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恩得救

當前位置:主頁主耶穌再來主來徵兆瘟疫來襲,「險象環生」的奇蹟

瘟疫來襲,「險象環生」的奇蹟

韓國五月尾爆發MERS病毒,已導致14人死亡,有138人被隔離。而大馬最近也出現疑似病例,是否確診還有待證實。這種MERS病毒一旦蔓延死亡率超過35%。

2016年9月,新加坡境內感染寨卡病毒,9月2日晚,病毒感染總數已經達到189例。新聞報道:9月1日,馬來西亞有感染寨卡病毒患者,病毒有嚴重蔓延趨勢,已遍及美洲多個國家。

……瘟疫又來了!!

瘟疫,天災人禍,末世,全能神,拯救,非典

圖片作者:CDC Global/(CC BY 2.0

科學迅速發展的今天,我們每天都看見天災人禍的報道,什麼瘟疫、飛機墜落、雪災、水災、冰雹、霧霾、地震等等,面臨一場場災難,人把希望都寄託在國家的抵禦措施、防禦政策和科學方法的治理上,可當災難真正來臨時,這些都顯得那麼的蒼白無力,人的生命又顯得何等短暫而脆弱!我們無法預知自己每天會遇到什麼災禍,更不知在災難中該何去何從。就如瘟疫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消逝,這是科學無法測透的,也是政府用任何方式都不能抵禦的,更是任何人都無法逃避的,這個事實誰都無法否認,這讓我不禁想起了全能神的話:的掌管與主宰讓萬物隨著神的意念出現或消失,也讓萬物的生存產生了規律,萬物便在這樣的規律中繁衍生息,這個規律是沒有任何人與物能超越的。為什麼不能超越?唯一的答案就是因著神的權柄。『因著神的權柄』可以說是因著神的意念,因著神的話語,也可以說是因著神的親力親為。就是說,萬物的規律因著神的權柄而產生,也是因著神的意念而產生,同時也會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這一切的轉動變化都將為著神的計劃而產生或消失。就拿瘟疫來說,它的出現是突如其來的,沒有人知道它出現的源頭與準確原因,而瘟疫每到一處,凡在數者都難逃厄運。從人類科學的角度上來說,『瘟疫』是一種惡性或有害微生物的氾濫而導致的,它傳播的速度與範圍以及傳播的方式是人類的科學所不能預知也不能控制的。人類儘管竭盡全力地抵制各種瘟疫,但在每次瘟疫中必然涉及的人或動物都是人類不能掌控的,人類所能做到的僅僅是預防、抵制與研究,而對於每次瘟疫本身的產生與消失的根源卻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能控制。面對瘟疫的到來與氾濫,人類首先採取的措施就是研製疫苗,而往往當人類的疫苗還沒有研發出來的時候,瘟疫卻不知不覺地消失了。它到底是怎麼消失的?有的人說細菌被控制住了,有的人說是因為季節的變化而消失的……這些奇談怪論是否成立,科學解釋不清楚,也給不出準確的答案,而人類面對的除了這些奇談怪論之外,就是人類對瘟疫的不解與恐慌。這些瘟疫到底是怎麼來的,沒有人知道,到底是怎麼消失的,也沒有人知道。因為人類只相信科學,只依賴科學,卻不承認造物主的權柄,也不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所以人類永遠得不到答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三)》)從神話中看到,瘟疫的出現與消失正是神權柄、主宰的體現。不管是有生命的,還是無生命的,都在隨著神的意念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瘟疫什麼時候出現,什麼時候消失,不是人能掌握得了的,也是任何人改變不了的,每一次災難臨到,凡在數者都難逃厄運,人的生死存亡都在神的命定與主宰之中。

以往當一次次瘟疫來襲時,在生死關頭,我們似乎只能在恐慌中等著被吞噬,卻沒有人去想過這災難從哪兒來的,我們該怎樣才能躲避這些災難。如今再次面臨「瘟疫」的時候,我不禁又想起我們全家在「非典」時的親身經歷,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多年,但至今仍記憶猶新,就像是才發生過一樣。

2003年的夏天,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非典」,震驚整個中華大陸,當時北京、廣州等地是瘟疫疫情最嚴重的地方,只要從北京、廣州回來的人,都要隔離觀察,那時多數人都為之惶惶不安。誰知在瘟疫的高峰期,我兒子突然從廣州回來了。他一回來就被政府叫到指定醫院去隔離觀察,隨後防疫站的人每天就來我家消毒,給我們家人量體溫,也把我們一家人隔離了,不准我們出門。面臨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我心裡很平靜,因我信的全能神是主宰、掌管一切的獨一真神。當這件事發生後,我想起全能神說:「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麼說就怎麼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 第一篇說話》)有神的話引導,我心裡很平安,沒有受他們的轄制,該出去盡本分還出去盡本分。15天後,我們和兒子什麼症狀也沒有,政府就解除了隔離。

