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新人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各國新人見證是他,就是他!

是他,就是他!

從小我就跟著父母信主,父母告訴我,我們所信的名叫耶穌,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他道成肉身為我們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他對我們的愛至大至深,不管遇到什麼事,只要我們呼求主耶穌的名,他必與我們同在。聽到父母的話,我的心被神的愛感動著。從那個時候起,我學會了呼求主耶穌。耶穌,聖經,基督,東方閃電,全能神,神名,考察,奧秘

直到我上了大學,無論多麼忙,我每天都堅持禱告、讀經。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現在看聖經沒有了往日的感動,當我極力地呼求主時也感受不到主的同在。就在這時,爸爸給我打來電話說媽媽信了「東方閃電」,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使我愣住了,因我聽說「東方閃電」已經不信主耶穌的名了,聖經裡說:「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希伯來書13:8)我們信主的人只有持守主耶穌的名才是對主忠心,這些難道媽媽不知道嗎?而且我早就聽說各宗各派裡好多真心信主的人都被「東方閃電」偷走了,怎麼拉都拉不回來,這些媽媽也都知道啊,她是怎麼了?怎麼能會去聽「東方閃電」的道?我心裡很為媽媽擔心焦急……

好不容易熬到放假,我迫不及待地回家。來接我的爸爸在路上對我說:「你回家就好了,我跟你媽為她信『東方閃電』的事吵得不可開交了,這次你可得幫爸爸看住你媽媽,我們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背叛主啊。」我堅定地點點頭,心想:是啊,我們一家人要跟隨主走到底,絕不能離開主耶穌的名。

回到家,我每天跟著媽媽出門,她去哪裡我就去哪裡,表面上我們很親熱,實際上我心裡卻時刻在防備、監視著她。

一天中午,我坐在二樓的樓梯口一邊看著我媽媽,一邊繡著十字繡,這時媽媽走到我身邊語重心長地跟我說:「女兒,我們母女很久沒談心了吧?願意跟媽媽談談心嗎?」看著媽媽真誠的目光,我突然想到媽媽信了「東方閃電」以後並沒有什麼異常反應,是不是只是因著我對「東方閃電」的看法導致我對她產生芥蒂了呢?那一刻,我心裡的警戒線不知怎麼就突然消失了,我放下手中的針線,會心地點點頭。媽媽平心靜氣地說:「女兒,你信主最大的盼望是什麼?」我興奮地回答說:「我最大的盼望就是盼著主早點回來。」媽媽高興地說:「是啊,媽媽跟你一樣,最大的盼望也是盼望主早日回來。」媽媽停頓了一下,突然憂傷了起來:「回想我嫁給你爸爸已經二十幾年了,這二十幾年裡,不管家裡是困難也好,是貧窮也好,我們從沒有吵過架,但是,這一次,我和你爸爸吵架了,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我疑惑地看著媽媽,她接著說:「媽媽跟爸爸吵架,主要就是因為在等候主再來的問題上產生了爭執。女兒,既然我們都盼望主回來,那你說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是否應該認真對待呢?」媽媽的話打中了我的心:是啊,我們天天盼望著主早點回來,但是在對待主再來的這個問題上我始終沒有正視過,而是用道聽途說的話來斷定是非,以輕慢的態度來衡量對錯……接著媽媽說:「你知道是誰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嗎?」媽媽的話打斷了我的思緒,我脫口而出:「法利賽人!」媽媽說:「對!是法利賽人!法利賽人是什麼人呢?」我搖了搖頭,媽媽交通說:「法利賽人都是熟讀律法誡命,研究聖經的人,他們天天在等待著彌賽亞的降臨,但因著他們只留心經文的字句,卻不隨從聖靈的引導,不注重聽神的聲音,以致於當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他們仍然持守自己的觀念想像,不願意尋求考察主耶穌的作工,最後他們以耶穌的名字不叫彌賽亞為由而將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女兒,今天我們的處境也與當時的法利賽人一樣,是處於迎接主耶穌再來的關鍵時期。現在只有『東方閃電』見證主已經回來了,但是在宗教界卻很少有人主動尋求考察『東方閃電』,你想一想,我們今天如果也跟那些不尋求考察主再來的人一樣,是不是也就跟當初的法利賽人一樣了呢?」

