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穌再來時,我們會霎時被提嗎?

夕陽西下,落日的餘暉染紅了半邊天空,晚霞被映得特別美麗耀眼。蘇明月無心觀賞這一美麗景色,她看起來心事重重的樣子,漫步在公園的石子路上。微風吹動著樹梢,一片片金黃的落葉隨風飄落,恰似她現在的心情。蘇明月想著,自己事奉主這二十多年來,雖然還能常常犯罪,但一直堅信主已經赦免了人的罪,只要堅持為主作工講道,主來時就會霎時被改變形象成為聖潔,被提接進天國。可……剛才的一幕幕如過電影般浮現在她的腦海裡。

蘇明月說完教會工作的問題後,正想起身離開。林慕真心事重重地開口說道:「蘇姊妹,有個問題困惑我很久了。」

蘇明月看向林慕真,滿有負擔地問:「哦,是什麼問題?說出來大家一起尋求交通。」

林慕真微皺著眉頭說:「這幾年,咱們聚會講道常常講保羅的話『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並且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因此我們都確信,我們已經得救,因信稱義了,雖然還會常常犯罪,遠遠達不到聖潔,但主來時會將我們霎時改變形象,提接我們進天國。弟兄姊妹聽了這樣的交通,對主來時被提進天國好像有了信心,但卻不注重實行主的話、遵守主的誡命了,甚至越來越遷就自己、隨從肉體喜好,一點敬畏的心都沒有,就像外邦人一樣活在罪中。你們說,我們這樣信主能能得救進天國嗎?」

主耶穌,主耶穌再來,耶穌,耶穌降臨,天使

蘇明月聽著林弟兄的話,握緊手中的筆,心裡一驚,想想教會裡弟兄姊妹普遍的情形確實是這樣啊!自己這些年一直在講因信稱義的道,但弟兄姊妹越來越消極軟弱,聚會的人越來越少,貪戀世界的人越來越多,別說別人了,就連自己的兒子、兒媳也是一邊事奉著瑪門,一邊事奉著主。一勸他們趕緊向主悔改吧,有的就說雖然自己跟外邦人一樣,但主不會撇棄我們的,當主來時,主會霎時改變我們的形象,使我們成為聖潔,被提進天國。現在多數弟兄姊妹離主越遠,這樣信神能合主的心意嗎?

林慕真接著說:「聖經裡神曾說過:『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前1:16)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就我們這樣常常犯罪的人,還一直等候主來被提進天國,我總感覺這是不可能的!我們活在罪中不知悔改,還盼望主來被提,這只是我們的一廂情願。不知你們是怎麼看的?」

有的弟兄姊妹附和著說:「說得對呀,我也有同感。」「我就是這樣想的。」蘇明月若有所思地想著,沒有作答。

孫萬固拿著聖經,走向林慕真旁邊的座椅,抬高聲調說:「誒,林弟兄,話不能這麼說。主耶穌十字架作了人類的贖罪祭,已經把我們從罪中救贖回來了,我們因信主耶穌就白白稱義了,沒有人能定我們的罪。正如保羅所說:『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或作:是稱他們為義的神嗎),誰能定他們的罪呢?……』(羅8:33、34)既然神已經稱我們為義了,我們還有必要擔心自己常常犯罪不能被提進天國嗎?」

張恩惠正想開口說話,胡鵬從座位站了起來,搶先發言說:「孫弟兄說得對,保羅還說:『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弗2:8、9)我們信主就是因信稱義,賴恩得救,並且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所以我們不用擔心犯不犯罪,達沒達到聖潔啊,合不合主心意啊,這些都不是問題。我們只管相信保羅的話,主來時我們在一霎時,眨眼之間,就能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了。要是我們連這點信心都沒有,那還是信主的人嗎?」

張恩惠接著交通說:「誒,孫弟兄、胡弟兄,你們這樣交通我不贊同。要按你們的觀點,好像是說我們信主以後無論怎麼犯罪都不要緊,主都會赦免,主來時我們照樣能被提進天國。要真是這樣的話,那聖經希伯來書的話:『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來10:26、27)這話該怎麼解釋呢?」

孫萬固、胡鵬對視了一眼,無言以對。

張恩惠繼續說:「主耶穌還預言末世要來分別綿羊山羊、麥子稗子、善僕惡僕,要是人因信稱義、賴恩得救就可以被提進天國,那主耶穌的預言又怎麼應驗呢?你們能把這些問題說清楚嗎?我感覺被提進天國絕對不像人想像的那麼簡單。」

李志贊同地說:「對呀,神還說:『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啟22:12)根據主耶穌的話,主再來時,要根據各人的所做所行來賞罰各人。我們信神,最終是進天國,還是下地獄,與我們是否實行主的話、遵行主的道有直接的關係。但是按你們的觀點,好像是說不管我們是否遵行主的道,不管我們犯不犯罪,主再來都會霎時將我們改變成為聖潔,我們就直接被提進天國了,那進天國與我們的所做所行就沒有多大關係了,我們也不用注重實行主的話、遵守主的誡命了。要是這樣,主耶穌說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這話不就落空了嗎?大家說是不是這樣啊?」

