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新人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各國新人見證我們的主真的回來了!

我們的主真的回來了!

一天,妹妹打電話說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麼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裡才有點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一下站起來,高興地說:「大姐!這次我到北方去得到一個好消息:主已經回來了!」

我聽後一愣:「東方閃電」一直在見證耶穌已經回來了,難道妹妹接受「東方閃電」了?

還沒等我說話,妹妹又認真地說:「大姐呀!主道成肉身來到咱們中國了。」我一聽她越說越離譜了,急忙說:「你別聽人說啥就信啥,神能來中國嗎?那聖經上說的多明白:『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撒迦利亞14:4)神來了也得在以色列,不可能來在中國。虧你還是作工的人,這點都不知道。」

妹妹誠懇地說:「我以前的想法和你一樣,但是通過看全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才知道主確實道成肉身來在中國了。你說的這處經文預言,但預言不是憑私意解說的,而是通過神作工的事實來應驗讓人看見的。你看主耶穌來作工時,彼得、撒瑪利亞婦人和埃提阿伯的太監都沒有持守舊約中預言主來的經文,而是從主耶穌的說話、作工的事實中來認定主耶穌就是彌賽亞的到來,最終他們都跟上了神的腳蹤,得著了主的救恩。大姐,咱們得慎重對待主來的事,有敬畏神的心,千萬不能輕易下斷案啊!」

我瞟了妹妹一眼,隨手把聖經舉起來,說:「耶和華神可是在以色列頒布的律法,主耶穌也是在以色列釘的十字架,咱中國是個『無神論』政黨統治的國家,神會來在這樣的國家嗎?咱都信主這麼多年了,可不能聽人咋說就咋信呀!」

妹妹焦急地說:「姐呀,當初主耶穌作工時,法利賽人抵擋主時就說拿撒勒能出什麼好的?但事實上主耶穌就是在拿撒勒長大的,經上說:『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他的謀士呢?」』(羅馬書11:33-34)咱們人怎麼能測透神的智慧呢?咱可不能憑自己的頭腦分析神的作工。咱們天天盼主來,如今主真的回來了,如果不尋求不考察,錯過神作工的機會,你會悔斷肝腸的!」東方閃電,全能神,聖經預言,橄欖山,以色列,潔淨

我看著妹妹認真的樣子,心想:妹妹真心信主而且是有思想有主見的人,如果東方閃電不是真道,她是不會接受的。她能接受東方閃電,難道主真的回來在中國作工了?但轉念一想:主不可能在中國作工,太不可思議了。於是,我態度堅定地說:「聖經是千層餅,解法都不一樣。聖經預言神末世確實是要降在以色列的,況且中國人大多數都拜佛,國家政府又一直迫害宗教信仰,神是不會來在中國作工的。」

妹妹急切地說:「姐呀,我也說不明白,等我找姊妹來給你交通交通吧!」

我手一擺,說:「你可別找了,我走了。」

我回到家後,呆呆地坐在沙發上,回想妹妹說的那些話,我心裡就翻江倒海怎麼也平靜不下來,什麼活也幹不下去,我一直以來都在等待著主耶穌腳踏橄欖山的那一天,怎麼現在突然說主來在中國了?這怎麼可能呢?我不住地翻《聖經》,也沒找出預言主在中國作工的章節。「當初人們都說拿撒勒能出什麼好人呢?但事實上耶穌就在拿撒勒長大的……」妹妹的話時不時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覺得她說的話也是事實。我一會翻翻聖經,一會想想妹妹說的話,思來想去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有在心裡呼求主:「主啊,我該怎麼辦呢?主啊,你到底降臨在哪裡呀?」

沒過幾天,妹妹就來找我了。她一進屋就笑著說:「大姐,全能神教會的兩個姊妹來我家扶持我,她們信全能神時間長,比我懂得多,你有什麼問題去跟她們交通交通吧。」

我想到自己信主這麼多年了,也一直盼望著主來,更想知道主到底來沒來,不如趁這個機會好好跟她們交通交通。於是,我跟著妹妹去了她家。一進屋,妹妹給我介紹了全能神教會的謝姊妹和郝姊妹。兩位姊妹很熱情地和我打招呼,說話挺親切,讓我有問題說出來,大家一起交通。我便問道「你們說耶穌已經回來在中國作工?你們有聖經根據嗎?」

郝姊妹笑著說:「姊妹,關於主末世來在中國,其實聖經也有預言。」

我一愣,說:「這怎麼可能?我把聖經翻了很多遍,也沒發現有一處聖經記載,那聖經根據在哪兒呢?