聽著媽媽的話,我陷入了沉思:是啊!自從我聽說媽媽信了「東方閃電」,就一直對媽媽心存防備,還每天監視她,從來沒想過是不是應該考察一下「東方閃電」,尋求一下全能神到底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我這樣做哪裡是尋求主再來的態度?媽媽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她接著說:「女兒,你也知道媽媽起初的態度跟你是一樣的,我們都曾經反對『東方閃電』,但自從媽媽聽了他們的講道以後,就覺得他們交通的有亮光,如果『東方閃電』真是錯的,應該沒有聖靈的印證,可事實不是這樣,我只聽了他們兩天的講道,回來後我看聖經就比以前亮堂了很多,許多以前不明白的經文現在都清楚明了了。媽媽覺得這裡面一定有真理可尋求。無奈,你爸爸看我看得太緊,我想再次尋求考察也沒有機會,不知道你是否願意代替媽媽去尋求考察一下?」對於媽媽的請求,我認真地點了點頭,心想:沒有考察就沒有發言權,以前我在對待主耶穌再來的事上的確是太武斷了,如今我要去看個究竟。

過了兩天,我如約來到了教會裡已經信了「東方閃電」的薛姊妹家裡。

那天,姊妹們跟我交通了神的三步作工,即神在律法時代、恩典時代以及國度時代所作的工作。當她們談到神在每個時代都叫不同的名時,我想到自己一直以來對「東方閃電」心存抵觸就是因為在神的名上通不過,因為經上說:「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希伯來書13:8)主耶穌來了,怎麼會改變名字呢?正好藉著這個機會,我要把這個關鍵問題弄清楚,於是我把自己的疑惑提了出來,一個姊妹交通說:「要想明白這個問題,首先要明白經文裡的『永遠』是指什麼說的。我們來一起看一下出埃及記3章15節:『神又對摩西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從神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到,神在律法時代名叫耶和華,並且神說這個名字直到永遠,那後來為什麼神的名又叫耶穌了呢?問題的關鍵是,我們要知道神說話是有背景的,神說的『永遠』其實是指神作工的時代說的,也就是說神在律法時代作工不管多少年,在這個期限裡,神的名就叫耶和華,除了耶和華這個名,叫別的名的就不是真神的名;到了恩典時代,神的名就叫耶穌,恩典時代不管持續多久,神就叫耶穌,直到恩典時代結束。在律法時代,神永遠就叫耶和華,在恩典時代神永遠就叫耶穌,如果我們不明白神說話的背景,來到恩典時代依然定規神說:『神啊,你不是叫耶和華嗎?你不是說你永遠就叫耶和華嗎?怎麼能改名叫耶穌了呢?』這是不是定規神?這是不是沒理智的表現呢?神叫什麼名還能讓我們受造之物定規嗎?如果我們說神永遠就叫一個名,那不是褻瀆神嗎?」聽到這裡我心想:她們交通的的確句句在理,我們是受造之物,受造之物確實不應該定規神。我接著問道:「姊妹,按你這麼交通,神的名是按著時代的不同而改變,那你們說的全能神是不是就是神末世叫的名呢?」姊妹回答說:「是。」我又問:「我記得耶和華這個名在聖經中有記載,耶穌這個名也是天使按著神的吩咐起的,那全能神這個名有什麼聖經根據嗎?」姊妹邊翻聖經邊說:「我們都知道整本聖經的結構,舊約是律法時代,新約是恩典時代,啟示錄預言國度時代神要作的工作的,你看啟示錄1章8節中說:『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是希利尼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因為聖經是在恩典時代寫的,所以經文中提到的昔在就是耶和華神,今在就是主耶穌,以後永在的,那就是在國度時代掌權的是全能者。還有啟示錄19章6節中說:『我聽見好像群眾的聲音,眾水的聲音,大雷的聲音,說: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啟示錄中還有多處經文都提到全能者,這些經文足以證明在國度時代神的名叫全能者,也就是全能的神,」聽了這樣的交通,我心裡亮堂多了!原來神是以名來劃分時代的,而且在聖經中都有明確的記載和預言。

