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子女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教育子女曾經,我與老爸水火不容

曾經,我與老爸水火不容

「哈哈,你們不知道,邵亮是一肚子苦水啊!」

「邵亮咋啦?」

「唉!我爸總是說我這個做不好,那個做不好……」邵亮無奈地說。

「邵亮在家刷盤子洗碗,他爸說他是廢物,連碗都洗不好……」

我看著邵亮一臉愁苦、困擾的樣子,不由得想起了曾經的自己……

由看電視引發的父子矛盾

我今年16歲,是一名高中生。記得在我上初中時,很喜歡看電視,一到週末就跑去奶奶家看電視、玩手機。爸爸望子成龍心切,就經常嘮叨我:「沒事看看書,別看電視了,眼睛都看壞了。」「都快要考試了,還看電視,你這樣能有好成績嗎?」「別人都考第一名,你呢?」這類話我都聽過爸爸說N遍了,心裡特別煩,基本上每次都是自動開啟「屏蔽模式」,要不就是左耳進右耳出。

臨近期末考試的一天,我正在奶奶家看電視,爸爸來到後就把電視關了,讓我回家複習功課。我很不高興,心想:一週五天我都在看書、背書,寫作業,難得週末放假放鬆放鬆,爸爸怎麼不理解我呢?同學都去網吧打遊戲了,我在家老老實實待著看會兒電視還不讓,況且作業都寫完了,我才不回去呢!爸爸說了好幾遍,我仍無動於衷,最後爸爸把我拉回了家

一到家,我進臥室後就把門鎖了起來,心裡很生氣:我學習、寫作業都很用心,考試成績又不差,我只是看個電視你都不讓!爸爸敲門,我也不開。爸爸又喊了幾遍,我還不搭理他,這時爸爸生氣了,就強行打開門,把我拉到客廳,讓我坐下跟他聊聊。倔強的我就是不坐,因著血氣太大,一會兒我就感覺頭發暈,眼睛看不清,然後就倒在沙發上失去了意識。等我醒過來後,爸爸驚恐地問我要不要去醫院,我也不理他,最後爸爸實在沒辦法,就讓我去了爺爺家。

之後,爸爸再沒有怎麼管過我,但我對爸爸的成見卻積壓在心裡。寒假之後我都住在奶奶家,爸爸偶爾來看我,我就當作沒看到,40多天沒跟他說過一句話。一天晚上,我正專注地看著熱播電視劇,爸爸默默陪我看了一會兒,當他要走時,突然過來抓著我的手,笑著跟我道歉,說他錯了,讓我不要不理他。面對突如其來的道歉,我愣住了,也不知道該咋說,只好點頭答應了他。爸爸走後,我心裡特別高興,像打了勝仗一樣,更囂張了,心想:別看我現在答應你了,如果你再煩我,嘮叨我學習,我還不理你。