郝姊妹耐心地說:「姊妹,你先別著急,咱們看兩處經文,(瑪拉基書1:11)說『萬軍之耶和華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馬太福音24:27)『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從這兩處經文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神再次降臨的地點是在『東方』,是在『外邦』,咱們中國就是『東方』,神前兩步作工都在以色列,對於以色列國家來說,咱們就是『外邦』。所以,神末世降臨在中國作工正應驗了這些預言!」

聽了姊妹的交通,再琢磨琢磨這兩節經文的意思,覺得她們交通得也對。雖然我也看過這兩處聖經,但卻沒看出主再來是在「東方」、「中國」這個意思。

郝姊妹說:「咱們認為主來的時候是在猶太地的橄欖山上,其實現在以色列的橄欖山已經裂開了,那我們為什麼還沒看到人子降在橄欖山,而是讓人耳聞目睹的末世重歸的基督——全能神的作工呢?咱們來看看全能神的話是怎麼說的:『在全宇上下我在作著我的工作,在東方猶如霹靂的巨聲不斷發出,震動了各邦各派,是我的發聲將人都帶到了今天,我是讓人都因我的發聲而被征服,全都傾倒在此流中,都歸服在我的面前,因我早已將榮耀從全地之上收回,在東方重新發出。誰不盼望看見我的榮耀?誰不巴望我歸來?誰不渴慕我的再現?誰不思念我的可愛?誰能不就光而來?誰能不看見迦南的豐富?誰不盼望「救贖主」的重歸?誰不仰慕大有能力者?我的發聲要在全地傳揚,我要面對我的選民更多地發聲說話,猶如巨雷一樣震動山河,我是面對全宇說話,我也是面對人類說話。所以我口之言成了人的珍品,人都寶愛我的說話。閃電是從東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語叫人難捨難離,也叫人難測,更叫人喜樂,猶如剛降生的嬰兒,人都歡喜快樂,慶賀我的來到,因著我的發聲,我要將人都帶到我的面前。從此我便正式進入人類之中,讓人都來朝拜我,因著我的榮耀的發出,也因著我口之言,讓人都來到我的面前,都看見閃電是從東方發出,而且我也降在了東方的「橄欖山」上,早已來在地上,不再是「猶太之子」,而是東方的閃電,因我早已復活,從人中間離開,又帶著榮耀顯在了人間,我是萬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萬世以前以色列人棄絕的「嬰兒」,更是當代的滿載榮耀的全能神!讓人都來在我的寶座前,看見我的榮顏,聽見我的發聲,觀看我的作為,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計劃的終極、高潮,也是我經營的宗旨,讓萬邦朝拜,萬口承認,萬人信賴,萬民都歸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我們都知道神第一次道成肉身帶來天國福音,這福音是從西方傳到東方;但是人未曾想到這次神再次重返肉身,來在東方(中國)早已開始了作了審判的工作,而這次神的作工是從東方到西方……」

聽到這兒,我打斷了姊妹的話,不解地問道「姊妹,舊約記載耶和華神是在以色列作工,而主耶穌作工也是在猶太,神前兩步作工都在以色列,那主再來肯定也在以色列嘍,你們怎麼說在中國呢?」

郝姊妹笑著說:「多數人認為神前兩步作工都在以色列,所以救主再來肯定得在他們國家作工。咱們這樣的認為是否符合事實呢?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嗎?神只掌管、拯救以色列人嗎?咱們看看全能神是怎麼說的。」這時謝姊妹拿起神的話讀道:「若是末世的救世主降臨,仍叫耶穌,而且仍然生在猶太、作工在猶太,那就證明我只造了以色列人,只是救贖以色列人,與外邦無關,這樣作豈不是與我所說的『我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這話而相矛盾嗎?我之所以從猶太退出,而且作工在外邦,是因為我並不僅僅是以色列人的神,而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我之所以在末世顯現外邦,是因為我不僅是耶和華——以色列人的神,更是外邦中所有我的選民的造物的主。我不僅造了以色列、造了埃及、造了黎巴嫩,我也造了以色列以外的所有的外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哪怕是我咒詛的邦族。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這是我最大的工作,是我在末世作工計劃的宗旨,是我在末世所要成就的唯一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他帶領以色列人,生在猶太,又生在外邦,他所作的工作不都是為了他所造的全人類嗎?他是喜歡以色列人百倍,而厭憎外邦之人千倍嗎?這不都是你們的觀念嗎?……你們若還說神就是以色列人的神,還說以色列的大衛家才是神出生的發源地,除了以色列就沒有一個邦族能有資格「產生」神的,更沒有一個外邦家族可以親自接受耶和華的作工的,你若還這樣認為,你不就成了一個頑固派了嗎?……你們也從來沒想過,神怎麼能在外邦中親自降臨呢?他應該降在西乃山,或降在橄欖山向以色列人顯現。外邦人(就是以色列以外的人)不都是他厭憎的對象嗎?他怎麼能親自作工在他們中間呢?這些都是你們多年來形成的根深蒂固的觀念,今天要征服你們就是為了將你們的這些觀念給打破。因此,你們便看見了神親自顯現在你們中間,不是在西乃山,也不是在橄欖山,而是在以往他從未帶領過的人中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三)》)

