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撒但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得勝撒但見證歸 家

歸 家

我和所有信主耶穌的弟兄姊妹一樣,天天巴望著主來。1998年秋的一天,舅舅來到我母親家,給我和母親傳的國度福音,我們讀了許多全能神的話,我聽到全能神的話句句是真理,我聽出這就是神的聲音,這時我想起主耶穌說的:「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示錄3:20)我一下明白了這就是主在叩門,主耶穌真的已經回來了,於是,我和母親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接下來我把主來的大好消息,趕緊告訴給我們派別的弟兄姊妹。可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不但不接受,還竭力抵擋、定罪,散佈了很多謠言來毀謗、誣陷全能神。後來,整個教會及周圍不信神的人都知道我和母親信了「東方閃電」,一時間我和母親成了「新聞人物」。有時我去母親那裡聚會被人看見,他們就用鄙視的眼光看我,還說些譏笑的話。面對宗教界的毀謗、定罪和外邦人的譏笑、辱罵,我怎麼也想不通,主來了這是多麼大的喜事啊,可人不但不迎接,還棄絕、定罪,為什麼會這樣呢?一天,舅舅針對這個問題給我讀了兩節聖經:「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翰福音1:5) 「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約翰福音1:11)又讀了神的話說:「……沒有一人留戀神,沒有一人去真實愛神,不曾有人歡迎神的到來,而是當看見神來到時,喜笑的臉上頓時陰雲密佈,似乎一場急風暴雨即將來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五篇說話的揭示》)「神創世幾千年歷史,來在地上作工無數,已歷盡人間的棄絕毀謗,無人歡迎神的到來,這幾千年的坎坷,人的作為已將神心傷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四)》)舅舅交通說:「當初以色列人都盼望彌賽亞來,可主耶穌來了,他就是彌賽亞,主耶穌發表了許多真理,可人因著主耶穌發表真理要殺害他,可見人都不喜愛神口中的真理,都不接受真光的顯現,所以人都不歡迎主耶穌的到來,並且還棄絕他、定罪他、抵擋他,以至於主耶穌的福音傳了兩千年才傳遍宇宙地極,這讓我們看到世界是邪惡黑暗的,容不下真光的存在,容不下真理,沒有人喜愛真理,沒有人歡迎神的到來……」

聽著舅舅的交通,我在揣摩:是啊,主耶穌在兩千年前就遭到猶太法利賽人的抵擋定罪,兩千年後的今天,歷史的悲劇再次上演,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可是整個宗教界都不歡迎他再來,外邦人也不歡迎,神又一次遭到了人類的棄絕、定罪,人類真是被撒但敗壞太深了!現在我終於迎接到了救主的重歸,我可不能棄絕神,不能再傷神的心,雖然我有時軟弱,但我得好好禱告神,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讓我有信心跟從神。

我终于回到了神的家中

我丈夫和婆婆聽說信「東方閃電」是中共政府反對,就不讓我信。為了避開他們的逼迫,我每天早晨趁丈夫沒起床,就偷偷地去倉房裡禱告,之後一邊做飯,一邊看神的話,當聽到丈夫和婆婆起床了,我急忙把神話語書藏在懷裡。有時我在屋裡看神的話,婆婆就在窗戶底下來回走,以此來監視我,我根本沒法看下去,更沒法聽詩歌了。無奈,我聽詩歌都得在農田里幹活時聽。有時丈夫不在家,我就趁機到母親家交通一會兒,之後就急忙往回走,每天都是提心吊膽的。丈夫發現我繼續信全能神,就三天兩頭跟我吵架砸東西,桌椅板凳滿屋飛,窗戶和櫥櫃上的玻璃換了一次又一次。我常常因此而痛苦憂傷,消極軟弱,心想:信神是好事,讓人做好人,可怎麼這麼難呢?我跪在神面前向神哭訴:「神哪!我跟從你,宗教裡的人逼迫,家裡的人反對,這條路太難走了,我知道這是你的作工,我不能離開你,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跟隨你走下去。」禱告後我不知不覺有了信心,心裡又剛強起來了。

