」他們就在醫院的樓上樓下到處找孩子。找了十幾分鐘沒有找到,就回到丈夫的病房,大聲對醫生說:「告訴你們,誰也不准給他看病!誰要是給他看病了,有你們好果子吃!」說完就揚場而去。

打手走後我就趕緊找大夫給丈夫治病,不管看見哪個醫生我都求他們給我丈夫治病,可是醫生都無奈地說:「這些人我們也惹不起,人家不讓看,你們還是回家吧!」還有一些醫護人員,看見我們都遠遠地躲開了。

此時我看著不省人事的丈夫感到痛苦極了,醫院本來就是救死扶傷的地方,但是因為這個社會的邪惡黑暗,醫生也怕這些黑社會的地痞,都不敢給丈夫治病了。萬般無奈之下,我只好求人幫忙把丈夫抬回了家。回到家,看到躺在炕上沒有任何知覺的丈夫,不知道他最終是死是活,我的眼淚不停地流下來……

這一夜我既擔心丈夫又擔心黑社會的人再來找孩子,一直都沒有合眼,我不停地禱告神,願把丈夫和孩子的生命都交給神,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天快亮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不能讓孩子呆在家裡,這樣不安全。我就叫醒孩子,讓他趕緊到外面躲起來,先不要回家。

天剛亮,肇事司機和一個打手果然來到我家,他們進屋後就大聲地喊:「你家孩子呢?哪去了?」我當時被他們的氣勢嚇得都不敢說話了。這時候婆婆來了,說:「這孩子小也不懂事兒,你們不要和他一般見識。」鄰居也來幫著說情:「你看這家這麼窮,孩子還上學,和我家孩子一樣大,才14歲,你們算了吧。」兩個地痞四下看了看我家的破房子,真是窮,便「哼」了一聲就走了。

黑社會,警匪一家,依靠,保守,

這時候丈夫家的一個親屬來看丈夫,對我說:「這些黑社會的人,連市長,省長都敬他三分,咱更惹不起了,打官司也打不贏。昨天我們報警,公安局和派出所的人都來了,可是他們沒有問人撞得怎麼樣了,而是給地痞點煙,像個哈巴狗一樣溜鬚地痞,之後,這些公安人員什麼都不管就走了,真是警匪一家啊!這個年頭沒有錢,沒有勢力就注定是受欺受壓的對象!」聽他這麼說,我心想:在中國哪有公平可言,簡直太黑暗了,黑社會的人把人撞了警察不管,要把孩子砸死警察也不管,以往只是聽說警匪是一家,現在是親身經歷後看到,警匪確實是一家!

親戚、鄰居走後,我回想這兩天發生的事,感到靠警察靠不住,靠醫院也靠不了,只有神是我的依靠,是神在危難之時保守我兒子沒有被黑社會砸死!看著毫無知覺的丈夫,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求你帶領我,不知道丈夫是死是活,我願意把他交託給你,求你救救他。」我就這樣一直不停地禱告著……

過了一天,我看見丈夫開始甦醒過來,我心裡清楚這是神的奇妙作為,是神讓丈夫甦醒過來的!我趕緊問他感覺怎麼樣了?他有氣無力地說:「沒有勁,下身痛,不敢動。」聽他這麼一說我又害怕了,是不是腿摔斷了呢?要是腿斷了我們家也沒有錢給他治病啊!我一邊流淚一邊不停地呼求神:「神啊!我現在無路可走了,家裡沒錢給丈夫治病,地痞也不讓我們去大醫院看病,求你幫幫我吧。」

於是我就帶著丈夫去附近的小醫院拍了個片子,醫生說:「沒有關係,就是肌肉拉傷,骨頭什麼事兒也沒有。」聽到這個消息,我流著淚在心裡不停地感謝神。更奇妙的是丈夫一個月後就完全恢復了,像正常人一樣去上班掙錢養家了。

經歷了這件事,讓我看到救死扶傷的醫生不能救人,人民的「好警察」不能救人,只有神能拯救人、看顧保守人!丈夫遭車禍摔成那個樣子,自行車都壓得變了形,人卻沒有啥事,而且在緊急關頭,是神開啟帶領我意識到家裡不安全,及時讓兒子出去躲藏,才使兒子躲過了地痞的追殺,神不但看顧了我的丈夫,孩子也蒙了神的保守,神才是我的救主,在最痛苦的時候是神帶領我們一家走過來的,只有神才是人唯一的依靠!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生死關頭的拯救 今年7月中旬連續下了幾場大雨,湖北天門十多個鄉鎮中小型水庫都爆滿,政府為了保城區,偷偷洩洪排水,導致十多個鄉鎮受災。21日早晨7點,我騎著自行車背著神話書,去給弟兄姊妹發書,在不遠處看到大橋的南面已是一片汪洋,洪水攔住了...
實行神話我蒙了神的保守 我是一名客車司機,剛入行時,本著 「遵紀守法,安全至上」 的原則經營著自己的客車。當我看到身邊很多的同行為了獲得更多的錢財都在違法超載,他們每天的收入比我要高出一半多時,我很羨慕,但因著良心的底線,我並沒有與他們同流合污...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公義性情 》選段(舞台版朗誦)... 全能神说:「神的不容人觸犯是神自己獨有的實質,神的烈怒是神自己獨有的性情,神的威嚴是神自己獨有的實質,而神發怒的原則則是代表神自己獨有的身分與地位,不言而喻,他也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實質的象徵。神的性情是神自己原有的實質,...
危難之際,信心見證奇蹟 我叫甘新,今年51歲,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1996年我信了主耶穌,於2004年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心意,神這樣愛人,我當還報神愛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因此,我就一直在教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