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逼迫苦,愛主心更堅

我家祖輩與父母都信主耶穌。小時候我因生病快不行了,父母就同心合意地切切禱告主,主耶穌以他的大能使我死裡逃生,周圍的鄰居也因此信了主耶穌,我們家就成了聚會點,弟兄姊妹在一起讀經、唱詩讚美,靈裡很得釋放。後來因中國政府迫害宗教信仰,警察就三番五次地來我們教會威脅、抓捕我們,還把桌凳給沒收了,說:「如果你們再信就把你們全部抓走,讓你們嘗嘗坐牢的滋味。」為了躲避政府的抓捕,我們一家人只好搬到山上去住,弟兄姊妹再來我家聚會時都是等到天黑以後,沿著山間的小路深一腳淺一腳地來聚會,每次都是聚到凌晨3點鐘散會,大家在天亮以前趕回家。但就這樣,政府的黑手還是伸向了我們一家人。

1986年冬天的一天,我們正在聚會,突然聽到我家的狗拚命狂咬,推開屋門一看,只見一個黑影從牆頭上爬進來把大門打開,一下衝進來6個警察,我趕緊通知弟兄姊妹,弟兄姊妹就從後門逃到山裡去了。我剛走到門口想攔住警察拖延時間,一個警察衝到我面前質問:「你是張強嗎?」我說:「是。」接著另一個警察一腳把我踹倒在地上,從後背把我的雙手拷上,其餘的人都進到屋裡亂翻。感謝主的保守,弟兄姊妹都已脫險。警察沒有搜到人,就惡狠狠地審問我:「快說!到這裡聚會的都是些什麼人?他們家住在哪裡?」我不吱聲,警察就一把抓住我的衣領凶狠地說:「你不說是吧,有地方讓你開口。」說著他們把我推進警車,帶到了鄉派出所。我在路上一個勁兒地禱告主,求主保守我的心,賜給我當說的話,加給我信心,能為主站住見證

到了派出所,所長拍著桌子說:「有人舉報你們,說你們家經常有人出出進進,村裡丟的東西都讓你們這些人偷去了。快說!這些人是哪裡的?每次聚會來多少人?」我沒吭聲,他突然又放慢口氣,態度「溫和」地說:「你說出來就沒事了,就放你回家。」我說:「我信耶穌不偷不摸正大光明,你們這是嫁禍於人。」所長一聽這話氣急敗壞地說:「少廢話!我不逼迫,宗教,信仰,十字架,勞教,主耶穌,基督徒,中共政府管你偷沒偷東西,反正有人舉報你。快說!去你家聚會的都是什麼人,家住哪裡?說了就放你回家,不說就餓你三天,再不說就把你送到縣城裡拘留半個月。」說著上來一個警察把我的腰帶抽掉,我提著褲子被關到一個小黑屋裡。屋裡光禿禿的什麼也沒有,地上又髒又潮濕,我站在小黑屋的牆角處默默地禱告:「主啊,我願背起你的十字架來跟隨你,絕不做賣主賣友的猶大,但是面對這樣的環境我心裡很軟弱,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禱告後我想到主的話:「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馬太福音5:11-12)主的話讓我心裡又有了信心和力量,不再懼怕這個環境。第二天,警察又提審我:「想好了嗎?想好了就快簽字說不信了,回家好好幹活過日子。」我沒搭理他們。他們就手指著我的頭罵道:「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給臉不要臉,不識好歹。」無論他們怎麼威脅,也未能從我口中得到任何答案。關押我一個星期後,他們見實在問不出什麼就氣急敗壞地說:「你不說是吧,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今天就把你送到縣公安局。」臨走時派出所所長還威脅道:「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現在說不信了,就馬上放你回家,否則就把你送到縣局裡,讓你嘗嘗他們的厲害,到時候就由不得你了!」見我仍什麼都不說就上前踹了我幾腳,將我押到了縣公安局。到了公安局,一個警察斜看我一眼輕慢地說:「先把他關那裡,今天沒時間,到時候收拾他。」看到這一幕,我心裡緊張起來,不知他們怎麼對待我,我在心裡不住地禱告主,求主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讓我能站住見證,不向撒但屈服,這時,主開啟我想到:「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我心裡又有了一股力量,不再懼怕這個環境。

第二天,警察提審我:「聽說你嘴挺硬,非要信洋人的神。」我說:「國家不是規定宗教信仰自由嗎?」他立馬眼冒凶光氣急敗壞地上前「啪」的給我一巴掌,當時把我打得頭嗡嗡直響。只聽他冷笑著說:「宗教信仰自由!你想得美!那是給外國人看的,在中國哪有什麼自由!快說,你聯繫了多少人,都什麼時間聚會,你到底還信不信?」他見我不說話,拿起一根皮袋發瘋似得猛抽我的後背,每抽一下我都感到鑽心地痛,他邊抽邊說:「你還信不信?……」痛苦中我想到經上說:「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馬太福音10:32-33)於是我就堅定地說:「我還信。」他就更狠勁地邊抽邊說:「我讓你信,我讓你信,你想和共產黨做對,你就是找死!」就在我被打得疼痛難忍時,突然腦海裡出現主耶穌被兵丁戲弄頭上戴著荊棘冠冕、鮮血直往下流的畫面。想到主耶穌為了拯救全人類受了這麼大的羞辱和痛苦,我受這點苦算什麼,我越揣摩神對人的愛越受激勵,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不知不覺我身上的疼痛減輕了許多,不知他抽了多少下,只見他累得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他看著地上的血跡衝我說:「今天算便宜了你,明天再收拾你,我就不信治不服你。」幾個人把我拖著又扔在小黑屋裡。我想站都站不起來,我的後背被打得血肉模糊,被打爛的衣服黏在裂開的肉裡,我一動都感到渾身疼痛難忍。我只有趴在地上默默地禱告主,求主加給我力量和受苦的心志。這時我想到主耶穌的話:「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馬太福音10:38)小時常聽父母教導我們,自古真道受逼迫,要跟隨主走十字架之路就得受這些苦。想到這兒我不覺得苦了,反而覺得能為主受苦,因背十字架受苦是榮耀的事,心裡有了安慰感到平安、踏實。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相關推薦

風雨洗禮後的新生 2012年深冬的一個清晨,程琳坐在桌前,想到這段時間的國度福音工作已經轟轟烈烈地擴展開來,她感到自己的託付更重了,不由自主翻開神的話讀道:「你肩負的重任、你的託...
心兒敞亮了 2011年9月,一個親戚把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親戚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
中共的迫害使我們家支離破碎(一) 我叫溫三妹,今年七十五歲,與女兒、孫女南希、孫兒加加生活在一起。因著孫兒有病,我與女兒四處求醫病也不見好轉。正當我們走投無路時,朋友把主耶穌的福音傳給了我們。信...
入室 一 2004年深秋的一天夜裡,天氣微寒,我把家裡的防盜門反鎖好之後就睡了。 深夜,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把我驚醒,我恍恍惚惚地起身細聽,聲音是從房門外傳來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