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撒但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得勝撒但見證撒但试探接踵而來,依靠神站住见证后的收获

撒但试探接踵而來,依靠神站住见证后的收获

2017年12月,我回南非處理事情時,遇到了一個主內姊妹,她跟我見證耶穌已經回來了,還交通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宗旨、三步作工、神名等方面的真理。聽到這些,我既震驚又興奮,能把這些奧祕揭開的只有神自己,我相信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於是,我高興地加入了全能神教會,可沒想到撒但的試探接踵而來……

身不由己,瞌睡連連

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我積極參加聚會。可不知怎麼回事,只要聽到姊妹讀神的話,我立馬就犯睏,哪怕聚會前我提前休息也不行,姊妹前面提醒我,隨後我就睡過去了。就這樣,一場聚會下來,我大腦一直很渾濁,打瞌睡,啥都聽不進去,還特別難受。我很納悶:平時做其他事都不睏,為什麼一到聚會就睏呢?此後,我每次聚會就總盼快點結束,甚至都不想聚會了。姊妹看見我總是打瞌睡,就交通說這是靈界爭戰,並讀了一段神的話:「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

姊妹說:「人類被撒但敗壞後就一直活在撒但的權勢下,受它愚弄擺佈,當神來揀選拯救我們時,撒但不甘心放手。因撒但知道,咱們信神追求真理就是屬神的人了,不會再被它敗壞、控制了,它不甘心,所以神拯救誰,撒但就尾隨神後想方設法攪擾誰。就像我們一聚會讀神的話,立馬就睡著了,而做其他的事時都很精神,很明顯這是出於撒但的攪擾,它的目的就是讓我們聽不進去神的話語,這樣咱們聚會再久,也得不到真理,還會厭煩聚會、離開神,這樣撒但的詭計就得逞了。我們得看透撒但的險惡用心,只要我們多禱告依靠神,有心志與神配合,就能勝過撒但的攪擾!」

姊妹交通完後,我心想:撒但也太壞了!怪不得我睏得厲害,原來是它在攪擾我。想想這段時間,我一聚會就睡覺,被姊妹叫醒後頭腦也如一盆漿糊,心裡的確有不想聚會的念頭,原來我這是中撒但的詭計了!不行,下次聚會,我不能再隨從撒但,我要背叛肉體與撒但爭戰。接著我跟著姊妹一起向撒但宣告,不管撒但如何攪擾,我都要堅持聚會敬拜神,決不再上撒但的當。就這樣,再聚會犯睏時,我就不斷地向撒但宣告,跟神禱告。慢慢地,一星期後,再聚會時,我就不犯睏了,能正常和弟兄姊妹聚會交通神的話了。

經歷這次事情,我看到撒但為了讓我放棄真道,用這種卑鄙的手段攪擾我,真是太邪惡卑鄙了。同時看到我們人活在撒但權下,只能被苦害,我得與神配合,把神的救恩傳給更多活在撒但權下的人。

基督徒站住見證得勝撒但試探

情況危急,面臨面癱

一天,我給一個朋友傳完福音後,她沒太聽明白,我就想過兩天繼續給她傳。可沒想到,兩天後我的頭突然昏沉沉的,右耳裡外都腫了,痛得手都不敢碰,當時我以為是感冒,沒太在意。一個星期後的早上,我洗臉時發現右半邊臉麻木了,右眼有點閉不上,眉毛不能動,嘴也歪了,看到鏡中的自己,就像得了老年痴呆症似的,我心想:聽力還沒恢復,臉又歪了,我從來沒得過這病,怎麼突然會這樣?我很害怕,就急忙去了醫院,醫生說我的病很嚴重,不確定能不能治好。這時,我十分害怕,就在心裡不停地禱告神:「神啊,我好害怕,神啊,願你幫助我,與我同在……」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萬有之首全能神,寶座之上掌王權,掌管宇宙和萬有,正在全地帶領咱。時時和他有親近,安靜來到他面前,一時一刻別錯過,隨時都有功課學。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神帶有權柄的話語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是啊,我的生死都在神手裡,我的臉能不能好也是神說了算。雖然我還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臨到這樣的病痛,但我相信這有神的美意,我不能誤解神,應該對神有信心。想想約伯在失去所有、渾身長毒瘡的情況下,還依然持守對神的信心,最終他的信得到了神的稱許,我也得效法約伯呀!此時,我懸著的心放下了。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真心跟隨神的人都是能經得住工程的檢驗的,不真心跟隨神的人則是經不住任何試煉的,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驅逐出去,得勝的在國度之中存留。人是否是真心尋求神的人是藉著工程的檢驗,也就是藉著試煉而才決定的,並不在乎人自己定規,神不隨便棄絕一個人,他作的一切都讓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見的事、人不服氣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還是假信都由事實來驗證,這是人所不能定規的。『麥子不能成為稗子,稗子不能成為麥子』,這是不可疑惑的,凡是真心愛神的人最終都能在國度之中存留,神不會虧待任何一個真心愛他的人。」感謝神,通過看神的話我明白了,不是所有信神的人神都稱許,神要拯救的是真心跟隨神的人,無論臨到什麼樣的痛苦、患難都不離開神的人。就如約伯一樣,他失去所有,甚至渾身長毒瘡了都依然讚美感謝神;又如亞伯拉罕,當神讓他把自己的獨生子當燔祭獻給神時,他也無條件地順服神,雖然他們受了一些痛苦,但他們經住了神的試煉檢驗,獲得了神的稱許、祝福!同時我也明白,臨到這次病痛,是撒但對我的試探,同樣也是神對我的檢驗。如果我因得病埋怨神、背叛神,這就被神顯明了;如果我能對神有信心,在病痛中不懷疑、不否認神,能繼續跟隨神,那就能證明我信神的心是真實的,撒但就蒙羞了。想到自己信神以來,撒但就一直虎視眈眈地盯著我,利用各種方式攪擾我,從聚會犯睏到頭昏耳腫,現在又面臨面癱,說明它一直控告我,對我不服氣。想到這後,我不再受病痛轄制了,心裡暗想:這是一場屬靈爭戰,也是神對我的檢驗,我要為神作見證,讓撒但蒙羞失敗!我就把病交託給神,無論病能不能好,我決不埋怨神、不否認神,我要跟隨神走到底!

