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謠言-迎接主歸

1.「5·28」山東招遠案,不再捆綁我了

我從小就跟著媽媽信主,放學後,我一寫完作業,就樂顛顛地跟著媽媽去弟兄姊妹家,與叔叔、阿姨一起聚會、唱詩讚美耶穌,心裡總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樂。那時我年齡雖小,明白的聖經也少,但在同齡的孩子中,我卻以自己能信主耶穌,有主耶穌的看顧、保守而感到自豪。在主耶穌的帶領下,我度過了快樂的童年。慢慢地,我發現教會的光景不如以前了,來聚會的人數越來越少,大家都開始忙於掙錢蓋樓房。後來,村裡的人都陸陸續續蓋起了樓房,而我家住的還是土坯屋,因此常常被村裡的人看不起,就連親伯伯都瞧不起我們家。面對別人這樣的歧視,我心裡很難受,心想:我要讓爸爸媽媽住上樓房,不能讓別人小瞧我們。

2003年10月,為了掙錢蓋樓房,我來到了日本。忙碌的生活並沒有讓我忘記信靠主,在朋友的幫忙下,我找到了一家華人教堂。聚了兩次會後,我看到聚會的人挺多的,但他們並不是真正地敬拜神,而是聚在一起討論哪裡有好吃的,去那裡吃東西,哪裡有好玩的,去那裡旅遊,有找對象談朋友的,還有找工作的。我心想:這哪是敬拜神的地方?這跟外面的世界有啥區別?看到這樣的教會我很失望,於是我開始拼命地工作、學習,再也沒有去教會了。

一直到了2008年,結婚後,我跟婆婆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我一直想做個好兒媳,但我又不擅於煮飯,也不會料理生活,心理壓力比較大,再加上公公婆婆重男輕女的思想,我第一胎生了女兒,他們不是很高興,坐月子期間我心情抑鬱,得了胃病,經常嘔吐,最後發展成嚴重的胃病。後來,我掙到錢了,讓爸媽住上了樓房,而我的人生卻突然變得沒有方向了,我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該為什麼活著了。人生沒有了目標,家庭生活的壓力,使得我心靈裡時常感到很空虛,加上胃病的折磨,導致我經常失眠,活在了極度的痛苦中。我時時在心裡求告主耶穌,希望主能幫助我走出痛苦。

2015年12月,我的一個好朋友說他認識一個講道人,那個講道人講的道很高,邀請我一起查經,我很爽快地答應了。見面後,我們一起查考聖經,李弟兄交通了什麼樣的人才能進天國、主來的方式、神拯救人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與神的三步作工。我聽了覺得他講的很有道理,都是我從來沒有聽過的道,讓我對神的作工有些認識,對神拯救什麼樣的人有些認識,收穫真不小。當我正認真聽著的時候,李弟兄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作了新的工作,國度時代神的名叫全能神……」,我一聽震住了:「全能神」?是不是新聞報導「『5·28』山東招遠麥當勞事件」中提到的「全能神」?一想到這兒,我感到很害怕。網上說:「信全能神的人出去傳福音,都不要工作,不要家,走偏了。」想到這兒,我覺得這道不能再繼續聽下去了。後來我趁機以丈夫找我為藉口離開了。李弟兄他們約我再來朋友家,不明白的都可以提出來交通。我以上班忙沒時間,果斷地拒絕了他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回想:今天與李弟兄他們接觸,他們交通的真理很實際,談得有亮光,有聖靈的開啟,藉著他們的交通讓我對聖經、對神的作工有了新的認識和了解。而且他們待人熱情、真誠,有愛心,我果斷拒絕他們,他們都能尊重我的選擇,這跟新聞上報導的張立冬等人完全不一樣。後來在上班的時候,我腦海裡也時不時地出現小時候唱過的一首詩歌:「向前走啊,跟主向前走,主就在前頭,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人,不配進天國……」心想:難道主耶穌真的回來了?!神的工作真的拔高、向前推移了?要是主真的回來了,我不考察,不是錯過機會了嗎?……那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而「5·28」山東招遠案又是怎麼回事呢?我心裡有很多的困惑和不解,心想:要不,趁著休息的時候,再去朋友家找他們問清楚。

