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恩得救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蒙恩得救兒女病癒,在撒但的試探中看到主的恩典

兒女病癒,在撒但的試探中看到主的恩典

我站在醫院門口,遲遲不敢進去,往事一幕幕浮現在腦海裡:就在這家醫院,我的父母、丈夫走進去再也沒有出來!我在醫院門口徘徊了很久,心裡很害怕,我沒勇氣走進去,萬一兒子……我不敢再想下去……

喜迎主歸

我是一位單親媽媽,也是一名基督徒。2017年6月份,一位姐妹給我傳了神的國度福音。通過看神的話語,我知道了人類被撒但敗壞的根源,神拯救人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也知道了我們只有接受神末世審判工作,才能脫去身上的撒但敗壞性情,得著美好的歸宿,於是我欣然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之後我非常渴慕神的話,無論是在生活還是工作中,當我面對一些難題不知怎樣解決時,我都禱告神,在神的話語裡找實行的路途,我體會到神的話就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就在我剛剛對神有了一些信心時,撒但的試探臨到了我……

兒子生病,依靠神看到神作為

12月7號下午,兒子放學回來,我看他臉色不太好,還有些發燒,就以為他是最近考試壓力大導致的,吃點藥應該就沒事了。到了晚上六點多,兒子說他越來越難受了,我一摸他的頭,比下午更燙了!我趕忙帶他去看醫生,醫生說多喝水,吃點藥就好了。可過了兩天,兒子的情況更糟了,他吃不下飯,還一直說很累想睡覺,有時剛退燒一小時馬上又燒起來,臉色蒼白,身體又燒又冷。我隱約覺察到兒子的病跟骨痛熱症有點相似,附近已經有人得這種病了,嚴重的會死人,所以我心裡特別緊張,整晚陪在兒子身邊,不斷地拿冰塊給他降溫。

第二天早上,兒子渾身無力,我要帶他去看醫生,可他堅持要去學校參加一門考試。兒子走後,我突然想到哥哥以前也得過骨痛熱,於是趕緊打電話把兒子的病情告訴哥哥,哥哥著急地說,如果血壓低於30就無法醫治了,他當時是去國外才治好的。下午兒子回來,臉色更差了,哥哥趕緊帶他去診所驗血,最後確診是骨痛熱症,而且血壓很低,得馬上去醫院。我雖然有些心理準備,但還是有些不敢接受這個事實。

我回家匆忙收拾點東西就來到了醫院,站在門口卻遲遲不敢進去,回想以往在這家醫院去世的親人,我實在沒勇氣走進去。無助中我突然想到了神,是啊,我是一個信神的人,我應該依靠仰望神,於是我在心中跟神禱告:「神啊,孩子得了病,我不知該怎麼辦,願神加給我信心,讓我勇敢地去面對。」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神的話讓我意識到,我的恐懼、害怕是出於撒但的攪擾,我信的神是全能的,神就在我身邊作我隨時的幫助,我應該對神有信心,依靠神去經歷。想到這裡,我的心安靜了下來,之前那種恐懼感沒了,我徑直地走了進去。

基督徒向神禱告感謝主的恩典

醫生說,兒子得了骨痛熱症,血壓已經降到50,再晚來的話就很危險了。給孩子辦完手續,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我坐在病房的椅子上,無助地望著天花板,不知不覺又想到在這裡去世的親人,心裡很擔心孩子,同時也很困惑,我剛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一向身體很好的孩子怎麼就突然得骨痛熱症了呢?我越想心裡越消極,眼淚也流了下來。我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接下來的環境,就發信息給教會的姐妹,姐妹給我發了一段神的話:「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與它一同行惡,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

姐妹交通說:「神末世作的這步工作,是神經營拯救人類的最後一步工作,也是靈界爭戰最激烈的時候。當我們接受神作工歸向神後,就意味著我們背叛撒但活在了神的看顧保守之中,但撒但不甘心我們歸向神,就想方設法攪擾、破壞我們跟神之間的關係,它知道孩子是我們的心頭肉,所以就利用孩子生病來挑撥我們與神之間的關係,讓我們懷疑神、背叛神,從而失去神的救恩,重新回到它的權下,被它愚弄、殘害、吞吃。所以我們一定要看透撒但的險惡用心,多安靜在神面前和神親近,不要中了撒但的詭計。同時我們也要相信,每個人的生命都在神手中,不管撒但多麼猖狂、邪惡,若沒有神的許可,它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所以需要我們多多依靠仰望神,用我們對神的信心來打敗撒但,為神站住見證!」