「如果現在的工作還作在以色列人身上,那六千年經營計劃結束時,所有的人都會認為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只有以色列人才是神的選民,只有以色列人配承受神的祝福,配承受神的應許。神末世道成肉身在外邦的大紅龍國家,完成了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這一工作,完全了整個經營工作,……所以,每一步工作都作得相當有意義,沒意義、無價值的事神絕對不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這時郝姊妹交通說:「從全能神的話中我們知道了,神末世降臨在中國,讓人看到神對每一個他所造的人都滿了慈愛、滿了憐憫,對每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都盡力地拯救,這是神的性情。末了這步工作如果神仍作工在以色列,那人就更認為神只能作工在以色列,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末世神來作審判潔淨人的工作,神選擇了在外邦作工,也是在大紅龍的盤臥之地——中國作工,這樣就扭轉了所有人的觀念,讓人實際地看到,神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這樣就成就了『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這一工作。可見,神在末世選擇在中國作工是有很深的意義的。神的作工實在是太全能、太智慧了。」東方閃電,全能神,聖經預言,橄欖山,以色列,潔淨

聽著姊妹的交通,我陷入了沉思:是啊,神是造物的主,整個的人類不都是神造的嗎?神不單拯救以色列人,還要拯救中國人,今天神來到中國作工,不正是神對我們外邦之人的愛嗎?看來我真是不明白神的心意呀!我說:「你們說的我聽明白了,神如果再作工在以色列,人就會把神定規了,認為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神這麼作工就是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可是我還有一點不明白,世界有那麼多的國家,比如歐、美很多國家的人都信仰基督教,本身就是敬拜神的國家,如果神來作潔淨人的工作,在他們的國家作工潔淨人不是更容易嗎?中國到處都是偶像,國家政府又竭力地迫害信神的人,神為啥在中國作工呢?」

謝姊妹面帶微笑地說:「姊妹,你這問題問得太有必要了!神要選擇在外邦作工,但為什麼就選擇了在中國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中作呢?咱們只有理解了神每次作工的心意,人才容易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這方面神的話說得很清楚,咱們看看神的話吧。『神作哪一步工作都是為了全人類,他作的工作都是面向全人類的,即使是在肉身中的作工也是面向全人類的,他是整個人類的神,是所有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的神。在肉身中的作工雖是在有限的範圍中,作工的對象也是有限的,但他每次道成肉身作工時選擇的作工對象都是極有代表性的,……不是無根無據的,作工的對象必須是對在肉身中的神的作工有益處的,是能代表全人類的。就如:猶太人能代表全人類接受耶穌的親自救贖,中國人能代表全人類接受道成肉身的神的親自征服;猶太人代表全人類是有根據的,而中國人代表全人類接受神的親自征服也是有根據的;在猶太人中間作救贖的工作最能顯明救贖的意義,在中國人中間作征服的工作最能顯明征服工作的徹底與成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經征服了,其餘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只有中國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義。中國代表所有的黑暗勢力,中國的人代表所有屬肉體、屬撒但、屬血氣的人。中國的人被大紅龍敗壞得最厲害,抵擋神最嚴重,人性最低賤、最污穢,所以是整個敗壞人類的典型代表,並不是別的國家就都好了,人的觀念都一樣,雖然他們素質好,但不認識神也得抵擋。為什麼猶太人也抵擋、悖逆呢?為什麼法利賽人也抵擋呢?猶大為什麼出賣耶穌呢?當時有許多門徒不認識耶穌,當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為什麼人仍不相信他?人的悖逆不都一樣嗎?不過把中國人拿出來作典範,征服之後作成模型、標本,作為參考物。為什麼一直說你們是我經營計劃的附屬物呢?就人的敗壞、污穢、不義、抵擋、悖逆這些東西在中國人身上表現最全面,各種各樣都顯露出來。一方面素質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後、思想落後,生活習慣、社會環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後的,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試點工作作全面了,以後再開展工作好作多了,這步工作作成了,以後的工作也不在話下,這步工作成了,大功徹底告成了,整個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徹底結束了。其實,在你們這些人中間的工作成功了,就等於全宇的工作成功了,為什麼讓你們作模型、標本,意義就在此。在這些人身上要悖逆有悖逆,要抵擋有抵擋,要污穢有污穢,要不義有不義,所有人類的悖逆都給代表了,這些人實在不簡單,所以將這些人作為征服的典範,當然征服之後就是標本、模型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二)》)全能神的話清楚地告訴我們,神每步工作選擇什麼樣的作工地點、什麼樣的作工對象,都是根據他工作的需要,都是相當有意義的。比如,神第一次道成肉身在猶太,是因神那步作的是救贖的工作。以色列民是神最初的選民,他們也是人類中敗壞最淺的人類,他們最能代表人類接受神的恩典、神的救贖,在他們身上的工作一作成,就代表把全人類都救贖回來了,所以說那步工作作在猶太是最有意義的。末後神作的是征服的工作,也需要有代表性的人首先來接受神的征服。在全宇之下中國人最敗壞、最落後,而中國又是最黑暗的「無神論」政黨統治的國家,所以說,審判、征服的工作只有首先作在中國才最有意義。在敗壞最深的人身上作刑罰、審判的工作,作征服的工作,最能襯托出神的全能、聖潔、公義,最能使撒但蒙羞。敗壞最深的人被神征服了,全宇之下的人類就不在話下了,撒但也就徹底被打敗了,由此我們更能看到神的智慧、神的奇妙。」

