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真正的幸福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雖然家裡不富裕,但爸爸媽媽很相愛,對我也很好,家庭還算美滿幸福。長大後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找一個對自己好的男人,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才是最重要的,我不追求大富大貴,只要夫妻恩愛,家人和和睦睦就好!

我和丈夫是經人介紹認識的,當時我嫌他個子矮,但父母卻很看好,說:「他心地善良,會對你好的。」我看丈夫為人老實,像是個會顧家的人,個子矮就矮點吧,只要對我好就行。於是我同意了這門婚事,並在1989年和丈夫結了婚。

結婚之後,丈夫對我體貼、照顧,我的婚姻生活還算幸福美滿。丈夫對我的好,我都記在心裡,我也是一心一意地關心、照顧他,處處為他著想。兩個女兒出生後,為了讓丈夫安心工作,我一個人在家帶孩子、照顧家。那時候,小女兒經常生病,記得有一次,小女兒半夜突然發高燒,慌亂中,我一個人準備帶女兒上醫院,當時丈夫在上夜班,他知道後說要回來,不想讓我太辛苦,丈夫有這份心我就很滿足了。後來兩個孩子到外地上學,我又一個人在外租房子陪讀照顧她們。只要我能做的事從不讓丈夫操心,雖然自己有時苦點、累點,但我們夫妻能互相關心扶持,感覺自己的生活還是挺幸福的。

丈夫當時掙的錢僅能維持家裡開銷,雖然生活上苦點,但我從不埋怨他,我認為夫妻就應該同甘共苦。後來丈夫單位效益越來越不好,孩子上學的學費都交不上了。為了分擔丈夫的壓力,我就向親戚借錢,心想:這些都是暫時的,慢慢會好起來的。可誰知丈夫單位效益後來差到每個月工資只能發一半,我們的生活更是過得緊巴巴的。而且由於我們長時間借錢,家裡欠下的外債越來越多,丈夫和我都感覺壓力很大。到了2013年,丈夫有了出國掙錢的想法,當時聽他這樣說,我雖有不捨,但心想:出去兩三年掙一筆錢後,既能還外債,還能改善一下家裡生活,畢竟孩子越來越大,也得給孩子一個好的生活,為了這個家我同意他出國打工。

後來丈夫去了柬埔寨,一去就是三年,在這三年期間我一個人在家照顧孩子和老人,剛開始丈夫還常常往家裡打電話,關心我和家人,掙的錢也往家裡寄。可後來丈夫來電話越來越少,也很少往家裡寄錢了,後來甚至嚴重到不往家裡寄一分錢,很長時間也不打一次電話。我擔心他在外面出了什麼事,於是我和女兒去看望丈夫。到柬埔寨後看到丈夫安然無恙,我放心多了。因著初次來柬埔寨,我和女兒準備住一段時間,陪陪丈夫再回去。但我發現每次跟丈夫出門時,認識丈夫的人看我的眼總是怪怪的,因著語言不通,我也不明白他們是什麼意思。一個星期後,丈夫突然把一個陌生的孩子抱到我面前,然後對孩子說:「快叫大媽。」我當時愣住了,不知道怎麼回事,當我問丈夫時,才知道這是丈夫在柬埔寨與別的女人生的孩子。我氣得說不出話來,像嚇傻了一樣不知所措。當我責問他時,他毫不在意地說:「這很正常,這邊有很多人都這樣!」聽到他這樣說,我氣得渾身發抖,憤怒之下,我猛搧了他兩個耳光,丈夫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沒有再說什麼。面對丈夫的背叛,我整個人都癱了,晴天霹靂的事實沒有一點預兆地擺在了我的面前,我無法接受這個現實,坐在地上傷心地痛哭。我一遍遍地在問自己:丈夫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往日的丈夫哪裡去了?當初的海誓山盟,平時對我的體貼、照顧難道都是假的嗎?我把一切都給了這個家,我從來沒有要求過丈夫給我金錢、物質的享受,可現在……丈夫的背叛對我來說是天大的羞辱,我覺得我沒有尊嚴活下去了。

