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婚姻家庭婚姻經營:其實我的丈夫並不醜

婚姻經營:其實我的丈夫並不醜

千挑萬選 「郎才女貌」夢難圓

從小我就喜歡看言情電視劇,每當看到男主角長得高大魁梧,一表人才,女主角溫柔漂亮,一對佳人郎才女貌,恩恩愛愛,攜手到老,我就心生羨慕,憧憬著將來自己也能找個高大帥氣的丈夫,我倆攜手走在一起,就像一道亮麗的風景,引人注目、羨慕,心裡該有多享受啊!

因為我身材高挑,皮膚也好,加上五官端正,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經常有媒人到我家來提親。親朋好友都囑咐我:「憑你這麼優越的條件,不愁找不到一個跟你般配的對象,可得挑好,千萬別急著做決定,要是選錯了,就會一輩子受委屈……」這話正合我意。

第一次相親,媒人給我介紹了一個皮膚白淨,高大帥氣的小伙,見面時我非常滿意。接觸後,我發現他雙手的大拇指少一個關節,長得再好也是美中不足,我這麼好的條件不能嫁給他,於是就拒絕了這門親事。接下來,又有人給我介紹了好幾個對象,可他們都不如我意。

一晃幾年過去了,和我同齡的都結婚了,家人開始為我的婚事著急。一次,媒人介紹我與現在的丈夫相親,我一看他長相一般,沒有男子漢的風度,心裡就一百個不樂意。可我到現在還不結婚,父母怕別人說三道四,就極力動員我答應這門親事,無奈,我怕惹父母生氣,便委屈地答應了。

婚姻經營,夫妻關係

心病作梗 無法直面丈夫

結婚後,面對跟自己不般配的丈夫,我心裡很委屈,橫看豎看都不順眼,與他說話時我總是冷言冷語、愛搭不理的。

一次,我們一起回娘家,為了不遇見熟人就走山路,沒想到還是遇到了熟人。我聽見她們議論說:「他們倆一點都不般配,這麼漂亮的姑娘怎麼會看上他?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聽到這話,我心情很不好,和丈夫在一起,招來別人說三道四,還笑話我沒有眼光,真是丟人現眼。從娘家回來後,我一頭倒在床上,連著幾天心裡苦悶,就像生了一場大病。丈夫不解地問我:「你從娘家回來,怎麼就病倒了呢?」聽丈夫這樣說,我更來氣,心想:「還不都是因為你的緣故!當初真不該聽我父母的話,這麼草率地同意了這門親事,現在可真是自找苦吃。天天和你在一起,還要忍受別人冷眼,心裡太憋屈了。」但我又不敢直接對丈夫這樣說。

有一年春節,小妹接我們到她家與親戚朋友聚聚。到了之後,小妹要把我倆介紹給她朋友認識,我心想:「明知道你姐夫長相不好,拿不到大面上,還當著那麼多客人的面介紹,這不是故意出我的醜嗎?」於是,我就借故躲在房間裡不出來,和認識的人打麻將。回家後,丈夫問我:「我看你打麻將時總往外掏錢,你今天輸了多少?」我不高興地答道:「輸了一千七百元。」丈夫笑著說道:「你輸這麼多啊?以後玩小點兒。」我一聽氣不打一處來,覺得丈夫不體諒我,一點都不理解我的心情,於是我提高聲音說道:「看看你那個樣子,走到哪兒都不體面,嫁給你這樣的人,我不知受了多少委屈……」丈夫聽到我的數落,委屈地說:「你生氣了,打我幾下、踢我幾腳都行,你能不能不揭我的傷疤?」看著丈夫痛苦的樣子,我也是一肚子苦水,知道不該這麼對他,但我總感到嫁給他心裡不平衡,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第二天,丈夫看我悶悶不樂,就找來幾個人陪我打麻將。可我心裡怎麼也快樂不起來,總覺得他對我再好,也改變不了他的長相,更治不了我的心病。時間長了,丈夫的熱情也被我漸漸地磨沒了。以前我不高興,丈夫總是哄我,主動找我說話,後來就不哄了。他打工回來也不給我買時髦衣服了,好吃的當地特產也很少帶回來。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僵,常常冷戰,有時幾天不說話,不在一起吃飯,同在一個屋簷下住著,卻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丈夫變得越來越鬱悶,經常唉聲嘆氣,憂愁滿面。我更是痛苦無助,平時除了嘆氣還是嘆氣,日子過得死氣沉沉,我們的婚姻亮起了紅燈。

