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生命見證一個寢室部部長的轉變

一個寢室部部長的轉變

8月末的天氣還是悶熱難當,韓飛坐在返校的公交車上,看著乘客中有些拖著行李箱的新鮮面孔,不禁想到去年的自己,也是這樣拖著一個與她身高不太協調的大行李箱,懷著激動的心情踏進了夢寐以求的大學校園……

「XX大學車站到了,下車的乘客後門請……」她這才回過兒來,已經到學校了。下車後她在校門口的小攤上買了一份涼皮,隨著新來的大一新生一起走進了校園。很明顯,她的表情沒有新生那麼興奮與激動,只是拎著一份涼皮慢悠悠地走在回寢室的小路上。

韓飛剛走到寢室門口,學生會的幾個部長就在熱情地向她打招呼:「韓飛,現在得叫你韓部長了啊!過兩天咱們學生會要去查班、查寢,還得演講,你準備好了嗎?」韓飛剛要跟她們打鬧一番,突然電話響了,她從背包裡好不容易翻出了電話,屏幕上寫著:小韓的母親大人!她趕緊接起來:「老媽,什麼事?」電話另一頭傳來母親的聲音:「還記得你走之前媽跟你商量的事嗎?過兩天你阿姨給你打電話你可別忘記去啊!你千萬要把手機充好電,保持開機狀態!」韓飛知道媽媽是在提醒她不要忘記去參加聚會的事。她邊答應著母親,邊在心裡想:這老媽,在家都商量好了,開學後在大學附近給我找個聚會點讓我參加聚會,都說多少遍了,我怎麼會不記得呢!……其實,自從今年暑假回家,韓飛的母親和姐姐就給她見證全能神末世作工,她聽後覺得都挺對,於是便答應了等到開學後參加聚會。

開學的前一天,學生會主席方大個在微信群裡召集經濟管理系學生會所有部長到主教學樓一樓開會,部長們陸陸續續都進屋了,只見方大個大步流星地走進來,清了清嗓子:「好久不見吶我的同學們!」

「大個!別在這耍帥了,快點兒說,召集我們過來什麼事啊?」

方大個頓了頓說:「好吧!說正事!根據上學期的期末考試成績,咱們被競選上了學生會的部長,所以為咱們係爭榮譽的光榮使命就落在了咱們身上,這學期咱校12個系的各個部門要在10月份進行評比,咱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準備…… 」方大個的話馬上抓住了韓飛的心,別看韓飛平時在班裡不太張揚,但她卻是這個系分數最高的,她一直非常享受當第一的感覺,這次一聽到12個系之間要比賽,她心中好似燃起了一團火,想著要趁機好好表現。不過想到這個學校的變態之處,韓飛還是有點頭疼。韓飛是寢室部部長,寢室部在這個學校裡是最有權力的部門,每晚9點到10點查寢時要檢查的項目有:被褥的標準是豆腐塊兒,床單的邊緣是90度,地面的標準是能照人,每人要在自己床位旁邊站軍姿,完全軍事化管理。這些都是比賽的幾大項,可那些不聽話、難管理的大一新生讓韓飛覺得管理起來有些難度。

散會後,她馬上去向其他幾位部長請教該怎麼管理大一新生。只見組織部部長周鵬跳出來說:「想不想聽聽我的高見?」其他幾個女生一把將他推開,說:「你能有什麼高見?」周鵬陰笑著說:「操行分!這個分數跟每個人能不能畢業有直接關係。記得我上高中時的班主任對我們用的招就是打、壓、卡!咱們雖然不能打他們,但是咱們有權利呀!如果他們不聽話你就扣他們的操行分,一共二十分,你一次就有權利扣十分,這樣保證人人恐慌害怕。另外咱們查班查寢時,首先得給他們來個下馬威,否則沒有人會聽你的話。我可告訴你這個高招了啊!不要太感謝我,記得請我吃飯就行!」

韓飛心想:嚇唬嚇唬倒是可以,但是一次就扣10分,那是不是太過火了?算了,等去查寢的時候看情況再說吧!

