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撒但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得勝撒但見證因爲有神,我才能在這場屬靈戰爭中站立

因爲有神,我才能在這場屬靈戰爭中站立

我信主八年,一直享受主的恩典祝福,全家平安,我滿有信心地等待著主耶穌的再來。

一次,弟兄姊妹來給我傳福音見證主耶穌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全能神。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我對神六千年經營計劃、三步作工、神名方面的真理明白了一些,這些都是以往我從來都不明白的。我細細琢磨,若不是神親自說話告訴我們,誰能知道神的經營計劃和神末世要作的工作呢?我從心裡印證了全能神的話語就是神的聲音,主真的回來了,我欣然接受了。

初次試探臨到,看清撒但險惡用心

我剛接受神末世作工一個多月就到了年關。一次,我帶著剛發的三千多元錢的工資到集市上買年貨。當我買完清點錢時,發現少了二千一百元,錢什麼時候被扒手偷走了我都不知道。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掙的血汗錢就這樣不翼而飛了,我心裡很難受,也氣得要命,隨即從心裡生出一連串的疑問:「信神不是有神的看顧保守嗎?怎麼還會遇到扒手呢?我信主八年沒遇到過這樣的事,怎麼接受這步作工才一個多月,錢就被偷了呢?」我越想內心越煩躁不安。

我心神不定地回到家,越想心裡越軟弱,我信了神怎麼還會臨到這樣的事呢?可想到全能神說的那些話不是哪個人能說出來的,就是神的話,我沒信錯呀!那神怎麼不看顧保守我呢?我怎麼也想不明白,心裡很矛盾,也很痛苦。

過了幾天,弟兄來我家聚會,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給弟兄聽,弟兄讓我禱告神,先安靜下來尋求神的心意。接著我們一起作了個禱告,弟兄找了一段神的話讀給我聽:「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

弟兄交通道:「弟兄呀,從神的話中咱們就能明白,有些事從表面上看是人為的,但其實是一場屬靈的爭戰,是撒但的試探,也是神的試煉臨到我們了。咱們今天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能聽到神的話,從神得著真理,就意味著我們背叛了撒但,從撒但的陣營裡逃出來歸到神的面前了。但是撒但並不甘心放過我們,知道我們剛信神根基不穩,就製造一些災禍來攪擾我們,破壞我們和神之間的關係。它的目的就是讓我們對神產生疑惑,然後否認神、背叛神,最終回到它的網羅中,受它擺佈、控制。所以我們得根據神的話來看事,表面上看是扒手把你的錢偷走了,其實這裡有撒但的詭計,撒但就想藉此讓你否認神,退去不信了。如果我們消極軟弱遠離神,撒但的陰謀就得逞了,這是一場看不見的靈界爭戰啊!就像聖經中記載,神稱許約伯是個義人,但撒但不服氣,控告約伯敬拜神是因著神的賜福,隨之撒但的試探臨到了他,約伯失去滿山的牛羊,十個兒女,滿身長毒瘡。但在這場靈界爭戰中,約伯仍然持守敬畏神遠離惡的道,始終不否認神,不說一句埋怨神的話,還稱頌神的名,為神站住了見證,撒但就徹底蒙羞失敗了。最後,約伯被神稱為『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得到神加倍的祝福。所以,我們一定得看清楚這個事實,多多尋求真理,依靠神站住見證,免得中了撒但的詭計呀。」

聽了神的話和弟兄的交通,我恍然大悟,原來我丟錢的背後是一場靈界的爭戰,是撒但與神在打賭。平時,我沒少讀《約伯記》,卻怎麼不明白神的心意呢?原來撒但為了攔阻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就有意製造災禍,讓我誤以為是信全能神造成的,還埋怨神不保守我,陷入軟弱的情形中。要不是通過神的話和弟兄的交通,我差點重新回到撒但的陣營,失去神的救恩哪!經歷扒手偷錢這件事,我對撒但的險惡用心看清了一些。

聚完會我就向神禱告說:「全能神啊!藉著今天的交通,我知道了撒但就是用丟錢讓我埋怨你、離開你,我差點中了撒但的詭計。現在,我願意放下對你的誤解,不願站在撒但一邊,我要站住見證,讓撒但蒙羞。」禱告後,我心裡坦然、踏實了許多,不再活在疑惑當中了。

基督徒在公園禱告

再次試探臨到,認識錯誤的信神觀點

可撒但並沒有就此罷手。過了一段時間,我的腿突然痛得下不了地,吃藥也不見好轉,我就擔心自己會不會要癱瘓了?我又開始有些軟弱,想想自從接受神的新工作,我天天堅持讀神的話,怎麼還會接二連三地臨到不如意的事呢?現在,我的腿連路都走不了,以後還怎麼信神啊?我越想情形越低落,活在痛苦中,也不願讀神的話了。

後來弟兄姊妹來聚會,看見我悶悶不樂的樣子,就關心地問我的情況,並針對我的情形找了神的話語與我交通。我看到神的話說:「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著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別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並不求來世得著什麼。當我將忿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卻並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蹤影了。所以,我說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

