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在風雨飄搖中成長

在風雨飄搖中成長

方瑜低著頭,腳步沉重地走向學校,自從女兒上小學以來,這裡是她經常來的地方。然而,這次並不同於以往,也許這是她最後一次來了。

站在學校門口,方瑜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孩子。這幾天以來,方瑜內心承受著很大的痛苦與壓力。回想幾天前家裡還充滿了歡聲笑語,如今丈夫因信全能神被中共抓捕,至今沒有音信。女兒曾幾次問她爸爸去哪兒了,方瑜都沒有說實話,她不忍心讓女兒承受這個打擊,只是很含糊地告訴女兒,爸爸出門躲避中共的抓捕了。當時女兒看到方瑜臉上的淚水,笑著安慰她說:「媽媽,你不要想爸爸,只要爸爸不被抓就行了。」女兒哪裡知道,爸爸真的被抓了。這時,方瑜仰頭看向天空,忍住了淚水。又想到今天上午,教會的姊妹告訴方瑜,中共正在四處抓捕她,學校是公共場所,中共很容易藉著跟蹤孩子找到她,這樣,她和孩子的安全就都會受到威脅,她也無法再盡本分了……想著想著,淚水順著方瑜的臉頰流了下來。原本好好的一個家,竟被中共政府逼得妻離子散、四分五裂。

「鈴鈴鈴」!放學的鈴聲打斷了方瑜的思緒,她趕緊擦乾臉上的淚水,在人群中尋找女兒的身影。終於,方瑜看到了女兒,只見她低著頭,心事重重的樣子,用腳踢著一塊小石頭一步步往前走,一陣酸楚湧上了方瑜的心頭,她上前一把拉住女兒的手。女兒見到方瑜,眼裡閃出一絲驚喜,說:「媽媽,你怎麼來了?」方瑜強忍著淚水,笑著說:「媽媽來接你回家!」女兒高興地說:「太好了,媽媽!咱們今晚去哪?還去那個阿姨家嗎?」方瑜點了點頭。一路上,方瑜緊緊地抓著女兒的手捨不得鬆開,因她不知還能這樣拉著女兒走多久。

打開房門,方瑜心裡感到一絲安慰,儘管因中共的迫害給她帶來了不少傷痛,但至少還有弟兄姊妹的關愛,使她心裡感覺很溫暖。回想自從姊妹得知她丈夫被抓後,因擔心她們母女倆在家裡住會遭到迫害,就把自家的鑰匙給了她,並告訴她要堅強,多依靠!有神在,什麼難關都會過去的。但是方瑜知道住在姊妹家意味著什麼,在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裡,到處都有中共的眼線,一旦方瑜被中共抓捕,姊妹就會受到牽連,姊妹能不考慮自己的安危讓她住下,這樣的愛唯有全能神教會才有。想到這裡,她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在風雨飄搖中成長

女兒放下書包後,方瑜知道現在必須得和女兒說明真相了。她猶豫著,緩緩地說:「女兒,現在環境特別惡劣,中共想盡辦法要抓咱們。學校是公共場合,他們會很容易找到你,要不你先休學兩個月吧!去親戚家住一段時間,這樣才安全。」說完方瑜擔心地看著女兒。令她想不到的是,女兒似乎早有準備,坐在沙發上想了想說道:「媽媽,我聽你的。這樣吧!我去姥姥家!」方瑜腦海中飛快地閃現出母親因為害怕中共的逼迫而勸自己不要信神的場景,她猶豫了一下,說:「你覺著姥姥會同意嗎?」女兒閃出一絲失望的眼神,低下了頭喃喃地說:「可能不會吧!」方瑜不知該說什麼,空氣一下子凝結了。