姐妹的交通和鼓勵使我的心平靜下來,我意識到原來兒子生病這涉及到靈界爭戰,撒但就是利用兒子生病來攪擾我,讓我誤解埋怨神,這撒但真是太惡毒、太卑鄙了。想到這,我心裡不再膽怯,我相信兒子的病好與不好都掌握在神手中,我要依靠神,憑信心戰勝撒但的攪擾。於是我安靜下來跟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帶領我經歷這個環境。

又過了兩天,醫生說兒子的血壓還是很低,需要繼續住院治療。孩子聽後很焦躁,吵著非要回學校考試。面對兒子的吵鬧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知道這次考試對兒子來說特別重要,但我又怕他出院會有危險,一時也不知怎麼辦了。晚上姐妹發信息問我的情形和兒子的病情,我就把白天的事告訴了她。隨後姐妹給我發來神的話:「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麼說就怎麼成……」神那帶有權柄的話語,安撫了我焦慮的心,雖然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我相信孩子的病能不能好,能不能參加考試,不是人說了算,而都在神的手中。明白這些之後,我心裡釋放了許多。第二天下午醫生高興地說兒子的血壓終於升上來了,可以出院了!只要按時複診就可以。聽到這個消息,我非常高興,看到只要我禱告、依靠神,相信神的權柄主宰著一切,就能看到神的作為。同時我也看見了神的祝福,給兒子辦理出院手續時,我竟然不用花一分錢!因為幾個月前女兒剛申請了一個政府基金卡,當時申請時基金會還沒有成立,就在我兒子住院時,醫生跟我說基金會剛成立,卡可以用了。這讓我看到神的確主宰、掌管著萬事萬物,神對我的愛太真實了!

女兒病,反省到自己信神的不對存心

誰知,兩個星期後的一天晚上,女兒也得了骨痛熱症!送到醫院後,醫生說女兒身體素質很差,心臟很弱,比較危險。聽了醫生的話,我有些害怕。醫生針對女兒的症狀開了一個藥方,但醫院卻沒有這種藥,於是,我和哥哥、還有女兒的朋友各自分散去買藥。在路上,我想到兒子生病的情況,知道自己啥都做不了,就不斷跟神禱告:「神哪,孩子是你賜給的,她現在很危險,不知道能不能買到這種藥,接下來我該怎樣面對這個環境,願神帶領我找到實行的路途!」我跑了很多家醫院,還是沒買到藥,我又禱告神,把這個事向神交託,願神來安排。後來,醫生給女兒檢查,說女兒的腳沒有那麼冷了,看樣子恢復了一些,醫生的話讓我感覺心裡踏實了很多。

夜深人靜時,我站在窗口,望望外面溫暖的燈光,突然心裡一陣難受,想到自從接受神末世作工後,兩個孩子連續得病住進了醫院,我不明白為什麼神會許可這樣的環境臨到我,一時之間,我心裡感覺特別委屈、難受,對神也產生了埋怨。我知道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發信息把心裡的想法告訴了教會的姐妹。

姐妹給我發來一段神的話:「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著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著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別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並不求來世得著什麼。當我將忿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卻並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蹤影了。所以,我說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

姐妹在電話中說:「神是造物的主,我們是受造之物,我們享受著神所供應的一切,理當敬拜神、順服神。但我們受得福的存心支配,認為既然信神了神就得看顧保守我們的一切,讓我們的家人平安,沒病沒災,一旦臨到家人生病,我們埋怨神的心就出來了,甚至開始懷疑神了。雖然你在兒子病得醫治的事情上看到了神主宰一切,看到了神的愛,但並不是因著看到神的權柄、神的愛而願意信神,而是因為神能給你兒子治病才願意順服神,所以當你的女兒再次臨到病痛的時候,你僅有的一點信心又消失得無影無蹤,開始懷疑神的拯救了。撒但看到了你為得福而信神的存心,就利用孩子們的病來攪擾你,讓你對神產生疑惑,然後否認神,背叛神,重新回到它的權下,這是撒但的險惡用心。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允許這樣的環境臨到,一方面是讓你看到撒但攻擊人、殘害人的邪惡本性,另一方面也藉著撒但的攪擾來顯明咱們錯誤的信神觀點,因神拯救人的工作已到尾聲,神的心意是為了得著一班敬畏神、順服神的人,如果咱們信神只追求得一些恩典、祝福,那信到最終也將徒勞無獲。」