我天天以淚洗面,恨那個女人,恨那個孩子,我跟丈夫提出離婚,準備回中國後帶著女兒離開那個所謂的家。但沒有想到他既不同意和我離婚,又不想離開那個女人。接著我又得知家人早就知道丈夫找了別的女人,有了孩子,他們一直瞞著我,我更感覺自己活得沒有一點尊嚴,我辛辛苦苦經營的家,回報我的卻是背叛與欺騙,我的心碎了。面對這重重的打擊,我已經夠痛苦了,但讓我更無法接受的是,認識丈夫和那個女人的人看到我都是投來異樣的眼光,甚至還指指點點。本來是丈夫背叛了我,是這個女人破壞了我的家庭,可現在在別人的眼中我卻成了第三者,我簡直無法描述那種痛苦的心情。那段時間我感覺度日如年,一下子消瘦了10多公斤。

就在我萬念俱灰、痛苦無助的時候,神的救恩臨到了我。住在隔壁的林亭知道了這些事,找到我說:「你信神吧,神能幫助你。」但對於受過無神論教育的我來說,怎麼能說信神就信神了呢!我並沒有答應她。後來林亭又找到我說:「你看看神的話吧,神才能拯救你脫離痛苦。」聽她說得很真誠,我有些受感動,她也來了兩次,我也不好意思再拒絕,於是我接過書,當我打開書時,看到這樣一段話:「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沒有依靠,沒有幫助,卻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著頭皮支撐著沒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這樣沒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沒有目標地生存著,只有傳說中的那一位聖者將會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來到的人……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看到神這肺腑之語,我聲淚俱下,感到這位神太了解人了。面對丈夫的背叛我想到了死,可是我又沒有勇氣,也不甘心就這樣死去。我失去了生活的方向與目標,甚至想自我頹廢……看著神的話語,我看到了希望,心裡得到了安慰。丈夫雖然背叛了我,但是我有神可以依靠,我並不是孤獨的一個人。神說:「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我願意依靠神,因為我就是那受傷害卻沒有人關心的人,我需要神的擁抱,我覺得現在每天我都過得好苦好累,好痛苦,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神那麼了解人,他肯定能帶我走出痛苦的。於是,我開始跟著林亭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神的心意,學唱詩歌讚美神,林亭告訴我難受的時候就禱告神、讀神的話,神能安慰我們受傷的心靈。當我看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拍攝的MV、詩歌視頻時,我的心跟著快樂起來,我感到只有神的家才有真正的愛,和弟兄姊妹在一起才有真正的快樂。特別是看到詩歌視頻《迦南美地的快樂》時,我的心跟著弟兄姊妹的歌舞跳躍起來,我痛苦、壓抑的心一下敞亮了,臉上也有笑容了。我突然感覺到,這裡才是我想要的真正的家,於是,我和更多的弟兄姊妹一起過上了教會生活。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相關推薦

原來,他就是能拯救我的那一位 在37歲那年,我得了一場大病,病得奄奄一息。痛苦中,我想起姐姐曾說過,主耶穌是人類唯一的救贖主,他不僅賜人恩典、祝福,還為人醫病趕鬼,凡持守主耶穌名的,神必賜福...
這次,我聽明白了! 2001年我因病信了主耶穌,不久我的病就好了,得到主的恩典、看見了主的作為,我的信心也越來越大。從此,我積極參加聚會、傳福音、搞接待,因著我熱心追求,很快就成了...
神的話語真甘甜(二) 一天晚上,丈夫回來對我說:「你把家收拾收拾,明天我們去聽講道,那邊弟兄姊妹信得好,講道也講得好。」我一聽講道好,高興地說:「好,我去。」第二天,我們高高興興地到...
信主卻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人能進天國嗎? 我叫Ella,今年53歲,來自菲律賓,我出生在一個天主教家庭,雖然從小在天主教堂裡面信主,但是我對主的認識很少,信心也很小,甚至和外邦人一樣追求發大財。1987...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