可十天後的一天下午,我女兒開始發冷,後來又發高燒,我和兒子一起把女兒送到醫院去檢查,醫生一量體溫就是39·7度。隨即兒子也突然感到全身無力,癱坐在了那裡。醫生給他量體溫,也是高燒39·7度,立即引起了醫院的注意。醫生帶著驚恐的眼神問我:「你女兒和兒子吃過其他什麼東西沒有?」我說:「沒有吃其他東西,我們都吃一樣的飯。我兒子剛從廣州回來,在鄉政府隔離了15天,沒有發現什麼症狀。」但是醫生還是驚恐不安。下午5點鐘,丈夫看到我們還沒有回家,就到醫院來找我們。他一到醫院就對我說:「我渾身無力,頭有點疼痛。」我就趕快去找醫生,醫生來了馬上給丈夫量體溫,也是39·7度。醫生看見他們三個都病倒了就嚇住了,要給我量體溫,我說:「我又不發燒,頭又不痛,我不量體溫。」這下醫院裡的醫生都開始驚慌,馬上召開緊急會議。一時間,醫生個個全副武裝,身穿防疫衣服,只露兩個眼睛在外面,在醫院裡來回忙碌著,還不斷的給縣醫院打電話,也給周圍的醫院打電話,氣氛格外緊張。過了一會兒,我看到兒子、女兒的液體快輸完時,就去找醫生。醫生遠遠看見我就揮手示意,並緊張地對我大喊:「別過來,別過來!」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繼續往前走,有的醫生嚇得趕緊往後退,有的醫生趕緊關上了房門。可我還是去拍門喊他們給我兒子、女兒換藥,過了很久他們才穿著防疫衣服過來。然而醫生來了不是給他們換藥,而是三下五除二地把他們所有的輸液器械給拔了,丈夫的液體還沒有輸完也給拔了,拔完後連一句話都沒說就慌慌張張地逃掉了。我吃驚地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心裡又急又氣。心想:醫院是救人的地方,可醫生不但不給兒子、女兒換藥,丈夫的液體沒有輸完就把針拔了,這心也太狠了!此時眼看著丈夫、兒子、女兒都昏迷不醒,高燒也沒退下來,可在他們生命危急的關頭,醫生卻都跑光不管了,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看到人在瘟疫面前,靠醫生、科學,什麼都靠不住,只有依靠全能神。於是,我跪在病床前跟神默默地禱告,把家人交託仰望在神的手中。大概凌晨12點剛過,醫院院長全副武裝地來對我說:「你們現在已確定為『非典』,明天就把你們送到XX縣去隔離。你們全家人的運氣不好,我們醫院也跟著倒霉,也要關門被隔離;現在你們家附近都全部隔離了,你不要擔心,家裡都給你安排好了,有人給你們看家。」院長這一悉話,猶如晴天霹靂一般把我震住了,我想起外面的傳言說,染上「非典」的人,只要是送去隔離的,就沒有活著回來的,這樣我們一家人不就完了嗎?想到這裡我心裡很害怕,痛苦絕望中我哭著跪下給神禱告:「神啊!救救我們吧!我們一家人染上了『非典』,醫生明天就把我們拉去隔離了,神啊!聽他們說隔離的人就沒生還的希望,神啊!難道我們一家人的命就這樣了結了嗎?我相信一切都在你的主宰之中,我們一家人的命運也在你的手中掌握,神啊!救救我們一家人吧!你說過:『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神啊!你是信實的,我相信你的話,我把我們一家人的生死都交託在你的中……」我一直跪著懇切地禱告。到早上5點鐘,令人意想不到的奇蹟出現了!我看到女兒慢慢地醒了過來,我激動得禁不住直哭,一個勁地喊著「感謝全能神!感謝全能神!」走到女兒床邊,用手摸摸女兒的額頭,並問女兒:「頭還痛嗎?還發燒嗎?」女兒看著我說:「頭不痛了,沒事了。」我激動地說:「女兒啊!我們要感謝全能神!要不是全能神救了我們,明天上午8點半鍾就要把我們送去隔離了。」女兒流著淚激動地點點頭說:「感謝全能神救了我!」這時兒子和丈夫也醒過來了,我們一家人頓時抱在一起哭起來。我流著感恩的淚哽咽著對丈夫和兒子說:「感謝全能神救了我們全家,要不然他們就把我們送去隔離了。」丈夫也含著激動的淚說:「感謝全能神救了我們。」