孫萬固、胡鵬面面相覷,尷尬蒙羞。其他弟兄姊妹紛紛點頭贊同。李志看著楊心靜,問道:「楊老姊妹,您是咋看這一問題的?」眾人隨著李志的問話,紛紛看向楊心靜,等待著她的回答。

楊心靜溫和地說:「張姊妹、陳弟兄交通的話我贊成,我們信主耶穌罪得赦免就是因信稱義了,這沒錯。但因信稱義的人卻沒有真實悔改,還能常常犯罪,這能合主的心意嗎?這樣的人還盼望主來被提進天國,我覺得不大可能。因為主耶穌從來沒有說過因信稱義的人就能進天國,在什麼人才能被提進天國的事上,主耶穌的話明確指出:『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主耶穌的話說得多明白呀,只有實行主的話,遵行主的道,成為遵行神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這是主耶穌命定的進天國的唯一條件。但看看我們的實際情形,我們並沒有實行出多少主的話,也沒有守住主的誡命,就這一條進天國最關鍵的條件,我們都沒有具備呀,並且還常常身不由己地說謊搞欺騙,心裡還能恨人、嫉妒人,還有貪心、邪念,遇到不如意的事還能埋怨主、論斷主,按我們的所作所為來看,我們根本就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我們這樣的人,主來時,真能霎時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嗎?要說惟獨遵行神旨意的人霎時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這還有可能,就我們這樣常常犯罪的人還能被提進天國,那主耶穌的話怎麼應驗、兌現呢?我看,保羅說的霎時改變形象這話應驗在主耶穌的使徒、門徒身上還差不多,應驗在我們身上好像不大可能,這是我的觀點。」

「蘇姊妹,蘇姊妹,等一等。」楊心靜的喊話打斷了蘇明月的思緒。楊心靜追趕上前,關心地問道:「你怎麼了,看起來心事重重的,喊你好幾聲都沒有聽到。」

蘇明月感慨地說:「我在想咱們今天的交通。以往我們根據保羅的話認為咱們信主已經因信稱義、蒙恩得救了,雖然還能常常犯罪,但主來時會霎時將我們改變形象,提接我們進天國。我常常這樣講道,也沒意識到會有什麼後果。但讓我沒有想到的是,許多弟兄姊妹因著持守這樣的觀點,都忽略了主的話、主的要求,不注重實行主的話、遵守主的誡命了,甚至越來越放蕩、越來越遠離主,活在賴恩犯罪的情形裡,還盼望主來霎時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我就想,如果我這樣交通合乎主的心意,為什麼對弟兄姊妹的生命沒有造就呢?為什麼會導致許多信徒越來越墮落呢?」

楊心靜說:「是啊,今天大家這麼一交通,就把這些問題明顯暴露出來了,這是好事。看來,我們信主不根據主的話,反而根據保羅的話等候主來被提,還要盼望主來時,霎時將我們改變形象成為聖潔,這很可能不合主的心意啊!那我們到底怎麼實行主話才能合主心意,達到被提進天國呢?」

蘇明月點點頭說:「的確,這個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楊心靜像想起什麼似的,說:「蘇姊妹,你還記得主耶穌曾對我們說過『我的羊聽我的聲音,……』(約10:27)『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現在咱們教會這麼荒涼,一點聖靈作工都沒有,牧師長老也指不出路來,我看咱們還得出去尋找聖靈作工、聖靈的發聲說話,總不能這樣困著等死吧!」

蘇明月贊同地說:「你說得對,咱們應該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看看哪處教會有聖靈作工、有新的亮光,在見證聖靈向眾教會的發聲說話。」

楊心靜、蘇明月並肩走著,石子路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又細又長……

惜恩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相關推薦

什麼樣的人能得著神的救恩? 星期天的上午,陽光明媚,院落裡的鮮花散發著陣陣清香,聚會點裡傳出弟兄姊妹們禱告的聲音:「我們在天上的父,願我們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
在痛苦無助中,神將我救起 編者按:すずきいちろう(鈴木一郎)是一個性格內向、不善言語的人,他經歷了朋友的背叛,疾病的折磨,也經歷了世人的譏笑、嘲諷。面對工作,他認真負責,提出合理化建議卻...
我找到禱告獲得聖靈作工的路途了! 剛信主時我曾體嘗過聖靈作工的快慰,那時看到大家也都有信心,熱火朝天如一盆火,彼此之間也充滿了愛心,不管遇到什麼難處只要奉主的名禱告,主都會垂聽我們的禱告,並為我...
神給了我一個真正的家 在我三歲的時候,爸爸就去世了,那時媽媽剛生下弟弟,因為奶奶迷信,就說是弟弟和媽媽把爸爸剋死的,無奈媽媽只好帶著弟弟回到外公家住,所以從我懂事開始就和爺爺、奶奶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