終於迎來了9月份的第一個查寢日,韓飛平時是個愛笑的女孩,可這天她卻格外嚴肅,還特意換了一身黑色的衣服,也不知能起什麼作用,或許是想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威風的形象吧!這時組織部、活動部的部長也都幫她撐場面來了。九點鐘一到,韓飛站在三樓走廊裡大喊了一聲:「經濟管理系查寢開始!」她走到第一個寢室裡,看見慌慌張張的幾個學生還沒整理好被褥,只見韓飛用手一指大聲吼道:「給我出去罰站!」走到第二個寢室看到還有個女生沒從床上下來,韓飛說:「把寢部條例抄30遍,明天交給我,現在出去罰站!」走到第三個寢室看到被子疊得不合格,她大聲呵斥:「這點小事都幹不好!你們是怎麼考上大學的?是不是除了學習以外你們什麼都不會?今天晚上別睡覺了,就在這疊被子,我明天早上來檢查!」

十點鐘查寢結束後,整個三樓走廊裡站滿了人。韓飛聽到大一新生都在小聲地埋怨道:「這什麼破學校啊!查寢比軍訓都累!」「裝什麼裝啊!有話不能好好說嗎?」聽到這些話,韓飛的心裡也很難受: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可是轉念又想:如果不嚴格要求,一個月以後的評比那她一定穩坐倒數第一了!

回到寢室後,她久久不能入睡,翻來覆去地想:大一新生難管,寢室內務又這麼差,這該怎麼辦呢?這時她突然想到媽媽對她說過的話:「神的話就是真理,能解決人的一切問題,在學校無論遇到什麼事,要記得禱告全能神,把難處向神說,等到聚會再和弟兄姊妹交通。」想到這,她環顧寢室一圈,看大家都睡了,她便爬起來跪在被窩裡禱告:「全能神!我現在還沒參加聚會,所以沒法和弟兄姊妹說我現在的情況,只能向你禱告。神啊!我現在當官當得很頭疼,不知道怎麼管理這些大一新生才能得到第一名。神啊!你能解決一切問題,願你幫幫我吧!」禱告完,她掀開被子看了看,確定沒有人注意到她在禱告,這才放心地躺下,帶著複雜的心情睡覺了。

9月初的下午已經沒有了夏日的炎熱,伴著秋風的吹起,讓人舒服得只想深吸一口氣。

韓飛和室友們走在回寢室的路上,幾個室友挎著她的胳膊都紛紛給她出主意,告訴她用什麼招能震住大一新生。有了她們的支持,韓飛感到壓力更大了,似乎這次的比賽不是她一個人在戰鬥,而是關係到整個系的榮譽。再看看來來往往的大一新生,韓飛嘆了一口氣:唉!晚上又要查寢,如果震不住她們,一個月以後達不到學校檢查的標準,拿不到第一,這臉也沒處放啊!這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是陌生號碼,她馬上意識到可能是找她聚會的姊妹,她馬上接起電話……不知為什麼,韓飛從看到陌生號碼的那一刻心裡就非常渴望是姊妹來的電話,確定是姊妹後,她便興奮地跟姊妹約好了這週日在學校附近的車站見面。放下電話後,她感到一直懸著的心彷彿一下子放了下來,好像找到了能幫她解決查寢問題的地方。

一個寢室部部長的轉變

週日早上8點,在約好的車站,一個阿姨來接韓飛,並把她帶到了聚會點。一進屋,韓飛看到還有3個跟她差不多大的小姊妹在凳子上坐著,韓飛也找了一個凳子坐下來。這時接待的阿姨趕忙過來給她倒了杯水,說:「又來了一個小姊妹,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真是有福啊!」韓飛也輕輕地點點頭,微笑著回應阿姨。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韓飛卻感覺到,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的那種親切感是在任何一個群體都沒有感受過的。於是她一股腦兒地把最近的苦惱都跟姊妹們說了出來,並補充了一句:「我媽在家跟我說了一假期信神的事,我已經知道好多了,所以我有什麼不對的你們可以直接跟我說,不用顧忌我是新人。」這話一說,負責給他們聚會的趙姨噗哧一聲笑了起來,說:「好吧,韓飛!那我們可就不把你當新人了。你剛才說的在學校發生的事,的確有真理可尋求,而且這件事你做的也不合乎真理。」韓飛疑惑地看著趙姨,心想:怎麼不對了呢?趙姨拿起書邊翻找著邊說:「咱們看看全能神是怎樣要求我們的,神說:『你實際生活當中的實行、生活當中的流露就是神的見證,是人的活出,也是神的見證……你經歷到這個地步就達到果效了。自己有實際活出,一舉一動讓別人看了佩服,別人看你外表穿著打扮一般化,但你活出非常敬虔……說話大方,端莊正派,不吵鬧也不放蕩,臨到事能順服神的安排、能站住見證,處理什麼事穩穩當當、不慌不忙,這樣的人就真看到神的愛了。有的人歲數不大,但看著外表舉動像是中年人,成熟了,有真理,別人也都佩服,這樣的人就有見證了,就是神的彰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神起初造的人是聽神的話順服神的,也是有人性有理智的人,但因著撒但的敗壞,人身上滿了撒但的敗壞性情,就像你在學校裡的流露,為了讓人都服你、怕你,你就發火、教訓大一新生,還對他們實行罰站、扣操行分等等,這些都是憑著撒但的敗壞性情在做事,與神的要求是背道而馳的。神今天來作話語審判人的工作,就是要讓人能認識自己身上的敗壞性情,生命性情達到變化,從而恢復起初神造人時的人性與理智,活出神的話中所要求的人的樣式。所以,我們不管臨到什麼事,都要對照神的話,按神的話實行才能滿足神、榮耀神,這才是神的心意。」