一天休息,我到了朋友家,朋友約來了李弟兄。見到李弟兄後我說:「你們見證的全能神末世作工我很想繼續考察,但有個困惑令我很不解:『5·28』山東招遠事件是怎麼回事?我跟你們接觸,覺得你們的為人也挺好的,並不像網上說的那樣。」李弟兄說:「『5·28』山東招遠案純粹是中共政府在栽贓陷害全能神教會。為什麼這麼說呢?案件審理中案犯都說他們不是全能神教會的人,他們跟全能神教會沒有關係。另外,全能神教會也不承認他們,因為全能神教會根本就沒有這幾個精神病患者。全能神教會神選民傳福音必須遵守神的行政,神頒布的十條行政裡說:『對於每一個不信的親屬(你的兒女、丈夫、妻子或者你的姐妹或者你的父母等等)都不要生拉硬拽,神家不缺人口,不需要無用的人來充數,凡不是甘心信的都不要領進教會。這條是針對所有人說的,對於這事你們應該互相制約、互相監督、互相提醒,誰也不得觸犯,即使不信的親屬勉強進入教會,也不得給發書,不得給起新名,這樣的人不是神家的人,無論如何都要杜絕一切這類人進入教會。若是因著魔鬼侵入教會而給教會帶來了麻煩,那就將你本人開除或者限制起來,總之對於這件事,人人都應該有責任執行,但不能亂來,不得報私仇。』同時,全能神教會傳福音還規定了嚴格的標準原則:』第一,必須是心裡確實相信有神,並且願意尋求真道、人性比較好的人,才可以傳。第二,不管是從事哪個行業,不管文化高低、男女老少,只要是人性比較好、能接受真理的人,就可以傳。第三,無論哪個宗教團體包括信各種迷信或拜過邪靈假神的,只要不是專業主持或者被邪靈所附的,就可以傳。第四,對於各種名人及在社會上有地位的人,如果是人性比較好、能接受真理、不是定罪真道有意抵擋神的人,就可以傳。第五,對各宗派首領,只要不是名聲太壞的人,如果能承認真道、接受真理,保證不是惡人,就可以傳。(摘自《彙編(二)·竭力加強擴展國度福音工作是神的急切心意》)每個人傳福音都是按著行政和原則的要求給人傳福音,完全尊重個人意願,從不強迫人信神,對於不信的丈夫、妻子、兒女、父母都不能生拉硬拽進入教會,更何況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呢?全能神教會傳福音的原則說得很清楚,全能神教會傳福音都是傳人性好的,心地善良、相對誠實的,能接受真理的人,像『5·28』山東招遠案殺人凶手張立冬這樣的惡人,全能神教會是絕對不會對其傳福音的,更不會接納他,這是事實真相。而中共政府無中生有栽贓陷害,利用新聞媒體的炒作,把幾個性情凶惡的殺人犯硬說成是全能神教會的成員,中共的險惡用心是什麼,我們來觀看《透過山東招遠凶案看透事實真相》這個視頻就更知道事實真相了。」

識破謠言-迎接主歸 5.28山东招远事件當我看完了這個視頻,我很吃驚,原來這個案子真的是漏洞百出,張帆等人根本就不承認自己是全能神教會的成員,而且這樁刑事案件發生之後沒有走司法程序,就定案是全能神教會所為,事實上「5·28」山東招遠殺人案就是中共一手包辦、自導自演的一樁栽贓嫁禍案,其目的就是為中共政府打壓迫害中國家庭教會尤其是全能神教會製造的事端、找的一個藉口,這也是中共政府迫害、鎮壓異己的慣用手段。歷史上世人皆知的重大事件,如「六·四」天安門流血事件,西藏拉薩爆發大規模血腥事件等原來也都是中共所為。我們這些不明真相的人都被中共的謊言給欺騙了,蒙蔽在鼓裡,中共政府不僅欺騙了中國人,也欺騙了世界人民,中共政府真是太邪惡了,太卑鄙了!以後真是不能只聽信新聞媒體所報導的一面之詞了。如果不是通過這麼考察了解,我永遠也不會知道這些事情的真相。

2.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不要家嗎?

我接著又問弟兄:「網上散佈說『信全能神的人出去傳福音,就不要家不結婚了,都信偏了』,這又是怎麼回事呢?」李弟兄交通道:「這是毫無道理的說法,這樣的說法也不符合主的話。我們都知道主耶穌曾教導跟隨他的人說:『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愛我勝過愛(愛我勝過愛:原文作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做我的門徒。』(路14:26)『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太10:37)『這樣,你們無論什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做我的門徒。』(路14:33)全能神也說:『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託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託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於為神的託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於供應我們全部的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從主耶穌和全能神的話中我們就可以明白神的心意,我們信神傳福音是一個受造之物當盡的本分。一個真正信神、追求愛神的人,他應在凡事上都尊神為高、尊神為大,敬拜神、順服神,無論何時都能以神的託付為重,以個人的事為次,當神呼召他時,當神對他有要求時,他能撇下一切為神花費,能義不容辭地放下個人的利益而全身心地投入到神的福音擴展工作中,這才是我們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則,是有良心、有理智之人該具備的。由此可見,我們認為信神的人為擴展神的福音而撇家捨業,那就是信偏了,這純屬我們錯誤的想法,完全是本末倒置!」