開學後我又回家住,雖然爸爸沒有再嘮叨我,但我依然不怎麽願意和爸爸説話。奶奶和姑姑也因這事說我不尊重爸爸,我心裡覺得有點過意不去了,就勉強跟爸爸說話。

原來一切都因狂

直到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現在二十來歲的人,還不知道正事,不知道確立人生目標,也沒有志向,不懂得什麼是人生,這個年齡段的人都是什麼呢?我有八個字送給你們:年少輕狂,四六不分。為什麼這樣說呢?先說說『年少輕狂』。你們解釋解釋什麼叫『年少輕狂』,這是年輕人的一種什麼性情?用一個詞來形容這樣的性情就是『狂』,這是任何一個處在那個年齡段的人的一種代表性情,不管生活環境、背景什麼樣,不管哪個年代,每個處在那個年齡段的人都是一樣。」「有些年輕人什麼人都不放在眼裡,你說兩句話沒說到他心裡,他就不搭理你了。做父母的也很難摸透年輕人的心理,一句話說不對,孩子就摔盆打碗,氣呼呼地走了,很難溝通。為什麼現在父母管理、教育子女都覺得難呢?是因為現在的父母知識文化低,沒學心理學,不懂年輕人心理嗎?這是什麼問題啊?這就是說,現在的年輕人思想都怪異了,墮落得越來越深了,裡面正常人性的東西越來越少了。」「另外一個詞『四六不分』,這個詞的意思就是不分好歹,什麼是正面的、什麼是反面的不知道。因為他年少輕狂,誰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別人說的都錯,我說的就對,誰也別跟我說,我不聽,我就死犟,我錯了我也犟到底』,就帶著一種這樣的性情,四六不分。(摘自《座談紀要·信神應首先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神的話揭示了我們被撒但敗壞後,本性是狂妄的,只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誰說也不聽,只要說的不合乎自己的意思,不合自己的口味,就不搭理。想想我在跟爸爸相處時,爸爸說的不合我意就不願意聽。我覺得自己看電視是對的,偶爾放鬆放鬆沒問題,爸爸不讓我看,我就不想聽他的;爸爸說讓我學習,我不願意就甩臉子生氣,甚至和爸爸冷戰40多天不說話,真是太沒有正常人性了。其實爸爸讓我多看書,好好複習,都是為了我好,但是我卻四六不分,不理解爸爸對我的好,還跟爸爸死犟,我太狂妄了!唉,想想之前對待爸爸的態度,我心裡滿了愧疚,自己真是一點兒正常人的樣式都沒有啊,所作所為都不合神心意。於是,我在心裡默默跟神禱告,以後再也不能憑著敗壞性情對待爸爸了,我得去變化,願神幫助帶領我。

父子再起衝突

我雖有心去變化,但我發現敗壞性情根深蒂固,當再次臨到環境時,我還是會老病重犯。

一次吃過晚飯,爸爸把碗往水池裡面一放,就坐在電腦桌前,一邊和同事聊著工作上的事,一邊帶著命令式的語氣跟我說:「吃過飯把碗洗了。」聽著爸爸說話的口氣,我心裡很不舒服,就沒答應,仍繼續吃飯。這時,爸爸的話又傳了過來:「你吃過飯把碗都洗了,聽到了嗎?」我扒拉完碗裡的飯,很不服氣地說:「沒聽到!」我剛說完,爸爸瞪了我一眼,我收拾收拾桌子,不情願地拿著碗筷來到廚房,洗碗時心裡還憋屈難受,覺得爸爸說話的口氣就是不拿我當回事,給他洗碗很沒面子,很掉價。

當我洗過碗,冷靜下來後,我反思自己的流露又是受狂妄性情的支配,我總是以自我為中心,要求別人對自己有包容忍耐,有愛心,面帶微笑,說話要口氣柔和,都得合自己的意思,不能刺激自己,因此當爸爸的說話口氣不好時,我就接受不了,就不想給他洗碗。其實作為家裡的一員,我本來就應該幫家裡做點力所能及的家務活,更何況爸爸在忙著工作上的事,我不更應該幫著做嗎?這都是我該做的啊!

認識到這兒後,我就來到神面前禱告,看到神的話說:「正常人性包括幾方面:見識、理智、良心、人格。這幾方面都達到正常,你的人性就合格了。有正常人的模樣,像一個信神的,也不要求你達到多高,不要求你搞外交,就要求你做一個正常的人,有正常人的理智,看事能看透,最起碼看你是一個正常人,這就可以了。」看完神的話我認識到,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得有正常人的樣式,得有良心、理智。想想我自己的表現,真是又狂妄又自私,凡事都考慮自己,都這麼大了一點家務都不承擔,甚至當爸爸說話語氣重一些時,我還跟他頂撞,甩臉色給他看,這哪有正常人性呀?爸爸為了我生活得更好,每天起早貪黑地上班賺錢,無論是吃穿住行,爸爸都在為我操勞考慮著,很勞累。我要是有良心,就應該對爸爸有體貼、有關心,多幫忙做些家務事,讓爸爸多休息,而且還得尊重爸爸,不管爸爸說我啥,都不能頂撞他,就算他對我說話的語氣不好,我也不能跟他衝著來,因為他是長輩,尊老愛幼也是正常人性該有的活出呀!想到這些,我心裡感到很愧疚,覺得自己真是不懂事,我跟神禱告:「神啊!藉著看你的話語,我才認識到自己太沒有人性了,不僅不能主動分擔家務,當爸爸讓我洗碗時還頂撞他,看到我這樣的活出你不喜悅。神啊,我要變化,以後我得活出正常人性,主動幫著分擔家裡的活,而且也得學會尊重爸爸,不能老是頂撞爸爸,願神帶領我。」