接著姊妹拿出全能神發表的話語《話在肉身顯現》給我讀道:「恩典時代的開始是以耶穌的名為開端,耶穌開始盡職分時聖靈便開始見證耶穌的名,耶和華的名再也不被提起,聖靈而是以耶穌的名為主來作新的工作。信他的人所作的見證是為耶穌基督所作的,所作的工作也是為耶穌基督。舊約律法時代的結束就是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工作結束了。從此以後,神的名再不叫耶和華,乃叫耶穌,從此聖靈就開始作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那人現在仍吃喝耶和華的話,還按照律法時代的工作來套,你這不是套規條嗎?這不是守舊嗎?現在你們也知道已經到末世了,難道耶穌來了還能叫耶穌嗎?耶和華當時告訴以色列眾百姓,以後彌賽亞要來,結果來了沒叫彌賽亞,而叫耶穌。……當耶穌再來早已更換時代,他還能叫耶穌嗎?難道神的名只能叫耶穌嗎?就不能再在新的時代叫新的名嗎?就一個『人』的形像、一個特定的名就是神的全部嗎?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麼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麼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替時代,因為沒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不論是耶和華時代,還是耶穌時代,都是以名來代表時代的。恩典時代結束,末了時代到來,耶穌也已來到,他怎麼還會叫耶穌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耶穌這個名是為著恩典時代的人能夠重生得救而有的,也是為了救贖整個人類而固有的名。所以『耶穌』的這個名是代表救贖工作的,也是代表恩典時代的,『耶和華』這個名是為著律法下的以色列民而固有的名。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著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麼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並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耶穌,聖經,基督,東方閃電,全能神,神名,考察,奧秘

讀完神的話,姊妹說:「神的話明確地告訴我們,耶和華的名代表律法時代,代表的是神作的頒布律法的工作,是以色列人對神的尊稱;耶穌的名代表的是恩典時代,代表的是神作的救贖的工作。神是以名來更換時代,這樣當人呼求耶和華的名時,我們就可以明確地知道那是律法時代,當人呼求耶穌的名時,那就不再是律法時代而是恩典時代了。默炎,其實,我們跟隨全能神也沒多久,明白的還很有限,但我們認識到的都是讀神話後在聖靈的開啟下明白的,你如果能好好讀神的話語,神也會開啟你明白更多的真理與奧祕的。」我認真地點頭,心想:我以往只是道聽途說對「東方閃電」的反面宣傳,沒有實際尋求考察過全能神的作工說話,今天聽了全能神的話和她們的交通,真是收穫太大了!沒想到就神名這一方面真理就有這麼多奧祕在其中。從今天開始,我一定要好好讀全能神的話,認真尋求考察,如果這道真是主再來的作工,我絕不能錯過與主重逢的機會啊!

那天回到家,我心裡突然感覺很踏實、滿足,好像一個餓極了的人吃了一頓滿漢全席一般,心裡被全能神的話語和姊妹們的交通深深地吸引。但是當我跪在神面前禱告時突然不知道該禱告哪個名了,因為姊妹交通說神現在叫全能神,已經不再叫耶穌,所以我心裡產生了新的困惑,心想:如果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再來,我不呼求全能神可能神不會垂聽,但呼求全能神是不是背叛主耶穌呢?那些天我為怎樣呼求神的名而左右為難,帶著這樣的困惑我更加覺得有必要認真讀全能神的話,看看全能神的話能不能解決我的問題。

由於父親反對,我不敢把神話書帶回家,但心裡卻常常被書中神的話語吸引著,因此每天只要有時間,我就到薛姊妹家看全能神的話。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耶穌這一個名,即『神與我們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嗎?就能把神說透嗎?人若說神就只能叫耶穌,再不能有別的名,因神不能改變他的性情,這話才是褻瀆!你說就『耶穌』一個名——神與我們同在,就能將神代表得完全嗎?神能叫許多名,但在這許多名中,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一切都概括出來,沒有一個名能將神完全代表出來,所以說,神的名有許多,但就這許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性情全都說透,因神的性情太豐富了,簡直讓人認識不過來。人沒法用人類的語言把神盡都概括,人類也只能用一些有限的詞彙來概括人所認識到的神的性情:偉大、尊貴、奇妙、難測、至高無上、聖潔、公義、智慧等等。太多了!就這幾個有限的詞也不能將人所看見的有限的神的性情都描述出來。後來,又有許多人加添了一些更能表達人內心激情的詞:神太偉大了!神太聖潔了!神太可愛了!到現在,類似這些人類的語言也達到頂峰了,人仍然無法表達清楚。所以,在人看,神有許多名,但神又沒有一個名,這是因為神的所是太多了,但人的語言又太貧乏了。就一個特定的詞、一個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將神的全部代表出來,那你說神的名還能固定嗎?神如此偉大、如此聖潔,你就不容他在每個時代來更換他的名嗎?所以,在每個時代神自己要親自作工的時候,他就用符合時代的名來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這個具有時代意義的特定的名來代表本時代的他的性情,是神將神自己的性情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出來。但就這樣,許多有屬靈經歷的、親眼看見神的人仍感覺到就這一個特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出來,無奈!人也就不稱呼神的名了,就直接稱呼『神』。似乎人的內心充滿了愛,但又似乎人的內心矛盾重重,因人都不知如何解釋『神』。神的所是太多了,簡直沒法形容,但沒有一個名能概括神的性情,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所有所是都描述出來。若有人問我:『你到底用什麼名?』我就告訴他,『神就是神!』這不是神的最好的名嗎?不是神性情的最好的概括嗎?這樣,你們何苦再追究神名的事呢?何必再總為一個名吃不下、睡不著而苦思冥想呢?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華,不叫耶穌,也不叫彌賽亞,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時,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結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結束了,隨之,他的名也就沒有了。萬物都歸在了造物主的權下,他還用叫一個非常恰當但又不完全的名嗎?現在你還追究神的名嗎?你還敢說神就叫耶和華嗎?你還敢說神只能叫耶穌嗎?褻瀆神的罪你擔當得起嗎?你要知道,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個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選擇的嗎?還用你——一個受造之物來定規嗎?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領受到的,是按照人類的語言來叫的名,但這名人概括不了。你只能說天上有一位神,他叫神,是大有能力的神自己,太智慧、太高大、太奇妙、太奧祕而且太全能,再說就說不下去了,就能知道這麼一點,這樣,就耶穌一個名能把神自己代替了嗎?來到末世,雖然仍是他作工,但是他的名得換一換,因為時代不一樣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看了全能神的話,我突然開竅了,這話說得太好了!就一個名怎麼能將神的全部性情與實質都概括出來呢?神那麼至高、全能、偉大、智慧……如果把神限制在一個名裡,那不是把神看得太渺小了嗎?不就是對神的褻瀆嗎?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我還明白了,神原本沒有名,神就是神,這就是神最好的名。神就是造物的主,只是因為工作的需要才取了不同的名。可我之前還因為神的名變了便不會禱告了,想想自己真是好笑。看了這些話後,我徹底放下了心裡對神名的看法,開始禱告全能神這個名。