趙姨的一番話敲打著韓飛的心,她在心裡想:趙姨說得對呀!我在查寢時對待新生的態度也的確太霸道了,我這麼做連個人樣都沒有,還哪有見證啊!肯定也不會讓人佩服的。我現在信神了,既然知道了神的要求,我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做了,我要做神喜悅的事,要為神站住見證!

於是,她自信地對姊妹們說:「行!我得活出個人樣來,得做讓神喜歡的人,為神站住見證。」

韓飛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有了實行真理的心志,但是她真的能實行出來嗎?

韓飛聚完會走在回寢室的路上,邊走邊想:好不容易把新生管得都怕我了,如果我按著神的話去實行,萬一她們都不聽我的了,那怎麼辦呢?她的心裡稍微有些動搖了!

「快看,韓部長在前面呢!咱們快走,趕緊離她遠點!」韓飛抬頭一看,是她們系的大一新生,竟然因為看見她一溜煙地都跑了!當她走到寢室一樓打水時,幾個大一新生一看見她進來,就往旁邊站了站,故意離她很遠,她心裡突然有種……怎麼說呢?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她不禁反問自己:難道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嗎?

韓飛搖搖頭,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日期,已經九月十三日了,她心裡不自覺地又緊張起來:還有半個月了,在自己這麼嚴厲的管理下,寢室的內務標準還差得那麼遠,如果按神的話實行,不那麼嚴厲地對待新生,那他們如果都不聽話了,那還能得第一嗎?她不敢再想下去。可她忽然又想起自己以往看到媽媽和姐姐在信神的過程中,不管遇到什麼事,都尋求神的心意,當按著神的要求去做的時候,都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那今天自己也信神了,是不是也得做個名副其實的基督徒,實行真理滿足神呢?

於是到了晚上查寢的時候,韓飛也想試著按神的話去實行。進到第一個寢室和第二個寢室時,韓飛都在心裡不停地告訴自己:別發火,得活出個人樣來。可當她走到第三個寢室的時候,突然看到有個新生手裡拿著冰淇淋,嘴裡也塞得鼓鼓的,看樣子是想在韓飛沒到她們寢室之前把冰淇淋趕快吃掉,可是不巧,這一幕正好讓韓飛看見了。頓時韓飛心裡的火氣一下子就冒了上來:看來還是不怕我呀!如果在月末查寢那天你們都這麼散漫,我這得第一的夢不就破滅了嗎!

韓飛馬上對著新生說:「別動!對,就保持手舉著冰棍這個姿勢,不要動。」當時這個新生的表情就僵住了,一動不動地定在那。

9月份的天氣還不是很涼,冰淇淋拿在手裡不一會兒就化了,融化的冰淇淋順著新生的手淌到胳膊上,直流到地上。查寢結束後走廊裡的人看到這個新生的樣子都笑得前仰後合,還有一部分人給她拍了照片傳到校內網上。看到這一幕,韓飛心中有一絲得意:哼!讓你們看看我的鐵腕,不聽我的話,我就有辦法治你們!可是剛想到這,她的心中突然劃過一絲不安的感覺,回到寢室躺在床上,怎麼也擺脫不了這種不安的感覺,心想:我不是在聚會時剛跟姊妹說過,再也不這樣做了嗎?怎麼又老病重犯了呢!