李弟兄接著又交通說:「在律法時代,有多少祭司、文士為了事奉耶和華而終身不娶,把自己完全奉獻給神,還有多少先知、古聖,為了傳達神的心意,通行神的旨意,離開家庭、親人,漂泊在異地他鄉,我們能說他們不正常嗎?能說他們信偏了嗎?在恩典時代,又有多少門徒、使徒,如彼得、安德烈、雅各、約翰、提摩太等,他們都撇下親人、房屋、田產來跟隨耶穌;尤其當主耶穌升天以後,有很多門徒、使徒為了把主的福音擴展出去,長年離家,各處奔走;為了主的福音工作一輩子不結婚的也大有人在,我們能說這些門徒、使徒為擴展主的福音而撇棄一切的作法是不正常嗎?能說他們是信偏了嗎?事實上,如果沒有那些門徒、使徒不顧一切、捨命獻身地擴展主的福音,主耶穌基督的福音怎麼能傳遍整個世界呢?如果沒有西方傳教士撇家捨業,不遠萬里,歷盡千辛萬苦甚至是冒著死的危險來到中國見證主的福音,我們這些生在中共無神論政黨權下的人又怎麼能得到主耶穌的救恩呢?如果沒有今天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撇家捨業地付出、花費,主耶穌基督的福音又怎麼能在中華大陸擴展開來呢?他們的這些善行義舉不都是最令人敬佩的嗎?不也是最蒙神紀念的嗎?正如主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人為神的國撇下房屋,或是妻子、弟兄、父母、兒女,沒有在今世不得百倍,在來世不得永生的。』(路18:29-30)全能神也說:『為我跑路的我紀念,為我花費的我悅納,向我獻上的我給予其享受之物,享受我話的我祝福,必是我國中的棟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豐富無比,無人能相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九篇說話》)

自從神的末世作工在中國開展以來,的確有一部分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為了擴展神的福音工作,為了把神要拯救的人都帶到神的面前,為了讓各宗各派那些渴慕神顯現的弟兄姊妹早日聽到神的親口發聲,得到神末後的救恩,他們撇家捨業奉獻青春,全身心地為神花費、盡本分,奔走在各處擴展神的國度福音。因為他們知道這是神對我們人類最後的拯救,凡得不著這救恩的人以後都要落入千萬年稀有罕見的災難之中;他們更知道苦盼救主重歸的人,卻因中共給全能神末世作工製造的謠言而產生的種種觀念,或宗教界牧師長老等惡僕的攔阻,不能來到神面前而活在了黑暗、痛苦之中;他們是為愛神的緣故而在努力將那些渴慕救主重歸的人帶到神面前,使他們能早日得著神的救恩,他們所做的是人類中最正義的事業,這樣的人都是最有人性的人,是最蒙神祝福、最蒙神紀念的人。」

聽完弟兄的交通,我突然覺得那些信神能為神的工作有所撇棄、花費的人不是不正常了,他們才是真正信神的人,是有良心理智,享受神的恩典懂得還報神愛的人,我還不如他們呢,同時也覺得自己很無知,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想不通,只相信自己聽到的謠言,眼睛所看到的表面現象。試想:如果每個人都很自私,都不願意為神的工作撇棄,傳福音花費,那我們又怎麼有機會得到主耶穌的福音,今天又如何聽到主來的消息,迎接主的重歸呢?我心中的困惑、疑問都得到解決了,便放心大膽地來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了。

之後,我每天一下班,一有時間就拿起全能神的話來讀,或聽詩歌,而且特別喜歡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感覺每天過得很充實,心靈也很平安、踏實。看全能神教會網站上的視頻、福音電影,從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的場景中,看到他們言行舉止中有敬虔,待人真誠,沒有任何的偽裝,他們分享的經歷真實感人,讓我看到全能神的話的確能扭轉我們錯誤的看事觀點和不正確的人生觀,能變化我們的敗壞性情,讓我們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看到全能神的話語在弟兄姊妹身上達到的果效和全能神教會的光景,使我心裡有種印證:這裡才是真正的教會,全能神教會才有聖靈作工,才是有神同在的教會。經過三個月的考察,我確信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神的的確確作了新工作,聖靈已經不在宗教裡作工了,坦然地從心裡完全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而且信了全能神之後,不知不覺,我的胃病、失眠也都好了,感謝全能神對我的眷顧,引導我歸向神!阿們!(全篇完)

日本 傾心

感謝神,我們通過尋求真理,識破了撒旦的詭計,沒有被撒旦所迷惑。
您如果想考察真道可以繼續瀏覽我們網站上的內容,如果還有什麼疑問您可以與我們聯繫!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相關推薦

一本「書」的啟迪 24歲那年,我因病信了主耶穌。剛開始,我是在三自教堂,後來又到非拉鐵非教會。教會的講道人是一個80多歲的老弟兄,信主已經50多年了,他經常讓我們看一些屬靈書籍,...
神拯救了我 思往夕無地自容,看今朝喜上眉梢; 全能神大愛無邊,還報神洗心革面。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帶領。1988年,我信了主耶穌,開始去三自教堂守禮拜。三年後進入家...
打開心門的鑰匙 1994年,主耶穌的救恩臨到了我,聖經上記載的主耶穌讓死人復活、瞎子看見、瘸子行走、斥責風和海的神蹟,讓我看到了主耶穌的權柄與能力,堅定了對主的信心。不久,我的...
醒悟恨晚 「聖經是人信神的唯一憑據,人信主就得根據聖經,人只有持守聖經才能進天國、得永生。」自打我信主以後,便從牧師長老那得到這樣的教導,因此,我一直按著牧師長老的教導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