一天吃午飯時,丈夫指著我罵道:「我告訴你!你幹什麼都行,就是不准你信全能神。」我抬頭看了他一眼,他把筷子「啪」地往桌子上一摔,瞪大眼睛對我吼道:「我說不讓你信你就得聽!」婆婆也接著說:「你要是信就上大教堂信唄!中共政府都支持,我們也不管你,你非得信政府反對的!」聽了他們娘倆的話,我心裡有說不出的難受。就琢磨:我信耶穌時也沒有人反對,這一信全能神怎麼家人都反對,政府怎麼也反對呢?難道我真的信錯了?可又一想,《話在肉身顯現》那書上的話說的都對呀!是神的話!這一晚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心裡有說不出的痛苦。

一天,我在農田幹活時,邱姊妹來看我,見到姊妹我的眼淚禁不住地流了出來,我把家裡發生的事跟她說了,我最後說:「我丈夫和婆婆聽到信東方閃電是政府反對的,就不讓我信,政府為什麼反對呢?」邱姊妹說:「我們都知道,當初主耶穌降生的時候,就遭到了希律王的追殺,被迫逃往埃及,希律王把伯利恆城內兩歲以下的男孩全部殺了。當主耶穌作工時,祭司、文士、法利賽人勾結官府逼迫陷害耶穌,最後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主耶穌的門徒傳道見證主耶穌的救贖工作時,羅馬政府與猶太教瘋狂迫害,我們能說政府逼迫的不是真道嗎?所以是否是真道不能以政府反不反對來衡量。末世全能神發表了審判潔淨人使人達到蒙拯救的一切真理,儘管同樣遭到了宗教界與中共政府的瘋狂鎮壓、定罪、抵擋,但各宗各派渴慕真理渴慕神顯現的人聽到神的聲音,都歸到了神的寶座前。其實,這就應驗了『自古真道受逼迫』這話了。聖經說:『這世代是一個邪惡的世代。』(路加福音11:29)『……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翰一書5:19)人被撒但敗壞後,整個世界都落在了那撒但的手中,人類都活在了黑暗之中,人都不喜愛真理也不認識神,更不接納神的到來,而那些信真神、實行真理的人必會遭到政府的迫害,人的逼迫、毀謗,所以我們不能因著中共政府的反對、家人的逼迫而懷疑神的作工。」

聽到姊妹的交通,我心裡一下子亮堂了許多,是啊!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不也遭受羅馬政府逼迫嗎?「自古真道受逼迫」這話我怎麼忘了呢?看來越是宗教界、外邦人、政府逼迫的越是真道,因為世界是屬撒但的,是與神敵對的,世界不容許神的到來,這樣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姊妹接著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在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難處是人也都不理解你們,不管是親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們。當神『不要』你們時,你們在世上根本沒法生活下去,但就是這樣,人仍不捨得離開神,這是神征服人的意義,是神的榮耀。你們今天所承受的高過歷代的使徒、先知,甚至高於摩西、高於彼得。福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得著的,得付許多代價,那就是你們得具備被熬煉的愛,具備極大的信心,具備神所要求達到的許多真理,而且能夠面向正義,不屈不撓……」(摘自《 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讀完神的話邱姊妹又給我交通了許多。從中我認識到,中國是無神論政黨掌權的國家,在中國信神不但沒有法律保護,沒有自由,還遭到政府的迫害,家人因受中共政府的蒙蔽,都站在了中共政府一邊逼迫我,導致我信神受痛苦。這都是神許可的,神藉此來熬煉我,檢驗我的信心,同時也讓我認識撒但的醜惡面目,認識這個世界被撒但敗壞的真相,看清撒但的本性實質是與神敵對、仇恨真理的,所以我受這苦是有價值,有意義的,都蒙神紀念,這就是經上說的:「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哥林多後書4:17)在這樣的環境下我還能跟隨神,神在我身上就得著榮耀了,撒但就蒙羞了。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擦擦眼淚對姊妹說:「我今天能有幸跟上神的作工,實在太有福了,苦再大我也要跟隨神。」

