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新人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各國新人見證一首詩歌讓我們重拾起初對主的信心

一首詩歌讓我們重拾起初對主的信心

我是一名三自教會的同工,在我剛信主的時候教會很興旺,可幾年過後不知什麼原因,我靈裡乾渴,甚至無道可講。弟兄姊妹也因得不到及時的澆灌,都失去了以往的信心,只是勉強應付著來聚聚會。面對教會的光景,我常常感到束手無策,甚至害怕去和弟兄姊妹聚會。一天晚上,外甥女打電話讓我去高姊妹家聚會,無奈!我只好硬著頭皮去了。一進屋,就看到電視裡正在播放《大海嘯》的VCD光碟,有幾個姊妹正在聚精會神地聽著光碟裡唱的歌:「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看顧著這個人類。人類的發展與人類的進步不能離開神的主宰,不能離開神的主宰,人類的歷史與人類的未來都不能逃脫神手的安排,人類的歷史與人類的未來都不能逃脫神手的安排。你若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基督徒,那你一定會相信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興盛與衰退都在神安排之下。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將會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這個人類將何去何從也只有神自己掌握,這個人類將何去何從也只有神自己掌握。人類要想有好的命運,一個國家要想有好的命運,那只有人類都俯伏敬拜神,都俯伏敬拜神,都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否則人類的命運與歸宿將會是一場不可避免的劫難。」我聽著這歌心裡也特別激動,心想:我還從來沒聽過這麼好的歌,這歌的曲調好聽,歌詞寫得也好,讓人聽了心裡特別亮堂,就像開了兩搧門似的,我得仔細聽聽。正當我想往下聽的時候,不知誰把電視機關了,說:「咱們聚會吧!」我心想:我還想再多聽聽呢!怎麼這麼快就關了呢?這高姊妹從哪找來的這麼好的歌,我來她家聚會這麼長時間,怎麼從來沒有聽她放過呢?難道是我這幾個禮拜沒來聚會被落下了……整個聚會我的腦子裡不斷地回響著剛剛光碟裡放的那個旋律,反覆琢磨著我記住的那兩句歌詞:「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心裡不住地說:這歌可太好了!因為我一心就想著那首歌了,聚會時講道人講的道我根本一句都沒聽進去。散會後大家都走了,我趕緊去問高姊妹:「姊妹,這光盤你是從哪得來的?」高姊妹說:「春天的時候,山東的講道人拿來的。」聽她這麼說,我當時就生氣了,口氣很生硬地對她說:「這麼好的歌,你怎麼不早點拿出來給弟兄姊妹聽聽,讓大家都學學呢?明天你把這個光盤送到教會裡,我去買空碟,給咱們教會每人刻一盤,讓弟兄姊妹都聽聽那首歌,那勁不就都起來了嗎!」高姊妹點頭答應了。
第二天中午,我趕緊去買了50張空光碟,拿到教會準備讓接待家姊妹的兒子給刻錄,結果她兒子出遠門得20天才能回來。我一聽心裡很著急,但也沒辦法只能禱告交託給主了。

幾天後,我去看望李姊妹,正趕上她外地的哥哥來了,得知李姊妹的哥哥也是講道人,我們便在一起聊起了主內的事,李弟兄對聖經的見解讓我很佩服。我忽然想起在高姊妹家聽的《大海嘯》光碟裡的那首歌,我心想:李弟兄在外作工,見識一定也很多,不如問問弟兄,看他會不會唱那首歌。於是我問道:「弟兄,有一首歌你會唱嗎?歌詞的大意好像是說,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還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大概的意思就這些。」弟兄高興地說:「這首歌我會唱,我還有歌本呢!」弟兄邊說邊從包裡拿出歌本,找到那首歌,又清唱了一段。我一聽就是這首歌,心裡別提多高興了,我說:「對!就是這首歌,真是感謝主!弟兄,你能教教我嗎?」弟兄很高興地答應了,並且教了我好幾遍,我越唱心裡越有享受,就問弟兄:「我信主這麼多年,從沒聽過這麼好的歌,這歌是誰寫的呀?」弟兄說:「這歌是主耶穌的再來,末後的基督——全能神寫的。姊妹,主耶穌已經重返肉身來作新的工作了。」當聽到主重返肉身來作了新工作時,我心裡立刻就反感了,心想:看樣子他是信「東方閃電」的,聽講道人說信「東方閃電」的人傳講主耶穌回來了,而且還是女性,我心裡就通不過。可是這首歌裡的歌詞確實好,不是人能寫出來的!想到這,我沒敢再說什麼,心想:我不明白不能亂說話,萬一真是基督寫的,我要是說了定罪的話,不就是抵擋神了嗎?思來想去,最後我決定:既然歌詞對人有益處,那我就先把歌詞拿回去,接不接受這個道以後再說!於是我讓弟兄幫我把歌詞抄下來,我就趕緊離開了李姊妹家。

回到家後,我沒事就反覆地看那首歌詞,看到歌詞中說的:「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我就想起聖經裡說的:「起初,神創造天地……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世記1:1、3)這兩句話的意思怎麼這麼相似呢?除了神誰敢說這樣的話,這難道真是主回來後說的?為此我多次來到主的面前禱告:「主耶穌啊!這首歌說得怎麼這麼好,這是誰寫的呀?主啊!聽李弟兄說是你道成肉身回來寫的,可是我接受不了。但是看這歌詞人還真寫不出來,主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願你帶領孩子明白吧!」