一轉眼又到了週日聚會的日子,趙姨關切地問韓飛這一週經歷得怎麼樣,韓飛把頭一低,把這幾天的經歷敘述了一遍。趙姨耐心地對韓飛說:「姊妹呀!聽你剛才的交通你做得的確不符合真理,咱們人與人之間都是平等的,咱不應該站在地位上整人、治人,那是撒但的敗壞性情。我給你讀一段神的話吧!全能神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神的話說『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等等,這些都是撒但敗壞人的手段,撒但就是利用學校老師的教育、課本裡的知識、社會的傳染來敗壞我們。使我們認為人活著就得讓人高看,甚至得名留青史,所以社會上各行各業的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都不惜一切代價,甚至用一些卑鄙的手段和陰謀來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你想想為什麼咱們也想實行神的話,想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卻實行不出來,不就是因為想要在比賽中得第一嗎?這不正是憑著撒但的爭名奪利、出人頭地的思想觀點活著嗎?另外,撒但還藉著各種途徑給我們灌輸:不採用打、壓、卡的方式就不能讓人服氣,不使用暴力的手段就休想得到你想要的成績,這些都是撒但的處事方式,是不合真理的。而且當人這樣做了,最終得到的結果是什麼呢?當你在學校嚴厲地整治那些大一新生的時候,因為沒有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你的所作所行也不能讓他們服氣,表面上她們雖然也能聽你的了,可背地裡她們都遠離你、討厭你、甚至會恨你……另外,我們作為一個信神的人,不管臨到什麼事在靈界都是一場爭戰,如果我們憑著撒但的毒素活著,那在靈界就是一個羞辱的記號;相反,我們若能按著神的要求實行,那就是一個見證,也會得到神的祝福。」聽著趙姨的交通,韓飛心裡很服氣:趙姨說的都是我的實情啊!我所作的確實沒有為神站住見證。

一個寢室部部長的轉變

接著趙姨又給她讀了《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的一段話:「有些人有點地位就要轄制人,就要控制人,有個地位就想稱王稱霸,讓人都聽他的,有個地位就搞以他為中心,讓人都圍著他轉,一切都得按著他的意願做,無論誰所作所為若不合他的意願,那誰就是他的仇敵,就是他打擊的對象。……如果人有了地位,別人卻看不出他有地位,也看不見他站在地位上做這做那,他自己也不覺得自己有地位,這樣的人有沒有理智?如果人能做到有地位跟沒有地位一樣,有地位只不過多盡一點兒本分,但是不站高位,不轄制人,這就屬於有正常人性了,這樣的人肯定是有理智的人。」讀完後,趙姨交通說:「敗壞的人類呀!有點權力都想管人、治人、控制人,這些都是屬撒但的敗壞性情。而神呢!神創造了天地萬物,神有主宰萬有的權柄,但神從來不以地位自居,他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人類能更好的生活。當神看到人類被撒但敗壞至深,神就親自發表話語、作工拯救人,從來都不過高要求人,而是因人而異、循循善誘,即使人因著悖逆,常常抵擋神、悖逆神,但神還是一次次給人悔改的機會,用話語扶持、供應、勸勉人,直到人恢復良心理智,能實行出真理了,神的心就得著了安慰。所以,咱們也要學著放下名譽地位,操練不憑撒但的敗壞性情活著,而是追求按神的話實行,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和同學相處要學會和人交心、公平對待人,這樣才能合神心意呀!」

韓飛邊聽著趙姨的交通邊在心裡回憶著,這段時間為了爭得第一的榮譽,她的確是不惜用一些手段與暴力對待沒達標的新生:讓他們抱著被子罰站、罰抄50遍寢室條例、扣操行分……這確實太過分了!想到這韓飛才意識到,自己雖然只是當個芝麻大的小官,但是還真能幹出整人、治人的事!現在才知道,原來我都是憑著撒但的觀點、毒素在做事,這撒但的毒素真是坑人不淺。這時她在心裡做了個決定:這次我一定要實行神的話!再不能憑撒但的觀點活著了!名次算什麼!能讓神滿意才是真正有意義的事!

在接下來的一週裡,韓飛每天晚上去查寢之前都要在心裡默禱,求神幫助她能按照神的話去實行,不再為了爭第一而使用各種招數和手段讓神厭憎了。在神的帶領之下,她在查寢時放下了以往的官架子,臉上也有了笑容,還能坐在新生中間與她們談心,甚至跟新生道歉,承認了在之前的半個月對她們的苛刻行為。當韓飛再次看到新生的內務不合格時,就會跟她們說:「整理內務雖然咱們是受點兒苦,但能鍛煉人的意志,鍛煉人在做每一件小事上求真,人有了這種認真、肯吃苦的態度,那麼以後我們到社會上做什麼也必然是一個讓人放心、能做出實際成績的人……」

從那以後的每天晚上,韓飛都會把自己看完神的話後得來的領受和認識與新生分享,比如:怎樣做一個誠實正直的人、怎麼與人相處、如何公平對待人等等。之後,越來越多的人來到三樓走廊聽韓飛分享她的心得和收穫,有時她說完以後還會迎來新生的鼓掌和贊同。

當大一新生們看到韓飛的變化後,都不再躲避她了,與她的關係也越來越親近。一個新生說:「學姐,你是中彩票了嗎?怎麼每天都這麼高興?」另一個摸摸韓飛的腦門說:「學姐,你是不是發燒了?怎麼不當小法西斯了?」此時的韓飛,難受懊悔的感覺一起湧上心頭:自己和這些大一新生都是同齡人,在此之前她憑什麼站在高位去教訓別人呢?就因著自己是寢室部部長嗎?寢室部部長有什麼了不起!不都是敗壞人類嗎!回想自己之前的所作所行真是噁心透頂!