看了神的話,聽到姐妹的交通,我心裡很受責備,一路走來神一直陪伴在我身邊,用話語帶領我,處處給我開闢出路,神的愛那麼真實,可我的眼裡卻只有自己的親人、利益,和神禱告也是滿了索取、要求,當神沒有滿足我的要求時,我就活在消極埋怨中,如果不是這樣的環境臨到,我還看不到自己錯誤的信神觀點,還存著得福的存心繼續往前走,最終只能被神淘汰。想到這裡,我心裡對神滿了感恩,神對我的愛太大了。

明白神心意,順服神擺佈安排

接著,姐妹給我放了一首經歷詩歌《一切任神擺佈》,聽著詩歌,我的心倍受感動,不由得向神禱告:「神啊,你賜給了我一切,又把我帶到你面前,今天又擺設這樣的環境來潔淨變化我,你對我的愛太大了,我願把孩子交託在你手中,順服你的擺佈安排!」

後來幾天裡,女兒的血壓遲遲升不起來,我雖然有些緊張但我在心裡跟神禱告,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管是什麼結果都不埋怨神。一天下午,醫生叫我去他的辦公室,一見面醫生就高興地對我說:「檢查結果很好,你女兒的心臟已經穩定,腳也沒有冷的症狀了,真沒想到她血壓升得這麼快,現在完全可以出院了!」聽了醫生的話,我的眼淚差點流出來,心裡不住地感謝神!

經歷了這些事,我雖然受了一些痛苦熬煉,但我感覺自己跟神的關係更近了,對神的信心也更大了。藉著撒但的試探、攪擾,我看到了它殘害人、苦害人的實質,而面對撒但的試探、攪擾,我依靠、仰望神,看到神用話語步步引領我,讓我成功走出了撒但的埋伏圈,我看到了神的權柄、神的信實,神的真實可靠,同時也讓我認識到了自己不對的信神觀點,這是我最大的收穫!

之後再有不合自己意的事情臨到時,我學會向神交託仰望,尋求自己該學的功課,不再誤解埋怨神,因我相信神的心意總是好的,感謝神!

作者:馬來西亞 單純

猜你喜歡

猜你喜歡

基督徒蒙恩-女兒險癱瘓,依靠神看見奇蹟! 一輛救護車伴隨著刺耳的鳴笛聲快速地駛向市醫院,救護車裡心怡的爸爸不斷地和女兒說著話:「心怡,別睡,馬上到醫院了……」心怡臉色蒼白,微弱的聲音帶著顫慄:「爸爸,我是不是要死了?」爸爸聽到心怡的話,眼裡立刻噙滿了淚水,忙安慰...
面對疾病,如何消除對死亡的恐懼? (有聲讀物)...   我的喉嚨經常不舒服,從早到晚一直咳嗽,也睡不好覺,嚴重的時候,甚至都感到快窒息了。沒有辦法,我去了一家急診醫院,通過檢查,醫生懷疑是肺的問題,建議我當晚住院第二天繼續檢查。我想:這麼急,難道我的病情嚴...
儅她第一次呼求神時,奇跡發生了 深夜,某醫院的病房內燈火通明。「哔……哔……哔……」刺耳的警報聲從病床旁的監護儀上不斷發出,打破了寂靜的夜晚,聞聲趕來的護士看過病人的血壓,急忙轉身去叫值班醫生。匆匆趕來的醫生,瞟了眼監護,俯身一邊查看病人的瞳孔情況,一...
不是惊慌,而是镇定 :从杀人犯持刀挟持下逃脱的基督徒... 聽慣了「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這話的我,一直把錢財看得很重,總是想著法子去掙錢。 父母信神後就給我見證了神的國度福音,並跟我說錢夠用就行了,勸我追求真理好好信神。我也知道信神好,可我認為掙錢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