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萬象

當前位置:主頁聚焦社會萬象七旬老婦被打骨折,土地騙局惡行累累

七旬老婦被打骨折,土地騙局惡行累累

我出生在農村,祖祖輩輩都是以種地為生,一天晚上村支書來到我家說:「大奶、大爺,你東邊的土地租出去吧!一年1000元錢。」我們一聽是租地的事就說:「我們不租,地租出去了我們幹啥去!再說租金也太少!現在消費又高,這一點錢根本不夠用的。」村支書說:「地的租金少以後再漲,地是租給人家搞大棚的,到時候像你們這些年齡大的人可以在這裡打工,捆捆菜也累不著,還能掙點錢,生活不就富裕了嗎?我心想:這樣好像也挺好的,既有租金還能打工掙點錢,就同意把地租出去了。

可是到了第二年,政府所說的大棚不但沒建起來,反而使村民的二百畝地都變成荒地了。鄉政府官員還經常開車去地裡看,後來我們才得知他們是想用這塊地蓋樓房做買賣。我們一聽說是蓋樓,不是搞蔬菜大棚,才知是上當受騙了。老百姓氣憤地說:「這要是蓋起了樓房,我們的地就徹底沒有了,以後我們可怎麼活啊?」領導口氣強硬地說:「地是國家的,國家想用就用,你們說了不算,不賣也得賣!」

村民特別氣憤就找了幾個代表去了市政府上訪。到了市政府說明來意後,市政府的官員說:「你們怎麼現在才來說這事,這地都已拍賣出去好幾年了。」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說:「那俺咋不知道這回事?俺只是領了一年多的租金,這不是欺騙我們老百姓嗎?」

因為村民都不同意賣地,政府就強佔老百姓的土地。2012年的一天,我們正在吃飯突然聽見鄰居喊著說:「政府正在強佔我們的地,現在正在伐地裡的樹呢?趕快去看看吧!」等我走到地裡一看,到處都是人,中共鄉政府的大小官員與派出所的人,還有各村支書都來助陣,我看到地的周圍圍著繩子,地裡站滿了中共政府的官員,一共圍了三道人牆。此時我家的樹被伐得只剩下一顆了,我們想上前去理論,但是三道人牆在這堵著我們根本就靠近不了。老百姓個個氣憤不已,有的大罵:「你們強佔老百姓的良田,昧著良心欺騙老百姓,遲早會遭到報應的。」還有的高呼:「你們這是啥共產黨呀?說是為人民服務、為老百姓辦好事、辦實事,難道這就是你們辦的好事、辦的實事?簡直是一群土匪、惡霸?」這時一個鄰居上班路過那裡,看到自己家的樹被伐了,就與他們理論爭辯,還沒說幾句話就被鄉政府的一個書記強行拉到車上,並把另外一個與其爭論的也拉到車上,開車把她們拉到東北方向幾十里外沒人家的地方,把他們推下車就揚長而去。有個60多歲的婦女氣得衝到人牆處大罵,政府官員就強行把她架了出去狠狠地往地上一摔。並強硬地說:「把她帶走!」鄉政府官員高聲喊著說:「誰再鬧事就把誰抓起來,誰破壞政府規劃,就叫誰坐監。地是國家的,國家用地是應該的,誰也攔阻不了。」

我看到他們伐我們家的樹,顧不得那麼多了一個勁地想與他們理論,我用盡渾身的力氣闖過了第一道人牆,第二道人牆的人對著我的胸口就是一拳,頓時把我打倒在地,70多歲的我怎能經得住他們這樣的毒打呢?我聽到胸口處「磕巴」一聲,瞬間我說話也沒有力氣了,躺在地上怎麼也起不來,只覺得胸間疼痛,渾身無力支撐,第二天丈夫帶著我到地區醫院檢查,診斷結果為骨折,治療了一個多月才止住疼痛。還有一個年近70的老婦女看到中共政府蠻橫不講理,當場氣得坐在地上渾身發抖、口吐白沫。一個老漢氣得當場昏了過去,看到這場景老百姓更加氣憤。

土地騙局,上訪,中共,賣地,強佔土地,政府官員,人權

網絡圖片

政府為了防止村民上網曝光他們的惡行,當天就將整個村子的電斷掉了,有三個青年人用手機拍照,被中共發現後立刻奪走手機並摔壞毀滅證據。中共政府知道激怒了百姓,當伐樹的人離開時他們特意從市裡調來了兩大卡車的武警護送伐樹的人脫身。但是村民怎麼也嚥不下這口氣,當天下午就商量要去北京上訪討回公道。

