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

我是一個九零後女孩,2008年,在父母的引導下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因著受無神論思想的教育和薰陶,雖然我口頭上信神但是對神沒有多少信心,只是稀裡糊塗地跟著信,也很少看神的話。一次在聚會中姊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全能神說:「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這一切一切的規律法則是他作為的體現,是他智慧與權柄的流露。誰能逃脫他的主宰?誰能逃脫他的安排?萬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為與他的能力使人類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實存在,不得不承認他主宰著萬物這一事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讀完神的話,姊妹們都在交通對神話語的領受和認識,而我卻對神的話產生了疑惑,心想:神的作為無處不在,我咋沒看見神的作為呢?神真的有那麼大的權柄、能力嗎?直到後來我經歷到了一次神奇妙的保守,我才對神的話心服口服,對神獨一無二的權柄也有了一點點的認識。

2008年7月的一天,天氣晴朗,我和表妹一大早騎著自行車,去離家很遠的山上采山杏。快到中午的時候,看到天有點陰了,天空一團烏雲從西往東飄過來,表妹說:「這雲怎麼這麼黑呢?是不是要下大雨啊?」我想也許是陣雨,一會兒就過去了,不用害怕。不料,一會兒天就黑了,突然刮起了大風,此時我們正在山頂上,風刮得我們都站不住,這時我心裡害怕極了,我和表妹背著山杏趕緊往山下跑,踉踉蹌蹌地到了山底下。此時,大雨伴隨著冰雹隨著大風的搖擺打在我們身上,特別痛,甚至呼吸都感覺特別困難。這時,我們後院的王大爺趕著馬車行駛到我們面前,王大爺說:「趕緊上車,這雨下得這麼大、這麼急,恐怕一會兒山洪就下來了。」因為我還有自行車不能坐馬車,便讓表妹坐上車回去,我一個人騎自行車往回走。表妹他們走後,天上降下瓢潑大雨,不一會路上滿了淤泥和水,自行車也陷在泥裡騎不動了,我一個人感覺更害怕了,扔下自行車往家的方向跑。當我跑到一個小山溝處,看到山上的水像開了閘一樣,從遠處急湧而來,所有的水都流向我前面不遠處的一個3米多深的大溝裡,山上大大小小的石頭也隨著水流往山下滾,這時我正處在兩山中間的小路上,水已經到了膝蓋,早已成河了。隨著山洪爆發,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隨著水流往深溝裡淌,我意識到死亡正在臨近,心裡感到驚恐萬分,出於求生的本能我拚命地在水裡掙扎著,可我瘦小的身體根本抵不住猛烈的洪水,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力量是多麼的渺小,不管我當時是多麼渴望自己能活下來,我還是不能使自己脫離險境,我徹底絕望了!正當我放棄掙扎的時候,心裡忽然想到了神!我便大聲喊到:「全能神!救命啊!」說時遲那時快,就當我馬上要掉下去的時候,一根樹枝把我攔住了,隨後我也說不清楚,就感覺有一種力量把我推了上來!我心裡明確地知道是全能神救了我,當時我的心情無法表達,就想讚美神!我不由自主地歡呼雀躍起來!

不一會兒雨停了,我走回了家,家人沒想到我還能活著回來,都欣喜若狂,感謝神的大能!我從舅舅口裡得知,一對夫妻開著四輪車,快到村子的時候,山水沖下來了,把四輪車都衝出好幾米遠,聽到這些時我心裡更是感謝神對我的看顧保守,因為是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更看到了神的能力是任何受造之物所不能及的,我對神的信心更加堅定了。

過後我看到神的話說:「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具備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因為生命只能從神而來,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才具備生命的實質,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說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頭,只有神才是湧流不斷的生命活水泉源。創世以來神作了大量的帶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許多帶給人生命的工作,付出了許多使人能得生的代價,因為神自己就是永生,神自己就是使人復活的道。神無時無刻不在人的心中,無時無刻不活在人的中間,他作了人生活的動力,作了人生存的根本,又作了人後天生存的豐富的礦藏。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價。……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這樣,無論何許人士都得歸服於神的權下,都得活在神的掌管之中,都不能逃出神的手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藉著讀神的話使我更加明白了,只有神能賜給人生命,也只有神能主宰著萬物的生命,任何受造的人類都作不了賜人生命的工作,而且神用他的生命一直源源不斷地供應著人,一直在人身邊陪伴著人。想到自己之前心裡總是持守自己的觀念,看見了才相信,沒看到、沒經歷到的就不相信,現在才看到這個觀點實在太荒謬。神以他的大能給了我的撒但觀點一個有力的回擊,使我看到神權柄的範圍不是根據人是否能認識到而決定的,而是本身就存在的。藉著讀神的話和這次的經歷,我體會到神的看顧保守不是一句空話,也不是理論,他在人身上付出的心血代價都是實實際際的,因我起初並不相信神有權柄,但神並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而是讓我實際地看見他的作為,以此來征服我,拯救我,神的愛太偉大了!

秋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