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基督徒受迫害——飞出「鸟笼」(下)

基督徒受迫害——飞出「鸟笼」(下)

這場交鋒並沒有停止,仍是如火如荼地進展著。過了幾分鐘,黨支部書記問我早上去哪了?我依舊鎮定地回答去找同學玩了。他帶著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手指著桌上整理好的材料,直接開口訓斥道:「你騙誰呢?實話跟你說吧,我們在你的櫃子裡找到了神話語書和你寫的見證文章,知道你信神了,我們把你的事已經上報了學校保安處,也交給了當地派出所。問你,我們可不是憑空問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在我出去聚會時,老師協同保安處翻了我的櫃子,搜走了我的神話語書,調了我最近的出入監控,聯繫了我手機上所有通訊錄裡的人。得知這一切的我,內心頓時有種天塌下來的感覺,我傻傻地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不敢抬頭也不敢看書記,我使勁地握住拳頭,手心裡全都是汗。我心想:學校知道了我信神,當地派出所也知道了,身處無神論中國的我會怎麼樣呢?記得以前媽媽曾和我說過,中國政府最仇恨神、仇恨真理,不知有多少弟兄姊妹被抓捕入獄,我會不會也像他們一樣……黨支部書記繼續恐嚇我說:「你知不知道,中共政府不允許人信神,你信神這是跟共產黨過不去,是要負法律責任的。」聽到這些,我義憤填膺地說:「我只知道神的話是讓我學好,教我怎樣做人,神的話也可以解決我的好多問題。人是神造的,人類今天擁有的這些都是來源於神,我們作為受造之物,理應來到神面前敬拜神、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天經地義、義不容辭的!不管怎麼樣,我都不可能不信神。」黨支部書記瞪大眼睛氣呼呼地坐直身子,一手指著我說:「你這學生,給你好話說盡,你還不聽。等我們把你的東西交給派出所,弄不好就得進監獄,判你十幾年,你這輩子就徹底完了。」

黨支部書記的這番話猶如重重的一座山壓向了我,想到自己年紀輕輕的就要在監獄裡度過了,我頓時感覺很軟弱:中共現在正想盡辦法抓捕信神的人,我一旦被抓進去了,這一輩子不就完了嗎?家人知道後,能不能承受得了這樣的打擊……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裡面,……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盡其所能將你心擺在我面前,我必安慰你,使你心得平安喜樂。」(摘自《第十篇說話》)神的話瞬時安撫了我恐懼顫驚的心,我想到神一句話能創造天地萬物,神說有就有,命立就立,我不能懷疑神的能力與權柄。我相信撒但在神的手中,老師更在神的手中,如果神不許可這樣的環境臨到我,任何一個人都說了不算。只要我真心地呼求神、依靠神,相信神會帶領我渡過這個難關的,有神作我的後盾我不怕。撒但試探我的時候,神要的是見證,這是神對每個信他、跟隨他之人的要求,同時也是神給我作見證的一個機會。我要敢於向黑暗勢力說「不」,不管同學怎麼說我、看我,老師送不送我去派出所,我都不能離開神,而要見證神。如果今天我被送進監獄,我也願意去經歷,不管在哪兒,我都不畏懼、不膽怯,因為神與我同在。當我這樣想時,內心奇蹟般的平靜了下來,害怕的感覺也沒有了。想到有神的帶領、安慰,還有啥放不下呢!那一刻我在心裡發出對神的讚美,神太愛我了,帶領我走到現在,我不能辜負神在我身上的心血代價,我要用實際行動還報神對我無限的愛。於是,我堅定地回答:「我通過讀神的話明白了很多,知道了人當追求什麼,該怎麼活著才有價值有意義,信神這是一條人生正道。不管你們怎麼說,哪怕把我送進監獄,我都絕對不會棄絕神的名。」黨支部書記聽到我這樣說,繃著臉,眼睛瞇得快成一條線,還不死心地說了句:「學校不允許學生信神,如果我們不管你,到時政府還得扣我們工資。」此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老師這麼害怕我信神,都是因著擔心他們的地位不保,影響他們升職加薪啊!