第二天早上7點多鐘,院長和醫生都來了,他們個個身穿防疫衣服,只露兩隻眼睛在外面,準備把我們送去隔離,這時突然看見丈夫、兒子和女兒都在外面來回走動,他們都驚呆了,都感到不可思議,七嘴八舌的議論說:「昨天幾個人都昏迷不醒,輸著液高燒都一直不退,怎麼今天突然就好了呢?」他們馬上就叫丈夫、兒子和女兒去檢查,量體溫,結果一切正常,什麼病也沒有了,醫生都說真是奇蹟啊!院長對我們說:「真奇怪,昨天都那麼嚴重,藥都給你們斷了,決定今天8點鐘把你們送去隔離,今天突然全都好了,我行醫幾十年,還沒有見過這樣的事例,真不可思議啊!」我感激地說:「我是信神的,是全能神救了我們全家,我們感謝全能神。全能神就是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我們的命運都在全能神的手中,人的生死都是全能神說了算,不是哪個人說了算。所有的災難也都在神的手中,都是神在擺佈安排,今天,假如我們沒有信全能神,被你們送去隔離就死定了。」院長聽了高興地脫下防疫衣服說:「你們的神真全能呀!能把你們從死亡邊緣上救回來。只要好了就對了,你們不隔離了,我們也不隔離了,如果我們醫院被隔離,連工資都發不起了。現在好了,我們也能正常上班營業了。」

我們一家出院後,在回家的路上,看見我們的人都感到驚奇,都在互相議論著。我二嫂也詫異地問我:「不是說你們得『非典』了,今天要把你們送去隔離嗎?怎麼都回來了呢?」我高興地反問:「你難道不知道我們是信全能神的嗎?感謝全能神,是全能神救了我們。」

回到家后,我和丈夫、女兒一起看神的話,看到全能說:「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託。失去了我,人類會馬上停滯不前,失去了我,人類只有遭受滅頂之災與各種幽魂的踐踏,……災難是由我而起,當然仍由我擺佈,你們若不能在我面前看為善,那你們都難逃災難之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我們一家人都跪下,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啊!我們感謝讚美你!感謝你在這生死關頭拯救了我們全家!神啊!在這次經歷中,我們看見了你的主宰與全能,你能使有變無,使無變有。更看到你活靈活現,就在我們身邊,神啊!我們一家人要跟隨你走到底,也願盡好自己的本分報達你對我們的愛與拯救。」通過這次生死攸關的經歷,以前沒有信神的兒女也跟隨了全能神。兒子激動地說:「這次真是全能神救了我們一家人的命,確實讓我看到只有全能神才能救我們脫離災難之苦,神太全能了!」女兒也感慨道:「以前我只相信有錢就有一切,但這次生死關頭我體會到錢掙得再多,災難來了同樣救不了我;物質生活享受再好也救不了我!只有依靠全能神才能蒙神的看顧保守啊!」從此我丈夫、兒女都接受了神末世的國度福音,一家人常常一起看神的話唱詩讚美神,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中……

數年的經歷過去了,現在各國各地的災難更是越來越大,範圍也越來越廣,這是神對我們的驚醒。如今神道成肉身來在人間正在拯救人,我們要逃脫這末日的浩劫,唯一的途徑就是來到神的面前,接受全能神末世的救恩,才能蒙神的看顧保守。神的話說得很清楚,「神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勸勉人類,就是因為他手中預備著從未有過的災難,這個災難是人的肉體與人的靈魂所難以承受的,不是僅僅懲罰人的肉體,而是針對人的靈魂。……這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從未嘗到也未曾聽到的,所以我說,這個災難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以後不會再有的。因為神的計劃是只造這一次人類,也只拯救這一次人類,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我們只有來到神的面前,這樣在災難臨到的時候,才能逃脫痛苦與死亡,因為只有末世的基督全能神才是人唯一的拯救。

李順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夏日「冰雹」背後的反思 六月,正值夏至時節。就在人們都沉浸在夏日的酷暑之時,一場場突如其來的冰雹驅走了炎炎烈日,一瞬間把人們從烈日炎炎的夏天帶入了冰天雪地的冬季。 科技日報:哈爾濱6月12日下午14時許,哈爾濱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變臉」,一時...
聖經故事-使女孩復活 呼召馬太 耶穌從那裡往前走、看見一個人名叫馬太、坐在稅關上、就對他說、你跟從我來.他就起來、跟從了耶穌。耶穌在屋裡坐席的時候、有好些稅吏和罪人來、與耶穌和他的門徒一同坐席。法利賽人看見、就對耶穌的門徒說、你們的先生為什...
歷年非洲最重災難之一:塞拉利昂泥石流傷亡慘重,警鐘再響起!... 在網上看到了西非國家塞拉利昂首都自由市郊區突發山體滑坡、泥石流的消息。8月15日清晨,來勢凶猛的泥石流瞬間淹埋了就近的幾十間房屋,目前災難已造成近400人死亡,大概600人失蹤,約3000人無家可歸。據悉,這場地質災害是...
高致死率流感來襲,你準備好了嗎? 新華網5月29日報導稱,29日,據國家衛計委通報,廣東省惠州市出現首例輸入性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確診病例,患者為韓國男子。該男子是韓國MERS病例的密切接觸者,5月26日乘坐OZ723航班於12:50抵達香港,經深圳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