福音臨到 讓我認識到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

就在我的婚姻最低谷的時候,我有幸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經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唱歌、跳舞,心裡逐漸開闊了一些。聽弟兄姊妹交通說神的話能解決一切的痛苦難處。我便把自己的痛苦向神禱告:「神啊!我總看不慣丈夫的長相,覺得跟他在一起很丟醜,兩人經常冷戰,還常常與丈夫鬧離婚,活得很痛苦壓抑,我不知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願神幫助我從痛苦中走出來!」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在神的意念當中,神要讓他造的各種活物有各種各樣的長相,各種各樣的功能與用途,所以神造的萬物沒有千篇一律的,從外形到內裡的構造,從生活習性到各自佔據的位置都各有不同,牛有牛的長相,驢有驢的長相,鹿有鹿的長相,大象有大象的長相。你說誰最好看,誰最不好看?你說誰最有用,誰最沒必要存在?有的人喜歡大象的長相,但沒有人用大象種田的;有的人喜歡獅子、老虎的長相,因為牠們在萬物中長得最威風,但你能把牠們當寵物養嗎?總之,對待萬物人都應存著順服造物主的權柄,也就是順應造物主給萬物制定的規律這樣的態度,才是最明智的,存著尋求與順服造物主的初衷這樣的態度,才是真正的對造物主權柄的接納與肯定。因為神看著是好的,所以人還有什麼理由挑剔呢?

神的話讓我猛然驚醒,原來神造的萬物都有各自不同的長相,有著不同的功用和存在的價值與意義,神看著都是好的。同時,神要求我們人應該順服造物主的權柄,接受造物主造的萬物,這才是有理智的人。神對他所造的萬物,無論醜俊,尚且不嫌棄,而我僅僅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還有什麼理由挑剔呢?我想到自己雖然長得好,那是神給我的,我不應拿它當資本來要求另一半也得高大帥氣,更不應該當自己的盼望沒達到時,就對其貌不揚的丈夫諷刺挖苦、嫌棄貶低,認為跟他生活在一起很丟臉,整天煩惱痛苦,這些表現不就是不順服神的主宰嗎?既然神造一切都是好的,那我就應該從丈夫身上發現他的優點。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才發現丈夫其實有好多長處:他憨厚老實,很珍惜這個家,人性好,不在外面胡來,每年打工掙的錢都拿回家;當我嫌棄他、對他發火時,他從不與我計較,仍是一如既往地為這個家付出,這不都是丈夫的優點嗎?原來我的痛苦都是我不順服神的主宰帶來的。我越想越覺得蒙羞慚愧,下定決心順服神的主宰,好好對待丈夫。

當我再看丈夫時,心裡那種強烈的嫌棄感減輕了,丈夫說什麼我也願意和他搭話了。慢慢地,我嘗試從心裡接納丈夫的長相,也開始關心他。當丈夫打工回來,看他因勞累憔悴的樣子,我不禁有點心疼他,就專門做他喜歡吃的飯菜。丈夫受寵若驚地對我說:「你越來越知道關心人了!你突然變好了,弄得我還有些不習慣呢!你也趕緊來吃吧!」我笑著對丈夫說:「不是我好,是神的話改變了我對你的看法!」終於,家裡有了歡笑聲。

一段時間以後,我雖然對丈夫的態度好轉,不再挑剔丈夫惹他傷心了,可當有事要與丈夫一起出門時,看到別人異樣的眼神,我的臉還是覺得沒處放,心裡就委屈難受。我知道自己還是沒有完全接受丈夫的長相,於是就向神禱告,尋求神幫助我。我看到神的話說:「我們只想說關於社會潮流所帶給人的思想,帶給人的處世方式,帶給人的生存目標與人生觀,這些是很重要的,這些能左右、影響人的心思。……當一股潮流吹來的時候,也可能只有少部分人做了急先鋒,開始做這樣的事,開始接受這樣的思想,開始接受這樣的觀點,但是多數的人呢,還是在不知不覺當中不斷地被這樣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於人都不知不覺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這樣的潮流,以至於被這樣的潮流所淹沒,所控制。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假如說你看一部電視劇,這部電視劇哪些東西能改變人的觀點呢?演員說的那些話、那些字能不能敗壞人?(不能。)哪些東西能敗壞人?就是這部電視劇所要發表的中心思想與內容,這些就代表導演的一個觀點,這個觀點帶來的信息能左右人的思想,左右人的心,是不是這樣?(是。)