漸漸地,韓飛開始盼望聚會的日子,盼著能多讀全能神的話語,也盼著姊妹能更多地和她交通神的話幫助她。因為通過聚會交通她越來越明白:唯有全能神的話語是人行路的方向、是做人的指南,而自己之前追求的全校第一,都是在爭名奪利,是撒但苦害人的網羅,因著撒但灌輸給她的錯誤追求觀點,導致她為了得到名和利不擇手段,所活出的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樣式。

與此同時,大一新生們意想不到的變化也令韓飛驚訝不已。她發現新生的寢室內務整理得越來越好,而且她們都高興地等著、盼著韓飛去查寢,好跟她談談自己心中解決不了的問題。有時都到十二點了,她們還要拉著她說點心裡話……

每天晚上韓飛查完寢回來後,她都會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的禱告!因為她心裡深深地知道,能放下對全校第一的追求,並不是她自己所能做到,而是全能神話語的澆灌供應與姊妹們的交通激勵,使她心中有了準確的實行路途和實行真理的勇氣。同時,她也很感謝神給她擺佈這樣的環境,使她有了經歷神話的機會,她明顯地體會到,憑神的話活著帶給她心靈的踏實與快樂是名利地位不能換來的,更是無法相比的。此時的韓飛已不再擔心校總會來查寢時的名次了,她心裡為能夠在神的話中逐漸地對自己有認識,對神的心意有認識而感到無比的充實。

校總會查寢的日子到了,韓飛隨著校總會李老師走到8號公寓,一起「檢閱」經濟管理系的新生內務。出乎她的意料,大一的新生一個個筆直地站在床位旁、地面乾淨、暖壺擺放整齊、床單被子也整齊標準!直到走完最後一個寢室,校總會李老師把手中的評分表遞給韓飛,笑著對她說:「不錯嘛!韓飛!平時看你挺柔弱的,沒想到一個月的功夫就能把寢室管理得這麼像樣!其他幾個系的寢室跟你們系一比簡直是天壤之別啊!」

此時,韓飛的心裡樂開了花,她知道,這都是實行神的話達到的果效。並且最讓她高興的是,她在心裡認定了:這位全能神,不僅能創造萬有,更能供應萬有,他所發表的話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也讓她真實地體會到在聚會時讀過的一段神的話:「以後的趨向,得著神口裡發聲的在地上有路可行,不論是做生意還是搞科研,或從事教育或工業,得不著神口發聲的寸步難行,被迫尋求真道,這叫『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千年國度已來到》)(全篇完)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愛心驛站:如何在繁忙的工作中不遠離主? 跟隨耶穌腳蹤網 愛心驛站的弟兄姊妹: 我是剛接受神作工的新人,雖然知道作為一名基督徒,聚會、讀神的話語必不可少,但我現在每天工作很忙,也很累,雖然賺了一些錢,可心裡總感覺空虛,也感覺虧欠主,請問在工作和信神之間如何...
從痛苦到坦然,我不再受名利綑綁 轉眼我在公司已經工作五年了,我自認為在工作上還算兢兢業業,每當看到公司各個部門的經理走到哪裡都被人高看和羨慕,我的心就蠢蠢欲動,夢想著有一天我也能坐到那個位置,該有多風光呀! 一次公司開會,總經理說:「咱們公司的銷...
不再攀比,我與同事成了好搭檔 最近公司因某些原因給我換了工作崗位,隨之搭擋也換了。新搭擋叫Lusia,她以前是我的上司,現在我們成了合作夥伴。為了便於商量工作,我和她住到了同一個寢室。 我和Lusia負責開發項目,我們常常一起出去見客戶,商量給...
選擇正確的人生路:人生沒有彩排,每一天都是現場直播...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獨特的故事,故事中上演的情景,要麼讓人欷歔悔恨,要麼給人帶來鼓勵,一路走來銘刻在心的那份記憶,往往是我們成長道路上的鞭策。 曾經,我的夢想是在這個社會佔有一席之地,獲得顯赫的地位,讓家人以我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