聽了全能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神以往在以色列作工是因為神只是作帶領、救贖人的工作,神末世作的是征服人、潔淨人的工作,需要選擇最敗壞、最污穢的中國人作為作工對象,這不正顯明了神的智慧全能嗎?自己不明白神的心意,看聖經說神要降在以色列的橄欖山上,就認為神肯定在以色列作工,哪曾想神早就來在中國了呀!看來神的工作真的不像人想像的那麼簡單啊!」

謝姊妹接著說:「是啊!神不論在哪個國家作工都是為了他的工作,為了更好地拯救人類,都是相當有意義的。今天,我們要想尋求神的顯現,首先需要我們放下自己的想像、觀念,不能把神的腳蹤定規在有限的範圍中,認為神應該來在這個國家或應該來在那個國家,神是全人類的神,他可以根據工作的需要隨意選擇作工地點。正如全能神說:『神是全人類的神,他並沒有把自己當作哪個國家或哪個民族的私有財產,而是不拘任何形式、任何國家與民族地作他計劃中的工作。或許這個形式你從來都沒有想像過,或許這個形式你持否定態度,或許神顯現的國家與民族正是人都歧視的,正是地球上最落後的,但神有他的智慧,他用他的大能,以他的真理與他的性情真正得著了一班與他同心合意的人,得著了他所要作成的受盡苦難試煉、受盡逼迫能跟隨到底的一班被征服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聽到全能神的這些說話, 我激動地流著眼淚對兩位姊妹說:「這些話語裡都帶著神的能力呀,我終於明白了神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中國人的神,更是全人類的神。神真的回來了! 這些天熬得我吃不好,睡不好,就是怕走錯路呀!今天多虧來跟你們交通了,我心中的這塊石頭才落地了。真是感謝神沒有丟棄我!」之後兩位姊妹送給我一本全能神的說話,我捧著書高高興興地回家了。通過看全能神的話,我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重歸。我們的主耶穌真的回來了!(全篇完)

丘真

猜你喜歡

猜你喜歡

不要忘了主的約定 我叫李薇,今年54歲,年輕的時候我曾患上了神經痛疾病,一疼起來頭像要炸開一樣,到處求醫問藥也不見好轉,長期的病痛折磨讓我的身心倍受煎熬。後來,姐姐把主耶穌的福音傳給了我,第二天折磨我多年的疾病竟奇蹟般地好了,若不是我親身...
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一) 我從小因著家庭條件不好,早早就輟學了。為了讓生活能過好一點,我拚命地幹活,結果落得一身的病,在痛苦無助中,我信了主耶穌。信主後,我常常參加聚會,和弟兄姊妹在一起查經。 一天,三個姊妹到我家,我們一起查經,看到聖經上說:...
飛出「鳥籠」 下午,天色陰鬱,寬闊的道路上,車輛稀疏。 路旁的小公園裡,隱沒著兩個鞦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快樂地圍著鞦韆玩耍,她一會兒推動鞦韆,一會兒坐到鞦韆上…… 小女孩忽然想起了什麼,便回頭看向媽媽。只見媽媽正望著前方的一棵樹...
基督徒緊跟主腳蹤《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下集... 神說:「在每一次的作工中都有人所該認識的異象,然後對人提出合適的要求,如果沒有這些異象作根基,人就根本不會實行,而且人也不能死心塌地地跟隨。人對神沒有認識或不明白神的心意,那人所做的都是枉然,都是不能蒙神稱許的,人的恩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