過了些天,光碟終於刻錄好了。聚會那天,正好鄉下的兩個老姊妹來市裡看病也參加了聚會。聚會時我帶著弟兄姊妹一起聽了光碟上的詩歌,聽完後我問大家:「這首歌怎麼樣?」大家都高興地說:「這歌詞太好了!」我說:「那咱們今天就學學這首歌吧!」大家異口同聲地答應。我們一直學到天黑,可大家還是不捨得回家,接待家的姊妹說:「弟兄姊妹,今天太晚了,誰家裡沒有VCD機的,明天可以再來接著學。」有兩個年輕的姊妹說:「那我們先用手機錄上吧!晚上回家我們再接著學。」鄉下來的兩個老姊妹為了學會這首歌,就在接待家住了兩天,臨走時,我們共同跪下來向主禱告,張姊妹(在鄉下帶教會的)禱告說:「主耶穌啊!感謝你!是你把我帶到這裡,讓我學到這麼好的歌。主啊!我要把光碟給弟兄姊妹帶回去,叫他們也都來學這首歌,讓他們都能恢復信心繼續跟隨主。」

回到家後,我回想這兩天大家學歌時那個渴慕的勁頭,這個場面可是好久都沒看到過了。難道主耶穌真的回來了?這首歌的歌詞真的是主耶穌再來的說話?不然弟兄姊妹聽了怎麼都受激勵呢?我越想越著急,只有來到主的面前禱告:「主啊!如果真是你回來了,我相信你是不會丟棄我們的。主啊!我願意尋找你的聲音,但我跟李弟兄聯繫不上了。主啊!若真是你回來了,願你引導我早日找到你。」

轉眼二十多天過去了,二姐突然打來電話讓我去她家。於是,第二天我就坐客車去了姐姐家,到了姐姐家我看到有幾個陌生人在,經姐姐介紹才知道都是主內的姊妹。閒聊幾句後,她們拿出聖經想要和我交通,我心想:她們怎麼跟上次我見的那個李弟兄一樣,見面不一會兒就談聖經,她們會不會也是「東方閃電」的人呢?我馬上起了防備的心,從沙發上站起來,假裝去窗台看花來避開她們。姊妹們看出了我的心思,不再談信主的事了,而是和我聊了一些生活方面的話題。晚飯後,姊妹們再次拿出聖經想和我談談,但我還是不願意和她們談。晚上大家都休息了,但我心裡卻翻江倒海,怎麼也睡不著,我心裡特別矛盾:看樣子她們是信「東方閃電」的,也不知道她們和李弟兄信的是不是一樣的?「東方閃電」見證主來是女性我接受不了,但他們的歌能讓我們獲得聖靈作工,我要是不聽,萬一真是主回來了,那我不就錯過機會了嗎?我在心裡默默地禱告:「主啊!願你加我膽量和信心,求主保守我的心,別偏離主的道。」整個晚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後來我想:我光防備著也不行呀!有主與我同在,我怕什麼? 那我明天就直接問問她們到底是不是信「東方閃電」的,趁這個機會我也徹底弄個明白,看看「東方閃電」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二天早飯後,我就直接問姊妹:「姊妹,你們是不是信『東方閃電』的?」兩個姊妹同聲回答說:「是!」我說:「那我問你們,主耶穌真的回來了嗎?」她倆回答說:「是,主耶穌真的回來了!」 我說:「那咱們就好好談談吧!你們說主耶穌回來是女性,我不相信。因主耶穌是男性,你們怎麼能說主耶穌回來是女性呢?」姊妹微笑著回答說:「姊妹,我起初和你的想法是一樣的,也不相信主耶穌再來會成為女性。後來通過看了神的話我才明白,咱們還是一起看看全能神的話是怎麼說的吧!全能神說:『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說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換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當時耶穌作工稱為獨生子,一說「子」就是個男性,這步為什麼不說獨生子?因為按著工作的需要變換了不同於耶穌的性別。……假如這步不道成肉身親自作工讓人目睹,那在人觀念裡人永遠認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姊妹,神的話說得多明白,神的實質是靈,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無論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都能擔當神要作的工作。神道成肉身取什麼性別,都是根據工作的需要而定的,不是按著人的觀念想像來作工。假如神這次來和耶穌一樣還是男性,人就會認為神永遠都是男性,人不就把神定規了嗎?神是常新不舊的,神的智慧高過諸天,人永遠都測不透。」聽到這我的心門好像一下被打開了:對呀!神是全能的,神道成肉身是男是女,不就在乎神的一個意念嗎!神是靈,在神沒有性別的劃分,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呢!我激動地對姊妹們說:「這話說得太好了,真是讓我恍然大悟啊!主耶穌回來這麼大的事我可得好好考察考察了,你們今天就好好給我講講吧!」

接著姊妹們給我交通了很多全能神的話,我越聽越定真這就是神的話,主耶穌真的回來了,我的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交通結束後,姊妹帶我一起向神作了一個禱告,我帶著懊悔、虧欠的心仆倒在主的面前說:「主啊!我做夢都沒有想到你再次道成肉身能是女性!神啊!我瞎眼愚昧不認識你,但你還安排弟兄姊妹來給我傳福音,你在我身上花費的心血代價太大了。神啊!我要還報你的愛!把你回來的消息告訴給教會裡那些渴慕等候你的弟兄姊妹,讓他們都能接受你的拯救……」說到這時我已泣不成聲。最後我和姊妹們又一起唱起了那首神話詩歌——《人類只有敬拜真神才有好的命運》……

筆者:田林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