過了一會兒,女兒突然很輕鬆地對方瑜說:「媽媽!你先去做飯吧!我們禱告神,總會有辦法的。」是啊!方瑜這才意識到自己已被這突如其來的環境攪亂了方向,忘記了去依靠神。

飯桌上,方瑜不住地給女兒夾菜。無意間,她發現女兒臉上掛滿了淚水,偶爾用手偷偷地擦拭。方瑜心裡明白,女兒剛才是在安慰自己,其實孩子心裡也很痛苦。此時的方瑜也淚如雨下,想想女兒從小就跟著她信神,一直支持她盡本分。前幾天,方瑜準備去外地傳福音,因為還有很多無辜的靈魂活在黑暗和痛苦之中,急需神的拯救。但她放不下孩子,總是偷偷地哭泣,女兒知道了就責怪她說:「媽媽,神是萬物的主宰,你應該對神有信心,不用擔心我,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孩子的話迴蕩在耳邊,方瑜既難過又感到欣慰,她知道孩子也在神的主宰當中,自己把孩子交託給神,還有什麼放心不下的呢?想到這兒方瑜心裡敞亮了很多,她輕輕地對女兒說:「女兒,你要麼痛痛快快地哭出來,要麼好好把飯吃完,可以嗎?」女兒放下筷子,乾脆地說:「好吧!我不吃了,咱們還是回屋商量怎麼辦吧!」

方瑜靠著床頭,看著女兒臉上的淚水。那一刻,她再也忍不住了,緊緊地摟住女兒失聲痛哭,這是她在丈夫被抓後第一次當著女兒的面哭出聲來。這幾天,她每天提心吊膽,擔心中共警察隨時破門而入;她每天叮囑孩子要自我保護,回家時看看後面有沒有人盯梢,一旦有可疑人就想辦法甩掉他再回家;夜裡,她多少次夢到丈夫被中共惡警折磨得鮮血淋漓,醒來後就再也無法入睡,若不是一遍遍地禱告神加給她力量,方瑜不知自己該如何度過這漫長漆黑的夜晚……但是,有一點方瑜心裡非常清楚,無論承受多大的痛苦,她不能失去本分,更不能失去神。在她最痛苦、最無助的時候,是神陪伴著她度過每一天,那份來自心靈深處的撫慰是她無法用言語表述的,她想到神的話說:「什麼物能把人與神的愛隔絕呢?有何人能拆開與神的愛呢?……誰能自我保守呢?難道人都會自我供給嗎?誰是生活的強者呢?誰能離開『我』而獨立生活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四篇結合第二十五篇說話的揭示》)神的話使方瑜的心裡升騰起一股力量,她立志無論受多少痛苦,也堅決不離開神。此時方瑜委屈的淚水逐漸轉為對神的感激,她感覺自己和神之間的關係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女兒伸出手擦拭著方瑜臉上的淚水,哽咽著說:「媽媽,這幾天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孤兒,每天放學都不知該去哪裡,回家後連燈都不敢開,還得偷偷摸摸的,心裡有些害怕。媽媽,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公開自由地信神呀?」

女兒的話提醒了方瑜,她覺得是時候把這些事告訴女兒了。方瑜起身從床底下找出神的話,打開給了女兒,女兒稚嫩的聲音在房間裡輕輕地迴蕩:「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讀完神的話女兒一臉茫然。方瑜柔聲問:「女兒,你知道魔鬼是誰嗎?」女兒說:「就是不讓我們信神的人,就像那些壞警察,是他們不讓爸爸回家。」方瑜氣憤地說:「是的,中共政權就是魔鬼撒但的化身,它千方百計攔阻人信神,到處跟蹤監視、抓捕弟兄姊妹,還嚴刑逼供……不擇手段地迫害信神的人,致使多少信神的人有家難歸,四處逃亡,骨肉不能團聚。它們企圖讓我們因著受這些苦埋怨神、背叛神,迫使我們隨從它們不敬拜神,跟它們一同下地獄,這就是它們的卑鄙目的。但神是全能的,撒但再猖狂也只不過是在為神的工作效力,藉著它的逼迫,讓我們看清了它的真面目,對它有了分辨。所以,不管臨到什麼環境,我們都不要害怕,神就在我們身邊,用他的話語帶領我們渡過這些難關。等神的工作一結束,魔鬼撒但徹底被神毀滅,那時我們就可以公開自由地信神了。」方瑜一口氣說完這些,情緒有些激動。

女兒聽懂了母親的話,看著方瑜說:「媽媽,我們不會上它的當,它越不讓我們信神,我們就越要信,我們信的神是全能的。媽媽,前幾天我舅媽說讓我做他們的女兒,條件就是不能再信神,我沒答應她。」

女兒的話提醒了方瑜,她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也感覺到神在給她開闢出路。她再次把女兒摟在懷中,和女兒小聲商量著明天怎麼去和舅舅談。

