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靈修App

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

終於踏上回家路

5月的一天,我和往常一樣與幾個弟兄姊妹一起聚會。雖然天氣非常熱,但我們依然門窗緊閉,每人手拿一把蒲搧不時地搧著,我們小聲地讀神的話,講自己的經歷。突然,傳來「咚、咚」的敲門聲,我們趕緊把神的話語書藏好,馬姊妹輕輕地走到門邊,從門上的貓眼看後,確定是王姊妹我們才鬆了一口氣,繼續講著……

王姊妹進來後就把一張紙條遞給我,我看到上面寫著:「蘇姊妹,你們家鄉的教會已經聯繫上了,被中共抓捕坐監的弟兄姊妹也陸續刑滿釋放,教會裡一直受逼迫不能參加聚會的弟兄姊妹也陸續聚會了。你可以先到親戚家打聽一下,如果沒有危險就回去看看家人吧!但一定要小心,多禱告、依靠神。」看到這張紙條,我的眼淚一湧而出,說不清是高興、是激動、還是擔心,我的思緒回到兩年前……
終於踏上回家路

一天傍晚,我正在小雨姊妹家聚會,突然傳來一陣狗叫聲,小雨的爸爸從外面急匆匆地跑進來,喘著粗氣告訴我:「對面有7、8個警察向我們家走來了,你趕快從後門跑吧!」我當時來不及想別的,慌忙從姊妹家的後門逃了出去,跑到了後山的樹林裡,那時樹林裡一片漆黑,不時有什麼響動傳來,驚恐與懼怕使我不停地呼求神,心裡才慢慢平靜下來。我摸黑走了三個多小時的山路,終於到了陸姊妹家。本以為自己找到了一個落腳的地方,懸著的心可以放下一些了,然而陸姊妹卻告訴我:中共抓捕了我們附近教會三、四十個弟兄姊妹,我小姨和小姨父也都被警察抓了。這幾天警察也經常在陸姊妹家附近轉。聽了這些話,我彷彿被當頭打了一棒,心裡感到痛苦無比:眼看離家不遠了,自己卻不能回家贍養老人、照顧孩子,中國之大,卻沒有我的容身之地?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自由自在地信神啊!因著中共這樣瘋狂地抓捕,我不得不到其他地方躲藏。因著中共政府到處安裝了監控器,還利用各村的閒雜人員監視、舉報信神的人,在中共政府嚴密地監控下,我們無法正常聚會、盡本分,我只好離開了家人和孩子,來到了四川這個城市。

回想被中共抓捕的一幕幕,我至今仍心有餘悸。此時我多想回去看看家人和孩子啊!但是因為那次被抓捕的很多弟兄姊妹的照片都在警察手裡,我這次回去會不會被中共警察抓捕?我陷入了矛盾與痛苦中,弟兄姊妹看出了我的心思,就給我讀了神的話,神說:「只管仰起頭來!不要害怕,有我——你們的父親為你們做主……只要多在我前祈求、禱告,我會把所有的信心賜給你們。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五篇說話》)「撒但無論多麼『神通廣大』,無論多麼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強,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麼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裡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麼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麼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姊妹說:「相信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我們不應該害怕撒但,但我們得有智慧,不能憑己意盲目亂行。我們先多多禱告神,求神加給我們智慧,如果神不許可撒但也不敢亂動。」

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回想過去逃亡的日子裡,神都保守我一次次化險為夷,使我真正領略到了神的大能與智慧,更體嘗到了神對我的愛與牽掛。看到神一直在我的身邊帶領著我,使我在試煉中站立住;也是神帶領我看清了中共政府抵擋神、仇恨真理的實質;更是神帶領我經歷神的作工,生命性情漸漸有了變化!神用百般的智慧在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中國作工,雖然受到中共政府百般地追捕、迫害,造謠毀謗,但是神的工作絲毫沒有受到攔阻,反而得著了更多跟隨他的人。如今神的作工浩浩蕩蕩,正在向各國各方擴展,全能神教會的網站也向世界公開,越來越多的人歸到了神的面前,出現了一派喜人的場面。正如神話語詩歌中所唱到的:「國度在人中間擴展,在人中間成形,在人中間站立起來,在人中間站立起來,沒有任何勢力能將神的國度摧毀。」神的權柄是任何的敵視力無法超越的,想到這些的時候,我對神有了信心。

次日,我坐上了回家鄉的火車。想到很快就能見到闊別已久的家人了,一路上我心裡像懷揣著一隻小兔子一樣跳個不停。望著窗外,彷彿看見母親拉著孩子向我走來……

來源:追逐晨星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