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萬象

當前位置:主頁聚焦社會萬象上訪見聞記

上訪見聞記

我一直認為中國政府是人民的「好公僕」,是為人民辦事的,更是為人民申冤的地方。所以,就想依靠政府,上訪討個公道,可做夢也沒有想到,我們不但沒有討回公道,反而遭受中共政府的毒打與謾罵。通過上訪的經歷,讓我看到了中共政府欺世盜名的真實面目,它表面仁義道德,其實質陰險惡毒,魚肉百姓,殘害生命,已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使被蒙蔽的我徹底覺醒!

由於國家提倡「發揚白求恩精神」而鼓動村裡人獻血,獻血的人都發一本獻血證,人們都為獲得此證感到光榮,而我們村有很多人也因獻血得了艾滋病。一開始發現有這種病,國家政府說免費發藥治療,還給15萬元的生活費。因染上病的人體弱多病,有的病得厲害的失去了勞動能力,不能養家糊口,可後來政府光免費發放藥物,生活費卻很少給,村裡有人帶頭去濟南上訪解決這事,但去了三次都沒人受理。後來就打算去北京上訪,我們村一共去了男男女女二十多人,我雖然沒得艾滋病,但作為村裡的一員我也隨著去了。到北京剛下車,就有人上前來招呼並接待我們,並問我們是哪裡的,我們說了地址。他把我們領到招待所住下(後來才知道我們一行人,剛上車,我們所在的鄉里已把電話打到北京並派人跟蹤我們。)。第二天,天還沒亮,我們就派兩個人作代表去國家信訪處。這兩個人回來說排隊上訪的人真多,像一條長龍,在信訪處門口看見有兩個50多歲的婦女,身上披著白布,上面貼著照片,照片上有的被打死,有的血頭血臉,橫七豎八躺在地上。這兩個婦女身邊還有一個30多歲的男子領著一個12歲的孩子,滿臉淚水。這兩個婦女說她們是安徽的,因拆遷,政府把她們家兩層樓給拆了,當時她們不同意,政府領導就說會賠給她們一層樓的錢,就強行把房子給拆了。但拆除後,她們向政府領導要錢,政府不但不給,還把人打得死的死,傷的傷。那個孩子才12歲,他媽去要錢說理,結果被活活打死,可憐我們老百姓沒權、沒勢,嚥不下這口氣,才來到北京上訪的,現在一直沒有人來解決我們的事。說著又嗚嗚地哭了起來,看了這一幕真讓人寒心。
上訪,政府,醫療,獻血,天安門,人權,人民公僕

網絡圖片

我們一連去國家信訪處兩次,但政府都說解決不了。到了第三天,我們二十多人在一起商量著,我們既然來到北京,要不到錢堅決不回去。我們想出去打聽一下該到哪裡去說這個事,去討個說法。吃過午飯,我們又到街上轉了一圈,想打聽點消息,到下午四點多鐘的時候,招待所不讓我們住了,往外攆我們,我們沒辦法只好出了招待所。我們打算直接去北京天安門,但出了招待所的大門沒多遠,就看到一對男女在路邊玩手機,都二十多歲,學生模樣。我們上前問女孩:去天安門坐幾路車。女孩說:「坐66路車。」剛說完,走過來兩個人,是我們鄉里的人。他們很生氣地對女孩說:「你給他們說坐幾路車,你知道他們是幹什麼的嗎?他們是上訪的。」女孩很後悔,就去跟司機說不讓司機拉我們。這時,我們已經上車投了硬幣,但司機說什麼也不拉我們,也不退給我們錢。在北京我們舉目無親,人生地不熟,沒辦法,只好下車再往前走。我們剛走沒多遠,忽然開過一輛大巴車,「嘎」的一聲,停在我們前面,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就從車上衝下來二十多個年輕小伙子,個個都像黑社會打手,不由分說地掐著我們的脖子就往車上推,手裡拿著皮帶吆喝著:「都上車!都上車!」誰不上車就揍誰。我往前一看前面的幾個已經被拉上車,其實誰也不想上車,但他們連推帶拉,手裡都拿著皮帶,誰若往外掙脫,他們就用皮帶抽,有幾個人不上車被打得遍體麟傷,還是被弄上車了。走在最後的一個人不上車,說:「我不是和他們一起的,我不認識他們。」說著就想溜,但車上的打手一查人數少一個,大聲喊道「少一人」。在車下的打手迅速攆上沒上車的那個人,用皮帶狠狠地把他揍了一頓,打得鼻口出血才弄上車。然後他們都迅速上了車,關上了車門。這時已是傍晚,車裡光線有點暗,有一人大聲喊道:「都不許說話,誰要是亂喊亂叫就打死他。」誰只要是小聲說話就挨幾皮帶,我們嚇得都不敢吱聲。隨後又有一人大聲說:「都把手機交上來。」我們都不願意交,那個人又說:「誰要是不交被發現就往死裡打,打死就扔下車。」我們都很害怕。紛紛交給他們,在後面的都往前交,有一個人在後面,往前交的時候,夠不著,往前一扔,手機被摔開,殼掉啦。只找著了一半,另一半怎麼也找不著,他們幾個人都在車上摸,誰也不知掉在哪裡了。一會兒,一個打手在我二哥的屁股下摸著了,他們撿起手機的一半後,就用皮帶抽我二哥,一頓猛抽猛打,把我二哥打得癱倒在車上,那人嘴裡叫囔著「誰要是給老子找麻煩,就是找死!」車開得飛快,車裡面一片安靜,只能聽見斷斷續續的呻吟聲。一會兒那人的電話鈴聲響了,接著聽見他說:「我們正忙著往山東送批貨,明天一早就回去。」說完就掛了。我們就像犯人一樣被押著,到天快亮的時候,我們被車拉回家了。走到莊頭,他們停車讓我們下車,有的人自己能下車,有的是被抬下車的,挨打的幾個人一下子癱倒在地上,臉上、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還有的血頭血臉的,就像剛用過刑的一樣,半死不活的。

