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兒敞亮了

2011年9月,一個親戚把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親戚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從神的話中我知道了人的命運都在神的主宰之中,整個宇宙世界與人類都是神創造的,所以人應該敬拜造物的主。於是我和老伴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親戚給了我一本《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我們每天都讀全能神的話,也經常與弟兄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我的心裡特別踏實、平安。正當我們沉浸在神愛的幸福之中時,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2011年10月1日,我吃過早飯去村部開黨員會,走到村部大門口時,我看到門口拉著10多米長的紅色橫幅,上面醒目地寫著褻瀆、毀謗全能神的話,並有50多名村幹部紛紛在橫幅上面簽字。我心想:我既然信了全能神,就不能背叛神。我沒有簽字,就直接跟著人群走進了會議室。

開會時,韓書記厲聲說道:「中國是共產黨的天下,共產黨員不可以有任何的信仰,只能信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也不能參加任何派別的組織、活動,若是參加了就等於是叛黨,一旦發現後果自負。聽說有的共產黨員在信全能神,若是發現我們在座的有信全能神的,家裡的子女就不能上大學,也不能考公務員與進事業單位,被抓到後是要判刑的,還要開除黨籍和軍籍。」在韓書記說話期間,有的人交頭接耳:「信全能神就要開除軍籍,這事可大著呢!」我心裡想:這下完了,剛才我沒有在橫幅上簽字,韓書記可能知道了,他明擺著是在說我啊。這時,現場的幾個人都對我投來了異樣的目光,使我感到反感與惶恐。我有些坐不住了,心想:如果被他們發現我在信神就要被開除軍籍,那就意味著是死罪啊!那我要是為了信神被抓坐牢,不但名聲掃地,還要被扣上政治犯的帽子,那我這輩子可就完了呀!想到這兒,我感到害怕,但外表還故作鎮定,堅持到這次會議結束。

回家後,我把剛剛開會的事告訴了老伴,老伴緊張地說:「是啊!前兩天我看到中共的宣傳單上說『被舉報信全能神的人要罰款5000元人民幣』,我心裡就有些擔心。」我說:「我們剛信神沒多久,要是被抓坐牢了那可怎麼辦啊?我們還是先把書還給胡姊妹吧,等風聲過去再把書拿回來。」第二天吃過早飯,我手裡拿著神的話心裡真的有一些捨不得,但是想到中共政府這麼逼迫,我們還是把書還給了胡姊妹。

書送走後,我本想著:這回就不怕政府抓了,可以睡個安穩覺了。可是躺在床上的我輾轉反側卻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總是浮現出和老伴每天讀神的話的場景,而現在……一想到這些我心裡就覺得捨不得。這時我的腦海裡浮現出韓書記的話:「若是誰信了全能神就要開除他的黨籍和軍籍……」想到這兒,我就覺得把書送走是對的。可是一會兒腦子裡又想起白天送書時的情景,我想自己這麼做是不是太草率了?一會兒又想到老伴說怕被抓罰款,覺得書送走還是穩妥的。一會兒又想到我們是神造的,信神敬拜神是天經地義的,我信神又沒有反對國家、干違法的事,我顧慮什麼呀?明知道信全能神是走正道,我就應該有正確的態度……我還是應該把書再要回來。想著想著,我的腦子裡隱約想到全能神的話說:「人都在聽到神的聲音之後仍舊另行其道,仍舊離神而去,躲避神的恩待與看顧,迴避神的真理,寧願將自己賣給那與神為敵的撒但。」神的開啟使我認識到自己把書送走是錯的,如果我怕政府對自己不利而放棄信神,這樣就等於是拒絕了全能神對我的拯救。我看到老伴也一直沒睡著,於是我跟老伴說:「看來我們倆把書送走是錯誤的,這是在傷神的心啊!不然我們倆怎麼都睡不著覺呢?我看咱倆還是要信神,要不然我們哪天再把書拿回來吧!」老伴說:「說的也是,我們都這把老骨頭了,年輕的時候就沒有誰把我們當回事,現在老了更沒人把我們當回事了,咱們只有靠神了。」