那天晚上,方瑜睡得很踏實,自從丈夫被中共抓捕之後,她第一次這樣安穩地入睡。醒來後,她發現女兒緊緊地抱住她的胳膊,方瑜想著這幾天不平凡的經歷,她覺得自己在神的帶領下,堅強了很多。以往她處處依賴丈夫,什麼事都不會去過多地考慮,然而在這幾天裡她學會了獨立思考問題,具備了一些承受能力,還學會了仰望神、依靠神,當她最痛苦的時候,她覺得心離神更近了。這時,她想起了一段神的話:「在過去幾十年的人生中,約伯看到了耶和華的作為,得到了耶和華神對他的賜福,這些賜福讓他倍感不安,也倍感虧欠,因為他認為他並未為神做什麼,卻承受神如此大祝福,享受神如此多恩典,所以他在心裡常常祈禱,希望能夠還報,同時也希望能有機會見證神的作為、神的偉大,希望神能檢驗他的順服,更能潔淨他的信,直到神認可他的順服與他的信。而如今這次試煉的臨到,約伯自認是神垂聽了他的祈禱,他極其寶愛這樣的機會,所以他也絲毫不敢怠慢,因為他有生以來的最大願望可以得著實現了。這個機會的到來意味著他的順服與對神的敬畏可以得到檢驗,同時也能得到潔淨,更意味著他能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從而讓他能更近距離地來到神面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全能神的話讓方瑜的心裡充滿了力量,神允許中共的抓捕臨到,就是讓人為神站住見證,讓人認識撒但的邪惡卑鄙,更認識神的全能主宰。回想信神以來,她享受了神太多的恩典,自己多年的疾病得到了神的醫治;孩子原本也體弱多病,如今變得跟一個小鐵人一樣;而且她更享受到了神話語的供應和聖靈作工的快慰,明白了許許多多的真理……她享受著神太多的愛,卻沒有為神做過什麼。如今她雖然體嘗了有家難歸的痛苦,嘗到了被撒但殘害的滋味,生命卻得到了一次洗禮,雖然她的見證比起約伯相差太遠,但是這場試煉正是一場靈界的爭戰。她看到了神擺設這些環境背後的用心良苦,也知道了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

第二天吃過早飯,方瑜和女兒一起禱告神之後,信心十足地來到弟弟家。弟弟很快就答應了女兒住在他們家,她心裡暗暗感謝神。安排好了女兒,方瑜毅然地離開了家。

十二月的天氣略顯寒冷,走在路上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方瑜腳步堅定。想起女兒揮著手和自己告別時,臉上露出的笑容,只有方瑜能領會到女兒的心聲:「媽媽,你一定要好好盡本分,為神站住見證,我會很好的,咱們有神呢!」雖然她並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回來,中共還要追捕逼迫他們多久,但她不再擔心、害怕,她知道神會安排擺佈這一切,丈夫、女兒和自己都會在神愛的帶領下,走過這段荊棘滿途的患難路。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破網而出…… 東邊的天空剛剛發白,於梅已經騎著電車行駛在郊區的馬路上了。 將近中秋,迎面撲來的風帶著微微的涼意,偶爾還送來桂花的香味。但這些對於行色匆匆的於梅來說,卻無暇欣賞,前些天,她所在小區的宣傳欄上又張貼了打擊「東方閃電」...
上帝給你擺設挫折,有著非凡的意義(有聲讀物)... 我在《小故事大道理》裡看到一則寓意小故事,裡面談到:一位有志青年決定做一番事業,但無論他怎麼努力,總是失敗太多成功太少,他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就灰心失望,不想再去努力了。 一天,他向一位智者述說了自己的痛苦,智者拿...
影評|《死後餘生》死後! 餘生…… 今天想聊一部傳奇的福音電影《死後餘生》,熟悉聖經的人可能都知道,恩典時期,主耶穌行了「拉撒路復活榮耀神」的神蹟,(約11:43-44)不知道這部電影裡說的「死後餘生」是指什麼說的呢? 影片開場隨著一陣清脆的歌聲,鏡...
公開課上的見證 一天放學前,我接到校長的通知,為迎接明天縣教學評估驗收,學校安排我講一堂公開課,並鎖定了教材內容《后羿射日》,這是一篇神話故事,內容是:「天上有十個太陽,照得大地乾涸,寸草不生,民不聊生,百姓們飽受折磨,這時出現了一個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