這就是我們平日裡看到的,在政府各部門門前懸掛著「為人民服務」「人民政府為人民」「公正廉潔」的國家政府,就是這樣對待它的平民百姓,真是暗無天日,根本沒有說理的地方,我們只是想討個說法,差一點沒把命搭上。正如《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所說:「大紅龍掌權就是撒但掌權,大紅龍就是惡魔呀。我們看見,凡是惡魔掌權那就是殺人不眨眼,害死幾百人、幾千人、幾萬人連眼睛都不眨,惡魔手裡拿的那就是屠刀,殺人成性。惡魔不就有這麼一句名言嘛,『死一個人那是災難、是悲劇,死一百萬人只不過是個數目。』你看看,這就是惡魔說的話。還有『殺他二十萬,穩定二十年』,這都是惡魔的話。」(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三集·怎樣認識、分辨大紅龍的本性與大紅龍的毒素》)通過讀講道交通結合我親身經歷,完全可以看出中共政府反動邪惡的本性實質,中共處處打壓老百姓,草菅人命,根本就不把老百姓當人待,在中共統治的國家中根本就沒有說理的地方,都是官官相護,互相包庇欺騙百姓,中共政府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

我又看到全能神的話揭示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從神話語的揭示與我經歷中看到,中共政府就是一夥欺騙人禍害人的惡魔,我們因為中共所宣揚的所謂「發揚白求恩精神」而獻血得了絕症,表面上中共政府說得好聽,給得病的人一筆補償,當我們向政府討公道要這筆錢時,不但不給,還背地裡找了一夥地痞差點傷了我們的性命。中共政府不就是欺世盜名、殘害百姓的惡魔嗎?它把中國老百姓的嘴嚴嚴地封上,手腳結結實實地捆上,不讓人喊冤叫屈,不讓人告狀。所謂的「為人民服務」、「人民的公僕」、「依法治國」都是欺世盜名的花招,披著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機將人吞吃。神話語的揭示讓我徹底醒悟,中共邪黨處處想霸佔人、殘害人、吞吃人,它就是撒但掌權,就是吃人肉喝人血的魔鬼,生活在它權下根本不會有自由、不會有人權,它一邊欺騙愚弄著百姓,一邊還讓人為它歌功頌德,真是卑鄙無恥到了極點。今天,我終於識破了中共這個惡魔的醜惡嘴臉,我永遠不會再聽它的謊言欺騙了,再也不上它的當了!要永遠地棄絕它!

佚名

猜你喜歡

猜你喜歡

「國際特赦」發起「自由的紅絲帶」活動 為中國維權人士聲援... 2月18日,中國大年初三, 中午十二點,西班牙馬德里卡亞俄廣場(Plaza del Callao)上空飄揚著寧靜平和、舒緩悠長的中國民樂,廣場一側大尺寸展示架上「中國狗年,維權在行動」宣傳海報顯得格外醒目,國際特赦組織西...
巴塞隆納舉行「教會與人權」學術研討會 2018年3月5日晚19時至21時,西班牙巴塞隆納教區慈善機構和人權組織共同舉辦了2017-2018「教會與人權」學術研討會。會議在位於巴塞隆納Roger de Lluria大街13號的耶穌會大樓一會議廳進行,並做了全程...
意大利首屆全國移民大會在都靈市順利召開 據保護人權與宗教自由協會報道,2018年1月25日,由意大利Diaconia Valdese主辦的首屆全國移民大會在都靈市的現代和當代藝術館(GAM)舉行。會議根據接納移民、難民的新舊政策,分析了目前意大利移民和尋求庇護...
中共掌權,暗無天日 2013年,國家說是為了提高人民生活的質量和改善居民的居住環境,在我們市實施舊城改造,我們村接到通知後,政府部門緊接著就來動員我們準備拆遷,因當地房價一般都是四千到五千一平方米,但是拆遷辦只給我們兩千元一平方米的補助就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