弟兄交通道:「神把我們信神不對的觀點揭示了出來,起初信神時,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得到從神來的平安祝福,病得醫治,錢財富足,最後還能得救天國。可當我們不能得到這些時,就會懷疑神、否認神,甚至離神而去,這種帶著與神搞交易的存心信神是錯誤的。撒但正好抓住我們這個致命處來攻擊我們,通過讓我們臨到病痛,利益受到損失,來挑撥我們跟神之間的關係,誘導我們否認神、遠離神,最後達到吞吃我們的目的。所以,我們信神只為得福得利的觀點要是不改變,就會斷送在撒但的試探與攪擾中。就如第一次扒手偷你的錢,你通過讀神的話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決心跟隨神,但它仍不甘心,這次又讓你臨到病痛失去平安,目的就是讓你棄絕神,我們要識破撒但的詭計呀!神不忍心我們被撒但苦害,希望我們能放下不對的信神觀點,用神的話打敗撒但,撒但就對我們無計可施了,我們在信神的路上就站立住了。弟兄,這樣交通你能領受嗎?」

聽到這裡,我才恍然大悟道:「這麼多年我一直抱著得福的觀點信主,原來是在與神搞交易,是在利用神達到自己的目的,我信神的存心太卑鄙,不符合神的心意,這樣信下去主又怎麼會把我接到天家呢?若不是全能神的話語把我的錯誤存心揭示出來,我還真認識不到自己的信神觀點是錯誤的。我願意放下不對的信神觀點,正確對待臨到的病痛,用誠實的心信神、敬拜神,不給撒但可乘之機。我想到約伯渾身長毒瘡時,他沒有灰心失望,也沒有因為肉體的痛苦埋怨神,仍稱頌神,最後撒但就蒙羞了。與約伯相比,我差得太遠了,但是今天臨到的環境是神對我的檢驗,一方面要得到我的心,一方面是要讓我用實際的見證來回擊撒但的詭計。我也要向約伯學習,不埋怨神,站住見證。」

接下來,弟兄又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在人的肉眼看不見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觀念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在你對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這個立場,站住這個見證。」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臨到不符合自己觀念的環境時,我得有信心堅決站在神的這一邊,不埋怨神,不否認神,這樣才能看見神的奇妙作為。在神話語的鼓勵下,我有了戰勝病痛的信心。當這樣憑著信心禱告依靠神的時候,我的腿慢慢好了起來,我再一次勝過了撒但的試探,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大能。

後來,教會安排我帶一個小組聚會,我心裡很高興,想到自己有了操練盡本分的機會,能和弟兄姊妹在一起互相取長補短,就接受了這一託付。就在這個時候,意想不到的事又發生了……

病痛再次臨及,神話語給予我信心

不知怎麼回事,我下身得了一種怪病,非常痛苦,又不好意思說出來。我想到自己信主這麼多年,蒙神保守遠離各種色情場所,本本分分做人,沒想到卻得了這種病,別人知道了會怎麼看我啊?這事太不可思議了!正在我百般困惑之時,我突然意識到這會不會又是撒但的試探,只有撒但能做出這樣卑鄙的事。前兩次我臨到試探都是弟兄姊妹找神的話幫助我,我才識破了撒但的詭計。這次撒但就用這種羞於啟齒的病來羞辱我的人格,而且它知道我不好意思與弟兄姊妹說,就想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讓我再一次誤解、埋怨神。有過上兩次的經歷,這次我沒有消極倒下,我知道只有神的話能打敗撒但,我就向神禱告說:「神啊!我今天臨到這個病痛,也有你的許可,我不願中撒但的詭計對你疑惑、埋怨,願你帶領引導我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後,我想起了神的話說:「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在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下,我明白該怎麼做了,病痛臨到是神的愛,我不能因得病就埋怨神,我應相信神是全能的,我的病什麼時候能好,這都由神說了算。我還應在病痛中真心依靠神、仰望神,效法約伯,不管怎樣我都要讚美神,堅決跟隨全能神。雖然身上病痛還是有些難受,但我沒有埋怨神,還堅定信心把本分盡好。一段時間後,我身上的怪病不知不覺好了,我看到神的作為太奇妙了,從心裡感謝神。

我親身體驗了撒但一次次地攪擾、試探,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對撒但的險惡用心有了些分辨,它卑鄙邪惡、詭計多端,實質就是殘害人、吞吃人,攔阻我們信神、跟隨神的惡魔,我們只有看透它、棄絕它,才能從它的黑手中掙脫出來。同時,我也看到神拯救我們的艱辛和不易。在撒但的殘害中,神一直用話語不離不棄帶領我,讓我明辨是非善惡,能棄絕撒但堅決跟隨神,我終於沒有中撒但的詭計,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也扭轉了自己不對的信神觀點,撒但也就蒙羞退去了。在這場沒有硝煙的爭戰中,我感受最多的是神的愛,在我痛苦迷茫時,是神的愛手牽引著我,才使我在撒但的試探中不至失迷,一步步勝過了撒但的試探,站住了見證。

作者:江西省 陳宇

精彩推薦

發表評論