一天,我正在家聚精會神地抄寫神話語詩歌,忽然聽到丈夫的腳步聲,我急忙收藏詩歌本,但已來不及了,我順手把詩歌本塞在被子底下,丈夫進屋看見了,他罵道:「我不是說不讓你信嗎?你怎麼還偷著信呢?」我把詩歌本拿起來準備放好,丈夫上前把詩歌本搶去了,接著從櫃頂上拿起一把鐮刀,抓住我的衣領子就要割我的脖子。我拚命地喊叫,鄰居聽到後,他跑過來把我丈夫手中的鐮刀奪了下來。來看熱鬧的鄰居都七嘴八舌地議論著,我只能默默地禱告:「神哪!求你加給我力量,我決不在撒但面前低頭,不能在不信你的人面前流眼淚。」這時,經歷詩歌在腦海裡浮現:「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有了這兩句話我更有勁了。丈夫還在繼續罵我:「……再信就砍死你。」我在心裡說:我的命神掌管,你說了不算。我想起剛才用來聽歌的錄音機還沒有放好,就想偷偷地把它藏在身上,丈夫看見了馬上奪了過去,扔進灶坑裡了。此時我心裡非常痛苦,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眼淚刷刷地往下流。我默默地向神訴說:「神哪!現在我心裡太難受了,丈夫聽信謠言限制我信你,還對我實施暴力,今天都是你的保守我沒有受到傷害,可我在這樣的環境裡也聚不上會了,姊妹們更不敢來我家,我孤孤单单,現在我該怎麼辦哪?我手裡也沒有神話語書了,以後的路我可怎麼走啊?」

我终于回到了神的家中

第二天,邱姊妹聽說了我丈夫打我,搶走了我的神話語書的事,不敢到我家裡來,又到我幹活的農田來看我。我看到姊妹就像見到了親人似的,把心裡的委屈都說出來了。姊妹從口袋裡掏出手抄的神的話給我讀:「要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裡面,在不信的親人面前也要有原則,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盡其所能將你心擺在我面前,我必安慰你,使你心得平安喜樂。不求在人面前如何,讓我滿足不是更有價值、更有分量的嗎?不更是永永遠遠的終生喜樂平安嗎?眼前的痛苦意味著你將來的祝福之大,無法形容。你不知你能得多大的祝福,做夢你也想不到,今天就是現實,太現實了!也是為之不遠的事了,你眼能望見嗎?這一切一切在我裡面,前面是何等光明!擦乾你的眼淚,不再悲哀痛苦,一切一切都有我的手擺佈,目的是早日把你們作成得勝者,與我一同進入榮耀之中。凡事臨到你就應有這樣的感謝讚美,讓我心得滿足。」(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第十篇說話》)讀完神的話,姊妹交通說:「我們不能從外表看這件事,透過神的話來看就知道了,這是靈界的爭戰,在我們沒有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前,我們是在撒但的陣營裡,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來到了神面前,就是背叛了撒但。撒但不甘心失敗,所以它想方設法來攪擾你,藉著家人的逼迫,想讓你遠離神、背叛神,失去神的救恩。最後,讓我們跟它一同被毀滅,這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和卑鄙目的。我們應識破撒但的詭計,千萬別上它的當。神是全能的,一切都在神手裡,神是我們的後盾。我們多依靠神,求神加給我們信心,用智慧行完全的道,站起來與神配合打敗撒但,為神作見證。」