細細地揣摩著神的話,我找到了自己這麼多年痛苦的根源,就是看了太多的言情電視劇,特別是看到男女主人公「郎才女貌」,演繹了一對對才子佳人的浪漫愛情,常常讓我感動落淚。我就是接受了這些撒但的思想觀點,認為只有這樣的婚姻才是最理想的,並以此作為自己選擇另一半的標準,在潛移默化中我被撒但敗壞了。我認為自己有點顏值,就應該挑選一個像電視劇裡一樣高大帥氣的對象,那樣才般配,走到哪裡都能得到別人的高看羨慕,心裡才有享受。相親時,我就是受這種思想觀點支配,來挑選自己的意中人,結果媒人給我介紹的對象不少,卻沒有一個夠得上我的要求。我越挑年齡越大,最後在父母的壓力下,我不得已嫁給了長相平平、沒有氣質的丈夫。結婚後,我受撒但思想觀點的影響,總追求外表的虛浮,對丈夫的長相耿耿於懷,百般嫌棄。當聽到別人議論、特別是看到別人的丈夫風度翩翩時,我就更嫌棄丈夫丟自己的臉,從中看到撒但就是通過言情劇,把「郎才女貌」「才子佳人」等錯誤的擇偶觀點灌輸給我,讓我對婚姻的觀點變得扭曲,找對象不看為人如何只看外表長相。所以,儘管丈夫對我很好,但因長相不好,我就不滿意,還朝他發怨氣,傷透了丈夫的心,以至於我們到了無法相處的地步。我和丈夫所受的這些痛苦,都是因我受撒但錯誤觀點苦害造成的。認識到這些後,看到人不信神,沒有分辨,不明白真理,就容易隨從社會邪惡潮流,活在撒但錯謬的思想觀點裡被撒但愚弄。現在,我願意扭轉不對的觀點,重新對待丈夫。

順服神主宰 其實我的丈夫並不醜

後來女兒結婚了,親家熱情地邀請我們去他們那兒作客,還一遍遍打電話催我們快去,客人都在等著我們。我想到那邊的客人都是有身分的人,而丈夫長相不體面,怕他們會小瞧,就不想和丈夫出門。這時,我忽然意識到自己的想法不對了,連忙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棄絕撒但「郎才女貌」的錯誤觀點。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你們的性情、素質、長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頭髮的顏色、你的膚色、你的出生時間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每天要做什麼、要遇見什麼樣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況把你今天帶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擾亂自己,要坦然前行。」神的話說得很明白,每個人的婚姻與家庭都有神的主宰與安排,一個人的長相更在神的手中。今天親家讓我和丈夫去作客,也是神的許可,神在看我是根據神的話看事,還是憑著撒但的生存觀點行事。我不能再注重別人怎麼看,讓自己痛苦,讓丈夫難堪;我要按著神的話去做,自己心裡敞亮,對丈夫也是尊重。於是,我坦然地接受了親家的邀請,趕緊換衣服和丈夫一起出門。

到了女兒家,那邊的客人對我們很熱情,聊天時他們還羨慕地說:「孩子他爸真行,會賺錢又顧家,現在的社會像他這樣的男人太少了……」聽到這番話,我更加蒙羞,想想我們一家五口人的生活來源、三個孩子讀書的費用、買房等,都是丈夫掙來的,從來不用我費心。丈夫的長處我看不見,還嫌棄他、抱怨他,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今天若不是神話語的帶領,我將被撒但繼續蒙蔽苦害,帶給全家的是不盡的痛苦。酒席間,我看見丈夫笑得那麼開心,這時我才發現,其實丈夫並不醜!

神的話拉近了我和丈夫之間的距離,現在,我們吃完晚飯經常一起並肩去散步,我再也不擔心別人怎麼說了。丈夫感動地對我說:「這幾年,你信神像變了個人似的,以前成天對我不理不睬的,我都不敢奢望你會陪我一起散步、聊天……」我聽著丈夫的話,心裡洋溢著幸福,是神的話扭轉了我錯誤的觀點,找回了神賜給我的最幸福的婚姻。

作者:湖北省 子健

精彩推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