感謝神,當我願意為神作見證時,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一個禮拜後,我一個醫生朋友看到了我的情況,就建議給我針灸,我想朋友的提議也許是出於神的,便答應了。沒想到,大概針灸三個星期,我的臉就慢慢地恢復了。最後我不針灸了,就一直禱告神,願意憑信心去經歷神的作工,讓撒但蒙羞。感謝神,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的面癱徹底好了,朋友都很驚訝,因按照我的病情是不會好那麼快的。我知道這是神在幫助我,為我開闢出路了,此時我對神的信心又增加了一些。

試探再臨,站住見證

因工作原因,我來到了澳洲。跟教會的弟兄姊妹聯繫上後,弟兄姊妹來我家幫我下載聚會用的軟件和全能神的話,沒想到剛下載完,我的頭莫名痛了起來,渾身直冒汗,我急忙到沙發上躺著,整個人就像散了架一樣,沒一點力氣。我感覺腦袋像長了東西一樣,疼得我雙手抱頭。一弟兄看到我這樣,就跟我交通說這是靈界爭戰,讓我有信心為神站住見證。藉著弟兄的提醒,我也意識到了,就在心裡親近神,讓弟兄幫忙放神話語朗誦給我聽。到了晚上,我的頭痛得更厲害了,像裂開一樣,並伴隨著眩暈,暈得我直嘔吐,我難受得哭了,心想:這麼暈下去,我能不能挺到明天呀?我心裡很害怕、痛苦,但我知道這是撒但的攪擾,我不能再跟之前一樣誤解神、懷疑神了,我向神禱告,說:「神啊,我不知道撒但為什麼一直抓住我不放,我也不知道這病會持續到什麼時候,但是神啊,我今生信了你我不後悔,我再難受也決不埋怨你,因我定真你就是獨一真神,我就要信你、敬拜你!」我在心裡一遍遍地跟神禱告著,這時,我突然想起一句神的話:「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神的話就像一顆定心丸,讓我難受不安的心平靜了下來,也指給了我實行的路,只有豁出性命才能讓撒但服氣。我又想到,自己一直以來特別寶愛肉體,特別惜命,撒但知道我的軟弱處,所以就一直利用肉體的病痛來攪擾攻擊我。但不管撒但如何攪擾,我都要跟隨神到路終。感謝神,當我站住見證時,我的頭慢慢不疼了,並且直到現在,我的身體狀況都很好。

我經歷了撒但一次次的試探,肉體受了很多苦,但我覺得這都是有價值有意義的。藉著經歷這些環境,我看透了撒但卑鄙邪惡的醜惡嘴臉,與它苦害人、殘害人的事實真相。同時在經歷中,我感受到神一直陪伴在我身邊,神用他的話語開啟光照我,使我明白神的心意,識透撒但的詭計,有信心為神站住見證,我真實體會到了神對我的愛。撒但妄想用各種手段來攪擾、攔阻我們歸向神,但它的詭計永遠不會得逞,因神的智慧永遠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就藉著撒但的詭計來檢驗我們,更成全了我們的信心,堅定了我們跟隨神的決心!感謝讚美神!

作者:澳大利亞 心志

推薦閱讀

有神作後盾,我再不懼怕撒但的試探

猜你喜歡

猜你喜歡

基督徒臨到撒但試探該怎麼辦? 聖經上說:「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書5:8)從中看到,撒但無時無刻不在我們身邊,想方設法地利用各種人事物引誘、試探我們,企圖讓我們陷在禍患中,陷在罪惡裡。...
歷經9個月的屬靈爭戰,我依靠神站住了見證 2017年初,我在網站上認識了幾位弟兄姊妹,我們有空就在一起查經。 一次查經會,一弟兄給我們見證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聚會和弟兄姊妹交通全能神的話語,我知道全能神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刑罰審判、潔淨人的...
會分辨真假基督,才是迎接真基督的關鍵(下)... 分辨真假基督有路途 後來再次與姊妹們聚會時我主動尋求,說:「通過這幾天和你們在一起交通考察,確實讓我明白很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但是我心裡還有個問題想尋求一下:主耶穌預言說在末世主再來時會有假基督出來迷惑人,由此可見會不...
迎接主耶穌再來最重要的是等候主的啟示嗎 王弟兄信主二十多年,一直為主勞苦作工,撇棄花費,還曾因傳揚主的福音被中共抓捕、判刑8年,但他對這事從來沒有發過怨言。他認為自己是個對主忠心的人,主回來的時候肯定會先啟示他的。 一天,他妻子吳姊妹告訴他說,外面有人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