第二天晚上,胡姊妹來我家,我們很高興,還沒等胡姊妹說話,我就對胡姊妹說:「我們還是要信全能神,但我不明白信神是好事,中共政府為什麼要逼迫我們呢?」胡姊妹說:「因為中共是無神論政黨,它就是與神敵對的、是仇恨神的,所以我們跟隨末世基督全能神,就注定要受到它的逼迫,要面臨很多的難處。但只要我們有信心,神會一直與我們同在的,要相信神的全能主宰啊!另外,我們要知道神選擇在中國作工是有意義的,這裡有神的智慧在其中。我們先來看一段全能神的話吧!全能神說:『如今神再次來在人間作他的工作,他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獨裁統治者的集大成——中國——無神論的堅固堡壘,神用他的智慧,以他的能力得著了一班人,在這期間遭受中國執政黨的百般追捕,受盡苦難,沒有枕頭之地,沒有安身之處。儘管這樣他還是在作著他要作的工作:說話發聲,擴展福音。神的全能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測透的,在中國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一般的國家中神從來沒有停止他的工作,反而得到了更多的人來接受他的作工與說話,因為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類中的每一員。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從神的話中看到,神藉著在撒但居住的老巢——中國作工,顯明了神的智慧與全能。我們看到雖然中共政府這樣瘋狂地攪擾、破壞神的工作,但是真心信神的人不但沒有退去,反而信心越來越大,而且越來越多的人都來到了神的面前。從中看到神的工作是任何邪惡勢力都不能攔阻與破壞的。所以,我們千萬別因為中共政府的逼迫而活在膽怯、害怕、消極中,失去跟隨神的信心呀!這樣就正中了撒但的詭計,讓神傷心呀!老弟兄,你再來讀一段神的話。」

宗教逼迫我捧著神的話讀道:「當我正式開始作工之時,所有的人都隨著我的轉動而轉動,以至於全宇之下的人都隨著我而忙碌,全宇上下一片『歡騰』,人都被我帶動了。因此,就是大紅龍也被我折騰得手忙腳亂、不知所措,在為我的工作而效力,心雖不願意,但又不能隨從己意,只好是『任我擺佈』。在我所有的計劃之中,大紅龍作了我的襯托物,成了我的『仇敵』,但又是我的『傭人』,因此,我始終不放鬆對它的『要求』。所以,最後一步道成肉身的工作在『它的家』裡完成,這樣,更有利於它能為我好好效力,就藉此來征服它,來完成我的計劃。」胡姊妹交通道:「從神的話中我們就知道了,中共政府的逼迫是為成全神選民的信心而效力的,它其實是神手中的一顆棋子,沒有神的許可,它不敢動我們一根汗毛。就如當初撒但苦害約伯時,神不允許撒但奪走約伯的性命,撒但就不敢越雷池一步,因為人的命在神的手中掌握,撒但掌管不了。」我聽了神的話及胡姊妹的交通之後,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地了,我說:「對啊,我信的神是全能的,中共政府也在神的手中擺佈,它做的這一切都是為神的工作效力的,今天臨到的這些環境是神為成全我們的信心而擺設的,我不應該活在膽怯、害怕之中,而應該依靠神去經歷這個環境。」胡姊妹微笑著說:「是啊,撒但無論怎麼做都是為神的工作效力的,這是一場靈界的爭戰!我們可不能上撒但的當啊!正如全能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所以如果是膽怯對神沒有真實信心的人就中了撒但的詭計,放棄了跟隨神的機會,而真心信神跟隨神的人為神站住了見證後,撒但也就退去了。這一切都是神智慧的安排!」

聽了胡姊妹的交通,我說:「現在我心裡踏實多了!原來這都是撒但的詭計,是撒但想讓我遠離神,失去神的救恩啊!我可不能糊塗,我要繼續聚會跟隨神!」老伴也釋然地笑著說:「要不是姊妹你這麼跟我們交通,我們還真中了撒但的詭計,雖然有信神的心願,但不知道撒但的險惡用心與詭計,也不認識神作工的智慧之處,經你這麼一交通我心裡敞亮多了,今後我們還要聚會、信神!」我們三個人都笑了。

衛善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