到了北京才看到上訪的人多得就像趕集似的,有的人說:「我們那邊政府要徵收土地,因為給的賠償金太少,老百姓都不同意。但是開發商著急動工,政府急紅了眼,鄉書記就領著幾百名武警,個個手裡端著槍,把通往土地的路口全部封鎖了,不讓一人進地,他們還調動了十幾輛大型撓地機,大約三個多小時,就把385畝剛剛開始返青的小麥一顆沒剩地撓完了……」有的人說:「我們那裡強行拆遷,由縣長親自帶隊、公安局、城建局、城管局、武警、還有地痞流氓共三百多人,帶著槍支電棒、手銬、拿著木棒,開來了三輛大型挖掘機,警車轎車30多輛,聲勢浩大,來勢凶猛,就像日本鬼子進村似的,有的人看到自己的房屋被扒上前說理,被毒打一頓後銬上手銬就把人帶走了。老百姓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房子被挖掘機搗毀,敢怒不敢言……」

直到第三天我們村才排上號。信訪局的官員問道:「你們有啥事需要解決?」我們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他們又問:「有多少地?是好良田地嗎?」我們說:「是好良田地,有200畝!」他們驚訝地說:「當地政府不是說是舊窯坑的荒地嗎?這好田地誰也不能佔,這事我們知道了,你們先回去吧!我們會給你們省裡打電話,一星期之內就給你們解決了。」聽了這話我們就像找到了救星一樣,覺得總算有說理的地方了。臨走時,他們還給我們開了介紹信說:「如果解決不了再拿著介紹信去省裡找。」

回來後大家都盼著聽到好消息,誰知一個星期過去了、半個月過去了也沒有任何消息,於是村裡的代表又組織百姓去省城上訪,省信訪局的人見了我們村的代表,也說:「這問題必須得解決,在一個星期之內就給你們解決了。」就這樣村裡的人又被推了回來。

因村民們不同意賣地,一直沒有按手印簽合同,政府又生一計,讓村支部拿著製造好的表格,挨家挨戶地去送錢。他們在東頭村民那裡拿著早已製造好的表格讓西頭的村民看,說東頭村民已經簽上名按上手印了。有一些老實巴交的村民被蒙蔽,但大部分人還是不同意。拖了一段時間後開發商急了,催促政府要開工。中共就找來一百多個地痞流氓為他們站腳助威,強行清理場地,準備開工建樓,把地裡的樹都拉到大河裡去了。村民見狀都是忍氣吞聲,敢怒不敢言。過後,開發商告訴村民說:「地是花了高價買的,與政府早已簽了合同,一畝地43萬元,我們早已把買地、買樹的錢都給了政府,你們找他們去要吧!」

此時我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的地錢、樹錢早已經被政府侵吞了,一畝地賣了43萬元,可到了我們手裡就只剩下3萬元了,我不禁感嘆中共掌權老百姓永遠沒有出頭之日。就如全能神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從神的話中讓我看到了中共政府的醜惡嘴臉,原來,中共掌權就是撒但掌權,活在它權下的老百姓沒有人權、沒有自由,永遠不會有好日子過,它給百姓帶來的就是掠奪,就是痛苦,根本不管百姓的死活。中共政府連我們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土地都給盯上了,用盡卑鄙手段強行佔有我們的財產。從最初用謊言來欺騙我們,說是為了把土地租出去,讓我們過上好日子,我們識破了它的謊言後就強迫我們把土地交給國家。這些天天喊著為老百姓服務的政府官員卻沒有一個為老百姓撐腰的,我們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去上訪,卻被他們推來推去,最後才得知明明43萬元一畝的田地卻被政府足足霸佔了我們40萬,真是魔鬼下界百姓哪有幸福可言!

感謝全能神揀選了我,使我這個已經進入古稀之年的老人看透了中共的真面目,若不是神的拯救我會整日以淚洗面,也許早已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是神發表的話語溫暖了我的心,使我找到了生命的源頭,回到了神的家。全能神的話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所用圖片來源網絡

猜你喜歡

猜你喜歡

《紅色歲月》出版紀念會 為「自由」吶喊 2018年3月6日下午,首爾新聞中心召開了一場主題為「北韓的索爾仁尼琴」——作家、詩人班迪的詩集《紅色歲月》出版紀念演講會。會議由「幸福統一路」與韓國資深媒體人、作家和社會言論家趙甲濟先生共同舉辦,主要是為了推介北韓詩人...
巴黎數千人遊行示威抗議最新移民和庇護法案 本月21日,法國政府正式向外界公布了最新移民和庇護法草案。據悉,新移民法案將「控制、分類、驅逐」作為中心理論,強調管控的同時重視庇護權,該草案將難民庇護申請人的等待時長,從現有的120天縮短至90天,將拘留所的最長拘留期...
經歷災難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2015年8月12日晚上11點30分左右,天津塘沽濱海新區第五大街發生巨大爆炸,我家所在整個小區的幾棟樓房全部受損嚴重,臨近幾處小區的樓房也炸成廢墟,同樣不能住人了,居民全部撤離,過上了四處漂流、無家可歸的生活。 事發...
當今社會的土匪 我是一名普通的老百姓,在2003年,我們這趕上了動遷,我家住的房子是一個兩層的樓房,院子裡還有一處平房,按國家動遷政策,我家應該得到三套樓房。但當時動遷辦和我們協商只給我們一套樓房,平房只給幾千元錢,說啥也不按著政策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