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感悟人生最後的熱水瓶

最後的熱水瓶

「他們尚未求告,我就應允;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以賽亞書65: 24)

在中非洲的一個晚上,我在產房裡努力地幫一個媽媽生產。雖然我們盡了一切的努力,但她還是過世了,留下了一個身體瘦弱、哭不停的早產兒和一個兩歲大的小女孩兒。

要讓這個嬰兒活下去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我們沒有保溫箱,也沒有電力讓保溫箱運轉,更沒有任何特殊的餵食設備。而且,我們雖然生活在赤道,晚上卻經常會因為變化莫測的氣流而變得很冷。一位見習助產士去找適合這種小嬰兒的箱子和棉布。另一位去燒熱水以便倒進熱水瓶。不久,她沮喪地回來告訴我說,在倒熱水時,熱水瓶爆裂了。在熱帶氣候下,橡膠是很容易劣化的。她喊道:「…那是我們最後的熱水瓶了!」

第二天中午,我如往常地和一群願意與我在一起的孤兒禱告。我告訴他們為這個早產兒的各種需求禱告,並說明了要讓這個小嬰兒保暖的困難,也提到了熱水瓶,並說這個嬰兒很容易因為凍著而死掉。我也告訴他們這個二歲大的小女孩,因為母親的死去而痛哭。在禱告時,一個名叫璐絲的十歲小女孩,用非洲小孩慣有的天真禱告說:「上帝,請你寄給我們一個熱水瓶。如果明天才寄來就沒有用了,這個嬰兒將會死掉。所以,請你今天下午寄到。」我暗地裡為這個大膽的禱告倒抽了一口氣。

接著,她還理所當然地禱告說:「…在你處理這件事的同時,可不可以請你也寄一個洋娃娃給這個小女孩,讓她知道你真的很愛她?」雖然,我仍是如同往常般與孩子們一起禱告,但我能真心地說「阿們!」嗎?其實,我並不相信上帝能作到….

daogao

是的,我知道祂可完成每一件事情,因為聖經是這麼說的;但那些是有條件限制的,不是嗎?上帝要回答這個特殊禱告的唯一方法是從我的祖國寄個包裹來。當時我住在非洲己經快4年了,可是我從來沒有收過從家鄉寄來的包裹,從來沒有!即便如此,有誰會在包裹內放個熱水瓶?我是住在赤道啊!

下午大約過了一半的時候,當時我正在護士訓練學校教學,有人傳口信說:有一輛車停在我的正門前。當我到家時,在走廊看到了一個22磅的包裹。我感到淚水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無法獨自打開包裹,所以我去找那些孤兒來。我們一起小心翼翼地解開繩索,打開每一個結,並將紙再摺好。興奮不覺地湧上了每個人的心頭。三、四十雙眼睛盯著這個大紙箱。

我從最上面先拿出一個色澤鮮明的針織物,接著又拿出一個給痲瘋病人用的針織繃帶,這群孩子開始覺得有點無聊了。再來是一盒混合的葡萄乾——這個週末可以用來做出好吃的小點心。當我再將手放進紙箱時,我感覺到…真的是嗎?不會吧!我抓著,拉出來,不自覺地叫了出來:「一個全新的熱水瓶!」我並未祈求上帝寄來,也沒有真的相信祂會作到。

璐絲站在這群小孩的前排,她急忙上前來,叫著說:「如果上帝寄來熱水瓶,一定也會寄來洋娃娃!」她在紙箱底翻找著,最後拿出一個漂亮、穿著衣服的小洋娃娃。她的眼睛閃亮著;她從不懷疑!她看著我說:「媽咪,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把這個洋娃娃拿給小女孩嗎?這樣她就會知道耶穌真的很愛她了!」

這個包裹,是我以前主日學的班級寄來的。運送這個包裹,必須經過整整五個月的時間。

主日學的領袖聽到並順服了上帝的感動,而寄一個熱水瓶到赤道來;那些女孩兒們其中的一個又放進了一個洋娃娃,要送給非洲的小孩——在一個十歲小女孩篤信地禱告「要送達的那天下午」的五個月之前!

編註:Helen Roseveare,從英格蘭到非洲薩伊共和國的醫療宣教士,在多馬路浸信會所分享的一個真實的故事,在海倫醫生所著的《活的信仰》(Living Faith)一書中,亦講述了此事 )

摘錄自《聖經遇見小故事》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福音視頻 全能神的發表《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粵語... 全能神說:「這次神來作工不是靈體而是很普通的身體,而且是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身體,­­也是神重返肉身的身體,是一個很普通的肉身,你從他身上看不出與眾不同的地方,但你­能­從他得著你從未聽過的真理。就這樣一個小小的肉身就...
《福音》第二集:真理 科學告訴人類,宇宙有一個超越物質時空的神祕起點。人類在追求真理中陷入迷茫。耶穌來了,他說出了只有上帝才能說出的真理,包括宇宙的來龍去脈和人類的生死之道。...
我心切切渴慕你 我心切切渴慕你 乾旱疲乏無水之地 你是我一切 我心完全屬於你 只願更多與你相親 ...... 你的愛最美 我心不住思念你 只願與你面對面 推薦詩歌:甘願為神獻身心《神啊 可知我在想念你》...
逃亡者張伯笠:當代魯濱遜的故事(下) 上一集:逃亡者張伯笠:當代魯濱遜的故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