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我臨到這件事是撒但的攪擾,外表看是人與人之間的事,實際上是撒但的試探臨到了我,就像撒但苦害約伯,實際臨到約伯的是人來奪他的財產,但背後都是一場靈界爭戰,撒但想利用我丈夫的逼迫,讓我重新回到撒但的陣營裡,跟它一同下地獄,我不能上撒但的當,不能讓神為我傷心失望,我決不向撒但屈服,一定為神站住見證,跟隨神走到底。

當我憑著信心依靠神的時候,神給我開闢了出路。後來,我丈夫天天出去幹活,婆婆也上山幹活。當他們都不在家時,我就開始找被丈夫奪去的詩歌本,因那上邊有神的話,神的話就是我的命根子,我得找到他,可我怎麼也找不到。急得我吃不下飯,睡不好覺,我來到神面前痛苦流淚地禱告:「神哪!現在我手裡沒有你的話,我已經十二天沒有看你的話了,沒有你的話我非常痛苦,詩歌本也不知道讓我丈夫藏到哪了?我想找到,求神引領我。」這時一首神話詩歌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在經歷試煉的同時,不管人軟弱也好或者裡面消極也好,對神心意不明白或對實行路不太透亮,但你對神的工作得有信心……人受痛苦時需要有信心,受熬煉時需要有信心。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見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試煉中需要有信心》)想到神的話我有了信心,我擦擦眼淚又振作起來,繼續找歌本。中午,我又去倉房裡找,我站在那就琢磨:丈夫把這歌本放在哪呢?一抬頭看見天棚,我就搬個凳子上去,一下子就摸著歌本了,當時我懷抱著歌本激動地哭了起來,嘴裡喊著說:「神哪!你太全能了!你知道我最需要的就是你的話,今天找到了歌本,我又有你的話看了,我太感謝你了!」看到家裡沒人,我就唱起了神話詩歌,當我唱到《實際神默默無聞拯救人》這首神話詩歌時,想到自己能在末世被神揀選,我就深受感動,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可一想到自己信神一直受丈夫及家人限制時,我又愁苦滿懷。弟兄姊妹不能來看我,過不上教會生活,我孤苦伶仃,這樣下去也不行啊。於是,我經常把這難處帶到神面前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為我開闢出路,帶領我衝破這道難關。

一天晚上,烏雲滾滾,電閃雷鳴,下起了瓢潑大雨。我禱告神求神加給我智慧,藉此情景,我給丈夫講了挪亞造方舟,神用洪水滅世的故事,還有彩虹的來歷。我一邊說一邊觀察丈夫的表情,他一句話沒說,等我講完之後,我說我得跟神做個禱告,我丈夫也沒有阻攔我,我知道這都是神的作為!人只要有信心與神配合,神就開闢出路,撒但就蒙羞潰退,我非常受感動,高興得在心裡連連感謝神!從那以後,丈夫再也不攔阻我了。我又過上了教會生活,有時間還能和弟兄姊妹一起盡本分,我终于回到了神的家中!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肖 麗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迷霧在光中消散 我在因信稱義派信的主耶穌,記得第一次聚會時聽講道人講:「世界各地災難四起,以色列也早已復國,如今已是末世,主耶穌就要回來接我們了,現在主就站在門口了。主再來這事就應驗在我們這一代信徒身上,我們是最有福的一代,一定要把主迎...
歷險記 我今年七十四歲,是生命派的一名普通信徒。2012年6月,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通過看全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耐心的交通,我終於對神的末世作工有了認識,定真了全能神就是我所盼望的主耶穌。之後,我想到我們原派別的弟兄姊妹都在盼望...
【基督徒見證】「嫉妒心」不再左右我(有聲讀物)... 2016年10月底,我接受了神的福音,之後就經常和幾個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分享經歷、唱詩讚美神,我覺得這樣的教會生活很快樂,很享受。轉眼幾個月過去了,每個弟兄姊妹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長進,同時神也沒有偏待我,讓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