開始蛻變

神是信實的,當我有心願想去變化時,神再次給我擺設了環境。

一天,爸爸讓我在上學時順道給弟兄姊妹帶東西,當他把物品拿出來,並逐一告訴我價格、給誰時,我一聽這麼多,就問爸爸要手機打備忘錄。可爸爸不但沒給我手機,還轉來轉去找紙寫。我心裡的火氣一下子上來了,心想:我都說了用手機,你還找紙,為什麼就不聽我的呢?我生氣地說:「你把手機給我不就好了?我自己打字,你找什麼紙啊?」爸爸看了我一眼,但仍繼續找紙,我更氣了,這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又老病重犯流露狂妄性情了,因著爸爸沒有聽我的建議,我就不高興,就總想讓爸爸按著我的意思來,這不合神的心意呀!我不能再隨從肉體,憑著狂妄性情對待爸爸了,於是我跟神禱告:「神啊,剛剛我又要流露敗壞性情了,我知道這樣不對,我要背叛撒但,神啊,願你幫助我。」禱告後,我頓時覺得心裡釋放了許多。這時,爸爸把寫好的單子給我,然後溫和地說:「用手機打倒是可以,但手機要是沒電了怎麼辦啊?」聽後,我雖然覺得手機這麼快就沒電了有些不太可能,但是爸爸考慮的的確比自己周到,我很蒙羞,拿著東西就走了。

後來,放學回家後,我就主動做些家務活,無論是掃地、收衣服還是切菜,都盡我所能地去做。特別是我的狂妄性情,我也在有意識地背叛,爸爸偶爾說話口氣不好,我也能禱告神,不再抵觸,把自己該做的事認認真真地做完。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跟爸爸相處得挺好,同時我也看到了爸爸對我的好:家裡有好吃的爸爸都留給我;只要我說想吃什麼東西,沒幾天東西就擺在我的書桌上了;我感冒了爸爸給我整蜂蜜檸檬汁喝……看到爸爸為我付出的點點滴滴,我心裡特別感動。

父子敞開心,關係和好

一次我吃壞了肚子,爸爸給我煮綠豆粥,我便來到廚房和爸爸嘮嗑。我說:「爸爸,這一段時間我收穫了不少,以前我誰也不服,特別狂妄,無論你讓我幹啥,我都跟你擰著來,你讓我別看電視多看書我不聽,就覺得我看電視沒啥錯誤的,對你說的我就很不服氣,我讀了神的話後才認識到這是年少輕狂、四六不分的敗壞性情。你再對我口氣不好,我也不應該跟你吵,本來就是我的錯,你對我口氣不好也正常。我跟神禱告了,以後得聽神的話活出正常人性,不再頂撞你,也要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務。」爸爸聽我這麼說,一邊收拾著灶台,一邊點點頭微笑著說:「感謝神啊!你能從神的話中認識到這一點,有點變化,得感謝神的帶領。唉!我也在反省自己,很多時候都是一個勁說你不對,批評你,這也是我狂妄性情導致的,總是站在我是你爸的地位上說你,很多時候都是要求你聽我的,這樣也不合適,以後咱們一起憑神的話活著,變化自己的敗壞性情。還有,我們之間缺少溝通,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看法,卻不了解對方的心思,有時候就會產生衝突,以後咱爺倆多溝通。」我高興地使勁點點頭。

現在,我經常跟爸爸說說自己在學校的事情,爸爸也經常跟我嘮嘮他工作上的不順,也會說些家裡的事情,他的想法,心裡的坎。我沒事的時候也給爸爸按按摩,捶捶背,還給爸爸買衣服,買墨鏡。有次,媽媽說:「現在你和你爸相處,不再像以前那麼計較了,你跟之前是不一樣了,有些轉變,也懂事了不少,感謝神!」

回想與爸爸相處的歷程,我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是神話語的揭示,我才認識到自己狂妄的敗壞性情,也是神話語的帶領引導,讓我不再憑著狂妄性情活著,能夠和爸爸和睦相處,否則我和爸爸還是水火不容,會和同學一樣活在苦惱中。想著想著我禁不住笑出聲來。

「陳諾笑得這麼高興,想啥呢?」同桌的話把我的思緒又拉回到了現實……

作者:西班牙 陳諾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