小鳥,鳥,麻雀,排斥

之後,學校安排我們學院的老師、學生都在暗中監控我,每天把我的情況匯報給學校保衛處。並且,我們學院也開始實施上課考勤制度,可以說我每天上不上課,老師都瞭如指掌。課餘時間,黨支部書記隨時都會叫我去他辦公室,有時是一大早,有時是晚上。因神話語書在老師那裡,我擔心會落入警方手中,給教會帶來麻煩,所以我不敢拒絕,隨叫隨到。但幾次談話過後,在神的帶領下,我都沒有妥協,也沒有出賣弟兄姊妹。從那以後,黨支部書記很少再找我談話,但背後一直暗中監控我。在我被軟禁的9個月時間裡,學院強行讓我入黨,上黨課,我不去他們就威脅加恐嚇;開班會時,班主任、同學旁敲側擊地貶低我,我被視為「問題學生」。我就像一隻被關進鐵籠子裡的鳥,限制了一切自由,活得很壓抑。為了逃離這樣的環境,我就在校外租了一間小房子,白天在那複習,晚上回宿舍住。但有時晚上我在操場轉轉,回去遲點,老師就會打電話問我在哪兒,還讓學生去看我,問我咋不見了,並以很強硬地口氣說:「限你半個小時回宿舍。」每次接到老師打來的電話,即便在吃飯,我也一刻都不敢耽延,趕緊往回趕。回到宿舍,有的同學也沒在,但老師只是說我,輔導員還故意逼我讓我手寫檢討,甚至通報批評。有時老師第二天還會叫我去辦公室,問我的具體行蹤,並打電話核實,將這些告訴給我父母……為此,我常常以淚洗面,回到宿舍沒人理,在外面回去遲點又電話不斷,還要被批評。考試、交作業,全班同學都知道,唯獨我全然不知,因此老師教訓我,同學罵我拉後腿、太自私,好多次當著我的面摔東西,對我一陣辱罵。對我挑戰更大的就是平時我們的實驗課,原本組合做實驗,而我卻跟瘟疫一樣,沒人敢靠近,也沒有哪一個組要我。每每遇到實驗課,我的心如刀絞般難受,回想自己之前是挺受歡迎的,而如今卻是多餘的……從未失過眠的我,在那段時間裡整夜整夜不睡覺,身體日漸消瘦,精神狀態大不如從前。

我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痛苦,哭著跪倒在神的面前禱告說:「神啊!信神是好事,為啥同學、老師都這麼敵視我,如今沒有一個人與我說話。神啊!我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了……」此時我已抽泣得說不出話,神的話卻安慰我受傷已久的心:「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神的話如天邊的曙光一樣,照亮了我的心,驅散了我內心的恐懼與黑暗。我今天能因信神而受這點苦,這是蒙神紀念的,全數是神對我的祝福,我應感謝神、讚美神!藉著事實我才看清,中共無神論政黨欺世盜名、假冒為善的醜惡嘴臉,它們對外打著信仰自由的旗號,背地裡卻想方設法限制我們信神、聚會,甚至動員一切力量抓捕信神之人,他們就是想掌控中國人民,把中國建成無神區,取締神的末世作工。在這樣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信神,遭到他們的逼迫與棄絕是必然的。老師、同學因著受中共無神論毒瘤的毒害,以及政府的威脅,怕影響了自己的前途,就隨從中共逼迫我。使我遭受這些痛苦的罪魁禍首,不是他們,而是中共政黨!但這不是壞事,而是好事。表面看我被冷落,但藉著這樣受苦的環境,我堅強了許多,與神的關係也近了,同時也更看透了中共政府的邪惡實質,從它的謊言蒙蔽中走了出來。經歷這一切,我能得著這些,有機會為造物主作見證,這是有福的事!明白這些後,我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之情。但讓我也想通一點,中共仇恨真理,不允許人信神、跟隨神,在它權下受蒙蔽的人們也隨從它逼迫人信神。如果我繼續在學校裡上學,那就意味著我還要繼續被監控,沒有機會看神的話、聚會、敬拜神。想想九個月以來日日夜夜痛苦煎熬的日子,我真的不想再過被囚禁的生活了。之後,我毅然放棄學業,進入神的家中,和弟兄姊妹一起過上了釋放自由、幸福快樂的生活。

如今回想這一路的經歷,我不知哭了多少場,但這是我信神路上得著的最寶貴的一筆財富,因為我愛神的心志與信心加強了,自己的分辨能力也提高了。我是最有福的!今後我要好好信神,經歷神的作工,追求明白得著真理,讓神的心得安慰,不辜負神對我的期望。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的神!

陝西  蒙穎

(全篇完)

基督徒受迫害——飞出「鸟笼」(上)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2018年中國地下家庭教會處境堪憂 隨著新《宗教事務條例》的頒布實施,中國官方對宗教信仰的控制、打壓愈演愈烈,中國大陸基督教家庭教會基督徒的處境越來越危險。 日前,山西省永濟市某村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基督徒向記者披露,2018年3月10日下午四點,本村...
《「襠」的話還沒說完呢!》影評 揭祕「基督徒信神不要家」的真相 基督教電影《「襠」的話還沒說完呢!》是第一部用基督徒的親身經歷,直面回應中共散佈的謠言,「真是基督徒信神不要家嗎?」的紀實電影。片名極具諷刺,一語雙關,寓意深刻。「黨」取諧音「襠」,...
國際人權協會召開年會 關注中國宗教信仰受迫害狀況... 國際人權協會第四十六屆年會現場(圖:王芳)   2018年4月6日至7日,國際人權協會 (ISHR)第四十六屆年度會議在德國波恩市 (Bonn) 古斯塔夫·施特雷澤曼研究所(Gustav-Stre...
怎樣做誠實人才合主心意? 初夏的傍晚,夜市上小販們不斷地叫賣著各種各樣的物品。喧鬧的夜市卻影響不了正在思考問題的李珍。心事重重的李珍忽然感覺到肩膀猛的一痛,回過神的她這才發現自己剛剛撞到了過往的行人。道歉過後,李珍快步走到不遠處的公園裡,找到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