有一天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並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並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我被全能神的話震撼了,這話太有權柄了!誰敢自稱曾經叫過耶和華、耶穌?誰敢說他就是獨一真神,就是神自己?記得聖經記載主耶穌站在大祭司面前時,他們想抓主耶穌的把柄給主耶穌定罪,大祭司問他:「你是那當稱頌者的兒子基督不是?」(馬可福音14:61)主耶穌毫不畏懼地回答:「……我是。你們必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馬可福音14:62)主耶穌為什麼有這樣的勇氣?因為他就是神自己,今天我看到全能神也這樣說話,面向全世界、全人類這樣公開說話,面對所有逼迫他、否認他的人這樣說話,他說話的口氣,說話的方式不正是主耶穌的說話口氣與方式嗎?全能神的的確確就是我所信的主耶穌。那一刻,我激動萬分,我好想把這個好消息傳遞給所有真心信主耶穌的人,主真的回來了!我迫不及待地給媽媽打電話(那時候我已經回學校上課了):「媽媽,是真的,你讓我去考察的是真的,是真的!」我歡呼雀躍著,伴著電話那頭媽媽欣慰的笑聲,我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全篇完)

默炎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打開心門的鑰匙 1994年,主耶穌的救恩臨到了我,聖經上記載的主耶穌讓死人復活、瞎子看見、瘸子行走、斥責風和海的神蹟,讓我看到了主耶穌的權柄與能力,堅定了對主的信心。不久,我的兒子忽然被鬼附了,又脫衣服又抽煙,到處亂跑。我的心裡很害怕,...
聖經金句-信心 1.耶穌對百夫長說:你回去罷!照你的信心,給你成全了。那時,他的僕人就好了。(馬太福音 8:13) 2.有人用褥子抬著一個癱子到耶穌跟前來。耶穌見他們的信心,就對癱子說:小子,放心罷!你的罪赦了。(馬太福音 9:2...
中共政府才是破壞人家庭的罪魁禍首 2016年8月28日,在首爾全能神教會大門前上演了一場「異國尋親」鬧劇,中國的田某帶著孩子來尋找丈夫,在教會門前連喊帶叫,又哭又鬧,說丈夫張某信全能神以後拋棄家人不要家了,她兩次來韓國尋找丈夫,勸丈夫放棄信神跟她回國,都...
《走出聖經》精彩片段:離開聖經真是異端嗎?... 到底先有神還是先有聖經?神是根據聖經作工嗎?「離開聖經就是異端」這個觀點對嗎?本短片將與你一起探討。 修改後簡介:恩典時代主耶穌作工時,傳講天國近了,給人帶來悔改的道,那些猶太教法利賽人定罪說主耶穌的說話違背了舊約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